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60章 小美人,好久不见
    酒店顶层,莹白的月光透过云层洒在地方,也落在顶层阳台上,纱幔飞扬,方才厉冥熠打开之后没有合上的阳台门敞开,不断往里头吹风。

    W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的安泽抓耳挠腮,他抓了把瓜子,“诺,吃吗?”

    安泽低头看了眼,“不用。”

    他现在可是没什么闲情逸致,还嗑瓜子,那人就那么直接从他眼皮子底下跑了,安泽心里头自然是不舒服的。

    “没事,也就几鞭子而已,疼过了也就算了。”W磕着瓜子开口。

    安泽没说话,他并不在意那点惩罚,错了就得受罚,这是整个厉家的规矩,当家交给他的任务被搞砸了,责任自然是百分之百在他这边的,没什么好抱怨的。

    他生气的是他不服,那人居然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他感觉受到了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你不是录了视频吗,拿过来我看看。”W招招手。

    安泽走过去,将他带过来的电脑打开,原本视屏是要给当家看的,当家不乐意搭理,他也没办法。

    “自己看吧。”

    他还得联络追出去的人,看看有没有消息。

    W还没来得及打开视屏,房间门被推开,厉冥熠率先走进来,莫寒和斯凌紧随其后。

    看到男人,安泽颔首,“当家,是我的失职,请当家责罚。”

    厉冥熠没有搭理他,男人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样子,嘴角上扬,整个五官变得柔和,在看到W摆动电脑打开视频的时候,他两步跨过去落座,将屏幕转向自己的方向。

    安泽满头的问号,当家这是怎么了?

    莫寒凑到他的耳边,窃窃私语的说了两句话,安泽脸上的表情由疑惑变成震惊,他眼睛瞪大,跟铜铃一样炯炯有神的看着莫寒。

    “你,你说的是真的?!”

    小姐就是鬼凤,所以当家才没有罚他,也没有搭理他的。

    重点是,小姐居然是鬼凤!

    “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安泽不确定的再问了句。

    这边的动静吸引到W,他抬头看着靠近门边的位置,三个人凑在一起,脸上表情各异,安泽脸上震惊的表情更加显眼。

    这是怎么了。

    厉冥熠按下播放键,原本被安泽录下来的迷宫游戏的视屏开始播放,他一眼就看到了自己在会场里头看到的那张脸。

    男人指尖触碰到屏幕上的女人,轻笑出声,他没有认错人,那就是她。

    莫寒对着厉冥熠的方向努努嘴,“诺,看看当家你就应该知道那是真的。”

    当家的表情神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安泽看到当家这个动作,这就已经说明了一切,没错,那就是小姐啊。

    他要怎么办,迷宫里头的升降板是由他控制的,小姐也是被他抓到的,他脑海里赶忙回放,一再确定,小姐应该是没有受伤的。

    他欲哭无泪,小姐要是受伤了,当家问罪起来,这可要比把鬼凤放跑的罪名严重,早知道就不要揽下这个活儿了,都闹得什么事情啊。

    “那个,当家心情是好还是坏?”他颤着嗓音开口问道。

    莫寒抬头想了想,“应该是好的,你没看当家嘴角都是上扬的。”

    这说明了当家不会太凶残对不对。

    “能不能给我个小姐的电话?”

    “你要干什么?”莫寒皱眉,那只有当家知道。

    安泽欲哭无泪,“我现在去忏悔应该还来得及,否则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斯凌拍拍他的肩膀,“你自求多福吧,如果那视频里头小姐没磕着碰着,那你还有救,不然的话,唉……”

    泥煤,能不能不要话只说一半,很可恶。

    “你们三个眉飞色舞的在讲什么?”W没有被视屏吸引,倒是觉的对面的三个人表演的更加精彩。

    安泽凑过来,慢慢的走到自家当家面前,“当家,小姐表现的真的很不错,很厉害,你看看这儿,这是我已经准备退下去的断裂带,都被她抓住了。”

    拍马屁总是没有错的吧,先拍马屁。

    W好奇的顺着他的手看过去,不得不说,这安泽脸上的表情还真的是谄媚,有点讨好的意味在里头。

    厉冥熠盯着视屏上那两道身影不动,满脸的笑意。

    W也算是活了这么多年的人精了,怎么着也得看出点什么端倪,没有责怪安泽不说,还满面春风跟遇上什么好事儿一样,明明就没见到那丫头,再加上也没安排人去追回鬼凤。

    再结合起来这段时间他观察到的事情,还有安泽指着屏幕叫小姐。

    “这不会是那丫头吧!”W惊讶出声。

    安泽连忙点头,没错没错,咱们一样的惊讶,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我靠,厉冥熠你捡了个宝贝啊!”

    没想到那丫头那么厉害,简直省了厉家不少的事情,鬼凤就是夜媚,这惊讶程度简直不要太高。

    “所以她让默默过来,引起酒店的混乱之后离开了,啧啧,这头脑挺好用的。”

    W嘚啵嘚啵的说着,沙发上的男人没有答话,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还在跳跃的女人。

    “那这会儿人呢?还是不愿意见你?”

    安泽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当家没见到小姐,指不定心里头多不舒坦,他这么过来煽风点火的,万一一不小心当家火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他首当其冲会被当家折磨死。

    “哪里的话,你没看到在拍卖现场的时候,小姐为当家出气,跟千夜提价吗。”安泽急忙开口。

    “哦,有这么回事儿?”

    W摸着下巴,他去的玩,自然没看到这场面。

    “有的有的,几百万提到两千多万。”莫寒补了句。

    “当家,可以将追踪的人召回了吧。”

    安泽这才想起来,外头还跑着那么些人,万一一个不小心下手没轻没重的,伤了小姐怎么办。

    “让他们回来吧。”厉冥熠淡然出声。

    W看到他不想讨论这件事儿,也兴致缺缺,拉着拉着三人坐到一旁的茶水间里头开始聊天。

    下次在见到那丫头,绝对要让她好好跟自己解释。

    于宁收回手机,车子里头只有她一人,那边的河边树下,苏西西和千羽比肩而立,两人手上都拿着啤酒,应该是在讨论什么一样,苏西西神情蔑视。

    默默蹲在她膝盖上,暖暖的捂着她的腿,只不过这样的天气,很容易燥热。

    那两个人,自然是有很多话要说的,苏西西对于千羽,是嫌弃多一点,还是喜欢多一点,于宁分不清楚,而千羽,对于苏西西,是利用,还是单纯的友谊,于宁也不知道。

    恐怕只有苏西西才看的清楚。

    苏西西背靠护城河的围栏,盯着对面平静的河面,这条河的水很干净,并没有因为处在城区而变得污染不堪,反倒是被保护的很好,甚至能够看得到几尾小鱼在浅滩边游动。

    千羽动动手,“在绝岛的时候,你答应过我,只要我帮你,你就会待在我身边,你这算是言而无信吗?”

    “我也记得有人说过,帮他找到绝岛,就不会再缠着我,你这难道就不算言而无信?”苏西西将手里的空酒瓶扔进垃圾桶,毫不犹豫的反驳。

    千羽无奈,撑着围栏,两腿交叠,很轻松的站着,“我今晚上也算是帮了你吧,你就不想报答我?”

    “不想。”她果断拒绝。

    苏西西的能力很强,虽然为人有时候有点不靠谱,但的确是个人才,他现在身边就需要这样的人才,所以是绝对不可能将她放跑的。

    有的时候特殊手段总是要用的,否则的话,真的拿捏不住这些人才。

    “你真的,不想呆在我身边吗?”他抬头,精致的眉眼低敛,脸上满是失落之感。

    月光打在他身上,使他的眸光更加柔和,五官更加漂亮,也增加了他身上的无害。

    苏西西差点一口喷出来,这种受伤的感觉是怎么说,现在这人看上去就跟被抛弃的小狗一样的无助,可怜巴巴的。

    “你不要一副被抛弃的可怜相,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你了。”她赶忙开口。

    千羽深刻明白,这个女人,吃软不吃硬,她跟车上那个不一样,只要抓准了软肋,就很好控制。

    “你忘了在海上的时候,你答应过我,会帮我,不会离开我的。”他继续卖惨攻势。

    这苏西西对美男本来就没有什么免疫力,对于撒娇卖萌悲惨的美男,就更加是抵抗力为零,不然当初也不会救了被抓的千羽,也不会帮他去绝岛。

    所以只要千羽在努力一点,这事儿就基本成了。

    “我现在处境越来越艰难,虽然得到了厉家的帮助,但是千家的追击力道也加重了很多倍,所以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他转身,看着平静的河面,周身泛起孤寂的背影。

    苏西西心里头一软,想到了在海上的时候,他们彻夜长谈的事情,千羽提过他的梦想,也知道他的无奈。

    这人没准,真的很需要帮助。

    看到她的样子,千羽知道鱼儿快上钩了,继续加大攻击力道,“也许我真的是煞星,注定孤单一辈子,身边没有可信之人。”

    “好了好了,别演苦情剧了。”苏西西做了停止的手势,“要我帮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得过一段时间。”

    于宁这边的事情还是不清不楚的,她心里头也挂着,席家那样吃人不吐骨头的阴森地狱,于宁和青姨两个人,她还是有点不放心。

    “过段时间?”千羽疑惑,“为什么?”

    “我有我的事情要做,自然是需要把我的事情解决之后,才有资格帮别人,你不是留了电话吗,等到我有空了,回去找你的。”

    不管怎么样,她得等到青姨的记忆恢复,于宁在席家不受欺负,事情有一个好的开端之后再走。

    千羽想要的答案也得到了,自然是允的,“好,那等到你忙完手边的事情之后,再来找我,我等你。”

    协议就这么敲定,其实苏西西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会答应帮他,也许是跟他有相似的经历,又或许,是在某个冷风吹拂的夜里,她同他一块看海时候的那份悸动吧。

    于宁靠着后椅背闭目养神,外头那两人什么时候谈完事情,什么时候离开,她也看的去催。

    原本安静窝在她腿上的默默睁开眼睛,突然开始躁动,两只爪子抱着她的手臂,“喵呜!”

    于宁睁开眼睛,看着它烦躁的样子,“怎么了?”

    “喵呜!”

    默默会在有人靠近的时候惊蛰,按照它的表情来看,靠近的人,应该很多。

    “喂!快回来!”于宁打开车窗对着两人叫道。

    夜色下女人突兀的叫声显得格外尖锐,苏西西蹙眉,拉着千羽往回跑。

    “怎么了?”两人跑到车前。

    于宁盯着千羽,“你的人呢?”

    他出来不可能没有带保镖的,昨天她都在别墅前面看到了那么多的人。

    “应该马上就到。”

    他去救于宁和苏西西,自然是不能带着那些人去的,先不说那些是商家借给他的人,绝对没胆子跟厉冥熠作对,带着那些人,目标太大,不容易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

    “上车,后头来人了,人数不少,你最好祈祷是你的人来了。”

    闻言,两人赶忙拉开车门上去,于宁已经给厉冥熠打过电话了,那么后头的人应该不是厉家的,而她们两个没有以真实面孔见过人,道上追踪她们的人不多。

    相反的千羽本来就是个自带麻烦的人,过来的人如果不是他的人,那么就是冲着他过来的。

    千羽按下耳朵里的耳麦,听完那头的话之后,面色阴沉,“动作迅速。”

    “怎么回事儿?”苏西西问。

    “那不是我的人。”千羽冷着脸说。

    已经可以说明情况了,那些人,就是冲着千羽过来的,看默默的动作,那些人数量很多,动作迅速,不是什么善茬。

    “走!”

    千羽发动车子,还没等开出去,他们就被四面八方开过来的车子团团围住,无数道灯光打进来,刺眼无比,于宁伸手挡在额前,眯起眼想要看清楚车窗外头的情况。

    “靠,快瞎了!”苏西西不满的开口。

    千羽眯着眼,看着对面的车子,清一色的白车,如同暗夜幽灵一样,将他们团团围住。

    依稀间,于宁看到有一道修长健硕的身影下了车子,黑色风衣衣角摆动出嚣张的弧度。

    那人抬手,所有的灯光熄灭,四周只剩下皎洁的月光和一旁的路灯点亮一切,于宁睁大眼,这才看清楚,上头下来的人是谁。

    千夜,千羽的哥哥。

    苏西西显然也看到了,面上没再露出花痴的表情,那种有毒的帅哥,还是不要攀扯的好。

    “我亲爱的弟弟,你不应该下来跟我叙叙旧吗?”千夜脸上满是邪魅的笑容,薄唇说的漫不经心。

    周围车上已经下来一堆黑衣人将他们围住,从车窗内能够看到他们面无表情的模样。

    千羽解开安全带,苏西西赶忙伸手拉住他,“疯了吧你,他不会放过你的。”

    “没事儿,你们待在车上不要下来,很快他们就到了。”千羽捏捏她的手心,以后推开车门下车。

    苏西西着急的转身看着于宁,“怎么办?”

    于宁面色一凛,她现在脸上已经完全暴露,如果千夜过来,就会认出来她,那个有些变态的男人,不好打发,再加上她身边现在已经没有药水了。

    只能是看着那边的情况,希望千羽撑住了,等到他的人过来。

    “你打来抽屉,看看里头有没有手枪之类可以防身的武器?”

    苏西西往前,她的角度可以将对面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她不敢轻举妄动,小心翼翼的拉开几个抽屉。

    “没有。”苏西西回头,紧跟着想起什么一样的开口,“你看看,你的后座垫下头有没有东西?”

    她记得千羽无论出门去哪儿,车上都会带着武器,这车子的型号,坐垫下头是足够存放东西的。

    于宁往下,伸手进去摸了摸,很快触及到一只箱子,她费力的掏出来,放在脚上,正好被苏西西的坐垫遮盖住她的小动作。

    “手枪和冲锋枪,还有微型炸弹。”于宁挑了把手枪,悄无声息的递过去。

    “现在怎么办?”

    “等,看他们是想干什么,先不要轻举妄动。”

    她怕的,是千夜让她们下车以后,见到她这张脸,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更加怕,会波及到厉冥熠。

    千夜点了支薄荷烟,袅袅升起的白烟迷离了男人本就俊美无比的五官,他姿态慵懒,靠着车头,指间猩红的烟火闪闪发亮。

    “好久不见了,亲爱的弟弟。”

    飞鹰站在千夜身后,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千羽单手撑在裤兜里头,冷着脸看着对面的男人,“找我有事?”

    千夜白皙的手指掸了掸烟灰,“能有什么事儿,不就是跟你叙叙旧而已,最近过的怎么样?飞鹰给你送过去的礼物,喜欢吗?”

    想到前段时间收到的东西,千羽面色一凛,“还真是谢谢你的挂念了,我很喜欢。”

    “不客气,你车上那位小姐,不打算让我见见吗?”千夜看向对面的车子,副驾驶上能够清楚的看得到,一个女人坐在上头。

    如果猜的不错的话,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古剃口中,那个帮助千羽的人。

    “没必要,你要见得不是我吗。”千羽冷着脸开口。

    千夜绽放出妖艳的笑意,“这么紧张?你就不怕桑妮难过,毕竟她才是你心里头的宝贝不是?”

    千羽揣在裤兜里头的五指捏紧,面上看不出喜怒来。

    “还是让她下来吧,否则我不敢保证,那车子,还留得住。”千夜越过他看向车子。

    飞鹰明白他的意思,上前走过去,伸手拉开副驾驶,却发现车门锁着。

    苏西西冷眼,就看到飞鹰直接掏出手枪打在门锁上,顺利的拉开车门,“小姐,请你下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飞鹰看到了后座的于宁,他眼眸微愣,他见过那女人。

    是在意大利的时候,待在厉冥熠身边的女人。

    苏西西手上的枪往怀里头藏住,准备一脚踢开飞鹰的时候,就看到他拉开后车门,对着上头一脸冷淡的于宁开口,“还有你,也一起下来。”

    女人精致的眉眼动了动,拉开自己这边的车门。

    千夜不经意间一瞥,就看到那边过来的两个女人,那张妖娆清灵的小脸,他见过两次。

    “还是双重礼物,不错啊。”他意有所指的开口。

    于宁在千羽身边站定,抬眸看着千夜,“好久不见,千当家。”

    其实也不久,方才她还坑了他两千万。

    “小美人,我们俩可真是有缘分,这是第三次了。”

    “可是每次见到千当家,我都没留下什么好印象,就算是缘分,也是孽缘。”

    千夜仰头轻笑,“我就喜欢你这股劲儿,傲人的很。”

    从第一次见面,他就觉得这女人不平凡,一直到第二次在意大利见到她,才知道这女人,真的并非池中物。

    苏西西无语,这帅哥,长的不错,跟个变态似的,这话一句接一句的,听的人不舒服。

    “你们俩可以走了,她留下。”千夜盯着于宁开口。

    苏西西拽着千羽,“她跟你没什么关系,跟你千家也没什么过节,凭什么留下!”

    “她们跟这些事情没什么关系,别把女人扯进来。”千羽盯着千夜,丝毫不退步。

    “我没说跟她们有关系,不过是我感兴趣而已,我有了兴致的东西,自然是不会松手的。”千夜说着,白皙的手指上前,轻佻的挑起于宁的下巴,很是喜爱的样子。

    “帅哥,有的时候不能一厢情愿。”苏西西冷不丁的开口。

    这人明显是对她们家于宁有兴趣,但是千夜的变态程度,她听说过,也见识过,怎么可能依他的,把于宁扔在这。

    千夜一双桃花眼扫过苏西西,暗紫色的嘴唇勾起造孽的弧度,“小丫头,你在我这儿已经可以变成死人了,要试试吗?”

    单凭苏西西帮助千羽,他们在抓到几人的同时,就能够毫不留情的击毙她。

    苏西西抖了抖眼皮,长的这么好看,怎么就这么毒呢,千羽下意识的伸手将她往身后拉。

    “如何,你留下来,他们安全的离开,这买卖,划算吗?”

    千夜指尖微凉,刚要触碰到于宁,就被她一把拍开,“这事儿跟我没关系,你们千家的事儿,怎么闹,都牵扯不上我,我为什么要用我自己,去换他安全?”

    千夜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这女人不按常理出牌。

    就在场面僵持的时候,那边传来车子滚动的声音,很快一排黑色的车子将千夜的车队紧紧的包围起来,轮胎滑动地面扬起来的尘土浮动。

    车上下来一排的人,将他们团团围住。

    “看样子商家对你很不错,挺大的手笔砸在你身上的。”千夜扫过那些人,慵懒开口。

    “现在局势明朗,你想两败俱伤,还是息事宁人?”千羽开口。

    “你威胁我?你以为你有转动局势的把柄?”千夜轻笑出声。

    他的疯狂,道上是出了名的,怎么可能因为这么点变动,就息事宁人,那不是千夜的风格。

    血流成河,才是他的性子。

    两边的人僵持不动,不同的是他们还拿捏在千夜手上,现在的情况,自然是她们处于下风。

    “他没有,我有。”于宁淡然出声,紧跟着就看到她抬起手枪,直直的击千夜身后最远的一辆车子。

    不知道为什么,那车子应声而爆,冲出来的气流击中了那附近的人,火苗蹿的很高,照亮了四周。

    千夜挑眉,看着那边跑过来一只黑猫,蹲在于宁脚下。

    “你们的车上,已经被放了微型炸弹,如果短时间内不拆除的话,就会爆炸。”于宁慢悠悠的开口。

    飞鹰闻言,所有站在车子旁边的人开始转身寻找炸弹。

    “都别动!”于宁叫道。

    那些人停下动作,听话的站在原地不动。

    “那些炸弹,跟我手上的枪互相感应,一旦集中,就会引发爆炸,虽然面积和冲击力不大,但是这么多的车子,也够我刚好表演的了。”

    千夜看着她脚下的猫儿,“是它放的?”

    “没错。”

    “你别忘了,我们都在这儿,出了事儿,谁也跑不了。”千夜提醒道。

    于宁满不在乎,“我不喜欢受制于人,与其被威胁,还不如自己找出路,所有车子一起爆炸之后,我们就看看,谁的命大,能够过的过今晚。”

    苏西西满脸的崇拜,她以前就知道于宁临危不惧,软硬不吃,遇强则强,威胁她,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这次,居然能够这么快就想到解决方法,好帅。

    千夜上前一步,看着她,笑得魅惑无比,“能跟你死在一起,也不错。”

    “好啊。”于宁一口应下,瞄准最边缘的白色车子开枪。

    “砰!”炸裂声响起,原本围在那周围的人看到她抬枪的那一刻就直接往两边跑来。

    再次燃烧起来的车子,四周火亮。

    千夜看到女人眼中毫不犹豫的样子,舌尖舔过唇角,“你挺对我胃口的。”

    飞鹰一看这情况,自然知道于宁不是闹着玩的,只能硬着头皮上前,“首领,是否应该撤退。”

    于宁曾经听过有关千夜的传闻,他父亲死在他面前,这人面无表情,从来不会被威胁,也从来不惧生死。

    这个男人阴诡狠辣,同厉冥熠的可怕,是两个极端。

    这其实不过,就是在赌,在赌千夜身边的人会不会沉不住气,千夜这样的人,什么场面没有见过,自然不会就这么怯场。

    只不过不同的是,千夜心里头有计较,他不是一个鲁莽的人,自然知道孰轻孰重,分的清楚状况,跟他们死在一起,值不值得,千家那样的人家,飞鹰也不会眼睁睁看着男人跟他们做这样的争斗。

    “我劝你还是走吧,再耽误下去,于你于我,都没有什么好处,况且把女人扯进来,不是什么好事,机会多的是,你放心,我不会放过你的。”千羽说道。

    “呵呵……”千夜轻笑,“反正今晚上,也只不过是来看看你而已,既然不欢迎,我也不用再待着。”

    苏西西盯着对面的千夜,这男人,身上那股子气势很不一样,同她见过的厉冥熠是截然不同的,如同暗夜里头的魔鬼一样。

    “啧啧啧,我挺舍不得你的,小美人。”千夜往前跨了一步,“以后我们还有机会见面,我很期待下次见面。”

    他紧跟着往前,低下头,在女人额头上落下淡入羽毛一样的吻。

    “再见,小美人。”

    千夜转身离开,在上车之际,他偏头看向千羽,“我亲爱的弟弟,忘了告诉你了,如果要动手的话,我希望你能够厉害一点,不要跟挠痒痒一样,让我提不起兴趣来。”

    千羽抬眸,嘴角荡开放肆的笑意,“你放心,绝对让你很兴奋。”

    白色的车子退去,苏西西松了口气,这对变态兄弟,真的是奇葩。

    于宁回过神来,抬手擦了擦额头,她方才不过一瞬间的事情,就落入了千夜的眼中,什么都做不了,如同沉沦一样,动弹不得。

    那双眼睛,她已经陷进去两次了,真是奇了怪了。

    “你身上不是没有这款炸弹了吗?”苏西西上前问道。

    明明出门的时候于宁身上的小包包里头就只有两个的。

    “只有两枚,好在成功的将他们骗过去了。”于宁松了口气。

    “这样啊,也幸亏你机智。”

    于宁忽然有点可怜千羽,他这个人,不像千夜那样接触过那么多的黑暗面,为人处世能够看的出来他身上的稚嫩和洒脱。

    跟千夜斗,胜算基本为零。

    那样的男人,如同疯子一样,怎么可能比的过。

    “走吧。”千羽往车子走去。

    苏西西看着他的背影,想起来她搜集到的资料,千家两兄弟,同父异母,但手足之情深厚,从小一起长大,亲过一母同胞。

    也许,他心里头还是对千夜抱有幻想的吧,否则也不会在面对千夜的时候,那么力不从心。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