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54章 那女人是谁
    一夜的暴风雨未停,敲打在窗上的雨滴如同雷鸣击鼓那样没有停下来过,外头花园里头盛开的花瓣被全数打落。

    沿途的树木均为惨状,可想而知昨夜的风雨是多么强烈。

    于宁起的早,躺在这样的地方,能够睡得安稳的,才算是厉害的人。

    昨天那群人,各怀鬼胎,也不知道这一晚上的时间里头,会有多少人打她的主意。

    席家这地方的人,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揣摩。

    于宁站在阳台上,就看到不断地有佣人拿着工具往后头的树林去。

    那后头是除了席慕的银杏树林之外,还有其他的树木,应该是昨晚上的暴风雨,将树枝吹断了,那些人应当是要去打扫的。

    青姨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于宁换了衣服,手上提着个尺寸轻巧的箱子。

    “要出门吗?”青姨看着她手上的箱子问道。

    于宁点头,“我可能会出去一段时间,青姨,您这段时间还是回去住吧。”

    以青姨的性子,在这待着,她又不在,指不定会受多少的欺负。

    所以还是回去住着好一些。

    青姨笑了笑,没有说话,于宁的心思她知道,这孩子是担心她受欺负。

    这么多年来,对于莫凌的欺压,她已经习惯了。

    “老太太让你过去用早餐。”

    于宁点头,她要出门,始终要跟老太太说一声,毕竟这是在席家,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

    青姨带着于宁往前走,去的地方却不是老太太的别院,而是距离不远处的祠堂。

    祠堂的外表恢弘大气,很是看上去年代久远,应当是席家从成立之后就已经建立起来的。

    祠堂前头是一片别致的花园,昨晚的狂风暴雨肆虐无比,佣人在打扫被打断的枝叶残骸。

    于宁还未走进去,进已经闻到了一股香火的味道,如同每个香火鼎盛的寺庙那样。

    可想而知,席家每日都会点灯上香。

    老太太跪在案板前,闭着眼睛潜心念经,旁边的莫凌跪在矮桌前,手上捏着毛笔,右上方放着砚台,一旁跪着佣人帮忙磨墨。

    两人身上都穿着中规中矩的旗袍,如果不是后头打扫的佣人都穿着休闲服的话,于宁会误以为自己走到什么电视剧的拍摄场地。

    她嘴角抽动,看着自己正对面的墙壁上摆着的一堆黑色漆木的牌子,摆放有序陈列得当。

    于宁记得,她消失后还住在这里的时候,每到初一十五,整个席家都会举家过来拜祭,尤其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这种情况更是热烈。

    那时候她看着席慕带着穿的光鲜亮丽的莫凌母女,对着祖宗牌位祭拜的时候,她很不明不白这是什么意思。

    长大之后才逐渐清楚了,这是为什么。

    “老太太,大小姐来了。”佣人上前对着还在用心念经的老太太开口。

    荷叶扶着老太太起身,莫凌没有回头,依旧安静的在纸上书写文字。

    “站在门口做什么,进来。”老太太对着站在门槛外头的于宁说。

    她没有动,这个地方,不适合她这样的人进去,她也不会进去。

    席媛和沈辰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站在门口的于宁,她眼中闪过一丝凌厉。

    老太太这是想让于宁去给祖宗牌位上香,正式承认她的身份吗。

    调整了脸上的表情,席媛挽着沈辰走过去。

    “奶奶早上好。”

    老太太点头,对着于宁招手,“进来给祖宗上柱香。”

    席媛看了于宁一眼,倒是扭着身子进去,接过佣人递过来的香,虔诚的低头鞠躬。

    沈辰和于宁并排站在门口,他斜眼扫过那个不说话的女人,心下有了思索。

    “老太太,既然您在忙的话,那么我先去您的别院等您。”说完这句话,于宁提起脚步离开。

    老太太叹了口气,这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把心里头那些变扭去了。

    沈辰若有所思的看着于宁的背影,他心下了然,于宁在整个席家,就是被排斥的那个,相同的是,她自己也排斥整个席家。

    “你们也一起过来,吃早餐吧。”

    席媛看了眼还跪在地上的母亲,对着老太太开口,“奶奶,能不能先让我妈妈也过去吃早餐。”

    老太太往前走着,“什么时候抄完了,什么时候离开这,这是规矩。”

    莫凌抬头对着席媛使了个眼色,而后低头继续在纸上书写。

    老太太吃的很清淡,用餐两也很少,即使今天增加了三个人,也依旧是清粥小菜。

    几人在桌前落座,于宁盯着面前清汤寡水的米粥,这么多年来,老太太吃东西的习惯还是没有变化。

    “还有一个星期就是订婚宴了,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

    沈辰坐的笔直,吃饭中规中矩,听到老太太的问题,连忙回答,“都准备的差不多了。”

    老太太点头,视线转向对面的于宁。

    “明天开始会安排你去上礼仪课还有其他的教养课,你准备一下。”

    席媛嘴角带着轻蔑的笑容,看向于宁的眼中带着不屑。

    一个从小就被扔在外头的野种,怎么可能会太多的礼仪,去到那儿都是被嘲笑的对象,也不怕把他们家的脸都给丢光了。

    老太太也真是心大,居然想让于宁出席她的订婚宴。

    于宁抬眼,“我没空,今儿是想告诉你,我会出门一段时间。”

    老太太面色如常,放下手上的粥碗,胳膊上挂着的佛珠叮当作响,“你要去做什么?”

    “接了份工作,要去宁州一段时间。”于宁面不改色的开口。

    这两天W市因为沈家订婚宴和发布会的事情,已经是风口浪尖上,对于自己去W市这件事情,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以老太太的性子,肯定是对她的工作要好好调查的,少些麻烦,总是好的。

    “推了吧,媛媛的订婚宴快到了,你要学习的东西有很多,那些工作也没什么必要去做。”老太太气定神闲的开口。

    席媛轻哼一声,不阴不阳的开口,“你都能做的工作,旁人肯定能做,席家又不是养不起你,不用出去抛头露面的,让人家笑话了去。”

    席家这样的大户人家,在外行事张扬,但是对内所做的,都是最传统的教育,在老太太的思想里头,席家的女人是不能出去抛头露面的。

    除了一些必要的特定场合以外,莫凌都是很少出门的,更加别说工作了,席媛长到现在,也没出去上过班。

    就算要去上班,肯定也是去自己家里头的公司,并且还是被当做继承人培养的时候。

    而现在,于宁并没有在席家的公司担任一官半职的,就这么出去,一个月几千块的工资,自然是不被放在眼睛里头的。

    “跟你说了,让你去升星上班,你做的工作,还不如在家里头有前途。”老太太语重心长的开口。

    沈辰捏着筷子的手一顿,席家名下的产业,就以升星实力最为强劲,老太太这是要培养于宁吗。

    于宁没有理会席媛的冷嘲热讽,慢悠悠的开口,“我答应您搬进来住的时候说过,我的事情自己会处理,旁人不能干涉,不会才一天,您就反悔了吧。”

    席媛一拍手上的筷子,气哄哄的开口,“于宁,你不要太过分了!”

    老太太抬手,挡住了席媛还要说话的嘴,眼光幽深的看着于宁。

    “我记得我答应过你,这些只不过是提议,你可以采纳考量,至于其他的,订婚典礼,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去。”

    沈辰盯着这一桌子的三个女人,一顿饭吃的咬文嚼字的,反倒是只有他吃的正常些。

    这席家的后宅,以后还是少来。

    “我知道,工作忙完之后,我会过去。”于宁说道。

    她始终还是不能太打老太太的脸,不过就是一个订婚宴而已,去了也没什么,况且,应该能够见到厉冥熠。

    只是这个原因,就能够吸引她。

    席媛冷着脸,将手表的碗往那边一拍,食指指着对面的青姨,“你,给我盛碗粥过来!”

    于宁眼眸微眯,这人还真是莫名其妙的欠揍。

    荷叶笑吟吟的拿起碗,“小姐要凉一点还是热一点的。”

    席媛抬头,瞪着她,“不是叫你,是叫她给我盛。”

    青姨见此,上前一步接过碗,还没等转身就被于宁拉住,青姨摇摇头,举手之劳而已,看到她的意思,于宁松手,让她去盛粥。

    席媛怡然自得的看着青姨盛了碗粥递过来,她放下碗的手还没来的级收回,席媛就将整个碗打翻了。

    “啊!好烫,烫死我了!”她抱着自己的手指吹气。

    沈辰赶忙看过去,眼中蹙眉,“快拿凉水过来。”

    佣人点头,赶忙出去拿水。

    于宁眼中带着寒意,方才席媛不过是触及到了碗边而已,而她打翻的粥却整碗泼在青姨手背上,于宁伸手拉着她,看到上头被烫的微红的手背。

    佣人拿过来水壶,还没来得及递过去,就被于宁抢走,抬着往青姨手背上浇。

    “于宁!你跟这人是一伙儿的,都想烫死我是不是!”席媛愤然开口。

    佣人见此,马上转回去重新取水过来。

    沈辰面色有些冷,看向还在忙着给青姨冲水的于宁,“于小姐,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媛媛是你的亲妹妹,这种时候,关心她不比那个下人要重要吗?”

    青姨按住于宁还在冲水的手,摇摇头。

    席媛只不过是烫到指尖而已,而青姨是实打实的跟那些泼出来的粥亲密接触,手上烫红了一大片。

    于宁冷眼扫过席媛,她眼底的洋洋得意落入于宁眼中,这样的小伎俩,她玩的不亦悦乎。

    “我原本以为,沈家的家主应当是识大体,眼界开阔之人,结果没想到,不过如此。”于宁松开手,让青姨跟着佣人去擦药。

    “此话怎讲?”沈辰阴沉着语调开口。

    “就算你不是一个眼界开阔之人,那么至少,也不用瞎成这样不是吗?”

    席媛咬牙,她最讨厌于宁一副自命清高的模样,好像什么事情都落在她眼中,一文不值一样。

    “算了,一件小事而已,没必要计较那么多,都没受伤就成。”老太太眼眸有意无意的扫过席媛那两只白皙纤细的手掌。

    上头连个红点都没有。

    “那儿还伤着一个呢。”于宁看向青姨的方向,“你不是说我过份吗?我今儿还就过份给你看了,那水不是用来给她冲洗的吗?”

    于宁下巴指了指桌上的水壶,下一秒她直接将手上的壶盖揭开,一壶冰凉的水就直接那么往对面的席媛身上去了。

    “啊!”席媛开口大叫。

    水渍映透了她胸口的白色布料的裙子,紧紧的贴在她的胸口。

    沈辰霍然起身,在看到老太太依旧不为所动的时候,压下了心里头的火气,脱下西装外套给席媛盖上。

    “于宁,你就是个疯子!”席媛恶狠狠的瞪着她。

    水壶被扔在地上,于宁慢条斯理的取了纸巾擦手,看向对面的席媛,眼中满是不屑和狂傲。

    “你应该庆幸那水不是热的,否则你也得过去擦烫伤膏。”

    席媛咬着牙,低头看向对面沉默不语的老太太,“奶奶,你就任由她胡闹欺负我是吗!”

    老太太抬眸,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我还没老眼昏花到那个份儿上,看的清楚着。”

    在于宁眼里,青姨是很重要的存在,比他们这些拥有共同血脉的家人更重要,席媛往她身上下手,于宁不在也就算了,在跟前,怎么可能容忍她这么放肆。

    于宁抬手,手指虚空点着席媛,“我告诉你,我就是疯子,席媛,你在我这儿吃的亏还少吗?每次都没头没脑的往前冲,你不难过,我还嫌累呢,今儿我把话撂在这儿,以后见到我的人,你给我绕路走,否则的话,再泼在你这张漂亮脸上的,可不就只是水了。”

    沈辰搂着席媛,老太太也不说话,看这样子,是讨不了什么好的。

    “于宁,你至于这么不讲道理吗?不就是碗粥吗,我还烫红了呢。”席媛硬着头皮开口。

    “对,我就是不讲道理,我还就告诉你了,今天就算这碗粥是青姨泼在你头上的,我也照样护短,你自己看着办吧。”

    席媛是万万没想到于宁居然会这么不顾后果的,居然真的当着老太太的面折了她的面子,还更加别提她身边还有沈辰了。

    这样目中无人的态度,更加让她恼火。

    “老太太,我先走了,至于你说的事情我会好好考虑,还有这段时间我不在,青姨就先让她回去住一段时间,免得闹出什么事儿来,我回来处理的时候,你难办。”于宁面无表情的叮嘱道。

    老太太叹了口气,“青颜这段时间就让她呆在我身边吧,两头来回跑,她也累,外头人看着也不好。”

    看到女人眉头紧锁,她紧跟着补了句话,“你还信不过我吗?有我在,不会让人欺负她的。”

    老太太这句话,算是在席媛脸上打了个大大的耳光,她瞪了两人一眼,气哄哄的转身离开,沈辰颔首,而后追上去。

    “既然这样,那我先走了。”

    “媛媛毕竟是你的妹妹,很多事情,你多担待些吧。”

    于宁没理会,走过去和青姨交代了几句话以后,提着行李箱离开。

    有些东西,既然已经缺失了这么多年,那么就没有来的必要,这是于宁看的清楚的一点。

    ……

    苏西西早上起床就马不停蹄的开始准备,W市和青城是邻居,开车的话三个多钟头就能够去到,她们要带东西,自然是不能坐飞机或者其它交通工具的。

    所以只能是开车过去,那边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早上她就看到电脑里头收到了那边主办发布会的公司传过来的邮件。

    将最后一个箱子放进车子后备箱,苏西西站在原地,拿着单子一一对比,看看有没有什么露掉的东西。

    还没等她对完,门口传来门铃声,她蹙眉,打开车库的监控器页面,就看到门口站着那个她认为已经拜托了好几天的男人。

    千羽穿着黑色西装站在别墅门口,他身后排了四五辆车子,每辆车子边上都站着四五个黑衣人。

    此刻的他就好像是被保护的某个集团老大一样,与之前判若两人。

    里头没有回应,门也没有打开的意思,他皱眉,看了看手上的表,再次按动墙上的门铃。

    苏西西站在车库里头,不为所动,丝毫没有去开门的意思,将后备箱关上,她打开暗门走回别墅里头。

    这种时候,她不愿意再去搭理那个男人,已经说好了桥归桥路归路,那么就不应该再有牵扯。

    五分钟之后,千羽塞了张卡片进门,带着身后浩浩荡荡的一堆人离开。

    苏西西戴着耳机,认真的看着她昨晚上做出来的计划书,准备有什么更改的地方就马上换了。

    她手指在键盘上敲打,专心致志,很快一张白色的卡片挡在她面前,苏西西吓了一跳,伸手挥开。

    “等了你一早上,是不是席家人刁难你了?”

    于宁在她对面落座,单手将她头上的耳机揭下来扔到桌上,“人家按门铃你怎么不开门?”

    “谁?”她装傻充愣。

    于宁晃动着手上的卡片,笑得一脸了解,“还能有谁,诺,你那个妖精男给你的。”

    苏西西接过来,就看到卡片上一连串的数字,排列起来就是一个电话号码,末尾龙飞凤舞的写着一行字。

    打电话给我,有事联系你。

    她随手扔在垃圾桶里头,满不在乎,“好不容易摆脱的牛皮糖,谁会找回来,又不是傻。”

    于宁点头,倒了杯水捧在手里头,也不说话,就那么盯着对面的女人。

    五分钟之后,苏西西扔下鼠标,抱着手看着她,“我脸上有钱啊你盯着我看!”

    “心虚?”于宁动着水杯。

    “我心虚什么,有什么好心虚的?”

    这话说的莫名其妙。

    于宁放下杯子,满脸的云淡风轻,“你也不用解释,我懂。”

    苏西西:……你懂什么了你就懂。

    于宁看的出来,千羽不同于苏西西以前甩掉的那些男人,她对千羽,付出了一定的感情在里头,在绝岛上的时候,于宁就能够感受到。

    有了感情,就会有牵绊,这点从她的眼睛里头,就能看出来。

    “我看看你的防卫图?”

    苏西西将电脑转过来,拿了支笔点了点上头一个黑线暗格,“这个地方是控制室,老规矩,我去现场,你在外头。”

    以往她们都会留一手,苏西西会在场内的密室里头操控电脑,以电子控制整个场馆的运营,也是就是在现场的人。

    而于宁则乔装待在外围,可以混进去查看情况,一旦在来宾里头发现不对的情况,她会随机应变,保证两人的安全撤退。

    无论是黑白两道,还是军方政府,盯着她们的人实在太多,所以不得不留个心眼。

    “安保人员里头,难保不会混进去其他人,留个心眼,在给他们的无线电里头动点手脚。”

    “明白。”

    于宁起身,“走吧,路上再谈,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呢。”

    黑色的跑车滑出车库,于宁坐在副驾驶上,黑衣黑裤,两人都是带着墨镜和帽子遮挡住一部分的脸颊,苏西西转动方向盘上了国道,往W市的方向去。

    于宁手上翻动着平板电脑里头的记录数据,这次她们带出去的东西很多,需要详细的记录。

    “五只手枪,八只冲锋枪,四只重型武器,六枚炸弹,库存去了百分之五,估计这次完了以后,你得闭关一段时间了。”苏西西将她装进去的东西一一点出来。

    于宁有轻微的强迫症,库存量不到百分之九十八,她会不舒服,仓库里头每次的东西,基本都是将货架摆满的。

    “我暂时会停一段时间,不会再碰机械,这次你就通知,说是今年最后一次的竞拍会吧。”

    她现在没那么多时间再去兼顾这些事情。

    “不会吧,你真的要停?你那手不是三天不摸机器就难受的吗?”苏西西故作惊讶。

    其实她也知道于宁想要休息的原因,青姨的事情是其次,还有厉冥熠,那个她放不开的男人,再者,还有席家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哪一样都需要她花费心神去解决。

    于宁轻笑,“我这不是给你时间去谈恋爱吗。”

    苏西西瞪了她一眼,手上熟练的摆过去,车子在高速路上漂移而过,“在乱说,我就把你扔下去。”

    于宁耸耸肩,将平板放到一旁,将座椅往后调,“过会儿叫我,我先休息会儿。”

    W市,城郊休闲山庄。

    风景宜人,空气清新,看腻了城市的车水马龙,闻惯了汽车尾气的人们都会选择到城郊踏青,过几天简单朴素的生活。

    也因此,大大小小的休闲山庄,体验农庄在城市的边缘地带开起来,红红火火,每天都是热闹至极。

    而其中也谋生出来以顶级田园生活为主要享受的山庄,它们提供顶级的服务,收取高昂的费用,面对的开放的,是城市金字塔的顶层人员。

    城北最豪华的休闲山庄,今天这里跟以往不同,里头随处可见穿着黑衣巡逻的保镖,他们手上明目张胆的捧着冲锋枪和机关枪,目光警惕的看向四周。

    这里被人完全包了下来,来来往往走动的服务生都战战兢兢的,生怕得罪了这些活阎王。

    从这个月开始,整个W市周边顶级豪华的山庄酒店,都被人包了下来,他们只知道W市首屈一指的沈家家主订婚宴会在一个星期之后举办。

    但是没想到居然这么早就开始有这么多的人过来。

    这周边这两天随处可见穿着军装往来的男人,和穿着黑衣的面无表情,甚至凶神恶煞的人比比皆是。

    位处山庄内最深处的一栋复合式别墅,纯田园式的风格装修看上去简朴舒服,门口闪闪发光的游泳池边放着两个躺椅,这个最深处的地方,却是看守最严格的地方。

    两队四十人巡逻队端着冲锋枪不断交互,耳朵灵敏的听着四周的动静。

    大厅里头,一个俊美妖孽的男人穿着休闲短衣短裤坐在沙发上,上扬的眼角带着无与伦比的妖媚,男人暗紫色的唇瓣性感凉薄,他脚边躺着两个穿着比基尼的女人,从容貌上看,均为上乘。

    千夜动了动脚,脚边的两个女人整理完身上的一片狼藉之后,起身打开房门。

    飞鹰冷着脸走进来,对于室内萎靡的味道,已经习以为常,他目不斜视,如同没有看到女人一样,走到千夜面前。

    男人额角带着性感的汗水,整张脸上耀眼夺目。

    “首领。”

    千夜垂下去的手指落在趴在自己腿上的女人身上,女人红唇沿着他修长白皙的手指舔舐,动作色情暧昧,带着撩拨勾引之意。

    “说说,有什么收获?”千夜如同逗弄小狗那样,用手指点着身边的女人。

    飞鹰打开文件,一五一十的将查到的事情说出来,“二少爷已经得到了商家的帮助,短时间内,应该就会有所动作。”

    他是一点也想不到的,平时温润如玉,看上去纯良无害的二少爷,居然能够不声不响的做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不仅躲过了首领的追杀,还得到了商家的帮助,难不成真的是因为他身上血脉的原因吗。

    就是因为他的母亲,曾经是厉家的人,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千夜单手撑住下巴,笑得随意,“我这个弟弟,还挺厉害的,能够单枪匹马上了绝岛还得到了厉冥熠的手令。”

    如果没有厉冥熠的许可,商家是断不可能开这个头的。

    飞鹰看着男人丝毫不在意的样子,有些好奇,“首领,二少爷应当是跟厉家达成了什么协议,所以商家才会帮忙的。”

    那么二少爷,到底答应了厉家什么,身无长物的他,现在完全是流落街头的状态,又拿什么去跟厉家做的交易呢。

    “二少爷会不会很快就要来找您了。”飞鹰突然想到,如果千羽真的强势而来,他应当加强首领身边的护卫,以防万一。

    千夜轻笑出声,“飞鹰啊,你还是想事情太简单了,如果你是千羽,在获得大批人手之后,你会选择直接开到守卫最森严,最强大的城堡心脏部位吗?”

    飞鹰想了想,诚实的回答,“不会。”

    “现在对于他来说,需要有一个落脚点,养精蓄锐,和我形成对峙的局面,在千家以下区域,哪一块?是最适合的地方?”

    “卡盟!”飞鹰恍然大悟。

    千家暗地里支持千羽的人不少,千羽在这段时间内,需要以最快的速度去将阵营累计起来同千夜形成对垒,才能够从内部开始瓦解和减弱千夜的实力。

    那么,千家名下,东南亚的边境地带,靠近厉家地界的卡盟,是最好的选择。

    “当家,古剃来了。”飞鹰这才想起来,他进来的主要目的。

    千夜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动动手指,很快门外走进来一个男人,身上肌肉紧实,一如既往的雄壮。

    “首领。”古剃颔首叫道。

    千夜按住挑逗他的女人,指尖在膝盖上轻点,“回来了……”

    听着男人的话,古剃背后冷汗直冒,他出去时候放了军令状,结果不光没有将千羽带回来,还让他去到了绝岛,得到了厉冥熠的帮助。

    在首领这里,他已经没有任何说话的理由。

    “首领,我真的没想到二少爷身边的那个女人会那么厉害,是我大意了。”古剃急忙解释。

    他被扔在太平洋一个不知名的小岛上,风吹日晒,如果不是他命大的话,早就被岛上的土着人杀掉,如果不是沿途有渔船路过的话,他更加不可能回来。

    这梁子是结下了,再见到那个女人,他肯定让她死一万次。

    飞鹰蹙眉,“什么女人?”

    “就是他身边那个女人,每次都是她在碍事!”古剃想起苏西西牙根都恨得直痒痒。

    那个女人,居然会这么厉害。

    “一个女人都解决不了,留你也没有什么用了。”千夜勾唇,笑得造孽嗜血。

    古剃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头上不断往下冒汗,急忙求饶,“首领,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能够做到,再给我一次机会……”

    凡是跟在千夜身边的人都知道,在千夜面前一旦你没了用处,就离死差不多远了。

    他还不想死,真的还不想死。

    “你知道,没有用处的人,留在身边也没什么意思。”千夜指腹捻过薄唇,带着妖媚无比的笑意。

    “首领,再给我一次机会!再给我一次机会!”古剃跪着爬过去,手却不敢碰千夜,“首领,表弟……”

    他满脸的惶恐,千夜的毒辣阴狠,是整个千家闻风丧胆的。

    “太晚了,安心的去吧,你的老婆我会安排人照顾的,表哥。”千夜低头,修长的手指挑起男人满是汗水的脸颊,满脸的叹息。

    “表弟……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

    外头进来两个男人,将地上的古剃架起来拖出去,外头传来男人凄厉的叫声,紧跟着就是两声枪响。

    女人吓得脸色发白,抖着嘴唇,差点咬到男人的手指。

    那个男人,是他的哥哥吗,居然就这么毫不留情的解决了一条人命。

    真的太残忍了。

    “首领,已经按照您的要求,在会场附近安插了人线,一旦发现疑似W的人,会立刻进行追踪。”

    千夜单手挑起女人的下巴,“你想咬伤我吗?宝贝儿……”

    女人面色惨白,丰满的嘴唇不断抖动,水灵灵的眼中落出泪水。

    “我现在不想杀人,你滚吧……”千夜口中吐出及其温柔的话,却是十分残忍。

    女人抖着腿,连滚带爬的跑出去,沿途连头都不敢回。

    以后这样的男人,她是断然不会再招惹的。

    “会场内的戒备很森严,我们已经买通了里面的服务生,顺利的安插了人员进去。”飞鹰依旧认真的汇报情况。

    他们这次过来,就是冲着鬼凤来的,这个影踪不定,从来没有人见过的机械天才,已经拒绝了千家三次的会面请帖。

    首领的耐性到了极点,自然会选择相对粗鲁一点的方式来完成会面。

    他们每次都是往鬼凤的邮箱中发出请帖,而鬼凤的发布会请帖,也是会按时发到各家电脑上,但是从来没有人能够追踪到她的经纬度。

    “厉冥熠身边那个女人的来路,查到了没有?”千夜突然开口。

    飞鹰低头,“暂时没有头绪,那个女人只是在意大利出现过一次,其他场合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就连那张脸,也是没有暴露人前过。”

    男人饶有兴致的勾唇,厉冥熠还保护的挺好的,想到第一次在海上见到那女人的画面,在意大利她赤足走出来的场景,小巧玲珑的脚趾圆润白皙。

    他眼中幽暗,“抓紧时间,我要最详细的资料。”

    “是。”

    虽然知道很难,但是飞鹰只能低头应下,首领为什么会对厉冥熠身边那个女人,表露出这么强烈的兴致。

    ------题外话------

    么么哒,大家支持正版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