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爷爷别过脸,不再去管顾秋鸿。

    就因为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丁,这些年来,他每次去赌场输钱,哪次不是他擦的屁股?

    他都一把年纪了,再多的家当也被他给败光了,哪还有钱替他还债。

    四两……整整四两银子……他知道这四两银子意味着什么吗?

    以前输钱的时候,最多就是一两银子,一两银子就要他们全家凑了,现在竟然四两。

    “爷爷,要是我死了,顾家就绝后了,您狠心吗?”顾秋鸿哀怨道。

    顾爷爷恨不得抡起拐杖,将顾秋鸿一杖打死,他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孙子。

    张红红与二叔哪里舍得自己的儿子挨这一杖子,要是真的打下去了,不死也得残啊。

    两人赶紧拦住,“爹,手下留情啊,鸿儿还小,他什么都不懂,等他长大了,他就懂了。”

    “他还小?我像他这个年纪的时候,老三都生了。”顾爷爷怒上心头,确实恨不得活活打死顾秋鸿。

    可顾秋鸿是家里唯一的男丁,万一他出了什么意外,他怎么去跟祖宗交代,顾爷爷只能恨铁不成钢的放手,怒火匆匆别过头,不再搭理这里的事。

    顾爷爷不管了,任凭张红红一家如何恳求,顾爷爷也不管了,那绝决的模样,跟以前完全不一样。

    顾秋鸿心里非常没底,以前爷爷虽然生气,也会骂他,可爷爷多少都会拿出他的私房钱帮他,可现在……

    他忽然意识到这次爷爷是来真的,不想再管他了。

    顾秋鸿只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自己的爹娘,“爹,娘,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呀,我不想死,呜呜……”

    张红红哭诉道,“你们也看到了,我们家确实没有钱,我求求你们,再宽限一些时日吧,我们一定把一两银子给你们凑齐了。”

    赌坊来要债的高老大闻言,不由嗤笑一声,痞痞的甩手,立即有一个小弟会意,高声大喊,“不是一两银子,是四两,一分都不能少。”

    “你们说四两就四两吗?鸿儿都说了,只借一两银子啊,反正我们不管,我们最多只还一两银子,否则,你们要是敢对我们怎么样,我就……我就去告你们。”老二有些底气不足的插了一句。

    “哈哈哈哈……”赌坊的人全部都讽刺的大笑起来,看着老二一家,就像看傻子一样。

    高老大从手里摊开一张借条,放在他们面前,指了指借条,“看到没有,里面白纸黑字的,都写得清清楚楚呢,你去告呀,我看官府的人是帮你,还是帮我们。”

    张红红虽然不识字,可村子里也有一小部份的人认识字,张红红光是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这张借条是真的了。

    顾招子亦是。

    顾爷爷痛心的摇摇头。

    这老二也太没脑子了,没家要是没有借条,敢来这里这么嚣张的要债吗?

    告状?

    只怕到时候人都要搭进去坐牢。

    张红红狠狠捶着自己的儿子,怒骂道,“你个不孝子,这么高的利息你怎么能签得下去呢?你是要害死我们吗?你怎么这么蠢啊。”

    “娘,娘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快想想办法救救我,要是不把那四两银子还上,他们……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的,他们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

    顾秋鸿越来越急,恨不得马上开溜,可他知道,赌场的人来了这么多,他根本跑不了。

    “你每次都说你知道错了,可是你有哪一次是真的知道错了?都怪你,早就跟你说了,不要去赌,你偏不听,你把你的儿子都给带坏了,现在怎么办?你自己想办法去。”

    张红红说着说着,把所有的事情都怪罪在顾招子身上,对他又是打又是骂。

    她不敢对顾秋鸿下太重的手,对顾招子却没有一点儿留情。

    顾招子极为委屈,往旁边躲去,“他自己要去赌,我有什么办法?我就没有跟他说不要去赌吗?”

    “你还敢说,你这上梁不正下梁歪的,你要是不去赌,鸿儿能染上恶习吗。”

    “……”

    张红红与顾招子越吵越凶,赌坊的人越来越没有耐性,直接吼道,“你们现在是还,还是不还?给老子一句痛快的话。”

    一声大吼,吓得张红红与顾招子不敢再吵了,虽然害怕,还是纷纷道,“不还。”

    那可是四两银子呢,他们得赚多久,杀了他们,也不会给的。

    高老大冷哼一声,“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不用跟他们客气,兄弟们,把顾秋鸿那杂碎的右手给我剁了,再把这房子全部都给我砸,不,是直接给我推倒,老子让他们连窝都没有。”

    咝……

    老二一家彻底吓到了。

    顾拐子吓到了。

    村子里的所有人也都吓到了。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就有几个壮汉制住顾秋鸿,强迫他伸出右手,另一个壮汉拿了一把白晃晃的大刀,紧盯着顾秋鸿的胳膊,似乎在寻找着从哪儿下刀。

    顾秋鸿吓得不轻,鬼哭狼嚎的大喊,“爷爷,爹,娘,大伯,救我呀,求求你们,救救我,我不想变成残废。”

    “你们……你们敢?”张红红挣扎着跑过去,那些壮汉又怎么可能让她过去,直接拦住她的去路,大有一种如果她再捣乱,他们不介意先招呼招呼她。

    高老大无聊的玩着手中锋利的匕首,鄙夷道,“你看我敢不敢废了他的手,动手。”

    一声动手,立即有人要砍下顾秋鸿的手,顾拐子与顾爷爷同时大吼一声,“住手。”

    高老大忽然笑了,让人暂停动手,等着顾爷爷说话,似乎,他也明白,这一家人以顾老爷唯命是从。

    “把他放了,那四两银子,我们还。”顾爷爷沉声道,脸上不怒自威。

    高老大心情顿时好了起来,“早这样,我们也不用浪费那么多时间嘛,把钱交出来吧,我们也好回去交差。”

    “楚傻子之前不是给了五两银子吗?拿出四两,还给他们。”顾爷爷对着张红红等人道。

    张红红脸色一白,“爹,那四两不是您帮鸿儿出的吗?楚傻子给的五两银子还要娶江小雪用的呢,怎么能拿出来。”

    顾爷爷脸色黑了起来。

    他哪来的四两银子?

    他这辈子赚的所有钱,都被秋鸿给败光了,现在连一文都没有。

    张红红与顾招子身子瑟缩了一下,极是害怕顾爷爷这个表情。

    “我没钱。你要不想让人砍了鸿儿的手,就赶紧拿出四两银子给他们。”

    “可是……要是给了,娶亲的事情怎么办?”顾招子弱弱的问着,他也不想交出那四两银子,要是爹能给最好了。

    “银子没有了可以再赚,胳膊没有了,还可能再生吗?你们这群蠢蛋。”顾爷爷直抡起拐杖,狠狠朝着顾招子身上招呼过去。

    不知是年纪大了,还是病没好,又或者刺激过大,顾爷爷身子踉跄了一下,若不是顾拐子及时扶住,定然摔倒下去。

    顾拐子赶紧帮顾爷爷顺了顺气,劝道,“二弟,你先把四两银子给他们吧,咱们先保住鸿儿的胳膊再说。”

    “可是四两银子……四两银子……爹,您真的不能帮鸿儿出吗?”四两银子那么多,他真的舍不得呀……

    顾爷爷气得上气不接下气,胸膛上下起伏,满肚子的气话,到最后只说了一句,“你要嘛拿出四两银子,要嘛看着他被砍掉胳膊。”

    顾招子还在犹豫,张红红直接扇了他一巴掌,“你要钱还是要儿子的命?还不赶紧去把那四两银子拿出来。”

    不知是不是他们这里拖得太久,顾招子见赌坊的人又开始不耐烦,意欲对顾秋鸿动手,咬了咬牙,恨恨道,“好,那四两银子给你们,你们把我儿子放了。”

    “钱呢。”高老大凉凉道。

    顾招子看向顾秋鸿,“儿子,钱呢,你放在哪里,我去拿给他们。”

    听到这句话,顾秋鸿吓得更厉害,连尿都尿了出来,一股难闻的味道充斥众人的鼻尖,很多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将顾秋鸿直接当成孬种。

    “钱呢,你把钱放哪儿了。”顾爷爷心里一沉,忽然意识到了不好的事情。

    顾秋鸿痛苦的闭上眼睛,哭道,“那……那五两银子,也……也被我输了,我之前赢了七两的,只是后面全输了。”

    顾爷爷,张红红,顾招子一听,皆是瘫坐在地,脸上一片死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