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49章 等我回来
    一晚上没怎么好好睡的苏西西坐在桌前吃早餐,一个接一个的呵欠打的对面的千羽直皱眉头。

    递了杯牛奶过去,千羽优雅的将手上的三明治吃干净。

    “这就要走了……”苏西西仰头叹了口气。

    绝岛真不愧是无人可寻之地,风景真的是一绝,光是厉家同意让他们看的地方都是那么美丽,更加别说不让他们看的地方了。

    如果不是着急有事情的话,她还真的希望能够在绝岛上多待一段时间的。

    要是宁宁真的能嫁给厉当家的话,她不是隔三差五的就能上来度个假什么的。

    再加上还有那么多帅哥养眼,真是美呆了。

    “又不是来度假的,不是你能够决定待多久的。”千羽气定神闲的开口。

    苏西西吞下杯子里头的牛奶,“你管呢,我是肯定有机会回来的,你就不一定了。”

    只要她家宁宁嫁给厉冥熠了,还愁回不来。

    千羽看着她这样子,拿起餐巾擦拭嘴角,“你还真的觉得厉当家会娶于宁?”

    苏西西放下杯子,嘴边还沾着白色的奶渍,语气不满,“我们家宁宁怎么就配不上他了,论长相论人品,那点差了。”

    “你还真是天真,于宁是席家的女儿,席家是厉家上席十二家之一,那么从本质上来说就跟厉家有隶属关系,从厉家创立到现在,哪个当家主母的出身,不是带点皇亲国戚的。”

    “宁宁跟席家……反正你不明白。”苏西西不耐烦的挥手。

    于宁同席家的关系并不亲密,她的前半生从来没有以席家女儿的身份活过,那么下半生自然也不会。

    对于席家,于宁不仇恨就算了,相安无事,就是于宁能够做的忍让了。

    千羽伸手过去,指腹碾过苏西西唇边的奶渍之后放到嘴边,一点一点的舔干净。

    “你恶不恶心。”苏西西抖了抖身子。

    “厉家的当家人,是不能娶一个普通人的,尤其还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厉冥熠就更加不可能席家的女儿。”千羽没搭理她,自顾自的开口。

    现在厉冥熠在大手笔清洗十二家,已经倒下了几家实力不是那么强劲的,旗下的生意所有全部收归厉家,厉冥熠想要重组厉家的心思,已经是司马昭之心。

    席家算是这十二家里头实力强劲的,无论于宁再怎么不承认,她始终是席家的女儿,这点很多人都清楚,厉冥熠如果娶了席家的女儿,或多或少都会对厉冥熠整理十二家的事情有影响。

    苏西西瞪眼,“又是门当户对,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有钱人就要娶有钱人呢,多么浪费社会资源,这种情况不是应该带动经济发展吗,也是醉了,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的,怎么有钱人的女儿就吃香点。”

    她家宁宁一点都不差的好不好,那长相,那身材,还有放在两人仓库里头的那堆军火模型,可就是多少人几辈子都赚不到的。

    有对比就有伤害,这种时候就不应该对比。

    “你脑子不好用,我也不用再跟你多说,浪费时间,你只要记住一点就好,于宁要成为厉家的主母,这条路会很艰难。”千羽放下咖啡杯开口。

    苏西西翻了个白眼,“你才脑子不好用。”

    推门进来两个人,在门口的位置微微颔首,“千先生,已经准备好了。”

    千羽点头,起身对着苏西西伸出手,“走吧。”

    事情办完了,就得离开这里不是吗,在绝岛上这段时间算是几人最安稳的时候,但是走出这里,迎接他们的,不知道会是怎样的黑夜白天。

    苏西西将手上的小饼干塞进嘴里,喝了口牛奶吞下去,手上拿着湿巾擦着手跟着千羽离开这栋楼,安排两人离开这里的交通工具是直升飞机。

    坐在车子上往西区的码头去,那里是停放直升飞机和船只入出岛的地方,苏西西坐在后座,车窗摇下来一半,看着不断往后倒退的风景。

    沿途的佣人各司其职,苏西西眼尖,一下子就看到那边橡胶树下蹲着的默默,她看了眼猫咪之后,按下车门上的按钮,车窗徐徐落下。

    绝岛上的系统她已经很顺利的切入了,昨晚上该做的准备也全部准备好了,一切就只能等到晚上,她相信于宁,不会那么轻易就被困住。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离开,于宁就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直升飞机在宁州降落之后,苏西西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绝岛,在附近悄无声息的躲好。

    半夜十二点的时候,她会将停放在北区的潜艇远程遥控来到附近,路线于宁已经让默默送过来了,她在绝岛上生活的时间也不算短,这段时间只要利用的好,她就足够将兵力布防等情况摸的一清二楚。

    这样的话,于宁失踪的事情就不会拉扯到千羽和她身上。

    西区码头上,一架纯黑色的直升飞机停放在码头上,上头烫金的厉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苏西西四周看了看,没有见到厉冥熠和于宁,厉冥熠居然都不送送的,千羽的身份毕竟也不低,可想而知,那个男人是多么的目中无人。

    斯凌带着人走过来,黑色的皮鞋擦得锃光瓦亮,他将手上的黑色文件袋递给千羽。

    “这是当家给千先生的所有文件,还有诏令,商家的人看到之后,就会明白怎么做。”

    千羽接过来捏在手上,没有动作,“替我谢谢厉当家,也希望合作愉快。”

    “当家说,希望千先生不要让他后悔自己的决定。”

    “这是自然。”

    苏西西陪着千羽上了飞机,螺旋桨在指针指到八点钟的时候准时开始旋转,升上天空之后往南方而去,四周带上了两架护航的同色系飞机。

    透过狭小的窗户,苏西西能够看到下头宽大的地域,果不其然,下头的风景没有让她失望,一点都没有。

    千羽掏出文件袋里头的东西,一张黑色的纸张捏在男人手心里头,黑色纸张上头用金色的图腾装饰边缘地带,银色的字体跃于纸上,丝毫不影响阅读。

    右下角的孤狼图腾亮闪闪,末尾处一个龙飞凤舞的签名紧贴着。

    也不枉这段时间的忙碌,终于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于宁坐在阳台上,看着那边升起来飞离绝岛的直升飞机,手上的书紧了紧,默默跳上阳台,嘴边的字条放在女人面前的桌子上。

    摊开手中的字条,上头只有简短的一行字。

    一切OK,晚上见。

    面无表情的将字条销毁,于宁合上书本,将默默抱过来,一点一点的抚摸着它身上的毛发。

    男人推门而入的时候,正好看到女人悠闲的在阳台上,靠着躺椅,膝盖上蹲着一只黑猫,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他走过去,指尖刚触及到她的椅背,就被女人握住手指。

    “忙完了?”

    “嗯。”

    膝盖上的默默跳开,于宁看着远处,“千羽走了?”

    厉冥熠上前坐在她对面的躺椅上,“走了。”

    于宁见过千夜踩着尸骨而去的场景,那样的男人,狠心绝情,千羽比起千夜来说,也许不是那么残忍的人,但是道行不够,也不知道这场兄弟之争会走向何方。

    “今天打算做什么?我陪你。”厉冥熠捏着她的手说。

    这段时间因为W回来,带过来的那些负面消息,这小东西一直闷闷不乐的,就算昨晚上睡着两条手臂也还是紧紧的抱住他的腰。

    男人不清楚于宁心里头那点小九九,以为她只是单纯的不高兴了,就想着陪陪她。

    于宁起身,脸上带着喜悦,“我听说北区那边的林子面积很大,这个季节里头有很多野生的果树已经结果了,我们去看看。”

    厉冥熠点头,“你说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

    于宁欢喜的跑进衣帽间换了衣服,北区那片林子是整个绝岛上面积最大的野生树林,里面野生的动植物还是挺多的,但是都不会伤人,那里也用铁栏围了起来,基本没什么事情的时候,是不会有人进去的。

    动植物多这点,倒是整个绝岛上都认可的存在,漉铭以前没什么事情的时候就喜欢往里头扎,就当是去体验几天的纯天然的生活。

    于宁想的很简单,她今晚就要离开的话,那么今天,她希望这男人能够陪着她。

    女人换了身简单的运动服走出来,脚上配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厉冥熠跟她搭了同色系的衣服,两人站在一块,好像穿了情侣装一样。

    她拉着男人要离开的时候,却被拽回来,脑袋上被扣上一顶白色的遮阳帽才肯放人出去。

    莫寒和斯凌也被厉冥熠安排在城堡里头处理文件,二人世界,不光于宁不想让他们去打扰,就连男人也是这么想的。

    “岛上的自然环境真的被保护的挺好的,这么大一片面积的树林,都没有丝毫被破坏的感觉。”于宁站在铁栏外头看着男人打开铁门。

    里头的参天树木看上去阴沉沉的,不时的能够见到飞跃枝头的鸟类。

    “也不算没有破坏,因为气候变化的原因,一部分的树木枯死之后,移植了新的过来,这些年了,长得倒是不错。”

    厉冥熠将锁扣好之后,拉着于宁走进去,脚踩在长着野草的土地上,带着和水泥地不一样的感觉,于宁仰头看着面前的参天大树。

    “这里头不会也养着狼吧。”于宁煞有其事的开口。

    厉冥熠捏着她秀气的鼻子,“不会,这里头应该会有野兔什么的,还有一些小型的不会伤人的动物。”

    “你怎么知道。”

    于宁看着他也不想会进来人啊,他们这样的少爷,从小被当做继承人培养的话,不是都避免来这样的地方吗。

    “小时候漉铭常常会进来,我有时候会找他,自然就知道了。”

    厉冥熠拉着她躲开面前的野生灌木,被勾住的衣服上沾了些小刺一样的东西,这里真的是没什么人来的地方,基本上可以算时没路走的,目光所及之地都是交缠的各种植物。

    男人拉着她的手走在前头,长腿压过地上的植物给她开出一条路来,一边走一边叮嘱她要小心。

    这里的树木应该有些年头了,树上的年轮一圈又一圈的,长得也是格外的笔直高大,于宁跟着厉冥熠往前走,不一会儿走到一棵树前。

    这棵树长得并不高大,枝条繁茂,长长的一根一根的垂下来垂到地上,奇特的是,上头一个一个拇指盖大小的的红色的浆果结在上头。

    于宁一下子就走不动了,拽着还在前进的男人往那边去。

    “这可以吃吗?”于宁伸手摘了一颗。

    满树的红色浆果,阳光下发出晶莹剔透的光,很是惹眼。

    男人笑着伸手将她掌心的果子拿起来,“要不要尝尝?”

    于宁蹙眉,“你确定可以吃吗?”

    她怎么看着有点悬的感觉。

    于宁眼睁睁的看着厉冥熠将手上的浆果放进自己嘴里,紧跟着他伸手扣住女人的下巴吻上去,舌尖将咬破的浆果过去。

    瞪大眼睛的于宁感觉到嘴里泛出丝丝甜意,眼睛里头带着惊喜,这果子还挺甜的。

    可是扣住她脑袋的男人却跟黏在她嘴巴上一样,分也分不开,男人有力的舌头裹着她的舌尖纠缠在一起,扫过女人口腔里头的每一个角落。

    舍不得放开。

    甜腻的味道在两人唇齿间蔓延开来,一点一点的擒住她的呼吸,男人扣住她的后脑越来越用力,在浆果被于宁咽下去之后,慢慢的从她唇齿上分离开来。

    “好吃吗?”男人眼中带着邪笑,薄唇上染着淡红色的果汁。

    于宁瞪了他一眼,“挺甜的。”

    男人两只手抱着她的腰,舌尖舔过薄唇上的红色果汁带入口中,“你也很甜。”

    于宁无奈手掌拍开他的手臂,“摘点带回去。”

    她说着伸手从外套口袋里头拿了个折叠好的纸袋出来,那纸袋看上去很精致,应当是装什么奢侈品用的。

    “你还带着这东西。”男人有些好笑。

    于宁点头,伸手撑开袋子之后准备摘果子,这是她出来的时候在衣帽间里头拿的,好像是前两天佣人送新衣服上来的时候,整理了放在柜子下头的一个纸袋,于宁顺手就折好了带出来了。

    “这果子你肯定吃过对不对?”于宁往袋子里头扔着果子开口。

    厉冥熠站在她身边,看到她背上黏着的树枝,伸手拿掉,“小时候和漉铭进来的时候吃过,味道很不错,在外头也很少见。”

    这种纯野生的浆果,人工繁殖的反倒是很不容易生长出来,只有纯天然的长在这样的环境里头,才会结果。

    于宁倒是没客气,往纸袋子里头扔了不少,头顶上突然传来几声鸟叫声,于宁抬头,就看到几只羽毛漂亮好看的鸟儿落在她面前的浆果树枝上。

    “这是什么鸟?长得好漂亮。”于宁满脸的欢喜。

    厉冥熠拉着她往后退了两步,“它们在扞卫自己的领地。”

    于宁满头雾水,紧接着就看到那几只鸟低头一个一个的啄着树上的果子,原来这是它们的口粮。

    “我们走吧。”于宁拉着他说道。

    “不摘了?”

    “这是人家的东西。”于宁拉着一脸悠闲的男人往前走。

    这一路上两人倒是黏腻的紧,厉冥熠满脸宠溺的陪着她,有了这个认路的人,于宁倒是知道了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还附带着学了不少的东西。

    厉冥熠带着她,一路上于宁还学到了不少的丛林知识,她这才发现,厉冥熠懂得事情不是一般的多啊。

    等到出来的时候,于宁手上的纸袋已经抱满了,看着她满脸笑意,厉冥熠的心也跟着飞扬起来。

    他现在才发现,只要这小东西笑起来,他的世界也跟着点亮了繁星。

    准备带着她走出去的时候,男人眼眸扫过地上,才发现她的鞋带散落在地上,于宁就那么看着面前的男人蹲下去还不知所谓。

    一直到他的手触及到自己脚上的运动鞋,她才发现自己的鞋带散开了。

    男人修长的手指勾着白色的鞋带,灵活的绕成一个圈之后交叠打结,形成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空间变得突然安静,女人低头看着蹲在地上的男人,唇角带笑。

    于宁低头看着他,男人系好鞋带之后给她整理了一下裤脚,起身接过她手上的纸袋,长指弹过女人鼻尖,“还想不想去前头看看?”

    女人抿唇,踮起脚尖吻在男人精致的唇角,眉眼间潋滟暖意,厉冥熠空出一只手拉着她的手,十指相扣,无缝密合。

    “我们回去吧。”于宁仰头,唇角笑意飞扬。

    “好。”

    这一天于宁倒是摘了不少的野生果子,厉冥熠小心翼翼的护在她周围,那些蔓延出来的带着尖锐部分的植物还没来得及碰到她,就被男人清理的干干净净。

    就算是在这样的藤蔓交错的野生植物园里头,她站的地方周围也是干干净净,走过的路都是厉冥熠踩过的。

    两人从这片林子走出去,走上大道的时候,于宁头顶的阳光变得炙热,毕竟在树林里头被树木遮挡了,树底下始终阴凉,一出来就有中被放在火上烤的感觉。

    厉冥熠将她挪动到道路两旁的观景树下,然后自己挡在她的右侧,于宁伸手从袋子里头取了个绿色的浆果递到男人唇边。

    “吃一口。”

    厉冥熠本来就不喜欢吃这个,但是看到女人凑过来的脸,无奈咬了口。

    “好吃吗?”于宁盯着他的脸问道。

    “好吃。”

    于宁欢天喜地的伸手咬了口,晃悠着两人相扣的手往前走去,两人身后的影子被阳光拉长,男人手上抱着纸袋,唇角带着宠溺的笑容,看着身边的女人,两人视线相对的时候,于宁会主动踮起脚尖吻在他的唇上。

    这大底是爱情最美好的样子了吧。

    ……

    苏西西和千羽几乎是在宁州落地之后就马不停蹄的往回赶,鬼凤的发布会曾经也在宁州办过,当时苏西西找了当地最大的低下卖场的老大帮忙,也有幸认识了不少朋友。

    在飞机上苏西西就给那老板发去了信息,请他们帮忙找直升飞机过来。

    两人的游艇还在绝岛处理垃圾的那个人造岛附近停着,几乎是他们一去到那块地方,就已经天黑了。

    苏西西坐在控制室里头,两台电脑相互连接,上头不断冒出画面来,千羽按照她的吩咐将船开向绝岛附近的岛屿。

    “大概还有多久?”苏西西盯着屏幕问。

    千羽手上不断转动航向,视线落在腕上的机械表上,“二十分钟到达。”

    苏西西将电脑屏幕上最左边的那块放大,上头平静的海面上,天然的避风港里头,几十艘快艇停放在水中,这是北区的监控摄像。

    苏西西指尖滑动鼠标,用心的将这块屏幕上的画面截下来,既然北区这块有监控摄像头的话,那么就说明是会有人看着的,这么大的船不见了,在屏幕上始终会引起怀疑,只要能够将画面转过去,让那边的电脑上看到的一直是这个画面。

    五分钟之后潜艇就得从北区出发一直过来,于宁身上没有无线麦克风,那么时间的掐算和他们两边的对接必须做到无缝衔接。

    一旦有一方除了纰漏,那么就一定会出事。

    苏西西按了推送建之后,很快那边的监控画面定格不动,但是右上角的时间却一直在动,将左边的电脑推向一边之后,苏西西伸手打开右边的电脑。

    按了几个按键之后,很快那边屏幕上的白色游艇有了变化,它四周开始升上来白色的复合板,很快将整个游艇笼罩起来,慢慢的组合完毕之后,悄无声息的潜入水中。

    苏西西十指飞速的在键盘上敲打,眼睛一行一行的扫过飞出来的代码。

    绝岛上的系统很厉害,要不算注意着是否被人发现,和各类代码系统抗争,只能尽量争取时间,在于宁出来之前不要被挤出来。

    千羽转身看着桌前格外卖力的女人,唇边轻笑。

    绝岛上被黑暗笼罩,安装在每条路上的路灯在卖力的发光,沿途没有黑暗的地方。

    城堡主卧内,凌晨一点四十的时间,于宁靠在男人怀中幽幽的睁开眼睛,头顶的人闭着眼睛,浅浅的呼吸声落在她的耳边,于宁动了动身子,慢慢起身。

    厉冥熠感觉到她的动作,环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于宁伸手从枕头下拿出一管透明的液体放在握在掌心。

    男人感觉到她醒过来,慢慢的睁开眼睛,“怎么了?”

    于宁俯下身子,往他胸口的位置贴上去,厉冥熠揉揉她的脸,“又睡不着了?”

    听到这话,于宁眼中酸涩,她睡得好不好,他清楚明白。

    被子下的手慢慢的往上,一直到触碰到男人温热的手臂,于宁指腹碾开盖子,动作轻柔的将手上的东西扎入男人的手臂。

    感觉到刺痛的厉冥熠瞪大眼睛,诧异的看着她,动作飞速的揭开被子,看到她手上已经空掉的管子,而那些原本的液体,已将流入他的体内。

    男人黑眸中带着带上戾气,但从始至终,没有做出任何攻击的动作。

    “我要走了,阿熠。”于宁扔掉手上的圆形针筒,单手抚上男人的俊脸。

    厉冥熠动作飞快的将她抱在怀里头,手臂锢的死紧,紧的发疼,脑门上青筋一条一条的爆出来,“你要去哪儿?你答应过我什么?!”

    “我不会让你走的!”

    “不会!”

    于宁听着他愤怒的嘶吼,眼眶泛红,这是她今天从漉铭的实验室里头偷出来的迷药,听漉铭说,这药能够让一头大象在五秒钟之内倒下。

    但是他已经中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是靠毅力撑住,硬生生的将她抱在怀里不动,手背上的血管通透的青筋已经爆出来。

    于宁两条手臂抱着他的头颅,颤抖着声音开口,“我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你要等着我。”

    她会努力,让自己成为配得上他的人,让他能够不受那些压力,让自己能够成为配的上他的人。

    厉冥熠脑袋开始变得昏昏沉沉的,意识逐渐迷糊,但是手上的力道还是没有放松,他已经挤不出力气来同她说话了。

    于宁捧着他的脸,眼睛有些红,带着决然的气息吻上了男人精致的眉眼,“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

    “在我不在的时候,你不能看别的女人……”

    “你要为我守身如玉的……”

    厉冥熠满是阴霾的眼中开始变得迷离起来,手上的力气也控制不住的开始变轻,一点一点的消退下去,男人沉重的眼皮耷拉着,于宁动了动身子,伸手将他推在床上。

    男人抓紧她的手腕,迷离的眼神狠狠地盯着她,薄唇微启,“不…许…”

    一直到他闭上眼睛,于宁咬着牙,指腹捻去落在腮边的泪水,从床头的柜子里头取出来她昨天让默默叼回来的东西。

    上次从厉冥熠的书房里偷回来,她就一直让默默藏起来的东西,将黑色的手环扣在男人右手手腕上,他的手臂原本就线条流畅,那手环的材质很是难得,做出来的东西中性复古,于宁以前总觉得待在自己手上有些不伦不类的,但是现在,扣在他的手腕上,居然意外的相匹配。

    细心地给床上的人掖好被子,于宁俯身,温润的唇落在他的眉眼间,一点一点的蜿蜒下来,直到吻上男人性感的薄唇。

    “等我回来……”

    “你要是招蜂引蝶的话,就不给你亲了……”

    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她迅速的换上衣服,带着默默,顺着阳台往下爬去。

    苏西西和千羽已经从那艘船上,换到了潜艇上,在海下的动静始终要比在海面上的轻松一点苏西西操控着潜艇往定好的地方去。

    东区那片火红的玫瑰花海崖下的海很深,潜艇正好能够进来,苏西西实地考察之后将汇合的地点放在了这里,不过有一点不好的是,于宁要从城堡那边过来的话,可能要跑的时间长一点。

    苏西西咬着面包盯着电脑,屏幕上出现那道身影的时候,她着急的把手上的东西一扔,赶忙爬上去将顶舱门打开。

    “还有十分钟才能过来,你急什么。”千羽动着手上的表开口。

    “你不懂。”

    于宁选的路线都是没有监控摄像的小路,自然会蜿蜒一些,费的时间也会长一些,自从上次她逃跑未遂之后,厉冥熠就安排了重新安装了不少的摄像头。

    也许会有躲避不过去的情况,这样的话,只能比速度了,只要厉冥熠不醒,就暂时没有人会发现她离开了。

    “默默,快!”于宁跟在默默身后飞速奔跑。

    城堡内,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大厅里头,此刻站着两人,莫寒和斯凌。

    原本这个点他们是已经该休息的,但是安泽从利比里亚那边传过来消息说出事了,出事的还是和安泽他们并列厉家五席特工首领之一的其中一人。

    这事儿需要当家的定夺,所以莫寒从后头的那栋楼马不停蹄的跑了过来。

    斯凌扣着身上的西装扣子,厉家的规矩,无论情况再怎么紧急,在当家面前不能衣衫不整,整理好仪容之后,两人上楼。

    “扣扣扣……”

    敲门声没有人应。

    莫寒紧接着出声,“当家,出事了。”

    里头的人没有回应,自从夜媚来了之后,他们当家早上有时候都能陪着她赖床,这点他们已经习惯了。

    “扣扣……”斯凌锲而不舍的再次敲门。

    里头还是没有人回应,莫寒凑上去,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啊。

    “当家!封笑出事了!”

    还是寂静无声。

    两人脸色一变,不约而同的伸手去推开门,锁上的。

    当家的卧室一般都不会有人敢轻易闯进去,无论是谁,进门之前都需要敲门,无论里头有没有人,都需要得到允许之后再进门。

    久而久之这卧室门都一般不会锁上的。

    取了备用钥匙打开门之后闯进去,房间里昏暗一片,能够清晰的看见床上有人躺着,两人大步往前走过去。

    床上的男人睡颜俊美,身上盖着的被子整整齐齐,被角都被人掖好,但是床上,只有当家一人。

    莫寒上前提高音量,“当家!”

    斯凌往后衣帽间和浴室门都被打开,里头空无一人。

    “应当是小姐不见了。”他冷着脸开口。

    莫寒上前一步,脚踢到了什么东西,那东西滚了几下就停住了,斯凌捡起来一看,是一枚胶囊剂。

    “这是漉铭的东西!”

    漉铭的最新型的迷药,上次带去过意大利。

    “小姐天今天晚上,去过漉铭的实验室,跟W一起!”莫寒急忙开口。

    斯凌上前将男人身上的被子掀开,紧跟着就看到他左手手臂上的一个细微的针孔。

    “小姐出走了!”

    莫寒咬牙,这不是要出大事儿吗,小姐这次再离开,当家醒过来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局面他们都不敢想像。

    上次小姐离开这里,只不过还没离开,当家已经掌握到了具体地点都还是那样的一副表情,更加别说这次了。

    于宁不过离开五分钟的样子,她蹲在树林前头等着那边的巡逻队过去,最后一个人远离她的视线,还没等她起身,紧跟着身后铺天盖地的警报声响起来。

    她瞪大眼睛回头,就看到前头那对原本应该离开的巡逻队都不约而同的拿起手上的无线电。

    “小姐不见了,所有在执行的队伍全力搜查小姐的动静!一有情况立刻汇报!”

    “是!”这边的人回应的中气十足。

    十多个无线电里头同时传出来的动静,于宁听得一清二楚,指尖扣住身边的橡胶树,于宁面色泛白。

    怎么会被发现的。

    苏西西看着城堡面前的草地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原本就紧张的脸上变得更加扭曲。

    “看样子情况有变。”千羽蹙眉,爬上去将头伸出顶舱,四周听得到海浪浮动的声音,海风有些凉。

    苏西西扣着手指,紧紧的握住桌上的东西,厉家的动作未免太快了点。

    这绝岛,还真的是跟于宁相克的地方。

    莫寒和斯凌站在大厅门口,手上拿着无线电利落的吩咐了所有正在巡逻的队伍。

    接到莫寒电话的漉铭顶着头凌乱的碎发冲过来,他做实验累了就打算在实验室里头躺一会儿的,没想到莫寒一个电话传过来。

    听到来龙去脉的漉铭赶忙检查了自己的试验台,发现还真的有一管试剂不见了,他就说怎么于宁那么好心给她送浆果来了。

    还满脸的笑意告诉自己,这是他小时候吃过的那种。

    又被算计了。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上楼给当家看看。”

    漉铭抓了把头发,这是被这小姐气的头发都快掉了。

    “那药就算注射了解药,当家最快也会在三个小时之后才苏醒的。”

    莫寒差点没一脚蹬上去,“还不上去!”

    漉铭无奈,拎着手提箱往楼上去。

    每次小姐不见,受苦的总是他,这已经是个恶性循环了吗。

    ------题外话------

    大家记住,明天早上十点之后,是十点之后,就可以投月票了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