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女当家:带着萌娃去种田 > 第二十章 吃软不吃硬
    楚阳嘟着嘴,很不喜欢张红红在这里撒泼。

    顾拐子想再替顾秋乔说些好话,也没有办法说了,毕竟顾秋乔的态度,已经说明一切了。

    他虽然也不喜欢二弟妹跟三弟妹,却也从不会撕破脸面,毕竟都是一家人,血浓于水。

    只是……

    望了望屋外越聚越多的村民们,一个个都在议论纷纷,顾拐子把希望寄托在顾招子身上,“二弟,你倒是劝劝二弟妹,这……这要是传出去,多难看。”

    “我有什么办法,要劝你们自己劝去,本来就是你们偏心,你们给老四家买了棉衣跟被褥,凭什么就不给我们买。”

    顾招子双手环抱,半弯着腰,撇了一眼顾秋乔后,只是站在角落处,哪肯去劝张红红,他来这里的目地,就是要棉衣跟被褥,没要到棉衣跟被褥,他们才不肯走呢。

    顾拐子虽然老实,却也不傻,顾招子的言下之意,他能听得出来,闹了那么久,无非就是想要棉衣跟被褥。

    看着还在撒泼咒骂的张红红,再看看门口越聚越多的村民,顾拐子咬了咬牙,从身上脱下棉衣,“这样吧,秋鸿毕竟是家里唯一的男丁,冻了谁也不能冻了他,我这件棉衣就给他穿吧。”

    张红红一听,咒骂的声音断了几拍,心里喜色一闪而过,贼贼的双眼撇向同样欣喜的顾招子,赶紧再给他使一个眼色。

    顾招子会意,假咳了几声后,这才道,“大哥,我们全家都很感谢你,只是你看看,现在是腊月寒冬,别说晚上,哪怕白日里,都能冻死人,咱爹一把年纪了,也扛不了冷,前几日都冻病了,你看,是不是也给咱爹送一件棉衣,还有被褥呢?”

    “还有我们,我们那床破被褥,都用了几十年了,早就不暖和了,一直都想再添一件被褥,奈何家里着实没钱,我跟红红年纪大了,身体早就大不如前,要是没有被褥,怕是这个冬天,都撑不过去啊。”

    “还有秋鸿,秋鸿马上要娶媳妇了,虽说有楚傻子给的五两银子,可你也知道,现在什么东西都贵,光是一身衣裳就得花多少银子了,咱们顾家在村子里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可也不能让人小看了咱们不是。”

    “呐,你再看看,我跟红红很想再要一个孩子,给咱们顾家再开枝散叶,可要孩子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起码得先把身体养好对不对?我们现在也缺钱,需要买一些补品好好补补身子,大哥,你知道的,我们要孩子,完全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顾家的后代繁荣考虑啊……”

    顾招子还想再说,见屋子里人人脸色都不是很好,甚至顾拐子脱衣的动作脱到一半,也静止了,顾招子讪讪的笑着,无助的看向张红红。

    却见红张张用眼神狠狠剐了他一眼。

    没眼色的东西,不知道要东西,得一样一样的来吗?一下子要这么多,他们怎么可能全部都给呢。

    顾拐子为难了,二弟要这么多东西,他们哪有啊?

    棉衣家里也没有多余的啊,最多就是他身上这一件让出去,至于被褥……他们家也没有多余的啊……

    这要的……未免也太多了吧。

    顾秋莹心里积着一堆火气,恨不得把他们全部都赶出去,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楚阳拳头紧握,等着娘亲将他们轰出去。

    顾秋乔冷冷看着张红红继续鬼哭狼嚎,虚伪哭泣,眼里尽是鄙夷。

    这个鄙夷的眼神明显触怒了张红红,不过为了得到棉衣跟被褥,她忍了,谁让那些棉衣跟被褥是阿新布料店买的呢。

    “我们还是死了吧,反正我们一家全死了,也没有人会伤心难过的,他们早就巴不得咱们死了啊。”

    “要死出门直走,恕不远送,也别死在我们家,晦气。”

    咝……

    屋子里的众人都吓到了,屋子外的村民们也吓到了,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顾秋乔的嘴里说出来。

    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她怎么敢说得出口?

    张红红再怎么不是,那也是她的二婶啊,这也太不孝长辈了吧……

    就逄她再怎么不喜欢张红红,表面的功夫也是要做的啊,她连表面的功夫也不做了吗?

    张红红哪里还哭得下去,她根本没招了啊。

    她好不容易买通了村子里几个跟她关系要好的人,招来杏花村大半的村民来这里围观,就是怕死而复生的顾秋乔没有以前好对付。

    她以为,那么多村民都看到了,她碍于面子,怎样也会把棉衣跟被褥送给他们,可她千算万算也算不到,顾秋乔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甚至也不怕得罪全村子里的人。

    她居然……让她要死出门直走,还说别死在她们家,晦气……

    这……

    这……

    这……

    “乔丫头,你说的这是什么胡话,还不赶紧跟你二叔二婶道歉,二弟妹啊,乔丫头最近脑子不大好使,你可别跟她一般见识。”顾拐子赶紧给顾秋乔使了一个眼色,让她马上道歉。

    村子里这么多人都围观着,乔丫头要是不道歉的话,指不定村子又会传成什么样?

    就算乔丫头想嫁给楚莫了,可也还得在村子里过日子不是,人言可畏啊。

    顾秋乔又怎么可能道歉呢。

    她张红红都可以安排好一切,逼她交出被褥棉衣,她又何必怕得罪她。

    本身,她就不是一个看中面子的人。

    村子里的那些村民,她跟他们非亲非故,他们心里怎么想,关她何事。

    可只要她在的一天,他们别想从她眼前拿到一件棉衣跟被褥。

    她顾秋乔,素来吃软不吃硬,想跟她来硬的,她只会更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