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50章 她想保护你
    苏西西算是见识到了绝岛上铺天盖地的搜捕能力,电脑屏幕上分隔出来的所有页面上头全部都是乌怏怏的一大片。

    所有的林子,路上,就连泳池边都走满了搜捕的人,所有路灯全部打开,此刻就好像白天一样,能够将树上的叶子看的清清楚楚。

    “看这样子,难了。”千羽靠着桌子,对着苏西西唏嘘道。

    苏西西咬着手指,面色严肃,“别说话。”

    “你干着急也没什么用,要不这样,你求我,我上去帮她。”

    苏西西面带微笑,仰头看着那个有些幸灾乐祸的男人,“那么点人,还不够宁宁练手的,你就看着吧。”

    又想趁火打劫,门儿都没有。

    于宁好歹也算是道上数一数二的特工,这么点问题都搞不定,还不把自己的牌子砸了。

    但是绝岛上的人,身手都应该不差的,尤其是阵仗还摆的这么大,她真的心里头有点没底了。

    “哦?这么有信心?”

    苏西西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开口,“不然你以为,有些人连几个杀手都搞不定,渣的不是一两点,还号称千家的第一高手。”

    千羽冷不防的被咽了一句,面色阴沉的往后转,他那是有原因的好不好。

    如果不是他身上带伤,也不会被那些人遏制,再加上他们有威胁他的把柄,自己也不会那么进退维谷的。

    反倒是被这女人给笑话了,真是憋屈。

    苏西西转了两个画面,视线聚焦在于宁身上,目测距离还有三千米,只要能够避开前头几波迎上来的人,于宁就能够赶到这里。

    但是那情况,看的真的是让人心跳加速。

    于宁躲在林子里头,身子被前头厚重的灌木丛遮挡,严严实实的看不出身形,身旁的默默姿势拉开,墨绿色的眼睛盯着前头过来的一群人。

    一……二……十……十一……

    目测十三个人,他们手上都拿着最新型的冲锋枪,戴着夜视镜的眼睛不断在四周浏览。

    她现在手上没有武器,最起码的匕首都没有一把,要打败这些人,始终还是太难,现在只能是能避开,则避开。

    但是于宁确定一点,这些人都不敢对她下手,应当只是武力胁迫,或者是强行带她回去,手上的那几把枪,就都只是摆设而已,他们身手应该很好,这点从他们手臂上的肌肉就能够看出来。

    双拳难敌四手,不到逼不得已,还是尽量不要跟这些人对上。

    为首的人穿着黑色的防爆服,耳朵上戴着黑色的无线电联络耳机,他上半身看上去很是雄壮,一看就是时常健身的。

    他停下脚步,视线扫过前头宽阔的路面,左手抬起打了个手势,他身后的一群人四散开来,专心在四周开始寻找。

    “莫寒先生说了,不能伤害小姐,但是必要的时候能够采取特殊手段,眼珠子都放亮了好好找!”男人中气十足的声音在空旷的路面上响起来。

    四周的人恭敬回应,“是!”

    他们还记得上次小姐逃跑的时候,当家发了多大的火,城堡周围的巡逻队全部去暗牢领了刑罚。

    一百二十鞭,厉家的鞭子不同于其它鞭子,尤其是暗牢里头用的,就更加不同了,那鞭子有成年男人的大拇指粗,上头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倒勾的小刺,一鞭子上去,就不止是皮开肉绽那么简单了,打的那些人现在还心有余悸。

    万一是他们的疏忽放跑了小姐,那么当家的惩罚,可就不止是一百二十鞭那么简单了。

    于宁看着对面的情况,眼神变得锐利。

    微风抚过树林,带出轻微的响动,站着没动的男人蹙眉,偏头看向于宁所在的方向,一步一步的往前挪动。

    默默摆出攻击的架势,两颗尖锐的虎牙露出来,爪子踩在树叶上没动。

    于宁屏住呼吸,透过树叶缝隙,看着男人一步一步的挪动过来,她耳边甚至能够听到男人皮靴踩在地面上的摩擦声,一点一点,好像敲打在心上那样。

    距离于宁面前还有两步的时候,她看了看面前的两棵树,脑海里头想过动作的姿势,眼神微眯。

    那男人手上的枪紧了紧,挪动到灌木丛前方,手上的枪慢慢往前抬。

    “站住!别跑!”一道男声打破了安静的氛围。

    于宁松开指尖,保持动作看着对面跑过来的男人,身上穿着黑色的运动服。

    她眼神郁闷,是W。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事了!”

    在于宁面前的男人端着枪往那边过去,四周散开的人也迅速集中到一起将W围起来。

    “W先生,请问发生了什么事?”男人礼貌的开口问道。

    W叉着腰,呼吸不匀的喘着气,指着身后的方向,“那边!那丫头在那边!”

    “您确定吗?”

    “我确定,她和我正面相遇,她冲过来打了我一下,然后紧接着我……”

    所有人一听,噼里啪啦的往前跑去,连迟疑都没有,W的话都没说完,就看见围在自己身边的人走的一干二净。

    连风都没留下。

    于宁看着他胡说八道,W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她都没遇到他,这人编故事的能力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W往后看了眼,那些人已经跑的很远了,他揉揉眼睛,往于宁面前的灌木丛而去,单手撑在前头的橡胶树前,男人慢悠悠的开口,“小丫头,你可以出来了。”

    于宁知道他说的是自己,W编那个谎,应当就是为了帮她脱身的。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于宁站起身来,狐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W吹起额前的碎发,摆出性感的姿势,“你也不看看我是谁,那些个酒囊饭袋,怎么跟我比?”

    那语气,简直不要太得意。

    “诺,那些这个,虽然那些人不敢伤你,但是你也躲不过他们的围攻不是,不下点狠手,你是走不出去的。”

    于宁看着W手上递过来的银色手枪,这人,是为了帮她才过来的。

    “你怎么知道我会走?”

    还特地在这儿等着她,W住的地方无论怎么绕路,都是绕不到这儿的,这个点也不是他晨练的时间。

    他又随身带着这把手枪,那么确定是在这儿等她无疑了。

    W抬头,露出八颗标准大白牙,“我掐指一算……”

    对面的女孩子紧紧的盯着他,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一股魔力,好像能看透人心。

    “咳。”他捂住嘴巴咳了声,“我看到你拿漉铭的药剂了,前两天还看到你身边那小东西沿着这条路跑了好几次。”

    他又不傻,于宁无缘无故的拿了漉铭的药剂,那药剂还是连老虎都能撂倒的强力迷药,他怎么可能猜不到有问题。

    不过她的动作很轻,如果不是绝对的偶然,他也不可能发现这丫头偷了药剂。

    听到警报声响起来的时候,再加上莫寒通知在所有佣人手下无线电里头的话,他就知道,这丫头要走了。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过来这边等着,结果刚刚过来就看到她躲进那片林子,那边搜捕的人已经席卷而来。

    他这才出来打算给她解围的。

    于宁接过他手上的枪握在掌心里头,至少这大叔,还不算太吊儿郎当,关键时候挺靠谱的。

    “你为什么帮我?”

    W耸耸肩,“你就当做我是闲的无聊,想看戏就成了,不用太感激涕零。”

    于宁点头,他这人,真的不能用常理去解释。

    “其实丫头,我说的那些话,有些可能有点过了……”

    “我明白。”于宁眼中熠熠生辉,“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们说的,是实话。”

    “你们?”W挑眉,那个们,是谁。

    于宁握紧手上的枪,厉安诺和W说的那些话,都是事实,实话总是字字戳心的,如果她真的足够优秀的话,也不会让他们说出那样的话。

    这点上,她怪不得任何人。

    “我也有我需要去做的事情,不能因为他而停顿脚步,无论有没有那些提醒,我都会选择离开这里。”

    她必须去面对,面对那些她曾经忽视掉的问题,无论如何,她都必须知道,她的存在,到底意味着什么。

    之后,她才能够去确定,去努力的成为配得上厉冥熠的女人。

    而这些,都是她在厉冥熠身边无法做到的。

    “祝你好运丫头。”W伸手,掌心按在她的头顶。

    “按照你的路线去吧,我相信你能够走出这里。”

    于宁跨出所在的区域,回头看了他一眼,“帮我好好看着他,我会回来看他的。”

    一人一猫消失在夜色中,W盯着她们,直月光触及之地没有她们的影子,男人提起脚步离开。

    这人是解决了,还在房间里头躺着的那位,才是最危险的。

    怎么解决那位爷,才是现在最重要的。

    苏西西看到于宁开始狂奔在路上,脚下动作不停,她滑动鼠标,调出沿途上摄像头里头的视屏。

    千羽看着屏幕上的女人直接越过迎面而来的重重包围,杵着下巴,这女人还真的挺有本事的。

    只要越过玫瑰花海前的那片树林,从悬崖上下去,就能够去到潜艇前,能够离开这里。

    树林里正在搜寻的人抬头就看到迎面跑过来的女人,她身侧还带着一只黑色的猫儿,墨绿色的眼睛在夜色下格外幽暗,如同放光一样的存在。

    “小姐!”

    “小姐请您停下!”

    “找到小姐了!找到小姐了。”有人动着耳麦通知道。

    默默从树上跳下去,直接扑在迎面而来的第一个男人脸上,突然被击中的男人猝不及防的倒下去。

    于宁顺利的越过那个男人,不断有人围上来,将她和默默包围起来。

    “小姐,请您跟我们回去,否则的话,我们将采取措施!”

    跟这些人自然是说不通的,于宁知道,只有武力才能够让这些人推开,为首的三个男人已经扑上来。

    女人足尖用力,跳起来握住头顶的树枝,借助臂力半吊在空中的于宁两条腿狠狠往前一踢,直接踢中凑上来的男人,握着树枝旋转一圈,用同样的方法将身后的男人干掉。

    默默不断的在人脸上跳跃,如同蜻蜓点水一样的一个一个点过去,个头小身子轻巧灵便的好处就是这个,周围人再怎么抓狂都没办法抓到它。

    看着身后还在源源不断围上来的人,于宁咬牙,原本不想伤害这些人的,但是如果再不能及时脱身的话,那边会有更加多的巡逻队赶过来。

    到时候她更加难走。

    掏出怀中的手枪上膛,于宁眼中滑出锐利。

    “砰!”

    “砰砰!”

    她没有再跟这些人有肢体接触,直接不管不顾的冲过去,每个挡在前头的人都被手枪集中大腿的位置。

    火药和血腥味弥漫开来,不断在树木间萦绕,那些人被集中之后行动会受到影响,她就乘着这段时间跑出去。

    倒在地上又爬起来的人忍着腿上的疼痛一步一步往前挪动,却看到女人越来越远的背影。

    “请求支援!小姐往断崖去了!”一瘸一拐追赶于宁的男人动着耳麦开口。

    于宁很顺利的跑出林子,却在去到花海边缘的时候停住脚步,面前的景象一如既往的惊艳。

    花海中间的位置安装着很多盏矮灯,射出的光线能够很明显的照亮周围的一切,随风飘扬的花朵摆动身姿。

    那片火红就算在夜色里也看的一清二楚,空气中传来阵阵花香,浓郁香艳。

    她还记得那男人带她来到这里的时候,脸上那抹明艳的笑容。

    一点一点,如同被纂刻在心上那样,原来她一直都记得。

    “喵呜!”默默仰头叫了声。

    于宁清醒过来,往前跑去,她一步一步挪动的时候,就能够感觉到飞扬起来的花粉,脖子里头很快起了反应。

    她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往断崖边过去,默默在花海中间跳跃,从边缘过去的时候,它黑色的毛发上染了些红色的花瓣,鼻头还带着浅浅的花粉。

    悬崖下,苏西西打开顶舱门仰头看着上头的情况,一直到看到于宁冒了头,立刻兴奋的挥手。

    “快下来!”

    她的声音和着海浪声,变得很细微,细微到只能够听到一点点。

    于宁回头就看到身后已经追来一群人,她掏出以前出任务用的钢丝绳索,扣在悬崖上裸露出来的一块岩石上,顺着钢丝,一步一步的往下挪动。

    默默蹲在她的肩膀上,爪子狠狠地勾住女人的衣服,紧紧的将自己小小的身子趴在上头。

    “小姐!”

    “小姐!”

    崖上传来的声音一阵高过一阵,于宁面色一凛,直接松开脚,手上顺着钢丝往下滑,很快接近海面的时候她眼疾手快。

    两只脚赶忙蹬住崖面。

    “喵呜……”

    苏西西爬出来,伸手勾过去将粘在于宁身上的默默抱下来扔进船舱里头。

    几乎距离于宁五厘米的地方,就是汹涌拍打着岩石的海面,海浪溅起来的水花拍打在苏西西脸上。

    于宁两只脚用力一蹬,整个人直接往顶舱扑过去。

    苏西西抓着她的手臂,伸手将人往里头拉,几乎是舱顶门关上的同时,那堆人追到了悬崖边上。

    崖下除了飞溅起来的汹涌浪花之外,见不到任何生物,为首的人将崖上捆着的钢索收起来,往后撤退。

    人已经追不回来了,剩下的,等着看当家怎么料理吧。

    于宁顺着绳索下去的时候,掌心勒出了两道伤口,现在慢慢往外冒血,苏西西将潜艇调到自动导航模式,潜入海底往青城而去。

    取了船上的医药箱过来,苏西西坐在椅子上帮于宁处理伤口,双氧水顺着她掌心往下滴进垃圾桶里头,触碰到伤口的透明液体此刻变成白色的泡沫在伤口处漫延。

    苏西西抬头看了一眼女人,她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的样子,手指连动都没有动一下,眼神放空,完全陷进自己的世界。

    将纱布一层一层的缠上去,苏西西收拾东西,这么点小伤,过两天就好了,也不用太费心神。

    “挺厉害的,要不要庆祝一下。”

    千羽打开上头的冰箱,在绝岛上这段时间也没人动过她的船,原本上头放着的红酒香槟都好好的呆在冰箱里头。

    苏西西踢了他一脚,将医药箱放好,“宁宁,你先去休息一下吧,到了我叫你。”

    这人,庆祝个屁,都没看到于宁脸色不好吗,要是于宁现在把他扔出去,她绝对不会帮他。

    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故意的。

    千羽没在意裤腿上那个脚印,自顾自的挑了瓶香槟打开瓶塞,选了两个杯子出来往里头注酒。

    走水路,怎么都得天亮以后才能够到达公海,期间为了怕厉家的船只寻找,她们还不能贸然浮出海面。

    估计就算她睡醒了,也还没到青城。

    于宁从千羽手下挑了杯香槟,同男人碰杯,“很多事情我现在不想追究,等到我休息够了,自然会问清楚。”

    一听这话,苏西西抱着默默往角落里头挪动,这是秋后算账的意思,她自己也不知道凌康的身份转变的这么快,成了千家二少爷,整个一个烫手山芋啊。

    于宁仰头饮净杯子里的酒,她不是一个酗酒的人,没有喝的烂醉过,她从来都觉得酒精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也没什么用。

    那句诗不是说的好吗,举杯消愁愁更愁。

    但是现在她很需要酒精,至少能够让她还在清醒着的脑袋有些稍微的麻痹,不会那么疼痛而已。

    从那片花海过来的时候,身上染到花粉,她穿着衣服自然是不舒服的,默默自觉的跟着她进了房间。

    这潜艇上有两个单间,暂时能够让三人睡得舒坦。

    于宁关上房门的同时,苏西西一把夺走男人手上的酒杯,气呼呼的开口,“你这人,还庆祝,我看你是找揍呢吧。”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于宁不是那么高兴,至少没有他们这么神采飞扬,这人还凑上去,是觉得这里这张脸皮够厚,耐的住于宁的操练是吧。

    他要不是故意的就算了,可真是故意的,她都想直接灭了这货。

    千羽拿回杯子,一只手捏捏她的脸,“她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

    苏西西拍开他的手,“宁宁要是问起你,不该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许透露,听见没有!”

    “你要是敢胡说,我就弄死你!”她紧跟着补上一句。

    千羽食指撑着脑袋,这丫头,真的看着挺傻的。

    “什么是不该说的?”

    他凑上前,两人鼻尖相抵,“是你跟我睡了?还是你勾引我?”

    “你自己慢慢掂量,以后我跟你,没有关系,就算有,也是仇人!”

    “你别忘了,你答应了我,上岸之后会陪在我身边三个月的。”千羽好心提醒道。

    苏西西偏头,一句话说的掷地有声,“我反悔了。”

    男人唇边带笑,如同罂粟那样的妖艳,“你试试?”

    苏西西很明显的听出来他语气里的胁迫,她慢悠悠的一字一句吐出来,“对付不要脸的人就应该用不要脸的办法,我反悔了,你爱怎么地怎么地!”

    他当初可是说过,帮他找到绝岛,他就不再缠着她,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苏西西这人,感情债从来不欠,一桩一件,分的清楚着。

    在她这里,怎么算都是千羽欠了她一箩筐的债,她这个债主,没道理在把自己赔进去。

    “我看你是有恃无恐吧,你就不怕,我把你们的身份宣扬出去?”

    苏西西笑了笑,将他手上的空酒杯拿过来放到桌上,单手给他整理扣子,“不知道千少爷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宁得罪小人,勿得罪女人?”

    千羽单手环住她的腰,将女人按在自己胸前,“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空间里头,两人无声的对峙。

    于宁围着浴巾走出来,默默跟在她身后抖了抖身上的水,她往床边一坐,打开抽屉准备拿吹风筒给猫儿吹毛。

    吹风筒的右边,抽屉的角落里头,一枚白色的贝壳放在里头,她伸手拿起来,合起来的贝壳蚌被打开。

    一枚硕大的珍珠躺在里头,莹白玉润,在灯光下潋滟生光。

    这颗珠子,是于宁和厉冥熠在珍珠暗礁潜水的时候,男人给她的礼物,一直被她放在这个抽屉里头,没有人动过。

    指腹捻过珠子,于宁笑了笑,唇角柔和,合上蚌壳之后将它放回抽屉里头。

    伸手拍了拍膝盖,“过来,给你吹毛。”

    听到指令的猫儿纵身一跃,躺在于宁膝盖上的毛巾中,懒洋洋的眯着眼睛。

    ……

    绝岛,距离于宁出逃后整整三个小时,凌晨五点,城堡前的草地上站了一堆的人,全部低头矗立,不敢说话。

    当家还没醒过来,他们这些人的惩罚会怎样,谁都说不准。

    莫寒在大厅里头转来转去,不住的抬头往楼上看,距离当家注射解药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还是不见苏醒过来的动静。

    漉铭被他转的心里头直发毛,如坐针毡。

    “我说你这药到底行不行,这都多长时间了,当家还不醒!”莫寒站在漉铭面前开口。

    这人还有没有点谱了。

    “你慌也没用,药剂起作用是需要时间的,那药那么猛,大象都得躺三天呢。”

    漉铭不耐烦的开口,他心里头也慌好不好,上次厉倾城从他这儿拿的药,被于宁用了,当家都能够把他这个无辜的人关在实验室里头折磨了三天。

    本来需要两个月做成的药剂,他被压迫着三天做出来,他简直不要去回想那三天。

    而现在,夜媚给他用的药,是从他这儿第一手拿回来的,还妥妥的一滴不剩给当家用了,他有种快要上天堂的感觉。

    “你说,当家不会太凶残吧?”漉铭抬头,可怜兮兮的开口。

    安慰安慰他,不然他这心理压力就太大了。

    莫寒低头冷笑,“你觉得呢?”

    小姐不见了,当家醒过来他们这些看守不力的人,谁逃的掉。

    漉铭俊逸的脸庞一下子皱起来,他完蛋了。

    “你放心,这次死也有人给你垫背!”斯凌迈着稳重的步伐走进来,脸上平静如水。

    “什么意思?”漉铭抬头。

    莫寒好奇的凑上去,“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斯凌站在两人中间,抬起右手摊开手掌,一枚银色的子弹在他手心里头躺着,“这东西,你们仔细看看。”

    莫寒拿起来,在灯光下细细揣摩,子弹小巧的型号很难的,尾端的部分,刻着一个字母,W。

    “这不是w的手枪子弹吗?怎么在你手上?”

    斯凌往前一步,在沙发上落座,“那是在树林里头追赶小姐的人被小姐手上的枪打中之后,从他们体内取出来的。”

    W的贴身武器才会有这个字母标志,而这类有标志的武器,他向来都是贴身保存,从来不离身的,更加别说会被人偷走。

    这事儿,估计跟W脱不了干系。

    “上去候着吧,当家快醒了。”斯凌仰头看了眼。

    莫寒点头,漉铭跟在两人身后低着头往楼上走去。

    幽暗的房间内,静谧无声,床头上的台灯发出温暖的橙光打在左侧男人的侧脸上,形成雕刻一般的侧影。

    男人放在被子外的手指动了动,紧跟着很快,原本合上的凤眸睁开,黑色的瞳孔中恢复锐利的状态。

    厉冥熠睁着眼睛躺了两秒钟,几乎是一瞬间,他猛地掀开被子,赤着脚踩在地毯上,脑袋还有些昏沉的男人连拖鞋都来不及穿上,就往前走。

    睡袍松松垮垮的垂在身上,敞开的部分露出男人性感的胸膛和腹肌,厉冥熠面色惊慌,像是在寻找什么一样。

    浴室门被男人打开,他视线极快的扫过空荡荡的室内,里头安静无声,紧跟着他大步往衣帽间走去。

    男人俊美的脸上顿失血色,他一道一道的打开封闭的衣柜门,每一个细小的的角落都没有放过。

    听着里头的动静,莫寒和斯凌对视一眼,同时提起步子打开门往里头走,就看到他们穿着黑色睡袍,赤着脚从衣帽间跑出来的当家。

    看到两人的时候,男人眼中的阴桀越发加重,薄唇微张,吐出冰冷无情的话语。

    “人呢?!”

    他的话如同狂风暴雨带着戾气席卷而去,打的两人措手不及,有多久没有见到当家这个样子了。

    如同地狱走出来的恶魔那样,眼眸扫过之地,寸草不生,恶火漫延。

    莫寒顶住压力,鬓角的冷汗往下漫延,“小姐,已经离开绝岛了。”

    男人身上那股戾气瞬间汇聚起来,带着破空之力狠狠地扑向两人。

    “怎么回事?”厉冥熠眯着眼,站在原地看着两人。

    莫寒这辈子感觉就是今天压力最大那样,心脏感觉随时都会破裂。

    “当家,小姐是乘坐北区的潜艇离开的,她的潜艇在凌晨一点四十五分的时候在北区消失,自行启动潜入海底,而小姐,沿着城堡到花海的小路,直接从断崖上下去。”

    “这是小姐用过的钢索。”

    斯凌上前,将巡逻队回收回来的钢索拿到男人面前,原本纯黑色的钢索如同丝线一样一圈一圈的缠绕在一起,能够看得到中间部分开始,有暗红的血迹。

    男人眼中一刺,抬起手想要触摸那带着血迹的钢索,这才发现,他的原本干净的手腕上,此刻戴着一个黑晶石做的手环。

    他抬着手回到自己面前,眉眼低着,仔细的看着切割完美的黑色晶石手环。

    他认识这东西,是那小东西的手环,也是她潜艇的控制器,原本戴在她手上宽大的不伦不类的手环,现在戴在他手上,居然显得格外尊贵帅气。

    “这恐怕,是小姐给您戴上的。”莫寒解释道。

    他们都不明白的一点,是于宁的潜艇当时更改启动代码和系统控制的时候,是安泽亲自动的手,从那之后这手环就没什么用处了,但是没想到的是,于宁居然能够启动潜艇。

    那就说明,安泽种下的程序被人篡改了,或者是安泽技不如人,根本就没有能够打破潜艇的隐藏程序。

    “现在已经派出了快艇追击,但是不清楚小姐可能会去的地方,所以搜索范围会很大,时间也会很长。”斯凌微微颔首开口。

    指间抚摸着微凉的指环,男人摘下手上的戒指递过去,抬眸时眼中满是坚定,“把她找回来。”

    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必须把她找回来。

    他已经不能想象每天晚上怀中没有那具温热的身体,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他不像一个人冰冷的触及不到温暖。

    斯凌接过戒指,果然当家还是需要用这个方法去寻找小姐。

    “等等。”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那的W开口。

    莫寒和斯凌转身看着他,这男人,他们都还没来的及告诉当家他插手的事情,这人自己就送上门来了。

    是嫌弃自己命太长了吗。

    “冥熠,放她走吧。”W走进来,看着面前有些狼狈的厉冥熠,眼神无比认真。

    厉冥熠抬头,薄唇拉开弧度,嘴角如同淬了毒药那般,眼中一片幽暗,“她是我的女人,在哪儿由我说了算!”

    W明白他的偏执,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过来的。

    “前两天她跟我谈过,有关你们的未来。”

    听到这话,厉冥熠抬头,狭长的凤眸紧盯住眼前的男人。

    W知道他在盛怒之中,也不卖关子,直接开口,“那丫头很厉害,她不像一般的女人那样,因为爱你,可以接受你所有的命令,可以心安理得的躲进你的羽翼之下接受你的庇佑,她不一样。”

    莫寒和斯凌将视线转向W,有很多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在里头。

    “她想要能够有配得上站在你身边的身份地位,所以她比任何人都要看的透彻,她需要去努力,所以她选择了离开,她会设身处地的去想像你会因为她而受到多大的压力,也许在你眼中那并不算什么,但是在她眼中,她舍不得。”

    因为深爱,所以她选择同你平等的去看待问题,选择了为你去努力,去做她以前从来不曾想像过的事情。

    厉冥熠抬头,脸色苍白,眼眸深处带着震撼,濡湿的嘴唇微动,想要说什么,但是无法开口。

    “我对她说,我可以帮她,但是那丫头说了,我要自己来,你既然这么爱她,那么你就能够体会她的感受,明白她的感触,不是吗?”

    斯凌捧着戒指,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

    W的话,深深地震撼到他们每个人,他们从来没有想像过,那个被当家宠爱呵护的女人,也会想要成为能够遮风挡雨的人。

    而她想保护的那个人,只有厉冥熠一个而已。

    W上前,伸手拍在他的肩膀上,“那丫头很厉害,她应当对你说过什么,记住她的话,等着她回来。”

    厉冥熠指尖颤抖,俊美的脸上如同平静的湖水扔进去一块石头那样,荡起波纹,几人心有灵犀的退出去,将房门关上。

    他们当家,需要一个人好好的想想。

    漉铭长长的松了口气,猛地上前抱住W,“你救了我啊!”

    再晚来一步,他就被当家挫骨扬灰了。

    W拍拍他的手,颇有感触的开口,“我也是为了我自己……”

    矗立在房间内的男人,戴着手环的手狠狠的捏住心脏的位置,那里温热起伏,跳动的格外有力。

    她的意思,他明白。

    如同他想保护她一样,她也在努力的保护他。

    真好……

    床头上,一张白色近乎透明的纸张被风吹动,落在地上。

    女人娟秀的字迹清晰。

    等我回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