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随着小路子等人将被褥衣裳以及桌椅都搬进来后,屋子里已经很挤了,小路子有些为难,“顾姑娘啊,这……这床要放哪儿……”

    这个屋子,总的也就只有一间,东西这么一摆以后,只剩下一些过道,哪里还放得下床。

    这姑娘也真是,有钱怎么不盖点个房子,偏偏这么多人挤在一起,这兴趣也太……另类了吧。

    “放那里吧。”顾秋乔随手一指,指了指里屋那张木床旁边。

    外屋已经满了,最多只有走路的地方,再怎么挤,也放不下一张床,除非里屋。

    顾拐子赶紧扯了扯顾秋乔的袖子,低声道,“女儿,放在里屋会不会不大好,毕竟……你还没有出嫁啊,那张床放在里面,是给谁睡?”总不可能楚莫睡吧。

    “给楚莫睡。”

    淡淡的一句话,让顾拐子一惊,“你这是……打算跟他成亲了吗?以前你不是不想跟楚莫成亲的吗?要是让他住在那里,村子里的人都会说三道四的。”

    “爹,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要说就让他们去说,现在天气这么冷,外屋又住不下了,难道再让他睡外面吗?”只是睡同一屋子,又没做什么,有什么好害怕的。

    这……

    顾拐子有些迟疑了。

    前几天,楚莫就是睡在外面,他半夜起来解手,看到他冷得瑟瑟发抖,可是他却打着颤,笑着跟他说不冷。

    再后来,他让他进来屋子里睡,就睡在外屋的地上,他同样冷得瑟瑟发抖。

    别说他了,他们也冷啊,又没有被褥可以盖的。

    乔丫头好像一点儿也不在乎别人说她了……

    罢了罢了,反正只要她开心就好了,反正乔丫头跟楚莫也是一对了,人家楚莫之前可是五两银子买了她,又把房子卖了凑钱给他们买棺材。

    小路子等到命令,马上屁颠屁颠的开始卸床,妥妥的帮她们装上,又帮他们把屋子打扫干清,这才退到外屋,笑着道,“顾姑娘,已经好了,您看一下,有没有少些什么,又或者哪里没做好的。”

    “很好,谢谢,这些给你们喝茶吧。”顾秋乔从怀里拿出二十个铜板,一人给了十个。

    小路子等人大喜过望,他压根就不敢想像,送货到这里,还能有赏钱,而且一赏还是十个铜板,哪怕去富贵人家做事,赏钱也不一定会给的,就算给,最多也就是一两个铜板罢了,现在竟然……

    小路子等人连连道谢,对顾秋乔印像更好了,要是可以的话,他们恨不得天天都来这里送货。

    “乔丫头,你这……”顾秋乔拿出二十个铜板很随意,仿佛那些钱,在她眼里不值一提,可顾拐子却心疼得要掉肉。

    那可是整整二十个铜板啊……就这么给送人了……

    平日里,他们要赚这二十个铜板都要数个月了……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知道爱惜。

    顾拐子想跟他们收回来,待看到小路子等人连连道谢,说尽好话,到嘴的话,憋住了,不好意思再说出来了。

    只是依然肉疼着。

    “谢谢顾姑娘,以后要是有什么差遣,您尽管吩咐,我们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帮您做到。”

    “谢谢。”

    “那小的们先告退了,顾姑娘要是还想买些什么,只管吩咐一声,我们一定送到您家。”小路子闻着灶里的猪肉香都舍不得离开了。

    就算吃不到肉,闻闻也是好的。不过他们却不敢不退下,毕竟他们的差事完了,人家也给了赏钱。

    一退到门外,就听到村民们叽叽喳喳的议论顾秋乔那么大方给了他们数十个铜板的赏钱,小路子不禁感觉自己气派起来,连腰都直了。

    小路子等人离开后,顾秋乔就把大门关上,省得那些村民们东张西望的。

    “姐姐,这衣服是给我的吗?好暖和。”顾秋莹看着新棉衣,爱不释手,眼睛都发着光。

    顾秋乔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穿着试一下合不合适,自己则拿过一床被子,盖在楚阳身上,又端了一碗稀饭,缓缓吹凉,打算喂给楚阳。

    村外的村民们随着大门的关上,自然看不到里面的画面,却能够清清楚楚的听到里面传来的笑声。

    “姐姐,这棉衣好暖和啊,有这棉衣,今年冬天再也不用害怕了,莹儿从来都没有穿过这么暖和的棉衣。”

    “姐姐,这被褥好暖和,盖着我都不想起来了,以后天天都能盖着被褥睡觉,真幸福。”

    “姐姐,这糕点真好吃,我们留一些给阳阳好不好,阳阳肯定会很开心的。”

    “姐夫,你做了稀饭,怎么又做米饭?这不是太粮费吗?”

    “乔乔让我做的,说吃米饭不容易饿。”

    “姐夫,你炒了肉?好香啊,我可以吃一些吗?我好久都没吃过肉了。”

    “哇,好香啊,姐姐,爹爹,你们也快来吃。”

    “……”

    屋外的村民们越听越是生气。

    他们凭什么?凭什么可以穿棉衣,凭什么盖被子,凭什么可以买床买桌椅。

    那些钱,可都是她偷偷卖了神医留下的药材钱啊,本来这些银子他们也有一份的,现在……现在全部都被他们给霸占了,真是恼人。

    还有……他们浪不浪费。

    都做了稀饭了,竟然还做了米饭,他们村子里,有几户人家吃得起米饭的?大家连稀饭都得紧巴着吃。

    竟然……竟然还炒了肉……

    很多村民们义愤填膺,不少人要冲进去,都被阻止。

    他们无凭无据,就算冲进去跟他们要,也要不到什么,只能恨恨的离开。

    不离开,难道还留在这里,听着他们如何炫耀,如何分食吗?

    姐夫?还没有过门就叫姐夫,真是不知羞耻。

    不管如何,从这一天开始,顾秋乔他们在村子里算是出了名了。

    “乔丫头啊,咱们做了稀饭,就不要再做米饭了,这不是太浪费了吗?虽然咱们现在有了一些银子,还是得省着点儿,万一以后钱难赚了呢。”顾拐子看着桌上丰盛的饭菜,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动筷子了。

    他也舍不得吃,他喝一些米浆就可以了,这些食物还是留给孩子吧。

    顾秋乔刚好喂完楚阳,她不敢给楚阳吃得太好,怕她的肠胃承受不住,只能喂点儿稀饭,听到这句话,不禁握住顾拐子的手,信誓旦旦的吐出一句,“只要有女儿在,以后就不会再让你挨饿了。”

    顾拐子猛然一震,怔怔看着顾秋乔那双深邃的眼,她浑身都散着一股神采自信,让人无端的就信服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