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秋乔微一动,床板便发出咯吱咯吱的摇晃声,她不禁怀疑,这破旧的木板会不会突然坍塌下去。

    “姐姐,你要起来吗?你身体还很虚弱,爹爹说,你要多休息。”

    “没事。”尽管烧得厉害,尽管头还在一阵阵的疼着,顾秋乔还是撑着身子从床上爬了起来。

    许是刚刚喝了一碗稀饭,稍微有一些力气,顾秋乔走到窗边的桌子上,小手一阵子翻找,终于找到一些针线,针只一支,对于她来说,已经足够了。

    环目望了望,这穷得连盏油灯都没有,顾秋乔朝着灶台走去,熟练的用右手拇指与食指捏住绣花针,对着残存的火苗左右燃烧消毒,那专注的深邃眼睛,仿佛深不可测的古井,一眼望不到底。

    顾秋莹眼里充满好奇,眨也不眨的看着,不明白姐姐为什么要用火烧绣花针,她们家可只有一根绣花针呢,要是弄没了,以后衣裳破了都没得补。

    还没有等她猜出顾秋乔想干嘛,却见她拿着绣花针熟练的扎在自己身上,顾秋莹吓到了,赶紧阻止道,“姐姐,你这是做什么?爹爹都说了,只要你不想嫁,他不会让你嫁的,你为什么还要寻短见呢。”

    顾秋乔淡淡一笑,虽然布衣荆钗,却掩饰不了一身绝世光华。

    什么楚傻子,她从来都不放在眼里,只要她不想嫁,这世上,还没有人能够勉强得了她。

    她该怎么跟她解释?难道说,她并不是想自尽,而是想缓解脑袋的疼痛,并利用针灸退烧吗?还是说,她不是她的亲姐姐,只是来自异世的一缕魂魄附身而已?

    顾秋乔并没有回答,而是打开灶里的锅盖,不出她所料,里面空空如也,连米汤也没有一丝半点儿。

    顾拐子,也就是她爹,根本没吃,他把所有食物都留给她们了。

    手一扬,顾秋乔又打开米缸,里面空荡荡的,连一颗米粒也没有。

    握着米盖的手定在原地,微不闻的叹了口气。

    这个家,真穷。

    爹宁愿自己挨饿,也要把所有食物都留给她。这就是所谓的父爱吗?

    放下锅盖,顾秋乔第一次走出这个家的大门,她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会担心顾拐子。

    “姐姐,你去哪儿。”

    “去找爹。”

    “等一下我呀,我一个人不敢在家里。”顾秋莹赶紧跟上,小手紧紧攥着顾秋乔的衣裳,如今天色已暗,爹爹不在,姐姐也要离开,留下她跟娘亲的尸体,她怎么能不害怕,虽然那是她的亲娘亲。

    天蒙蒙黑,顾秋乔无法看到整座村庄,只能勉强看得到,眼前一座山峦连着一座,绵延不知多少里,山峦下是一大片广阔的田地。

    远处,是一间又一间的茅草屋,参差不齐,错落有致,而她们这间,则是村里最破最烂最偏的,即便晚上,也能看得到房子已经倾斜一边,随时有可能坍塌倒下。

    顾秋乔不知路,由着顾秋莹带路,走过一个又一个田梗,这才走到爷爷家。

    顾爷爷家,有三间茅草屋,虽然也破旧,但比起她们家,已经好了不知多少倍,还没有进去,远远的便听到里面咬得不可开交的尖酸刻薄话。

    “大哥,既然今天全家几乎都在家里,那我们直接把话挑白了说,鸿儿马上要娶媳妇了,虽说楚傻子给了五两银子,可你也知道,那江家一开口就是整整五两银子啊,这五两银子只够聘礼,成亲总得添几件衣裳家具的吧,就算不用添,那办喜事,总要花些银子吧,我们都不知道上哪儿凑银子办喜事,哪还有钱借你买棺材啊。”

    二婶张红红说得一脸为难,时不时擦一下眼角本就没有的泪水,一脸无可奈何,继续哀泣道,“大哥,嫂子这么一走,我们也很难过,但是……这几年旱灾,家里也着实没有办法了呀,实在不是我们不肯借,要不,您再问问别人看看。”说着,眼角时不时撇向三婶何清去。

    何清本就看张红红不顺眼,不就是生了一个儿子,好似多么金贵一样,那可是整整五两银子,他三房家,楞是一分也没有拿到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把麻烦引到她这里,当下扯着薄唇,皮笑肉不笑的道,“唷,你们家没有银子?昨儿个不知道是谁在赌场赢了整整二两银子呐,光凭那二两银子,别说买口棺材,就算娶个媳妇也绰绰有余了吧。”

    哼?平常人家,娶个媳妇最多花个一两银子,她以为生了个儿子就了不起,全天下的女人都得围困着她儿子转呐?

    一点儿眼力劲也没有,江小雪的爹可是莲花村的村长,人家摆明了不想把女儿嫁给顾秋鸿那个一事无成游手好闲的粗人,才会故意说出五两银子聘金,希望他们知难而退的,竟然还自以为是的认为江小雪看上了他,我呸。

    张红红一听自家夫君在赌场赢了二两银子,当下勃然大怒,一个厉眼狠狠瞪向老二顾来子,赢了银子竟敢不交给她?什么时候胆子变肥了?

    顾来子微微打了一个哆嗦,气愤何清把矛盾引向他。

    他容易吗?好不容易赢了些银子想当私房钱,这下好了,到手的银子又得泡汤了。

    “我说三弟妹啊,你难道不知道老二的性子吗?今儿个他赢了二两银子,指不定明儿个又输出去了,就算没有输出去,那小雪嫁过来,万一跟鸿儿生个大胖小子,不是还要银子养活的吗?你们家老三呢,前阵子去莲花村打工,不是赚了挺多银子的吗?一口薄棺,最多也就一百文钱,我看你干脆就借了吧,大哥又不是不还的,你说你,一大把年纪了,也就只生了一个女儿,那女生总归是要嫁人的,又花不了你什么钱。”

    何清一直想要个孩子,奈何一直要不到,成了她心头的一块心病,此时听到张红红这般说辞,当下大怒道,“要不是你打着莹丫头的主意,顾大嫂能被气死吗?如今大嫂死了,五两银子你们也拿了,棺材钱理应由你们来出,要是实在不想出也可以,乔丫头那五两卖身银,咱们人人有份,平均分配。”

    “平均分配?呵,你哪来的资格平均分配?你生儿子了吗?你为老顾家留种了吗?乔丫头是你的女儿吗?我们家拿了你们家的银子了吗?真好笑。”张红红气急反笑。

    顾拐子虽然老实了些,倒也不傻,知晓她们是不愿意借,否则,这一点儿棺材钱,一家借一点点儿,总能凑得足的,以往他们有什么困难,只要来找他,他日子再困难也会想办法凑齐给他们,可是现在……现在他困难了,他这些亲戚,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的,反而吵得不可开交。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