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57章 迷宫游戏
    通员会所门口,安保严明,门口两盏路灯照亮门口的景象,会所旁边就是一片树林,连接着对面的公园,在夜风中,能够听到树叶沙沙的响动声。

    地上摇曳的树荫浮动,林子里头黑洞洞的,带着几分阴森之感,沿途路过的人都打了冷噤,笼着衣服往前走。

    而此刻,原本应该寂静无比的林子里头,此刻却是暗影浮动。

    两拨人分别在林子南北两面,互相不碰头,但是都带着相同的目的。

    他们身上穿着暗黑色的衣服,能够更好的隐匿在夜色中,和原本就宁静黑暗的树林融为一体。

    在苏西西的通讯结束不过两分钟的时间,那边就再也没有能够连接上,于宁原本就悬着的心,更加紧做一团。

    就是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她们才会这么合作这么久,盯着鬼凤的眼睛不知道有多少双,如果不是苏西西一直操控系统,隐藏了所有她们的信息,而于宁则在场内周旋,恐怕鬼凤这个人,早就出事了。

    苏西西那里她倒是并不担心,她还能够抽空通知,而不是直接断了联络的话,那么就说明问题不大。

    她现在担心的是,对方完全攻占了整个系统,那么她的行动就完全暴露在别人眼中,虽然身份还没有暴露,还是需要仔细谋划。

    也不知道到底是哪边的人下的手,会挑在这样一个时间点,精准的算计了她们的行动。

    于宁沿着二楼走廊行动,去到走廊尽头的窗户那里,她看到了外头的树林,这片林子很大,如果能够沿着这里下去的话,就能够离开这里,去到后头的控制室。

    她所在的位置,已经完全脱离了拍卖会场的位置,在整个会所的另外一面。

    准备沿着窗户下去接应苏西西,于宁目测了距离,这个高度,跳下去轻而易举。

    还没等她下去,就看到下头阴森的树林里头,摇曳的树木之下,有一闪而过晃动的暗影。

    几乎不用查看,于宁就已经能够确定,树林里面有人,并且数量还不少,她是不是应该绝对荣幸。

    无论下面是谁的人,能够这么大手笔的为了抓她而来,真是耗费了不少的心神。

    于宁几乎已经能够确定,瓮中捉鳖,引蛇出洞,能够毫无动静的让人ko苏西西,这样的洞察力和战斗力,这场戏的主导者,就是厉冥熠。

    她明白那个男人的脾性,为什么他一开始没有来直接找鬼凤,或是直接面对面。

    那个男人从来都是目中无人的,单凭鬼凤的名号,在他眼中,不值一提,既然他选择了见她,那么自然会按照自己的方式来,鬼凤有没有这个能力,在厉家的重重围剿之下,去到他面前。

    她几乎可以肯定,厉冥熠的人,不会手下留情,而她要面对的,除了厉家的人,还有下头藏在林子里头,不知道到底是哪边的人。

    这局面,还真的是她从来没想过的。

    而她也不能就这么出去,她可以肯定,一旦她跑出大门,肯定会被重重包围起来。

    二楼角落里头,于宁靠在墙边无奈,这都什么破事儿,要真是跑不出去了,她还不如去找厉冥熠。

    但是现在的情况,他们并不适合见面。

    跟于宁纠结的情况不同的是,会所最后方的控制室里头,苏西西在断掉跟于宁的通讯之后,紧急将手上的电脑关闭。

    对方能够这么悄无声息的就进了她的系统,只说明了一个问题,在她来到这里之前,这里的系统内部就被植入了程序,对方能力很强,几乎是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

    而这里的位置,只有会所的经理人,在开始至少,苏西西就已经在这里定下了监控,对方想要完全躲开她的监控,避开她的视线进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只有一个解释,布莱尔出卖了她们,并且不知道是对哪家出卖。

    在挑选举办的场地时,苏西西会格外注意,一般选择的都是白道上的生意人家,跟极道上没有任何攀扯的那种。

    没想到的是,居然被阴了一把。

    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的耳麦里头,传来声音。

    “哈喽,初次见面,请容许我自我介绍。”

    苏西西和于宁同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耳尖竖起来,听着那头的人说话。

    “我是安泽,晚上好。”

    苏西西心里头的火气蹭蹭的往上冒,几乎是同一时间,她差点没把手里头的电脑扔了出去,就是这个人入侵了她的系统。

    于宁在厉冥熠身边的时候,见过安泽,上席的手下,是跟莫寒和斯凌一样的存在,也是厉家北欧片区的负责人。

    还真的是可以确定了,这事儿,就是厉家的人做的。

    “没人想知道你是谁,你个躲在背后搞小动作的龟孙子!”苏西西按着耳麦嚎了一嗓子。

    她心里头自然是窝火的,莫名其妙就被人给阴了,还阴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啧啧啧,这位小姐,你的脾气可真得收敛一点,毕竟现在,你们可是在我的手心里头不是。”

    于宁动动变声器,改变了自己的声线,但是却没有变动的太厉害,变得沙哑而已。

    “你是谁,想做什么?”

    安泽两条腿交叠放在面前的桌上,扭开瓶子喝了口水,看着屏幕上两个穿着一致的女人,那两张面孔,自然铁定是假的。

    “没想到传说中的鬼凤,居然会是一个女人,不对,是两个女人。”

    “关你屁事。有事儿说事儿,没事你就给我躲好了,要是敢冒头出来,姑奶奶打的你满地找牙!”苏西西蹲在椅子上愤然出声。

    简直就是耻辱,她都多久,不对,是从来没被人这么阴过,这人简直就是来触摸她底线的,一点儿都不能忍。

    “在不服你现在也没有触底反弹的机会了。”安泽原本就是火爆脾气,要不是当家交代了,他绝对冲出去跟这女人决一死战。

    当家将这件事情交给了他来处理,整个会场里头,也是由着他折腾,目的只有一个,试试这鬼凤的能力到底如何。

    当家给了他十五分钟的时间,十五分钟之后,结果出来,他才会露面,而这段时间,当家自然是在大厅里头,享受拍卖会的乐趣。

    纵使盛名在外,但是厉家这样的人也不少,当家想要她加入,那么她就没得选择,但是加入之前,至少得测试一下,她的能力不是。

    “我们来玩一个游戏,不知道你们乐不乐意?”安泽将手上的空瓶子随意的扔出去,瓶子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之后稳稳当当的落进了对面的垃圾桶里头。

    “我们没兴趣,直接说你的目的。”于宁开口道。

    “没兴趣?你们现在可是没得选择,只能听我的。”

    “我听你大爷个铲铲!”

    安泽冷着脸,“我再最后说一次,你最好对我尊重一点。”

    这女人是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处境是吗,居然还敢不知死活的骂他。

    “我对小人没有尊重。”

    “你才是小人,你不也是蹲在电脑后头的缩头乌龟。”

    “我靠!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耳机里头一声接一声的对骂听得人耳朵疼,安泽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开始的时候,那股高冷的模样。

    于宁揉揉太阳穴,她忘记了,安泽的囧货属性,在厉冥熠那堆冷面阎王一样的手下之中,是一股清流,奇葩一样的存在。

    苏西西喘着气停下,这货简直就是奇葩界的一股泥石流啊。

    “不吵了,懒得跟你费口舌……”她口干的要命。

    安泽得意洋洋,“你是吵不过我!”

    苏西西喘着气坐在椅子上,“好了,算你赢。”

    安泽得意了一会之后回过神来,“不对!这不是重点!”

    于宁默,大哥,你现在才发现那不是重点。

    吵了这么长时间,有任何意思吗。

    “废话不多说,我不管你们两个里头谁是鬼凤,今晚上一个也跑不出去。”

    现在再来威胁已经没有任何用了好不好,那点害怕已经被你的二给赶跑了,一去不复返了。

    “你们两个所在的区域,是和拍卖会场分隔开的,中间采用复合式材料挡板隔离起来,坚硬无比,只能升降。”

    于宁皱眉,升降,这是怎么回事。

    “通俗一点来说呢,就是这里已经是一个迷宫区,所有的墙壁都是复合式材料所做出来的,每个五分钟升降一次,改变整个区域构造。”

    苏西西面色一愣,这货,还真的只会玩些阴谋诡计,迷宫游戏,想做什么。

    “你们所在的整个区域里头,按放了七只定时炸弹,时长十五分钟。”

    几乎是在安泽下一秒钟说出来的时候,于宁就能够猜到了。

    “鬼凤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但是我还是心存怀疑,所以需要验证一下,你们能否在短时间内,解决掉这些炸弹,有情提醒一下,在七个定时炸弹里头,有三个是W的作品,两个普通炸弹,一个最新型的炸弹。”

    苏西西抓着头发,“没人让你验证好不好。”

    “你闭嘴!否则我就把你关起来,关到死!”

    于宁将身后的小包包掏出来,她一般出门的时候身上都会带着简易的工具包,很小巧,也很实用,是为了以防万一。

    没想到今晚上真的用到了,她是应该高兴还是难过。

    “如果拆不了呢?”

    安泽笑了笑,“那个装置,启动之后,就无法停下。”

    很简单的一句话,已经说明了情况,一旦她们没有办法准确的解决掉那七个炸弹,就会毫不留情的爆炸。

    他们自然是不会受到波及的,死的只会是她跟苏西西。

    玩的挺狠的。

    “你大可直接从阳台上跳下去,但是别怪我提醒你,下头林子里头,千家的人虎视眈眈,我们的人也不少,到时候三方会战,你一个人,总不可能撕成两半不是,所以只有一个办法,不用我说,你懂。”安泽慢悠悠的提醒到。

    于宁看了看身后的情况,还真是掐准了她的死穴。

    两家人如果拼个你死我活,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对方带走,这种时候,只有一个手段。

    就是她死,这样的话,谁也得不到。

    所以于宁不敢保证,千夜那个出手狠辣的男人,会不会一枪打死她。

    “如果我们做到了呢。”于宁淡然出声。

    “那么恭喜你们,成功的过了第一关,我们当家会亲自跟你们谈,有关后续的事情。”

    苏西西咬着后槽牙,这个叫什么安泽的,记在她仇人名单里头了,这件事情,她记一辈子。

    以后肯定要在他电脑桌面上画乌龟,绝对要拍他裸照放到相亲论坛上去。

    “倒计时开始,两位小姐,拿出你们的实力来,让我看看,我这趟到底是不是白来。”

    “来吧,让我更兴奋一点吧!”

    话音刚落,于宁四周的墙壁开始变化,慢慢的往下降,地面上的卡槽被延伸出来的短板挡住,身后的被降下来的木板厚厚的挡住。

    四周的方位,俨然变了情况,与方才的走廊不同,直接变成了一个面积宽阔的房间。

    于宁往前一步,蹲在地上仔细查看,之后掏出包里头的感应器按在衣服上,这是她常常会戴在身上的。

    能够感应出来定时炸弹的存在,出任务的时候带上这个,能够多一重保护,于宁一直随身带着。

    这上面的两个跟天线一样的部分如果有剧烈的抖动,就说明了附近有定时炸弹带来的异样磁场。

    这一把赌的,就是心态,输了粉身碎骨,赢了也不一定能够全身而退。

    苏西西打开控制室的门跑出去,她面前白花花的一片,全部是升降板组成的区域。

    如果是简单的炸弹,她是没什么问题拆卸的,毕竟也跟于宁合作了那么久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但是安泽说的,那几个W的炸弹,还有新型的,她是真的抓瞎。

    能够做的就是把找到的定时炸弹带在身上,或者是记住方位,然后马不停蹄的跑去找于宁。

    她刚才很想喊一嗓子,你知道于宁是谁吗,要是炸死了她们两个,保证你们当家当一辈子的鳏夫好不好。

    但是她不敢,怕于宁掐死她。

    这感觉就跟绝地求生一样,如果她抱着一堆炸弹,却始终跟于宁错过的话,那她不是死的很惨。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一句话,苏西西现在算是相信的彻底。

    她盘腿坐在地上,打开电脑,安泽盯着屏幕上两个风格截然不同的女人,两人都在做不同的事情。

    但是有一样,就是她们的脸上,都没有惊慌失措,都是泰然自若,泰山蹦于前而面不改色。

    有意思,挺有意思的。

    苏西西动作迅速,出门的时候她给了于宁一个微型定位器,只要有那个定位器,她就能够找到于宁。

    电脑屏幕上开始放出来一副地图,两个闪烁的红点,距离的很远。

    于宁这边忙着找炸弹,很快耳朵里头传出来苏西西的声音,她一点儿也不意外,苏西西的能力不比安泽差,如果这次安泽不用手段的话,赢不了苏西西。

    “我过来找你。”

    “动作要快一点。”于宁回了句。

    手上捧着微型电脑,苏西西开始迅速往红点的方向跑去,五分钟升降板变动,那么她必须在变动之前,找到于宁。

    反正死不了,只要于宁在,她就死不了,况且,比这样还要艰难的场面她们都遇到过,没什么好怕的。

    安泽饶有兴致的看着屏幕上的情况,当家给他安排的这差事挺不错的,他很喜欢,见到鬼凤不说。

    还能够亲自主导这么有趣的游戏,这感觉,简直不要太爽了。

    “接下来的升降板,我看一下,一号降下,三号起来……”安泽低着头,对比屏幕上的情况决定升降的顺序。

    “要不要把她们俩完全隔开呢……”

    男人喃喃自语的声音在房间里头响起来。

    只要不出人命,怎么玩都不过分。

    与这边紧张的情况不一样的是,两栋相连的楼层里头,隔壁那栋,拍卖会场里头,气氛已经热络到了一定的程度。

    拍卖的枪支机械价格越来越高,一楼大厅里的人几乎没什么插口的机会,因为全场能够看到的,就是三号包厢和四号包厢的人在相互较劲。

    基本上开拍之后,所有的拍卖品都落入了楼上两家的口袋里头。

    他们眼红也没办法,财力拼不过楼上的人,着急也是没什么用的。

    “好的,拍卖会已经接近尾声了!现在我们还剩下的,有一支步枪,一支冲锋枪,还有一个最新型的定时炸弹,各位有喜欢的,就得赶快下手了!”

    主持人在台上说的热络。

    一楼的人泪目,他们下不了手啊。

    “接下来,冲锋枪D56型号,子弹口径45,起拍价1600万!”

    “40号,1650万!”

    “32号,1700万!”

    对于这些人来说,重要的不是那只枪,而是那只枪之后代表的意义,一旦拍下这把枪,那么是否发行出去,是收藏还是转卖,如果大批量生产,生产多少,是由他们决定。

    所以,这就足够让他们跃跃欲试。

    四号包厢里头,千夜盯着下头的情况,一双冰蓝的瞳孔如同幽深的海洋那样,清澈透明,带着无与伦比的魔力。

    飞鹰开门走进来,走到他面前,“首领,外头暂时没有消息传过来,也没有接受到任何异样的电磁波。”

    他们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在拍卖会结束的时候,鬼凤会有短暂的露面,但是以短视频的方式出现,感谢所有前来参加这次拍卖会的人员。

    而那短视频,不是提前录好的,是在会场里头实况转播的。

    这也是他们会带技术部门过来的原因,鬼凤身边有一个IT高手,这是他们查到的事情。

    千夜修长的手指在下巴上轻点,“厉家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

    两家包厢挨着,虽然有保密协议,但是能够跟他们争夺的,没有几家。

    就算有军方的人过来,他们也还是需要控制预算,不可能像他们这样,放肆抬价。

    所以旁边的包厢,肯定是厉冥熠无疑。

    “没有,厉家的人也跟安稳的呆在外头,一点动静都没有。”

    千夜眼眸微眯,湖蓝色的瞳孔里头幽暗清澈,“再去查,务必要在他们前头之前找到鬼凤。”

    厉家已经有了W这样的人才,还有多年日积月累下来积攒起来的机械制造团体,实力本来就雄厚,再让他们得到鬼凤,就更加难办。

    千夜刚才接触这块领域,自然是需要鬼凤这样实力强劲的人才加入。

    “还有,好好在查查,这地方的底细。”千夜仰头看了看四周。

    这地方,名号是W最大的地下暗场,却并不属于在W市蛰伏多年的沈家,这点就足够奇怪的。

    鬼凤选择的地方,基本以白道上的场子为主,别说避开厉家和千家,就连极道上的场地都很少使用的。

    这次选择了这么个地方,令人觉得奇怪。

    “是。”飞鹰应下之后出门。

    他其实也带着怀疑,莫寒和斯凌居然没有任何的动作,厉冥熠就那么胸有成竹。

    千夜看着桌上已空掉的一部分酒瓶子,伸手将,继续看着下头的人不断抬价,这场合也算是差不多了。

    W晃悠着进了三号包厢,他来到这儿就让厉倾城拉着去玩了,反正闲着无聊,他也就跟着去了,但是玩的太疯了,导致一向早起的男人今天破天荒的起不来。

    厉冥熠这人又不习惯等谁,时间到了,不见人自然也就走了,所以让人上去叫他起床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于是他就被扔在家里头了,好不容易过来了,这拍卖会也快结束了,从下头上来,他能够听得到不断抬价的声音,一堆土豪的聚会啊。

    进门的时候,明显的能够感觉到里头的氛围有点不对,W看了眼坐在沙发上气势沉重的男人,莫寒和斯凌,那两个小子,一个都不在。

    “怎样了,我听门口的人说,收获颇丰啊。”

    所以你为什么阴沉着脸不动,很吓人的。

    厉冥熠瞟了眼过来的W,不冷不热的回了句,“快结束了,来干什么?”

    要不是你不让人叫我,我至于现在才过来,真是一点爱都没有。

    “来看看啊,你不是说我是见不得人家比我厉害的吗。”

    所以来让你看看我有多么大度。

    他倒是一点都不拘谨的往厉冥熠对面一坐,透过玻璃看到下头的盛况,叹息了两声。

    “啧啧,早知道我当初也这么干,不知道能攒下多少小金库,这头脑好一点就是不错,年轻人懂得与时俱进啊。”W有些失望的说了句。

    厉冥熠没搭理他,厉家这些年也没亏待他,给他的酬金已经是天价了。

    莫寒率先推门进来,就看到早上起不来的老人正坐在他们当家的对面,侃侃而谈。

    注意到莫寒推门进来,男人转身看向他。

    莫名的有压力,莫寒硬着头皮开口,“我们追下去的时候,那位小姐已经不见了,在会所里头找了好几圈,也没能够见到人。”

    他们真的去的挺快的,但是没想到那人速度这么快,才不过几分钟,就不见了。

    厉冥熠蹙眉,捏着火机的手一紧。

    W眼神在两人之间游离,什么小姐,他错过了什么。

    感觉到当家身上的低气压,莫寒有些宽慰的开口,“其实当家,那个女人除了身形像小姐一点,其他的就完全不像的,况且那个私人收藏家的资料,也很清楚。”

    所以那应该不是小姐吧。

    虽然来的时候他们几人还在讨论,说小姐那么喜欢机械,鬼凤的发布会是肯定会去看看的,再加上小姐又是顶级特工,拿到一张邀请函不是那么难的事。

    结果没想到布莱尔拿到嘉宾名单的同一时刻发过来给他们的时候,上头一连串的人名,就是没有看到有夜媚的名字。

    W是什么人,比他们多活了这些年,自然也就有他的厉害之处,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八成是这变态看到了会场里头哪个跟夜媚像的小姑娘。

    就让莫凌下去抓人,结果扑了个空。

    拜托,既然那丫头已经决定了会暂时离开,那么就说明了短时间内应该会避开厉冥熠的,这男人,怎么一点都想不到呢。

    看着他身上的气势越来越抵,他绝对还是有必要帮一下莫寒不是。

    “咳……”W捂住嘴巴咳了声,“其实我说句明白话,你别生气哦。”

    厉冥熠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看到他看自己了,W慢悠悠的开口,“那丫头知道你的脾气,要是今晚上被你遇到了,你还能放人吗?那她的计划不就落空了,况且她老早就知道你会来,所以就算再怎么喜欢鬼凤,也比不上自由不是。”

    “自由……”厉冥熠口中喃喃低语,吐出这两个字。

    呆在他身边,真的就那么难熬吗。

    知道他误会了自己的说法,W赶忙开口,“那个啥,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反正……总之就是……那个……”

    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这两人的事情,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他跟着凑什么热闹,没事被喂的一嘴狗粮。

    厉冥熠自然知道他在说什么,也没再多想他相信她,只不过觉得,这小东西,真的太狠心了。

    哪怕只是远远的过来让他看一眼也好,如果她真的需要不被圈禁在他身边的自由,那么他会答应。

    不为其他,这段时间他受够了,他想触摸到她,想要轻吻她,想每天晚上抱着她入睡。

    如果他真的是那么强势不讲道理的人,早就用戒指把她抓回来了,也不用等到现在。

    他在等她回来,等她自己回来。

    莫寒看到男人听进去了,松了一口气,安排外头的人将方才拍下来的东西送进来。

    “这是方才拍下来的,你不是要看看吗?”他对着W示意道。

    W动动眼皮,还真的是难熬,慢悠悠的蹲在地上,查看这类机械的情况。

    “W先生慢慢看,有什么问题说出来,这边的人会记录的。”

    W蹲在地上,他这是什么命啊,就是来做苦工的。

    斯凌推开门走进来,径直对着那边的男人低头,“当家,安泽那边已经开始了,鬼凤二人,已经在圈套里头,安泽询问,是否需要将画面传过来。”

    地上的W动动耳朵,鬼凤被他们逮住了,落在安泽那个无良人的手里头,为他们默哀三分钟,再加上这男人又是那种全部授权的人,可想而知,会被安泽玩的多惨。

    沙发上的男人低头,揣摩着光滑的手环,自从他手上多了这东西之后,男人下意识的动作,就是这个。

    “不必了,告诉他十五分钟之后,将结果报上来。”

    斯凌点头,“是。”

    这安泽可算是玩的爽的了,当时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恨不得脸上的粉刺都出来了。

    “千家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包厢里头也安静的要命,不过飞鹰倒是外出跑了两次。”斯凌紧跟着开口。

    莫寒出声,“他们估计还在等着我们动手呢。”

    那些人完全想不到,他们现在已经是占据上风的人了,还在等着触底反弹,真是可笑。

    千夜想要得到鬼凤,基本已经算是不可能。

    “我提一句啊,你们这么玩人家,就不怕鬼凤宁愿死,也不跟你们合作?”W慢悠悠的开口。

    这要换作是他,就算死也不要跟厉家合作,他昨晚上看到安泽那些迷宫图的时候,恨不得马上去死。

    要是他被安泽这么玩儿,他保证,赔上后半生也要追杀他到死。

    更加别提合作的事儿了。

    “不会。”男人云淡风轻的开口。

    “为什么?”

    “除非他还想体验生不如死的感觉。”

    W嘴角抽动,这种来自王的蔑视是怎么回事,还有这种天下唯我独尊的蜜汁氛围,又是怎么说。

    人家也是有骨气的存在好不好。

    下头的拍卖接近尾声,除了步枪被下头的私人收藏家收入囊中以外,其他的都分别落入了厉家和千家的手上。

    主持人站在台上,今晚上赚的盆满钵满,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有笑容。

    “好了,今晚上的拍卖品到此已经全部结束,感谢各位来宾的积极参与,接下来,就是大家都等待的环节了!”

    台下掌声响动,最为激动的,就是私人收藏家,这些人喜爱藏品,更加尊重的是制作藏品的人。

    很多人为了鬼凤的惊鸿一瞥而等到现在。

    千夜看着下头的大屏幕,没有任何反应。

    “接下来,欢迎鬼凤的登场!”

    掌声雷动,响成一片。

    只不过,屏幕上依旧漆黑一片,没有任何动静反应。

    主持人显然也有些意外,再次热烈鼓掌之后,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首领。”身旁的人吃惊的叫了声。

    千夜眼眸微眯,看着下头的动静,一动不动。

    下头的人上台对着主持人的耳朵说了一句话,紧跟着主持人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鬼凤这次采用的不再是视屏,而是亲自来到了现场哦,大家掌声欢迎!”

    “啪啪啪……”

    一阵雷鸣一般的响声当中,从幕后走上台一个人,身材娇小,全身穿着阿拉伯人一样的黑色长袍罩住身体,头顶戴着帽子,嘴巴上的面罩遮挡住半边脸。

    见过的视屏的人都知道,鬼凤应该是个女人,但是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都会选择叫她先生。

    现在依旧不例外。

    接过主持人递过来的话筒,那人落落大方的站在台上,灯光打在她身上。

    “在此,我多谢在座的各位对于鬼凤的支持,也一样在以后,能够有更加多的合作机会,谢谢大家。”

    台下的人都饶有兴致的看着台上的人,他们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自然不会表现的太过激动无言。

    台上的人似乎沿袭了以往的高冷风格,说完那两句话之后,就下了台。

    W盯着下头的人,“你们找的人,还是一言难尽,这种时候,应该多点眼神交流的,演技太差。”

    莫寒瞪了他一眼,要什么演技,又不是情景喜剧。

    现在的局面已经明了,当家不仅要借此解决鬼凤的事情,还要给千家一个下马威,上次意大利的事情,他们还憋着一股气呢,这正好是一个机会,让他们看看厉害。

    飞鹰几乎是在台上的人下去的同时,就带着人追了上去,莫寒带着人跟在他们身后,两边人在后头的大厅里头追逐,互不相让。

    前头的女人似乎也感觉到身后有人追逐,健步如飞之后就直接跑起来了。

    一楼大厅里头的的人起身,稀稀拉拉的开始离场,清冷的门口开始变得热闹,只剩下包厢里头的人还顿坐不动。

    车子发动的声音不断响起,守在门口的保镖跟着自己的主人上车,一时之间,原本热闹的地方变得冷情。

    今天晚上,应当会有很精彩的故事发生,无论是对于千夜,还是苏西西于宁。

    ------题外话------

    呜呜,一个月九千全勤,终于做到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