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于宁和苏西西到W市的时候,已经是正午的时间了,途中停下来吃了饭,两人休息了一段时间,晃悠着去到的时候,太阳已经老高了。

    发布会定的地点,是W市最大的地下活动中心里头,那里是有钱人的去处,很多灰暗阴晦的东西,都是在这里进行,因为背景强大,很多政府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赌场,黑色交易,很多不能够放在明年上的生意,都能够在这里进行,就连人体器官,人体交易,也都是在这里。

    也因此,这里时常有拍卖女人的晚会,从来不避嫌。

    苏西西将车子开进距离不远处的酒店,她们过来,必须得注意,因为进了W市,很多人关注的焦点就在这儿,还是得小心。

    “安排了晚上十二点,他们会过来将这些东西带走保存起来。”苏西西打开后备箱,看了眼里头的四个密码箱。

    为了不引人注目,再加上绝对的保密,这些东西都必须提前进入拍卖场地,神不知鬼不觉的,当然也不能让别人看到她们。

    于宁半蹲身体,熟练的将车牌换下来,“这附近的监控探头虽然被你入侵了,但是还是得小心点。”

    苏西西点头,仔细搜寻车里头的东西,拿出电脑敲了几串代码过去,“OK了,十一点五十的时候,我会地点和密码发过去。”

    这是距离地下卖场四公里的五星级酒店,从这里出发,无论是时间,距离还是其他的,都能够拿捏的很好。

    于宁将拆下来的车牌放入背包里头,拉着行李箱戴上墨镜,和苏西西坐上了电梯,直接从地下停车场上去。

    她们得在这儿住两天的时间,明天晚上拍卖会一结束,两人必须马上离开这里,重新寻找落脚点。

    她还得参加席媛的订婚宴,必须得等一段时间,等到席媛的订婚宴完了之后,才会回青城去。

    取了房卡,于宁带着苏西西往楼上去,挑了个地点不高不矮,能够远眺看到那片场地的房间,沿途过去的黑衣人告诉于宁,这里头也不知道住了哪个帮派的老大。

    房间里头视野开阔,对面就是横贯W市的一条宽阔江海,因为这些年绿化做的不错,那河在阳光下看着还挺清澈的,不是那么混浊肮脏。

    房间里头视野开阔,对面就是横贯W市的一条宽阔江海,因为这些年绿化做的不错,那河在阳光下看着还挺清澈的,不是那么混浊肮脏。

    最具特色的是,江边整整种了一大片的樱花树,飘扬树叶摇曳带感,可想而知等到盛开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盛况。

    “啊!”苏西西一进门就冲到阳台上,扶在围栏上啧啧称奇。

    “这儿风景真的好好!我得在这儿玩一段时间才回去!”她张开双臂,享受着清新的空气。

    “这儿又不是风景区,哪儿来的风景,就是环境治理做的挺好,W市的政府官员能力挺强的,那么大一条江,愣是给治的清丝丝的,一点污水都没有。”于宁调笑,将手上的行李箱打开,整理里头的东西。

    苏西西回头走进来,在她对面落座,打开面前的电脑,“我看看,这附近都住了什么人?”

    鬼凤的发布会有一条鲜明的特点,就是各家开到这儿之后,必须将自己入驻的地方发过去,也算是她们为了保护自己而定下来的一个规矩。

    屏幕上跳出来一个一个小红点,不断闪烁着存在,“我靠,这附近住的还挺多的,你看看,m国军方代表,T国黑道龙头企业……”

    于宁听着她一个个念出来,他们在这其中,有两家是例外的,可以不用将地址发给她们,人家也不会发,就是厉家和千家。

    苏西西也提过很多次,说这两家从来没有发过位置定位,一点儿都不懂规矩,当时于宁只是笑了笑,人家好歹也是百年世家,怎么会为了这么点小事儿,就将自己的行踪暴露出来。

    “看那些有什么用,你不如好好看看,会场附近,是不是已经多了盯梢的人了。”于宁无奈道。

    其实不用她想就知道,各家肯定已经派出了人守在会场附近,一定要守着,一直等到W出现为止,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

    所以现在整个会场外头,多的不是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的普通人,相反的,肯定是这些盯梢的人要多一些,估计十个里头,就有七个是。

    “那些人每年都多的是,没事儿,你不是又换了张脸了吗。”苏西西不以为然。

    于宁脸上的药水,是花了大价钱买来了,这么长时间了,她还从来没以同一张脸去见过其他人呢。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我总是有种不详的预感。”

    “拉倒吧,你哪次没有不详的预感?”苏西西白了她一眼。

    于宁记得,每个隶属厉家的地方,都会有厉家的私宅,这里应该也是一样的,所以,厉冥熠应当是已经在私宅里头了。

    他从来不太愿意委屈自己住酒店的,这次应该也不例外。

    “我查到了,千夜和厉冥熠两人的私人飞机一前一后的从前天开始,就在这儿降落,没想到这次,他们两人都来了。”苏西西沉着脸开口。

    两大当家不约而同的在这降落,肯定目标都只有一个,鬼凤。

    于宁面色有些沉,没有再说话,她当然知道,厉冥熠是来见鬼凤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诺,这是厉冥熠的住址,要不要?”苏西西将电脑转向于宁,满脸的坏笑。

    “多干点实事吧。”于宁眼尾扫过屏幕,拍了拍苏西西的脑袋。

    女人低头呢喃,“明明想的要死,还装作不在乎,虚伪的女人。”

    于宁心里头对那个男人的挂念,她能够看出来的。

    于宁站在阳台上,视线远眺,对面满城繁华,高架上车水马龙,往来的汽车摆满了所有的路面,不断能够听到鸣笛的声音。

    她挪动步子,给自己挑了个满意的地方,靠在围栏上头欣赏风景。

    那边的经理人已经将所有的安保人员名单发到苏西西电脑里头,看着上头清一色的各种壮汉,她眉头紧皱。

    这经理也算是费心费力的了,毕竟鬼凤的发布会能够定在他们的地方举办,这是何等的荣耀啊。

    别人几辈子都修不来的运气,要是这活动能够办的万无一失,就是彰显他们实力的最好证明不是,到时候所有的委托都能够源源不断而来,所以当然得格外努力。

    苏西西仔细的看着场地的构造图,还真的是错综复杂的存在,地下会场的构造,差不多就跟迷宫一样了。

    还真的是的好好的看着,否则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是跑不出去的。

    W市最大的城郊别墅,这里隶属厉家,是厉家在时差每个地方时候的落脚点。

    这段时间因为鬼凤的发布会和席家的订婚宴的事情,所以厉冥熠会搬进来住一段时间,巡逻一如既往的严密,一如既往的纹丝不动。

    莫寒和斯凌熬了一个通宵,重新再看了以往鬼凤发布会上他们的人所拍下的所有画面,依旧是一无所获。

    要想找到这个人,就真的比登天还要难了吗。

    W是所有人当中最悠闲的,只有他一个人这边晃悠,那边晃悠的,不时还过去逗逗莫寒,气的他牙根都痒痒了。

    很快这个被看守围的如同铁桶一样的地方,迎来了两个娇媚的客人,她们穿着娇艳,在这个满是黑色簇拥的地方,显得很是明亮。

    厉倾城一蹦一跳的跑进客厅里头,看到莫寒和斯凌的时候,小脸上满是向日葵般的笑容,“你们好啊。”

    厉安诺跟在她身后进门,穿着白色长裙的女人肩上披着一个狐皮围肩,头顶戴着蕾丝边的白色帽子,一如既往的宫廷贵妇打扮。

    “大小姐,小小姐!”

    莫寒和斯凌齐齐开口道。

    他们不会忘记的,厉安诺的婆家就在W市,当家过来,她是说什么都得过来看看的。

    只不过这厉倾城,为什么也会在这儿?

    “哥哥呢?”厉倾城歪着头问道。

    她身上穿了一条抹胸小洋装,一如既往的如同公主一般的名媛打扮,身上每一个地方每一个角落都好像是细心雕琢过的一样,美的不可方物。

    “当家在楼上,现在应该刚刚睡下。”莫寒诚实的开口。

    “阿熠熬夜了吗?又是多长时间没睡了?”厉安诺蹙眉问道。

    “当家连着工作了三天都没有休息,方才才进卧室躺下的。”

    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睡着。

    厉倾城小脸微皱,咬着牙小心翼翼的开口,“我听说,姐姐真的不见了吗?”

    斯凌点头,告诉她答案。

    厉安诺脸上原本紧绷的表情松了松,那个女人不见了。

    是不是代表着阿熠将她从自己身边驱逐出去了,这还真的是个好消息。

    厉倾城也是从漉铭那里知道的,她以为于宁很喜欢她哥哥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于宁居然选择了离开。

    当时漉铭告诉她的时候,她都不敢相信,生怕漉铭骗他,想要问一问厉冥熠,但是又不敢,再加上这段时间姑姑给她安排了大大小小的相亲,她是真的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思考这些事情。

    结果今天早晨姑姑告诉她,说厉冥熠来到了w市,厉倾城很高兴,就换了衣服,等着过来。

    她是怕厉冥熠伤心,因为她知道厉冥熠,有多么的喜欢姐姐,她一直都知道。

    W从门外进来,他住在距离主楼两百米的地方,一来就被扔到了后头,想着过来问问厉冥熠,让他陪自己解解闷的,没想到,居然看到了厉倾城。

    “哟,好久不见啊小丫头!”W对着厉倾城挥挥手,脸上是显而易见的高兴。

    厉倾城一下子就跑出去了,抱着W的手臂不撒开,“w哥哥,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你有没有想我?”

    斯凌翻了个白眼,不是前段时间才一起钓鱼的吗,不过两三个星期而已,怎么就好久不见了。

    “小丫头,还是这个赖皮的样子。”W捏捏她俊秀的小鼻子,满脸的笑容。

    “W哥哥,姐姐为什么要离开呢?”她眨巴大眼睛,有点可怜巴巴的问道。

    “她是不是跟哥哥吵架了,或者是哥哥欺负她了?”

    小丫头像连珠弹一样放出这些问题,W抬头做出思考的样子,伸手揉揉她的脑袋,“小孩子别管大人的事儿,乖乖听话。”

    不该问的别问,这几句话被厉冥熠听见了,还得了,天都能塌下来。

    “W上次赶时间,也没能够跟你说话,这次,我们应当有的是时间好好谈谈了。”厉安诺对着他开口。

    W抬眸看向对面的大小姐,他们俩算是同龄,只不过,这么多年,两人都不是看对方很顺眼的样子。

    “等我有空再说吧。”他回了句,拉着小丫头欢天喜地的要出门。

    “你有空了,我不一定有空,我现在上去找阿熠,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我们详谈。”

    一如既往的命令式语气,高高在上的感觉。

    “你还真是老样子,既然你这么想跟我聊天,那我就尽量空出点时间给你吧。”W一副我理解你的样子。

    厉安诺面色一凛,这么多年了,这男人还是一点进步都没有,还是那么不务正业,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要不是父亲给了他那个权利,她才不想跟他多废话呢。

    莫寒斯凌也知道两人不对付,赶忙开口,“大小姐先上楼吧,在过十五分钟,当家就会醒过来。”

    这两人一对上,就跟天雷撞地火是一样的感觉,还是早点打住的好,他们可是无法忘记,上次两人吵了两个小时,就是为了一盘火龙果的事情。

    当家又不在这儿,万一吵起来再闹硬了当家,那不是麻烦大了吗。

    厉安诺对着他哼了一声,姿态傲慢的拿着手包从他面前走过去,直接上了楼。

    W摸着下巴,看着女人的背影,突然开口,“你们觉不觉得,她很像一只土鸡?”

    厉倾城赶忙捂住他的嘴巴,再看看已经远去的厉安诺,还好,姑姑没有听见。

    “W哥哥,你是想姑姑来找你掐架吗?”她无奈出声,这两个大人的相爱相杀,她很早就见识过了。

    “我说的是实话啊,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那么喜欢戴帽子的,她戴帽子也就算了,居然还戴的是装饰用的,那种帽子除了能够将脑袋显大,没有别的作用啊。”W说的一脸诚恳。

    一旁的斯凌无语,还好意思说人家,也不低头看看自己,一年四季只穿运动服的男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给哪个牌子代言了。

    “算了不管她,走,哥哥带你到后头摘桃子去!”W一脸兴奋的拖着厉倾城走出去。

    这别墅后头,种着很多果树,这两天应该成熟了不少,W以前就喜欢带着厉倾城玩,现在也还是喜欢带着厉倾城玩。

    这小丫头软萌软萌的,可爱的要命,又是他从小看到大的,也许在他的潜意识里自己都不知道,他把厉倾城当做女儿了。

    厉冥熠其实并没睡着,他上床之后,闭上眼睛想的都是那个给他注射迷药之后扔下她走了的女人,他睁眼,她还在,她闭着眼,她也在。

    就跟犯了毒瘾的人一样,不能控制自己。

    “扣扣……”

    敲门声响起的同一时间,男人翻身下床,他松散着睡袍走过去,骨节分明的大手将房间门打开。

    莫寒低头,“当家,大小姐来了,找您有事儿。”

    厉冥熠踏出房间,往二楼的客厅走过去,厉安诺手上抱了本杂志,一页一页的翻过去,听到脚步声之后抬头。

    “来了。”

    厉冥熠在她对面落座,紧跟着就有人端了咖啡放到他手边,就算刚从床上爬起来,头发还处于凌乱的状态,但男人身上丝毫不见颓废之气。

    只不过多了几丝性感的慵懒而已。

    “姑姑,你过来有什么事情?”厉冥熠端起咖啡喝了口,苦涩的味道在舌尖漫延开来。

    厉安诺将杂志放到一旁,拿起手边的文件袋,摊开里头的内容之后,放到他的面前。

    “这个你看看,从这三个里头挑一个出来,或者你认为哪家棘手些,选一个出来。”

    厉冥熠低头,黑眸扫过面前的三张纸,是三个男人的信息,无一例外,都是厉家上席十二家的继承人,为首的第一人,是商家的商洛。

    “你要做什么?”厉冥熠眼眸微眯,看着对面的女人。

    厉安诺开门见山,直接了当的开口,“这三个里头,会有一个是倾城未来的丈夫,至于选择哪个,是由你来选择。”

    厉冥熠舌尖扫过嘴角,“谁同意你们自作主张的?”

    厉安诺知道他在想什么,眼神变得严肃认真,“我知道你在清洗十二家,现在实力中等的已经是死的差不多了,我知道你有你的方法,但是有些事情,我不得不去做不是吗?”

    “这种无聊的事情,不要再做了,我告诉过你,这样的方法,我不屑,也不会用。”

    厉冥熠当然知道,厉安诺想要做什么,用厉倾城去牵制这其中实力强劲的人家,他该说什么,最毒妇人心还是其他的话。

    厉安诺面色一变,“阿熠,这是倾城的母亲来找我的,她能够为你,为厉家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你也知道她的精神状况,还是满足她吧。”

    男人唇角带着狂放不羁和轻蔑,“她能做的,想做的,就是将她自己的女儿送上绝路吗?姑姑,你也是帮凶啊。”

    “我答应过你母亲会好好照顾你,我也答应过你父亲会好好辅佐你,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也是我们能够为你做的。”

    “你们算计的这么明白清楚,那么倾城呢?她同意吗?”

    厉安诺面上毫无波动,“自然是同意的。”

    厉倾城从来不会违背她的母亲,这点厉安诺比谁都要清楚。

    “你选一个,后面的事情我自己来安排,不用你操心。”

    厉冥熠从茶几上拿起烟盒抽了支烟出来把玩在指间,没有点燃。

    “我还是那句话,不要总是做一些无聊的事情,姑姑,你也应该好好的养老了,沈辰结婚之后让他给你生两个孙子,带着孩子之后,你脑袋里头就不会再多出来这些有的没得。”

    “阿熠!我是为了你好!”厉安诺抬眸,说的满脸诚恳。

    厉冥熠把玩着手上的纯黑色火机,厉安诺看到他原本白皙结实的手腕上,多了一个黑色的手环。

    他弹开火机盖子,最终点出蓝紫色的火苗,“我只有一句话,什么时候倾城来找我说,我再考虑,至于其它的,免谈。”

    “好,我们不说倾城,说说你!上次我给你的文件被扔水里头去了,这次我重新带过来了,你说什么都得给我选十个出来!”厉安诺说着再次掏文件。

    “那女人既然已经走了,那么你就的重新选择。”

    男人抬眸,眼神无比幽暗,嘴角带着戾气,“她很快就会回来。”

    他话里头的冰寒让厉安诺一顿,感觉陷入冰窟窿里一样的冷,莫名的阴冷感将她包围起来。

    “姑姑,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说这句话,下不为例。”

    紧跟着他将厉安诺手上的文件接过来,打开火机盖子顺着边角点燃,猩红的火苗瞬间往上蹿,五指松开,飘动着火苗的纸张掉在地上,男人合上火机盖子,起身往卧室走去,留下厉安诺一个人在原地,她眼中带着不甘心,看着地上已经燃烧殆尽的纸张化成黑色粉末,伸手将厉倾城的文件一股脑的收起来扔进文件袋,她蹬着高跟鞋往楼下去。

    W带着厉倾城摘桃子,这些果树上头都已经结满了,红润的水蜜桃挂在树枝上,满树都是,很是好看。

    下头除了树脚的位置,都用水泥将路面裹的光滑起来,这树能够长的这么好,结出的桃子这么水灵,自然是佣人时常照顾的原因。

    “来,尝尝好不好吃?”W摘了个又大又红的递给厉倾城。

    小丫头接过来之后,小鼻尖皱起来,盯着桃子迟迟不下口,小脸上有些嫌弃。

    W咬了口桃子,嚼着果肉含糊不的开口,“吃啊,怎么不吃呢?很甜的!”

    “没有洗过,肯定不干净的。”小丫头抬头,说的认真。

    W无语,他忘记了这丫头从小的生长环境,这东西不拿银针试毒就是好的了,怎么可能不洗就那么直接吃呢。

    “小姐,我帮您洗吧。”

    佣人上前,接过厉倾城手里头的桃子,拿着往那边去。

    “你这丫头,还真是难伺候,这树我都问过了,没打农药,纯天然的,吃得干净。”W说着又咬了一口。

    他一个人徒步旅行,很多黄灰满天飞的地方都去过了,况且他这样从小糙吃糙打的男人长到现在,自然是没那么细致的。

    “小丫头,有没有男朋友了?”W突然开口问道。

    厉倾城听到这话,眼神暗淡,原本还带着微笑的小脸彻底沉下去。

    “一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你没有,怎么说呢,你年纪也摆在这儿了不是,应该好好找个男人,谈个恋爱什么的,不要总是跟着你那个姑姑瞎晃悠。”

    那个老寡妇懂什么爱情。

    “嗯。”厉倾城轻轻的点头。

    佣人很快就将洗好的桃子端过来,两人找了棵树坐下,躲在树荫下开始啃桃子。

    “W,你给我过来!”厉安诺气冲冲的走过来,高跟鞋蹬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被点到名的男人抬头,将手上的桃核扔过去,“你还真别说,你这么冲过来,挺像老巫婆的。”

    厉安诺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一变,摘了个旁边树上的桃子就扔了过去,男人一偏,没打着。

    “有话好好说,动什么武啊,还不许人家实话实说了。”

    厉安诺走过来,一把将W拽过来,“我爸把给阿熠选新娘的事情交给了你,你到好,悄无声息的就不见了,这会儿阿熠都二十八了,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W摆摆手,“急什么,男人三十而立,还有两年呢,不急。”

    “有跟你讲那些乱七八糟的,今年之前,你必须把新娘备选人挑出来,然后让阿熠选定,明年就得结婚,你要是再拖,看我怎么收拾你!”

    厉倾城啃着桃子,腮帮子鼓起来,很像一只小松鼠,她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头顶冒火的姑姑和一脸云淡风轻的W,这两人的相处模式,这么久了,她还是一点都没看懂啊。

    W冷笑,“你说的倒是容易,你那么厉害,你去跟那小子开口啊。”

    于宁才刚走没几天,他就拿着一堆女人的照片屁颠屁颠的冲上去,是嫌命太长了还是怎么滴。

    他又不是傻,这时候往枪口上撞,再者,他要是真的这么干了,那个丫头回来也不会放过他的。

    这种拉仇恨的事情,绝对不能去做。

    “那个女人不是走了吗?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厉安诺不以为然的开口。

    她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儿,反正找更加漂亮的女人,总是没有错的。

    “我看你是真的傻了吧,懒得跟你多说,倾城啊,咱们到后头摘杏儿去。”W拉起厉倾城。

    “你自己去吧,我们要回去了。”厉安诺将厉倾城拽过来。

    “待会儿我送她回去,你给我松开手。”

    “倾城下午还有事儿呢,没空陪你瞎逛。”

    厉倾城就跟麻袋一样,被两人扯过来扯过去。

    “放手,你这个老巫婆!”

    “你个死变态,你才应该放手!”

    “你个土鸡!”

    “你个土鸭!”

    “老寡妇!”

    “死处男!”

    莫凌原本想着过来摘两个桃子,结果还没走过来就听到两人的争吵声,他默默低头往后转回去,这时候,还是不要过去的好。

    ……

    两个女人在房间里头睡了一天,完全没有吃晚餐,醒过来叫了酒店服务,送上来的饭菜色香味俱全,对于已经连续吃了两天泡面的苏西西来说,简直就是天堂。

    于宁咬着青菜,看着苏西西狼吞虎咽的样子,“你就不能吃的斯文一点,不知道的以为你饿了多少天了?”

    “你不懂我的痛!”苏西西煞有其事的说了句。

    于宁动着筷子,吃相斯文,“我不想懂,我只知道,你再这么吃下去,会呛死。”

    “咳咳……咳咳……”

    苏西西捂着嘴咳的满脸通红,明显的呛到了。

    于宁给她拍着背,递了杯水过去,“就告诉你吃慢点了。”

    “你可真是……乌鸦嘴……”苏西西顺了口气骂道。

    “时间快到了,还不吃快点。”于宁说着将手机递过去,屏幕上的时间显示,十一点四十五分。

    “嗯嗯……”苏西西着急忙慌的喝下两口汤,摸着嘴往身后的电脑扑去。

    按照中午计划好的,苏西西老样子,将邮件发了过去,那边几乎是一分钟之后就拨过来电话。

    于宁拿起手机,带上变声器,苏西西手指在键盘上敲打之后,比了个OK的手势,手机接通。

    那边传过来一个带着兴奋的男声,“请问是鬼凤吗?我是暗夜会场的负责人,布莱尔!”

    于宁张口,明显变声过的声音穿过去,“时间地点已经告诉你了,记住我的话,一旦在十五分钟之内,所有的拍卖品到不了你们会场内的话,就会立刻爆炸,这不是闹着玩的。”

    那头的男人急忙点头,“知道,我们知道,能够接到鬼凤的委托,是我们的荣幸,您放心,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到了会场之后,我会给你电话。”

    通讯中断,那头的男人听着这边的忙音,赶忙通知早就已经组装好了的运输队出发,这些人都是会场里头的精英人员,每人都是顶级的存在。

    放下耳机,苏西西开口,“真的有讯号在追踪我们。”

    “他们不傻,知道在找鬼凤的人不少,怎么可能不想分一杯羹呢。”

    大概过了五分钟的样子,苏西西电脑屏幕上原本禁止不动的两人的车子,周围开始出现一堆一堆的黑衣人。

    她们早就将放着军火的车子开到了会场附近的公园里头,此刻那些人正在挪动脚步靠近。

    苏西西按下键盘,车子的后备箱缓缓打开,露出里头四个箱子。

    有人赶忙上前将箱子提下来,周围的人都仰头警惕的看着四周,也许是在找监控摄像头,也许是单纯的警惕。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那些人拎着箱子迅速上车,发动引擎离开。

    画面跳转会场后门,东南角的地方,两排车子停下之后,其余的人围着那四只箱子,警惕的保护着重要的箱子往房子里头去。

    布莱尔接到箱子的时候,几乎是热泪盈眶,这可是鬼凤的作品,多少人追求的对象,新作居然率先让他看到了。

    与此同时,他口袋里头的手机响起来,依旧是那个变声器。

    “注意点,口水不要掉在箱子上了。”

    布莱尔尴尬的笑了笑,“接下来要做什么,鬼凤大人?”

    “你右手边的箱子,打开它,密码2569。”

    布莱尔赶忙伸手打开,里头堆着一堆的,黑色夹子,很小巧的黑色夹子,数量很多。

    他拿起一个仔细揣摩,这是什么东西。

    “安排明天,你所有的人,全部在身上带着这个夹子。”

    布莱尔一顿,这是为了怕他倒戈,而做出的防备吗,还真是心思深沉。

    “好的。”

    “你记住,明天开始之后,我的人会去到控制室,周围的安保全部交给你,拍卖会成功结束之后,你会得到你的酬劳,还有你日思夜想的荣誉。”

    布莱尔点头,听得认真。

    “但是……”那边的人话锋一转,“如果一旦我发现你们有任何的不轨,我保证,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于宁将耳机扔到桌上,放下手机,就算做了这么多铺垫,她还是没什么信心。

    这次千夜和厉冥熠亲自过来,就已经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这两个男人是肯定会安排跟她见一面的。

    先礼后兵,礼已经过了好多次了,那么接下来,就应该是兵了,不说千夜,就单说厉冥熠那样的男人,态度也是绝无仅有的强硬。

    手段粗暴也好,自然是不择手段,不顾后果。

    “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苏西西看着电脑屏幕开口。

    于宁想了想,“睡觉。”

    养精蓄锐,才能够有最好的精神去面对明天的情况。

    “你重点搜索一下,千家和厉家的动作。”

    其他人于宁还有信心,但是对于厉冥熠,那个看上去无所不知的男人,她真的没有信心。

    “千家已经在会场周围安插了十个人,身手看上去不错,如果不是他们身上的通讯设备,我也觉察不出来。”

    千夜的动作很快,安排也很周密。

    “那么厉家呢?”

    苏西西若有所思的开口,“你男人暂时还没有动作,也有可能是有动作了,我没觉察到。”

    于宁笑了笑,转身进入浴室。

    苏西西嘴角抽搐,合上电脑。

    这个女人嘴角的笑意能不能不要那么骄傲,那么的自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