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宾客散场,留下侍应生在打扫场地,楼上两个包厢里头不见人出来,他们只能默不作声的继续自己的工作。

    今晚上所有上班的人都会得到不少的奖金,所以熬到现在也是值得的。

    外头不断能够传来追逐的凌乱脚步声,时不时还能够听到几声枪响,对于在这样场合里头待惯了的人来说,已经是习以为常了,所以大厅里头的人都埋头苦干,丝毫不为所动。

    苏西西和于宁两人跟这边淡定的人不一样,不断奔跑在整个区域当中,迷宫游戏的特点就是,每个一段时间,整个区域会发生变动,而你不知道你走的这条路会不会是死胡同,如果是死路,而且尽头没有安装定时炸弹的话,那么就得重新退出来。

    五分钟更改一次,十五分钟的时长,意味着五分钟和十分钟的时候会有变动,一共变化两次。

    于宁蹲在地上,拔掉定时炸弹上的红线之后扔到一旁,白皙的手指上染了些灰尘而泛着黄色。

    安泽津津有味的看着蹲在地上利落拆开炸弹的女人,二十秒,那是W做出来的最新型的炸弹吧,市面上从来没有流通过。

    这女人二十秒解决了,有两把刷子。

    “现在还有五个,怎么办?”苏西西看着四周纯白的墙壁,这情况有些不妙啊。

    于宁动动脖子,看着腕上的手表,“两分钟之后,这里会开始变换。”

    洞察力,从来都是一个特工的必备因素,在安泽说话,开始游戏的时候,升降板第一次改变,于宁记下了,升降板并不会全部开始变化,但是她身边的板子是没有动的,全部升降完成,用了七秒钟的时间。

    这虽然是个劣势,但只要好好的利用,就能够成为优势,成为一个跳板。

    她覆在苏西西耳边窃窃私语,安泽听不到,也不想听。

    现在主场已经交给她们了,要怎么折腾是她们的事儿,能不能从这里离开,就看她们的造化了。

    苏西西点头,于宁的法子从来不会错。

    两人在过道里头蜿蜒奔跑了一段时间,于宁手上的探测器震动的越来越厉害,她拐了个弯,速度迅速,“这边。”

    苏西西紧跟跟着她离开,绕了一大圈之后,找到了墙角的黑色炸弹。

    “在这。”苏西西大喜过望。

    “先别动。”于宁制止了她要伸手去碰的动作。

    苏西西赶忙收回手,往后退了一步。

    “够狠的,这是双子炸弹。”于宁蹲在地上查看,很快得出结论。

    “双子炸弹?”

    “就跟双胞胎一样,信号相连,两个炸弹安装上磁铁,震动变化的频率一样,只能两个一起拆,否则的话,会爆炸。”

    这款炸弹,已经退出市场很多年了,现在国际上使用的,都是最新型的,几乎已经算是老款了。

    “两个?那还有一个在哪儿?”苏西西开始四下寻找,这个空间里头,完全没有另外一个黑色物体的存在。

    于宁伸手敲了敲板子,覆在板子上头,耳尖动了动,“在对面,准确的说是这面墙壁的另外一面,跟这个相连的。”

    “既然是磁铁的话,能不能等到升降板下去之后,它会自动合上呢?”

    “你跟我都没有办法保证这块板子会不会降下来,什么时候降下来,所以只能赌一把。”

    苏西西转了一圈之后回来,“对面四周全部被围起来,没有办法。”

    这材料如果只是普通的木头,她们还能够试一试能不能打破,但是这板子是复合材料,没有武器的话,要破坏基本是没什么可能性的。

    “赌一把,你听着,上头那人不会让我们死,所以这周围的板子,肯定会降下来一块,到那时候,你翻进去,听我的指令拆线。”于宁翻开包包,递了两把工具过来,一把钳子,一把剪线头用的。

    苏西西握着,“难不难?我万一要是出错了呢?”

    她了承受不起被炸成肉泥的样子。

    “不难,这东西只要找准了线,就能够拆下来。”

    苏西西点头,面色安静的盯着面前的墙壁,准备随时等待进去的机会。

    于宁蹲在地上,仔细的查看这边的炸弹,一共有五根线,不同的颜色,但联通的点相差无几,对于她来说,不是那么困难。

    在于宁仔细查看的时候,苏西西左边的位置,开始慢慢传来细微的声音,她咬着钳子跑过去就看到,白色的墙壁开始慢慢往下降,时间不等人,苏西西纵身一跃,两只手攀住落下来的墙壁,往前一跳,稳稳的落在了那边的空间里头。

    “它对面的墙升起来了,快点!”苏西西看着降下来的墙壁对面开始慢慢升起来的板子,相隔两秒的时间,一升一降,如果她不能够及时出去,就会有五分钟被困在这里头。

    这谁出的损招,简直就是不给她们留退路。

    “你左边第三根线是什么颜色!”于宁冷静开口。

    苏西西顺着数过去,“蓝色!”

    蓝色?

    于宁开始对比连接的口端,不能够只以颜色就下手,很容易会出事。

    “快点!”苏西西看着快完全下去的板子叫道。

    “先剪黄的,再剪蓝的!我数三二一,同时剪第一根线,跟着就是第二根!”

    “三……二……一……”

    几乎是于宁声音落地的同一时间,苏西西手上的钳子毫不犹豫的剪了下去。

    黄色的线剪断之后,计时器上的时间减了一半,苏西西咬唇,没有任何吃惊,她相信于宁的能力,一直很相信。

    “接下来是第二根。”

    “嗯。”

    “三……二……一”

    咔擦,两根蓝线同时断开。

    两边的计时同时停下,苏西西叼着钳子,踩着还没完全落下去的板子,直接跳上快升上来的板子,几乎是在快合上的时候,翻了出去。

    掉在地上喘着气的苏西西闭着眼,“幸好我苗条。”

    要是卡在那儿了,不就成肉饼了,幸好她也不算太胖。

    “没事吧。”于宁跑过来查看她的情况。

    苏西西摆摆手,“没什么,就是惊吓多一点。”

    于宁无奈轻笑,“好了,还没完呢。”

    “接下来呢。”苏西西站起来,伸手别上耳后的碎发。

    “走吧。”

    对于两人来说,拆炸弹算是没什么问题的,难的是怎么规划路线,难得是迷宫整个的布局,需要绕过所有的障碍,很困难。

    几乎下一秒钟,两人就跟开了挂一样,不断往前冲,于宁手上的探测器很好用,几乎是没有误差的存在。

    安泽目瞪口呆的盯着两个女人,这么厉害的,时间还没过半,就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平均每个炸弹的时间,都在十几秒,而那些普通炸弹,她几乎是看都不看一眼就直接下手将线剪断。

    很厉害,早知道这样,就应该带着W过来,两个人一起看的话,也有个伴儿不是。

    迷宫区隔壁,通员会所主会场内,两波人追赶的你死我活,莫凌带着人,刻意的慢了一步,跟在了飞鹰后头。

    很快那个穿着黑色罩袍的“鬼凤”就去到了会所大门口的位置,藏匿在森林里头的人一看到飞鹰出来,几乎是一瞬间就冲了出来,将她团团围住。

    而厉家的人则站在一边的位置,手上端着冲锋枪,两波人凶神恶煞的形成对峙的局面。

    “鬼凤小姐,我们首领想要见见你,请吧。”飞鹰走过去,冰冷出声。

    莫寒带着人围上去,“飞鹰,你不要太强人所难了,她想跟谁走是她的自由。”

    飞鹰身边的人掏出手枪,直直的对上了莫寒,而这边自然也是毫不畏惧的,两排枪口齐齐相对,倒是中间的人显得那么突兀。

    “凡事得分个先来后到不是吗。”飞鹰冷然出声。

    莫寒笑了笑,“这话,不适合你们,也不适合我们,在我们这样的世界里头,自然是谁更加强大,谁就有发言权,不是吗?”

    这话自然表明立场,要想从厉家手上抢人,自然是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的了,说白了,这人,不可能让你毫发无损的带回去。

    “那你是想要动手啰?”

    “废话别多说,直接来吧。”飞鹰毫不客气的抬起手枪。

    两人都是跟在自己主人身边的近身护卫,能力自然是强大的,当然脾气和扞卫主人尊严这点,是很相似的。

    所以一旦受到挑衅,怎么可能不应战。

    “别那么暴力,鬼凤还在这儿呢,打,我们肯定是谁也不怵谁,但是万一一个不小心跑了个流弹往她身上去了,你说说,这责任谁来负?”莫寒好心提醒道。

    原本站在原地的女人动了动,慢慢抬起头来,帽沿下一张美丽的脸蛋,动人魂魄。

    “我跟你们的斗争没什么兴趣,也不想有任何的牵扯,就这么说的话,你们应该明白了吧。”

    飞鹰冷笑,“我们首领要见你,由不得你拒绝。”

    “我不想知道你们的主人是谁,识相的,就放我离开这儿,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莫寒往前走了一步,“既然你哪边都不想去的话,就只有一个方法解决两边的争端,那就是,你死在这儿。”

    这算是一个彻底的威胁。

    “你倒是想的美,我告诉你,今天这人,我们千家要定了!”

    言下之意,你动她试试。

    这边的“鬼凤”眯眼,看了看莫寒,又在瞅瞅飞鹰,最后有些不确定的说出一句话,“是不是我选择你们其中一家就可以。”

    莫寒轻笑,“好啊,既然这样的话选择权在你手上。”

    飞鹰有些不解,他可是明白这个人的脾气的,怎么就一下子转了画风。

    “决定权,在我这儿!”莫寒紧跟着放出一句话。

    “鬼凤”往后退了两步,有些不屑,“狂妄自大,既然这样的话,我选你们家。”

    飞鹰自然是乐意看到这样的场合的,人家放话选择他们了,能够名正言顺的带人走,总比端着枪压着人走要好不是。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手底下见真章吧。”莫寒动动手腕,他身后的人不约而同的将子弹上膛,往前动了一步,黑洞洞的枪口直接逼近。

    “厉家这么做,似乎有些强人所难了,她已经说了,不愿意去你们那儿,怎么你听不懂吗,这要是传出去的话,不知道明天会闹出多大的流言蜚语来,你想好了吗?”飞鹰胸有成竹的开口,丝毫没有想如果这人没有选择他们的话,他们也会是这架势。

    气氛变得紧张起来,所有人都死盯着对方不动,握着枪的手紧了又紧,但却又都是面无表情的。

    “等一下,你们就这么打,也没什么意思,我还站在这,万一你们一个不小心杀了我,岂不是得不偿失。”那人突然开口,中断了空气中的火花四射。

    两人停下动作,死死地盯着她。

    “我知道你们的目的,既然是我的话,那么为了让我能够心甘情愿的为你们效力,除了给我选择权,我想应该给点决定权,我不会区别对待两家都一样,既然这样,不如让我分别见见你们的当家人,到时候我再说出决定,你们再打也不迟。”

    她中肯的提出意见,莫寒动动耳麦,像是听到那边的声音一样点点头。

    “好,我们答应。”

    飞鹰自然也是点头,只要让首领见到她,以后放不放人,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鬼凤”唇角轻勾,跟着飞鹰进门,路过莫寒身边的时候,两人对视一眼,很快转开视线。

    千夜坐在包厢里头,姿态慵懒的的躺在沙发上,两腿交叠放在茶几上,杵着下巴看着对面的人整理买来的东西。

    “首领,鬼凤到了。”飞鹰在门外敲门。

    千夜动动手指,站在门边的人拉开包厢门,飞鹰率先进来,紧跟着穿着黑袍的女人走进来,看到沙发上妖孽的男人时,眼中一愣,很快褪去震惊。

    “你就是鬼凤?”千夜杵着下巴,没有起身,慵懒的开口。

    女人点头,恭敬的开口,“见过千当家。”

    “不错,过来做吧,鬼凤小姐。”男人轻笑,指了指对面的沙发。

    她倒是没有扭捏,越过地上摆放的枪支,走过去优雅的在男人对面落座。

    “鬼凤小姐的东西很不错,果然,你这张脸,长的也是不错,很漂亮。”

    女人笑着点头,“谢谢千当家,您过奖了。”

    千夜动了动身子,指尖将一份文件推过来,“鬼凤小姐也明白了我们的诚意,是否愿意加入千家,这个,是详细的条件。”

    女人拿起来,认真的扫过上头的行列,完美的脖颈修长白皙,看上去很完美的女人。

    “千家很有诚意,也谢谢千当家的厚爱。”她将文件递过去。

    千夜抬头,刚才坐直身体,对面的女人原本拿着文件的手一松,一柄黑色手枪从袖口弹出来捏在她手上,黑洞洞的枪口直直的对着对面的男人。

    “不过,我接受不了。”

    包厢里头的男人迅速的掏出手枪,上前将女人围住。

    “放下枪,否则的话,你会被打成筛子!”飞鹰脸色阴沉,率先开口。

    “你们才应该放下枪吧,毕竟他比较重要不是吗?”女人毫不畏惧,面色凛冽。

    千夜懒懒的抬眼,薄唇轻勾,笑得妖孽放肆,“你的目的,是什么?”

    这女人,肯定不是鬼凤。

    “你的命。”女人阴狠开口,眼中淡然一片。

    “厉冥熠挺好的手段,偷龙转凤,到底是被他抢了先。”

    飞鹰闻言脸色一变,赶忙低头,“是属下失职,居然被骗了。”

    首领这么说的话,那么这女人就不是鬼凤,而是厉家的杀手。

    “现在知道,已经晚了,真正的鬼凤已经在我们手上了,至于你,千夜,今晚上就是你的死期!”女人说的决然。

    千夜动了动身子,脸上绽放出妖艳的笑意,如同罂粟花那样,带着致命的毒,却美的不可方物,女人眸子撞进了那双深蓝幽暗的瞳孔之中,长长的睫毛卷动,那双眸子里头,好像有万般魔力那样。

    女人还没来的及退出来,就被男人伸手,咔擦一声,捏断了细腻的脖子,几乎是一瞬间的事儿,女人连惨叫声都没有,就那么直接断了气。

    他抄起手边一杯冰水,慢条斯理的倒在手掌上清洗,方才一瞬间的狠辣,仿佛只是错觉而已。

    “当家,是飞鹰失职,请求处罚。”飞鹰单膝跪地,低着头开口。

    千夜拿起桌上的丝绸手帕擦干净修长的五指,那双手,依旧白皙如玉,美的不染纤尘。

    “罚肯定是少不了的,不过不是现在,去看看厉家到底在耍什么把戏。”

    保镖走过来想要将女人的尸体清理,手刚碰上她的背部,僵硬的不像皮肉,反倒是什么硬物一样。

    他赶忙将女人身上的罩袍往下撕裂,结果触及到的,是一个已经开始计时的定时炸弹。

    “首领!有炸弹!”

    飞鹰赶忙上前,就看到女人背上绑了一个已经开始计时的定时炸弹,数字显示,还有四分钟,但是他们却是无论如何都跑不出这个范围的。

    炸弹上传出来一阵男声,“千当家,这是我们当家让我送给你的礼物,你好好享用吧,既然来到这儿,你身边不会连一个能够拆炸弹的人都没有吧,友情提醒一下,一旦这个女人死亡,炸弹的时间会减半,爆破氛围是方圆一公里,你们能够跑出去吗?呵呵,祝你好运。”

    飞鹰面色一变,“首领,快走吧!我马上安排他们接应!”

    只要能够搭上直升飞机,就不算晚。

    千夜眼眸微眯,摊开手掌走到女人面前,低头睨着那串跳动的数字,“把你的匕首给我。”

    飞鹰大惊失色,“首领!使不得啊!”

    首领亲手拆炸弹,一旦出了什么事情,可怎么好啊,他们死不足惜,但是首领不一样。

    “你觉得,我像是短命的人吗?”千夜瞥了他一眼。

    飞鹰伸手,从左腿上掏出匕首,恭敬的递过去。

    千夜眉眼低敛,认真的看着那一堆乱糟糟的线,白皙的手指挑起其中一根,前头看了眼飞鹰,“你说这根怎么样?”

    飞鹰低头,“飞鹰不懂这些,全凭首领做主。”

    问他这些,他怎么可能会清楚,首领这不是为难人吗。

    千夜转动手上的匕首,精准的隔断那根线,紧跟着,原本还在三分钟跳动的数字,一下子变成了一分钟。

    “首领!”飞鹰大惊失色。

    “看样子错了呢。”千夜慢悠悠的说了句,再慢慢的挑起另外一根,“这根呢?”

    飞鹰做好准备,一旦爆炸,他们这些人都会毫不犹豫的护住首领。

    那根线断掉之后,数字停止波动,飞鹰刚想松一口气的时候,就看到它以绝对的速度再次倒减,速度比方才快了一倍。

    飞鹰近乎崩溃,差点没扛着首领跑出去,紧跟着就看到男人再次挑起第三根线,不慌不忙的隔断。

    这次的情况正常,已经动到九的数字停下来不动,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看样子,我还是命大不是。”千夜将手上的匕首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抛向飞鹰。

    他抬起手腕,在刀尖距离他心脏两厘米的时候握住刀柄。

    “首领,可以离开了吗?”

    这里的情况还是一个未知数,说不定已经被厉家包围起来了,早点离开,没什么坏处。

    迷宫区里头,于宁和苏西西在拆除了最后一个炸弹之后,两人坐在地上喘着气,太费体力了,不断的奔跑攀登,差点没累的哮喘。

    “累的我一点儿都不想动了。”苏西西靠在于宁肩膀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这都什么破事儿,头一次见这么招揽人的,真是绝了。

    “现在就累了,待会儿,会更累。”于宁面无表情的开口。

    苏西西这才想起来,赢了的话,就必须去见厉冥熠,于宁现在这情况,似乎有点不太适合。

    耳麦里没有再传出来声音,游戏结束了,那么正主也该露面了。

    “我们怎么办?”

    难不成真的要去见厉冥熠,一旦她们两个脸上的药水被清洗下来,厉冥熠一看到两人的脸,就知道了绝岛上的事情。

    两个老相识装作陌生人,再顺道骗了他,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容许欺骗,这不就是直接送上门,让人家砍脑袋吗。

    那个传说中冷面无情的男人,可能会放过于宁,但是绝对不可能会放过她,苏西西几乎已经可以预料到自己的未来了。

    她这是什么命啊。

    “走一步看一步吧。”于宁回了句,伸手捏捏眉心。

    她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到她遗漏在绝岛上实验室里头的炸弹。

    厉冥熠是太相信她了吧,所以将那东西带了过来。

    至少也不是太差,她还能够见到他,也不算那么糟糕,只不过是计划提前了一点而已,没什么。

    她怕的,是那个男人如果就此将她关在身边,怎么办。

    两人周围的升降板降下来,正前方的大门打开,安泽踩着稳重的步伐走进来,脸上的马丁靴踩在地上,两只手掌插在裤兜里头,身后跟进来两排黑衣人,动作迅速的将地上的两个女人围起来。

    苏西西抬头,语气轻蔑,“都这样了,把我们围起来,你也不用怕成这样吧,还真是个只会在背后耍阴招的胆小鬼。”

    就是这个男人,背后阴她,她保证肯定整死他。

    安泽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不过十分钟就解决了,比预期的十五分钟要短,这样的水平,加入厉家,够资格了。

    况且,对于鬼凤而言,她的才能已经是很难得的了。

    于宁单膝撑起,动作慵懒的靠着身后的墙壁,整个人完全放松的坐在地上。

    安泽这人,还真是每次都是无厘头的。

    安泽晃眼,这女人身上的气场十足,一点也不差,就算坐在地上身陷囫囵,居然还是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不容小觑。

    “既然你们赢了,那么就有了资格去见我们当家,跟我走吧。”

    苏西西眼眸微动,拍着屁股起身,“你是让我们去见你们当家,那么你们是厉家的人?”

    “自然。”

    “既然赢了,那么我们是不是能够有一点要求。”

    当家说过,可以适当的答应她们的要求,不过分的,都可以。

    “你说,能满足的,我们自然不会推脱。”

    于宁没有说话,闭着眼睛靠墙休息。

    “谢谢,我们可是充分的感受到了厉家的诚意,十分充足。”她咬着牙哼唧。

    安泽不以为然,强者有强者的生存之道,不容置喙。

    苏西西有板有眼的开口,“我们也不是那么失礼的人,忙活了一晚上,我肚子饿了,需要吃点宵夜,还有,要去见你们当家,是不是应该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去?”

    “怎么样,这个要求不过分吧。”苏西西眨着大眼睛开口。

    两人身上都是大汗淋漓,肯定是需要洗个澡换身衣服的,女人事情始终是要比男人多,也不是什么过份的要求。

    “自然不过分。”

    苏西西闻言,转头对着地上的女人使了个眼色,于宁挑眉,什么话都没说。

    距离会场不远的酒店里头,今晚上整栋酒店全部被包下来,只为一家服务。

    顶楼的总统套房里头,W悠闲的坐在沙发上,慢悠悠的品着香槟,他对面的位置,俊美的男人坐在沙发上,指间翻动一本看上去不薄的书籍。

    W偏头看了眼,是有关机械制作的,这男人什么时候爱上这个了。

    斯凌推开门走进来,将手上的电脑放到男人面前,“当家,会场那边没有动静,千家的人已经离开了,不过留下了这个。”

    视屏打开,屏幕上出现千夜那张妖孽俊脸,男人敞开胳膊坐在沙发上,面对镜头笑得妖孽。

    “厉当家,这次还真是被你摆了一道,不过时间还长,我们慢慢玩,我听说我亲爱的弟弟已经得到了你的帮助,这游戏,可真是越来越好玩了。”

    千夜冰蓝色的眼眸里头闪烁着嗜血的颜色,瓷骨一样的手指晃动着高脚杯里头的猩红的液体。

    “下次再见,希望到时候,能够好好跟你过过招。”

    他抬手,酒杯对着屏幕抬了抬。

    简短的几句话,千夜说的从容霸气,像是同老友叙旧那般。

    斯凌合上电脑,“当家,这千夜也是有本事,这样都没出事。”

    男人翻动书页,面色冷淡,“那么点小把戏就解决了他,那他也没什么脸面活着了。”

    斯凌轻笑,也是,千家的当家人,怎么可能不是厉害角色。

    W晃动着杯子摇头,这些人一天打打杀杀的,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就不能和谐点。

    “当家,安泽已经将鬼凤带回来了。”莫寒按下耳麦开口。

    W一下子放下酒杯坐起身来,满脸的兴奋,“在哪儿。”

    “在楼下,再过一会会带过来。”

    “安泽说两人只用了十分钟,就完成了考验,实力强劲。”莫寒紧跟着开口。

    “不错啊,厉害啊。”W夸奖道。

    莫寒和斯凌也是高兴的,他们追踪鬼凤已经很长时间了,如果不是做了很多工作准备,很难这么找到她。

    也算是结了厉家的一个空缺位置不是。

    厉冥熠翻着膝盖上的书,从始至终没有参与几人的谈话,浑身散发出清冷的氛围。

    ------题外话------

    这个月因为学业上的事情,依然会有点忙,可能无法保证九千的更新,但是绝对不会断更,大家放心吧,么么哒,希望大家理解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