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几乎是敲定了艾鹏帮忙之后,于宁在房间里头等着,这里的夜色来的很慢,两人也有时间在准备。

    出了基地都是一望无际的沙漠,两人要走出去,如果没有认识;路的人带路的话,很容易就会迷失在这片沙漠中。

    所以无论这个少年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帮她,有一个向导,始终是好的。

    至于ER基地的那些内斗,她基本上是没什么知道的兴趣,同她没什么关系的事情,于宁向来是不在乎的。

    艾鹏蹲在菲利斯的尸体前,伸手将盖在他头上的衣服拉开,就看到男人死不瞑目的样子,眉眼瞪大,瞳孔里头已经找不到焦距。

    将衣服扔回他的脸上,艾鹏走过来,盯着外头慢慢暗下来的天色。

    “我去准备点东西,十分钟之后你从这上头下来,我在最前面的红色楼房那里等你。”艾鹏开口道。

    于宁点头,看着少年再次爬出去,她打开房间里头的柜子,里面没放多少东西,手指掠过柜子里的衣服,最后于宁选了套迷彩军服换上。

    这套军服的尺寸不大,一看就知道不是菲利斯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柜子里头会有其他人的军服,于宁也没想太多,动手将衣服换上。

    毕竟是男人的军服,她穿着始终有点大,于宁蹲下来将宽松的裤腿绑起来,用匕首你给皮带增加了两个孔之后勉强稳当的穿在身上。

    将帽子扣在头上,她掏出被自己藏在身上的手机卡,也不知道苏西西到哪儿了。

    脸上的药水已经差不多快到时间了,现在菲利斯死了,ER的人还不知道他们抓到的不是真正的厉倾城,现在盯着这张脸出去,也并不是那么好的办法。

    这毕竟是男人的房间,也没有其他的化妆品之类的,于宁洗掉药水之后就在找什么东西能够挡住她的脸,她自己这张脸要比方才那张,还要危险。

    在这样一个武力决定一切的地方,女人的存在代表着什么,于宁清清楚楚。

    整个房间里头都找遍了,没有任何能够往脸上涂抹的东西,她咬牙将帽子戴上,帽檐往下拉,将手枪和匕首扣在腰间之后打开窗户,纵身一跃。

    因为是在自己的基地里头,这些人的警惕性也没那么强,两个基地已经被毁掉了,还能够这么悠闲,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对于这片区,太自信了。

    艾鹏在整个基地里头属于存在感很低的人,因为不服菲利斯,但是又舍不得离开,所以从来不参与菲利斯的很多决定。

    除了卡沙之外,他从来不听别人的命令。

    准备的差不多之后,他到车库提车,看守的人一看到他就露出白牙。

    “今天又想去哪儿啊?”

    艾鹏扭开吉普车的开关,拉开车门坐上去,面色如常,看不出异样,“出去转转。”

    这人也是了解艾鹏性子的,一块儿在基地长大的,都将他当做亲弟弟,对于他三天两头就出门的行为见怪不怪。

    “你可小心点,这两天不太平,卡沙吩咐了,让我看着你,不许你出门乱跑。”男人往前一跨,伸手将钥匙拔下来。

    厉家来势汹汹,菲利斯这次是真的做出了绝对错误的决定,现在他们还是尽量少外出活动。

    这片沙漠被称为魔鬼之地,日出日落之间方向变化迷离,流沙和海市蜃楼成为这里的天然屏障。

    一旦起了沙城暴,他们这些在这儿生存一二十年的人都会迷失方向,别说其他人了。

    一旦起了沙城暴,他们这些在这儿生存一二十年的人都会迷失方向,别说其他人了。

    待在这里,是现在最好的做法,至少厉家的人还没有这么快就到这儿来。

    艾鹏夺回钥匙,“没事,我就是出去转转,很快就回来了。”

    “这天都快黑了,这会出去不安全?”

    “我在这待了这么多年,会出什么问题,瞎操心。”

    艾鹏没再说话,发动车子开出车库,身后的人无奈摇头,他就说了他拦不住这小子的。

    不过现在情况应该也不是那么恶劣,随他去吧。

    艾鹏将车子停在西边,不经意间扫过后面那栋楼,也不知道那人下来没有。

    在他发呆的时候,一个穿着迷彩军服的人打开副驾驶坐进去,男人帽檐压得很低,能够看得到露出的白皙精致的下巴。

    “你,谁啊?”艾鹏偏头看着她。

    于宁抬头,那张妖艳的脸暴露在空气中,“才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你就忘记了我是谁了?”

    这声音,好熟悉。

    艾鹏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开口,“你,你,你是那个厉倾城?”

    总是顶着厉倾城的名号也不是个事儿,毕竟对那丫头的名声不太好。

    “我不是厉倾城,那些人太蠢,带错了人自己都不知道。”

    艾鹏惊讶的嘴巴都没合拢,这变脸变得太快了吧,而且这女人的这张脸,要比方才那张更具杀伤力。

    “那,那你叫什么名字?”

    于宁没再搭理他,看着前方巡逻的人将头低下,“你确定要在这里讨论这个问题?”

    反应过来的男孩急忙开口,“不好意思。”

    趁着天色还没完全暗下去就出门是最好的,否则一旦黑下去,就会被门口的人怀疑。

    车子发动,笔直的越过整个基地,门口持枪巡逻的人看到车子过来,招手示意停下。

    “这个时间了你还要出去,你是不是真的想让卡沙好好收拾你?”门口的人一本正经的看着驾驶座上的艾鹏。

    紧跟着他注意到副驾驶上的于宁,基地里头的人他们都是认识的,怎么这人,感觉没见过一样。

    “这是谁?怎么没见过?”

    说着他越到副驾驶边,车子的顶棚是完全敞开的,所以能够看得到于宁,这人身材瘦小,往下压的帽沿挡住了半张脸。

    露出来的那张脸,白皙的几乎透明。

    这里除了几个白人和黑人之外,所有人的肤色都是健康的麦色,这人,白的这么不正常。

    “我就是到附近转转而已,到附近的绿洲那边,马上就回来。”

    艾鹏有些紧张的看着他,生怕他看出来于宁的不对劲,毕竟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有些紧张也是可以理解的。

    男人似乎对这个少年没什么警惕心,毕竟也是从小看到大的弟弟,他是不会做出损害基地的事情的。

    “去绿洲?今晚上可能会有沙尘暴,你还是不要出去了吧。”

    艾鹏笑了笑,下巴僵硬,“心里头烦,想去走走,我很快就回来。”

    “等等,你身边这人,好像没见过啊?”

    艾鹏想了想,将脑海里头已经想好的说辞讲出来,“这是我刚认识的朋友,从萨拉来的,是那边基地里头的新成员,我早上带他来这边看看。”

    那人想了想,视线疑惑的在于宁身上扫过,他早上没有值班,自然是看不到艾鹏带人回来的。

    “这小兄弟,看上去白白嫩嫩的,长的真像个女人。”

    艾鹏咳了声,“你别乱说,我先走了。”

    男人打开栅栏,对着他说,“早点回来,不然卡沙发火你就惨了。”

    他们还得准备明天送那个女人到Y国的事宜,这段时间基地必须保持一级戒备,也只有艾鹏这个没心没肺的人才会这么清闲。

    车子开出去,扫出一地的黄灰,于宁坐在抬高帽子,看着熟练驾驶车辆的少年,这地方的孩子,自然是什么都会的。

    “你要去哪儿?”他看了眼副驾驶上的于宁问道。

    “到附近的城镇去。”

    只要去到人多的地方,就能够又离开的办法。

    “对了,你身上有没有通讯设备?手机之类的东西?”

    艾鹏惊讶的看了眼她,“我以为你应该明白的,这地方是无信号输出的地方,手机根本不可能接受到信号。”

    于宁看着车窗外无边无际的沙漠,不远处浑圆的太阳已经开始往下落,她撑住脑袋,太阳穴突突的跳动。

    的确,这样的地方,没有信号塔之类的东西,自然是用不了手机的。

    那么意味着她身上的手机卡只能依靠苏西西植入的定位程序。

    但是就算有定位,进了这地方,要穿越沙漠,也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

    “你们基地联络的通讯设备呢?”

    “联络设备是很笨重的,我们每个人身上带的都是无线电,超出一段距离就用不了了。”他将车上的无线电耳机扔出来给于宁。

    “距离这里最近的城镇也有三个小时的车程,再加上马上可能会有沙尘暴,我们得加快速度,找到避沙的地方才行。”

    于宁动动手指,不知道什么时候那边的人会发现菲利斯已经死了,到时候基地里的人肯定会开始追踪她。

    “要喝水吗?”他拿了瓶水递过来。

    “谢谢。”扭开瓶盖喝了口水以后,于宁盯着认真开车的少年,“他们也不是傻子,发现菲利斯的尸体之后肯定就是一级戒备,找出已经逃掉的我,估计很快就会查到你这里来,将我送走之后,你打算去哪儿?”

    艾鹏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眼神坚毅,“回基地。”

    于宁盯着少年,她没听错吧,他要回去?

    这样的组织里头对于到了错误的人,从来都不会手软,就算菲利斯有多么糟糕,他能够坐上这个位置,组织里面他的追随者肯定是不会少的。

    艾鹏这么回去,必死无疑。

    “他们很可能会动手杀了你,还要回去吗?”

    艾鹏注视远方,目光深沉,“无论如何,我都会回去,我这辈子不会离开那里。”

    于宁耸耸肩,既然他要送死,自己也没办法,这件事情她本来就是被卷入的,如果菲利斯不对她抱有非分之想的话,她也不会那么快就下手。

    但是艾鹏,毕竟也算帮了他。

    “你不用对我觉得愧疚,你帮我杀了菲利斯,我帮你脱身,一报还一报。”他口中吐出蹩脚的语言。

    于宁想了想,“我离开之后会给你打一笔钱,算是给你的报酬。”

    她并不了解ER组织,但是从她方才看到的情况来说,艾鹏在组织里头,应该是很被喜欢的,有句话说得对,你永远不知道别人的感情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存在的。

    一个再坏的人,都不会是绝对没有人爱的,无论他再怎么作恶多端,都会有人爱他。

    那个ER组织,对于艾鹏来说,应该是家一样的存在,所以他才想要回去的。

    两人再也没有说话,车子在沙漠里头不断前进,行驶过的车轮子留下深刻的痕迹,一直漫延到天边。

    Y国边境,最大的城市帕拉卡,这里是整个Y国最富有的城市,被称为沙漠边境上的明珠,镶嵌在沙漠荒凉之中的塞外江南。

    为了保证安全,城市边缘拥有城市居民雇佣而来的军队保护,也因此,就算城市边缘的小镇战火漫延,也丝毫没有影响到这里的人民。

    市中心的豪华大厦顶层,一架黑色的私人飞机稳当的落下,等在顶楼的银狐带着两队人并排站好。

    当家通知了要ER组织的全部资料,莫寒在电话里头说的不清不楚,只知道情况紧急,他赶忙收拾了东西之后就过来等着了。

    机舱门打开,一架小型自动梯往下搭在地上,男人一身黑衣,随着螺旋桨带起的风而吹起男人衣角。

    厉冥熠往下走,黑色的皮靴落地,身上睥睨天下的气势震的附近的人不敢轻举妄动,面容俊美,薄唇线条流畅优美,这样的男人,宛若神袛一样的存在,容不得他们在面前放肆。

    莫寒和斯凌跟在男人身后走出机舱,当家这面无表情的样子,其实看上去真的挺吓人的。

    银狐一看就知道,男人现在心情不是那么好,他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当家。”他凑上去颔首低眉。

    男人指尖微动,低头看着他,黑眸里头幽暗一片。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楼下去,直接进了顶层的办公室,装修华丽的风格能够看的出来这里主人的财大气粗。

    厉冥熠走进办公室之后直接在主位上落座,两只手搭在光滑的桌面上,盯着对面的银狐不说话。

    “当家,这是所有ER组织的资料,连同所有基地的具体方位。”他将手上的资料在男人面前摊开。

    男人宛若瓷骨一般的手指捻起一页纸随意看了看,银狐能够看到男人左手抬起来的同时,袖口往上升的同时,他看到,男人手腕上隐隐约约露出来的黑色手环一样的东西。

    当家什么时候开始戴首饰了。

    感觉到银狐一直盯在男人手腕上视线不动,莫寒伸手捅了他一下,当家现在一看就知道心情不好。

    你还那么直勾勾的盯着,不是找扭吗。

    被莫寒这么一捅,银狐回过神来,“咳,大概两个小时之前,沈家和商家已经对ER组织在南边和北边的两个基地发起攻击,对方损失惨重。”

    厉冥熠盯着手上已经被银狐用蓝色的记号笔勾起来的两个片区地方,ER在中东地区的基地也不算太多,但是也肯定是有一定的实力。

    “除了这个,你还查到什么?”莫寒开口,“ER最近的委托人是谁?”

    银狐翻开最近一张纸,“他们最近的一个委托人,是Y国首富,石油大亨萨拉。”

    但是委托内容是什么,他能并不清楚,厉家能够拦截到的就是同他们联络的信号文件。

    “意思就是他让ER组织绑架的小小姐。”斯凌揉着下巴开口。

    这人敢在老虎嘴边上拔毛,怕是不要命了。

    银狐只知道ER挑衅厉家,但是却不太清楚事情的真相,这么一听,一下子炸开了。

    “ER绑架的是小小姐?!”

    莫寒点头,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厉倾城没出事,出事的是夜媚,就听到银狐一下子跳起来。

    “我擦,敢动咱们厉家!当家您等着,我这就带人去灭了这些孙子!”

    “你先别气,在等等,倾城没事儿。”莫寒开口说道。

    银狐抹了把银色碎发,“没事儿?”

    不是你们说的倾城被绑架了吗。

    “出事的不是倾城,是夜媚小姐。”莫寒在他耳边悄然出声。

    银狐闭上嘴巴,看着这边面无表情的男人,怪不得当家面上那么冰寒。

    “那个萨拉为什么要绑架倾城?厉家同白道上的人向来有深刻的经济往来,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抓了小姐,难道是用来威胁当家的吗?”斯凌头头是道的开始分析。

    银狐看了看当家阴沉的脸,咬咬牙开口,“萨拉有个怪癖,蹂躏女人,并且为了寻求刺激,时常绑架一些富家女儿还有军统高官的女儿,一段时间之后再送回去,不会留下任何把柄,女孩子也被折磨的不成人样,并且会忘记所有的事情。”

    男人指尖咻的一下用力,原本平整光滑的纸张上头出现褶皱。

    莫寒也是面色阴沉,这个萨拉,居然打起了厉倾城的主意,还真是不要命了。

    “这是,是怎么回事?”厉冥熠点着纸张中间最边缘地带的一个红圈问。

    银狐探头看了眼,“那是ER位于边境沙漠里头的一处基地,也是最重点的一处,那里没有人知道具体位置,也接收不到信号,当地被称为魔鬼沙漠。”

    “这片,还没有人去过?”

    银狐点头,“这里的危险系数太大,并且不知道具体方位,要越过沙漠,有些困难。”

    莫寒点头,沈家和商家的打击应该已经传到了ER组织的总部里头,那些人现在应该已经有了防备。

    “不知道小姐现在是已经被萨拉带走了,还是还在ER组织手上。”斯凌盯着厉冥熠开口。

    不知道小姐的具体方位,他们要动手,也不好计划。

    “对,ER组织那些人现在应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十有八九是藏在了这片沙漠里头,这里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安全的地方。”

    厉冥熠将手上的纸扔到一旁,点着光滑的桌面开口,“委托方和被委托方,一样都有责任,萨拉既然不想活了,那么厉家也不用给他见面,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三人低头,“是。”

    当家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无论小姐有没有去到萨拉那儿,这个人,已经挑了厉家的底线,自然是留不得了。

    “从这三个地方开始,一个小时之内,我要看到它们,被夷为平地。”男人点了点另外三个蓝色的圆圈。

    “是。”斯凌点头,然后想了想,“当家,小姐的下落,怎么办?”

    毕竟现在于宁在那些人手上,这么疯狂的报复,难免他们不会狗急跳墙,夜媚是当家的软肋,一旦出事,当家能够将这片夷为平地,他们清楚明白。

    “联系W,他身边的那个女人,能够找到她。”男人淡然开口。

    那小东西的身手,他绝对相信,但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这里有有太多的未知情况,谁都说不准,这片地区的战乱,就是隐患。

    莫寒这才想起来,千羽身边的那个女人,在发布会上陪着小姐,能力很强,比安泽要厉害。

    而且厉倾城和她借飞机的时候,那个女人说过是要去救小姐的,如果找不到,她不会那么断定,所以W才陪着她一块去的。

    斯凌掏出电脑,查看信息情况,“当家,那边发来联络,W已经在北边沙漠边缘降落,应该是找到方位了。”

    银狐满头雾水,这是怎么回事儿,W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出发。”

    当家是肯定会亲自去的,这点几人明白的彻底,从这里赶过去,最快也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

    银狐起身,安排下头的人动手,萨拉这人,这次彻底没有活路了。

    夜色开始降临,沙漠里头周围温差大,中午还是热浪滚滚,晚上就有可能飞起鹅毛大雪,冻的人发昏。

    于宁紧了紧身上的外套,伸手打开车子的暖气,车灯在夜里格外突兀,是追踪的好信号。

    艾鹏停下车子,找了块沙丘停下,不动。

    “已经开始飞沙了,接下去很容易迷失方向,先在这里休息一下。”

    于宁点头,看着挂在空中的一轮明月,柔和的月光洒在地上,为金黄的沙子镀上柔和的色泽。

    这地方的景色,的确很美。

    此刻的ER基地里头,几盏路灯努力的发着光,照亮下头自己力所能及的区域。

    左边的空闲区里头,原本属于会客厅的地方,此刻一盏白炽灯亮着,原本就不算宽阔的地界里头,此刻坐满了人。

    卡沙坐在主位上,有些疲累的捏着眉心,麦色的肌肤暴露在灯光下,看上去充满力量。

    一个黑人啪的一下拍在桌上,“越来越过分了,菲利斯这完全不把兄弟们的命当回事儿,现在两个基地已经被毁,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他却还在楼上玩女人!”

    众人义愤填膺,菲利斯的很多做法原本就不受大家的待见,这次更加过份,惹了事儿却没有想到解决,完全不为大家考虑。

    “卡沙,我已经忍不了了,我们离开这儿吧!”有人提议道。

    “可是这是兄弟们一起打下来的成就,我们都对着桑拉发过誓,要效忠菲利斯,对不起菲利斯,就是对不起桑拉!”

    “可是也不能这么看着他折磨大家吧,他才上位多久?他做的那些事情,是哪个领导人会做的?”

    “就是,我们对得起他了,可是他呢,他是怎么对我们的!”

    “对,他现在招惹了厉家,厉家的手段是所有人都清楚的,我们都见过,他这是要我们死啊!”

    卡沙听着下头的人熙熙攘攘的声音,从他加入ER开始,就一直呆在桑拉身边,一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他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桑拉会做出让菲利斯成为指挥官这个决定,菲利斯的人品,桑拉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也许还有一条退路,将厉倾城送回厉家,厉家应该不会赶尽杀绝。”其中一人提议道。

    这是最好的方法,也许还有一线生机的。

    “滚,菲利斯在楼上干什么,你不会不清楚,那姑娘被糟蹋以后送回去,只会引来更加疯狂的报复!”

    菲利斯这么做,完全就是在挑衅厉家的权威,厉冥熠是什么人,这样的羞辱,怎么可能受得了。

    这么把人送回去,要比绑了人的罪过,更加重。

    “卡沙,我们走吧,离开这里,菲利斯想做什么都没有关系,只要我们一起,去到哪里都能够做出成就。”

    “对!对!”

    里头的所有人不满之气越来越重,卡沙也明白,下头这些人的意思,现在情况越来越恶劣,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要么陪着菲利斯一起死,要么,分道扬镳。

    “既然这样,给我一晚上的时间想一想吧。”卡沙揉着眉心开口。

    到了这步,也不得替他们想想。

    这一年多来,他们为菲利斯做的,也够多的了。

    众人听到这句话,都松了口气,带着希望,既然卡沙愿意考虑了,那么就说明有希望了。

    原本安静的夜色下,突然响起来一阵刺耳的警报声,众人一顿,紧跟着迅速跑出大厅。

    ------题外话------

    么么哒,友情提醒大家,体恤作者,支持正版,谢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