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真是晦气,都要死了也不等嫁过去再死,现在倒好,死在了家里,我们连那五两卖身银也拿不到了,怎么给鸿儿娶媳妇儿?”

    “可不就是嘛,咱们整个家族,只有鸿儿一个男丁,要是鸿儿娶不到媳妇儿,老顾家不就断后了。”

    “谁不知道她五年前未婚先孕,怀了别人的野种,虽然那野种被扔了,但远近的村子谁敢娶她,那楚傻子肯花五两银子娶她,已经是祖宗烧了高香了,竟然还敢撞石柱自尽。”

    “……”

    顾秋乔只觉得头痛,不知道是谁在她耳边叽叽喳喳讲一堆她听不懂的话。

    她很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只觉得眼皮沉重的很,连身体也不受她控制。

    她的思绪还停留在飞机失事上,飞机起飞没多久后,后翼着火了,从高空坠了下来……她……也坠落了……

    她没死吗?

    没死不应该在医院吗?

    她可以肯定,她的头绝对受到撞击了,不然不会疼这般厉害。

    昏昏沉沉间,顾秋乔又昏睡过去了,等她再次醒来,是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的,这些声音,对她来说很陌生,她可以再一次肯定,这些声音的主人,她从未见过。

    “乔儿都已经死了,你们……你们怎么可以把主意打在莹儿身上,她才九岁啊,我只有两个女儿,要是莹儿再出事,我们……我们也活不下去了啊。”

    “是啊,莹儿才九岁,要不,咱们再想想其它办法?我们夫妻两,真的不能再失去唯一的女儿了。”一个苍桑的男声没有底气的响起,语气里有着卑微的求饶。

    “想其它办法?你说的倒是好听,那可是整整五两银子啊。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反正她早晚都要嫁的,倒不如直接让她顶替乔儿嫁给楚傻子,如此一来,鸿儿就可以用那五两银子娶到媳妇儿,指不定,没多久,又能生一个大胖小子了,我想,咱们的爹也会同意的。”

    “不,我不嫁,爹,娘,莹儿不想嫁。”

    顾秋乔头痛欲裂,什么五两银子,什么嫁不嫁的……她一句都听不懂,这是在拍电视剧吗?还五两银子。

    她们要吵架能不能到别的地方吵,她还是病人呢……

    顾秋乔不知她们又吵了多久,她的眼皮很沉很沉,正想沉睡,却被一阵高拔的声给吓醒了。

    “娘,娘您怎么样了,你们……你们怎么能气死我娘,堂哥要娶媳妇,你们不会自己想办法赚钱吗?我们早已经分家了呀……”

    “死……死了……竟然死了……我们……我们没有气死她,是她自己短命,自己气死自己的,不关我们的事……”

    顾秋乔努力睁了睁眼睛,又努力睁了睁,自认为用了最大的力气,却还是没能睁得开,反而身上仅存的力气,因为这个动作,而全部被抽干。

    她……什么时候体质变得这么虚弱了?

    又是一阵嘈杂的声音,伴随着哭哭啼啼的声音,还有一些人在尖酸刻薄的说着些什么,顾秋乔忍着巨大的疼痛,奋力想爬起来,却只能动动手指。

    “我说顾嫂子你又何必想不开寻短见呢,要是不想让莹儿嫁过去,那也可以,咱把乔儿的尸体送上花轿,到时候楚傻子要是发现了,咱们一口咬定乔儿是死在他们那里,跟咱们没有任何关系,那五两银子不还是咱们的吗?”

    “等一下,你们看,乔儿的手指好像动了呢……”

    “怎么可能,顾秋乔都已经死了,怎么可能会动……”

    顾秋乔……

    那不是她的名字吗?

    她死了……

    死了还能感觉到疼痛?

    这一次,顾秋乔稳了稳神,身上来了一丝力气,眼神缓缓睁开,想用劲爬起来,却被一声声惊恐的声音吓得心跳慢了小半拍。

    “啊……诈尸啦……”

    “啊……鬼啊……”

    “啊……我的娘啊,真的诈尸了……”

    诈尸……

    什么诈尸?

    顾秋乔还没反应过来,便看到眼前一个又一个穿着朴素破烂的村民们,逃也似的离开,个个面露惶恐,好似身后有洪水猛兽在追赶着她们。

    鬼?鬼在哪里?难道是她?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放眼过去,都是一片破败的茅草屋……?

    “乔儿,你……你没死……?”

    “姐姐……你醒了吗?你真的活过来了吗?呜呜……姐姐……”

    顾秋乔侧头看了过去,却是一个满脸苍桑,目光蕴泪的慈祥中年男子,中年男子一身衣裳,打着数不尽数的补丁,几乎看不出原有的衣裳是怎么样子,那瘦弱的身体,长满茧子的双手,一看就是长年劳作的。

    视线下移,中年男子的腿,似乎有些瘸,无法站立,只能拄着拐杖。

    在中年男子身边,还有一个八九岁大的小女孩,一脸营养不良,身形瘦小腊黄,此时正眨也不眨的看着她,眼里的欣喜,怎么藏都藏不住。

    他们……是什么人……

    “乔儿,你怎么这么看着我们,我是你的爹爹呀,她是你的妹妹秋莹,你不认识了吗?乔儿……你娘……你娘死了……被她们活活气死了,真是造孽啊……”顾拐子说着说着,用袖子轻轻擦拭着眼里的老泪,肩膀抖动得极是厉害,想来也是极度伤心。

    顾秋乔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果然……

    地上还躺着一个中年妇女,那妇女瞪大着眼睛,身体僵硬,面色发黑,一看就是死去多时,不用把脉都能知道,救不活了。

    伸手,摸了摸自己疼痛的脑袋,那里起了一个大包,至今未消,虽然用破布包扎了起来,依然可以摸得到干涸的血迹,也不知道之前到底流了多少血。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身上的衣服,洗得发白,密密麻麻的,不知打了多少补丁,甚至有一种错觉,这本就不是一件衣裳,而是无数布料拼凑在一起的。

    那小胳膊小腿儿的瘦得不成人形,怎么可能是她的身体呢?她虽然不胖,却也不瘦。

    顾秋乔不笨,从她昏迷时听到的话,再看这里一间间破败的茅草屋,大致可以猜得到……

    那什么爷爷,重男轻女,把前身五两银子卖给了楚傻子,前身不想嫁,自尽了,这些人为了想得到那五两银子给什么鸿儿娶媳妇传宗接代,又想把前身的妹妹卖了,前身的母亲被活活气死了……

    而她……则穿越到顾秋乔身上了……

    饶是她再怎么不想相信,也不得不相信,她真的穿越了……穿越到这个家徒四壁,穷天透地的贫苦人家了。

    她这是借尸还魂吗?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杏花村,这是大山深处一个山沟沟的小村庄,村子里的人并不多,只有四五十户,很不凑巧的,她们这户,算是杏花村排得上名的贫穷困难户。

    顾秋乔躺在床上,无语地看着这间颓废破败的老屋子。

    说家徒四壁,都是抬举了,这仅仅只有一间屋子,屋子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唯一有的,便是里外放的两张床,她不知道这算不算床,因为这床只是一块粗糙的木板,底下垫着几块石头勉强搭起来的。

    还有一张桌子,四只凳子,桌子古朴老旧,虽然擦得干净,却少了几块桌角,顾秋乔有一种错觉,这桌子,怕是外面捡回来的吧。

    那四只凳子,没有一只凳子是完好的,基本都是三只脚,有的还是两只脚的,真不知她们是怎么坐的。

    在外屋,还有一个灶台,零零散散放着一些柴火以及锅碗。屋子的中间,连一个遮帘布也没有,随着外面做饭,烟味熏得满屋子都是。

    顾秋乔脑袋撞到石柱,隐隐发着高烧,一阵阵冷意侵蚀得她阵阵发抖,连牙齿都发出咯咯颤抖声。

    条件性的,拉了拉被褥,想盖好自己的身体,伸手一摸,却摸了个空,低头一看,这破败的屋子里,哪有什么被褥,连件多余的衣裳都没有。

    冷风从破败的窗户肆无忌惮的吹来,呼啸呼啸的吹得她秀眉紧蹙。

    别说她现在发着高烧,哪怕正常人都受不了的吧。现在可是腊月份,正是寒冷的时候。“姐姐,你是不是很冷?我刚刚去隔壁小婶婶家借了几件衣裳,你赶紧盖上。”稚嫩的声音响起,顾秋乔抬头,却是顾秋莹不知从哪里拿来几件破衣裳,那衣裳很薄很破,可顾秋莹却紧紧抱着,小脸露出璀璨的微笑,仿佛那就是世上最暖和的被褥。

    顾秋乔看着她通红的小脸,因为寒冷而冻得发紫发黑,脚上光着的脚丫子因为寒气的侵蚀而裂开,一缕缕的血迹若隐若现的溢出,她明明比她还冷,却将所有的衣裳都披在她身上,心里微一暖,哑声道,“你穿着吧,我不冷,这里有没有药铺,可以帮我抓几贴药吗?” 她这高烧……不出所料,应该是细菌感染引起的,若是不退烧,不用抗炎药,只怕性命都有危险。

    她现在病得糊里糊涂的,身上又因饥饿而使不上力,根本没有办法去摘草药,在现代,她可是名闻天下的一代神医,在全世界都排得上名号的,可再厉害的医术也需要药材。

    “姐姐,你病糊涂了吗?去抓药得要大夫开药方的,咱们村子里,哪有人会开药方的,而且……咱们村子也没有药铺啊,得去镇子上才有,去镇子上,一去一回,起码需要一天一夜的,最重要的是……看病很贵,咱们……咱们没有那么多的银子……”顾秋莹一边说着,一边失落的低头,小手不断扯着衣裳。

    “稀饭好了,莹儿,赶紧把饭端给你姐姐吃。”外面顾拐子的声音突然响起,伴随着一阵阵的米香味,顾秋莹脸上一喜,赶紧跑去端着米饭,小眼睛喜滋滋的看着碗里的稀饭。

    顾秋乔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此时看到顾秋莹端来的稀饭,恨不得直接吞下。

    接过稀饭,不管那碗边破了几个口子,就想喝起来,可接过以后,看到的却是米汤,里面的米粒寥寥无几,数都能数得过来。

    再看顾秋莹眼巴巴的看着那碗米汤,吞了吞口水,眼里的热切怎么都掩盖不住,肚子还发出饥肠辘辘的打雷声。

    ------题外话------

    咳咳……好久没有回沧海文学网写文了,大家还记得萌萌滴傻狂吗?

    吼一吼嗓子,我肥回来啦!

    这本书是种田文,不比毒后归来之家有暴君那些类型的快节奏,属于偏慢热的,不过也是很精彩的哒!

    蓝后……这是一对一,身心绝对干净!

    求收藏啦!吼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