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女当家:带着萌娃去种田 > 第五十五章 路遇极品
    楚莫收拾好碗筷,洗干净,又打扫完卫生,烧了一锅水,帮楚阳洗澡。

    刚脱掉她的鞋子,楚阳就痛苦的呻吟起来,顾秋乔隐隐有些不安,亲自帮她脱下鞋子,这才看到,她的脚底都起了水泡,有些已经磨破了,甚至泛着血泡。

    楚莫与顾秋乔都心疼了起来,“起这么多泡泡,你怎么不说?”

    楚阳害怕的缩了脖子,低声道,“娘说,做人要有自信,阳阳也要有自信上山帮忙采药,只是回来的时候,脚上好疼,也好累,阳阳真的走不动了。”

    顾秋乔又是心疼,又是生气,这一双小小的脚丫子,几乎都看不到完整的地方,即便没有起水泡,也被山上的树枝划破了皮。

    这该有多疼?可是这个孩子,一声不吭的。

    顾秋乔想骂,看到她泫然欲泣的模样,到嘴的话,又舍不得骂了。

    “我帮你把水泡挑掉,楚叔说了,水泡挑掉后,过几天自然就好了。”楚莫拿起绣花针,就想动作。

    顾秋乔拦住,拿了块干净的布,帮她清洗一下,这才拿出她的银针,过了过火,消毒干净,这才一边挑开她的水泡,一边安慰道,“阳阳忍一下,很快就好了。”

    “阳阳不怕疼的,阳阳明天还要上山帮忙采药,咝……”楚阳紧紧抱住楚莫的腰,将头埋在楚莫怀里,不敢去看自己的脚,豆大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滚落下来,疼得全身都在打颤。

    她越是隐忍,顾秋乔越是心疼,尽管自己已经很温柔了,她小小的身子还是疼得一颤-颤的,特别是给她上药的时候,整个人直接哭了出来,吵醒了秋莹。

    顾秋莹也心疼了。

    她们一心只顾着采药,竟然忽略了楚阳。

    她从有记忆起,就一直跟着娘上山,山里的一切她都很熟悉,也都习惯了,可是楚阳很少上山的,她又那么小。

    “姐姐,阳阳的脚不会有事吧。”顾秋莹眼眶一红,极为不舍。

    “我已经给她上了药,这几天尽量不要下地,好好在家里呆着休养,过几天就会好的。”顾秋乔一边包扎,一边道。

    等到包扎好了后,这才摸了摸楚阳的脑袋,“你个小丫头,以后有事要说,不能忍着,知道吗?”

    “嗯……”楚阳抽了抽鼻子,继续将头埋在楚莫怀里。

    楚莫直接将她抱去床上睡觉,自己看了看天色,已经五更天了,反正睡也睡不了多长时间,不如直接去山上,再多采一些药材实在。

    楚阳也吵着要去,顾秋乔哪里肯让她去,白今去了一整天,到现在,她的脚上还起着泡呢。

    盛了几碗药膳粥给顾秋莹吃,又交代她拿一些灵芝药膳粥给四婶,照顾好楚阳,顺便去一趟城里,让阿新布料店的人拉驴车过来载东西后,顾秋乔直接跟楚莫上山。

    赶紧把这件事搞定,她也早点儿轻松。

    可是顾秋莹急了,“姐姐,阿新布料店的人生意做得那么大,他们怎么可能会带驴车过来帮我们拉东西呢?”

    “你只要跟他说,有一笔大买卖跟他合作,保管他赚钱,他不可能不来的。”

    “啊……”顾秋莹一脸蒙,还想再问,眼前哪还有他们的影子。

    阿新布料店的人真的会来吗?

    万一不来怎么办?

    这里到镇子很远呢……

    顾秋乔与楚莫又拿了两三个麻袋出门。

    天还没有亮,村子里一些比较勤快的人已经拿着锄头准备下地去了。

    路上,顾秋乔又跟他们撞一起了。

    三婶何清与不少村民看到顾秋乔跟楚莫拿着麻袋,不由取笑道,“唷,这不是乔丫头吗?天还没亮呢,你们拿着麻袋,不会又上山去摘杂草吧。”

    楚莫狠狠瞪了她一眼,“要你管。”

    “呵,谁愿意管你,你们这些人,要死都死远一些,别连累了我们家。”

    楚莫还想回嘴,顾秋乔拉了他一把,淡淡道,“跟一只嗷嗷狂吠的犬计较什么,被狗咬了一口,难道还要咬回来吗?”

    楚莫听不出顾秋乔的意思,可何清听明白了,火上心头,撸了撸袖子,怒道,“顾秋乔,你个白眼狼,你敢骂我是狗?”

    “我骂你了吗?”

    “你当然骂了。”

    “我指名道姓了吗?三婶这么爱对号入座,我有什么办法?”

    “你,你个贱丫头,你翅膀长硬了,连我这个长辈都不用放在眼里了是不是?”看到她慢悠悠的不屑表情,似乎根本没有将她放在心上,何清更气。

    “三婶既然知道自己是长辈,长辈是不是也该有长辈的样子?”

    “我怎么没有长辈的样子了?你倒是说说看。”何清本来就是泼妇,这些日子以来,她们家事事不顺,心里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正愁没人开刀呢。

    她的女儿,到现在还在发着高烧,也没有多余的钱去镇子上请大夫,想背着她去镇子上,又想着缓几天可能就退烧了,这都几天过去了,还没退,她的心越来越急了。

    “到处散布谣言,说神医送了乔乔一批药材,还被乔乔私吞了,这是长辈该有的样子吗?”楚莫不客气的接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散布谣言了,你有什么证据,楚莫我告诉你,你没有看到,就不要瞎嚷嚷,一个大男人,媳妇不娶,跑去找一个没人要的残花败柳,我呸,傻子就是傻子。”

    楚莫本来只是生气,听到何清骂顾秋乔是残花败柳,楚莫双拳紧握,一拳直接呼啸过去,恨不得把何清给揍死。

    顾秋乔脸色一变,赶紧阻止楚莫,“别跟她一般计较。”

    “她骂你。”不管别人怎么骂他都可以,但是不能骂乔乔跟阳阳。

    “我不在意,多骂几句,又不会少块肉,咱们走吧。”顾秋乔拉着楚莫,一步步朝着山上走去。

    何清吓得不轻。

    楚傻子虽然傻,但力大无穷,随便一拳,都能把人骨头打断,村子里的人,个个都晓得的。

    她简直不敢想像,要是刚刚楚莫那一拳下来,自己会不会直接去掉半条命。

    到现在,何清的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跳着。

    然而,远近的村民们都围了过来看热闹,何清脸上有些挂不住,不由鼓起勇气,底气不足的骂道,“你……你们有本事回来说清楚,一个傻子,一个残花败柳,活该你们都娶不到媳妇,嫁不到人,我诅骂你们……”

    楚莫豁然转身,狠狠瞪着何清。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花花钻钻票票哦,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