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红红终于停止咒骂,一双刻薄的眼,恨不得把顾秋乔给撕了。

    “骂够了?”顾秋乔冷冷道。

    张红红蓦地发现,自己似乎被顾秋乔的气势所压倒,顿时将腰一挺,昂首挺胸。

    “骂够了,咱们就来解决事情吧。那四两银子,你们还要不要让我凑了?”

    “当然得要你凑,不然谁去凑。”

    “既然你们要我凑那四两银子,是不是得给我一些冷静思考的时间?”

    顾招子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看看沉默思考的张红红,愣愣的点头。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请回吧,如果再来我家一趟,那这四两银子,我可不凑了。”

    “好好好,我们这就回去。”顾招子素来欺软怕硬,见顾秋乔脸色不好,恨不得马上回去,他本来也不想来这里的。

    张红红剐了他一眼。

    要是这么离开,岂不是显得自己怕他们,而且事情也还没有问好呢。

    张红红倨傲道,“那四两银子你们现在凑得怎么样了?有没有着落了。”

    “没有。”

    顾秋乔应得很干脆,张红红脸色瞬间不善了,火气蹭的一下子直接上来,“你说什么?你还没有凑到四两银子,那你一直捣鼓那些杂草做什么?顾秋乔,你告诉我,你现在到底凑了多少钱了?”

    “一文都没有。”

    “你,你耍我们是不是?我看你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帮我们。”

    “二婶要是这么认为的话,那这四两银子你们自己凑吧,恕我无能为力。”顾秋乔转身,就想将大门关了起来。

    顾招子赶紧上前,谄媚的讨好,“乔丫头啊,你二婶也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是太过于担心罢了,你二婶也怕赌场的人找你麻烦呀,你快别生气了,二叔知道你是说笑的对不对。”

    一边说着,顾招子一边朝着张红红使了一个眼色,让她别斗气,否则三天时间马上就到,他们上哪儿凑钱去。

    “秋乔可没有说笑呢,我现在确实连一文钱都没有筹到,如果你们不赶紧离开,这辈子,我都不可能筹到一文钱给你们的。”

    顾秋乔话里有话,顾招子想了许久,也不大明白她这句话里的意思。

    张红红隐隐听出警告了。

    如果是以前,她肯定跟她撕架,看她还敢不敢嚣张。

    可现在,现在她不敢,她还指望着顾秋乔凑到四两银子呢。

    张红红故装不懂,只是声音软了许多,“乔乔啊,二婶刚刚也是太着急了,你别跟二婶一般计较,二婶知道,你早就想好了应对的办法对不对。”

    “下次如果你们再来,这个忙,我不会再帮。四两银子如果还上,我们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不再是亲戚了,只要你们来我家一趟,我便跟你们催债一次。”

    张红红与顾招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她话里的意思,大门砰的一声,竟然给关了。

    两人对视一些,眼里皆有疑惑跟愤怒。

    这个顾秋乔果然越来越拽了。

    就这样把他们扔在门外。

    张红红还想骂,顾招子赶紧捂住她的嘴巴,将她强行拖走,“孩他娘,我们还要求人家帮忙呢,快别说那些狠话了,不然顾秋乔不肯忙,就没有人可以再帮咱们了。”

    张红红气得全身直打哆嗦。

    以前都是她欺负她们,什么时候轮到她教训她了。

    等这四两银子要到以后,看她不狠狠教训她一顿,她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见顾招子还捂着她的嘴巴,张红红一把推开,怒道,“都是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你要是有本事,早就把四两银子还了,还用得着让我看她的脸色吗。”

    顾招子无奈的摊手。

    早让她不要来了,偏不听。

    现在的顾秋乔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又不是她想骂就骂,想打就打的,活该受一肚子气回去。

    本来日子好好的,这才几天,发生了那么多倒霉的事。

    先是莫名奇妙下了一场大暴雨,屋子坍塌了一间,庄稼也都淹死了,再后来,他赌博,连输五两。

    那可是整整五两啊,他到现在都在心疼呢。

    他的钱没了就算了,连秋鸿手里的娶媳妇用的五两银子也输光了,还……还倒欠四两银子。

    好好的媳妇,现在也泡汤了。

    他最近怎么那衰呀。

    “想什么想,还不赶紧回去,田的活儿一堆又一堆呢,你不做,谁来做。”耳朵猛然被人揪了起来,疼得顾招子直喊饶命。

    屋子里,顾秋乔阴沉着脸,分类着药材。

    楚阳不知何时蹲在她身边,小手扯了扯顾秋乔的衣袖,懦懦的道,“娘亲,你不要生气,以后我们不理他们就是了。”

    顾秋乔见她眼里的担忧,微微一笑,“娘亲没有生气,娘亲只是在想,要怎么赚钱,盖个大房子给阳阳住。”虽然渴望亲情,可她喜欢安静,不喜欢这帮极品亲戚三天两头往家里跑。

    “盖个大房子?像我们家以前那么大吗?”

    他们家以前那么大?楚莫卖掉的那个房子?

    “会比它更大的。”

    楚阳当即兴奋,拍好叫好,若不是脚下还有伤,她都想直接跳起来,“娘亲,你说的是真的吗?那阳阳以后可不可以有一个大大的床,阳阳睡在中间,娘亲跟爹爹睡在阳阳的旁边,只要阳阳睁开眼睛,就可以看到爹娘了。”

    楚莫使劲的点头。

    睡在一起好呀,他也喜欢跟乔乔睡在一起。

    顾秋乔笑容僵住,只是摸了摸楚阳的小脑袋,并不说话。

    顾拐子一整天心情都闷闷的,听到他们说的话,也只是当作说笑罢了。

    眼下四两银子凑不到,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更别想要盖个大房子。

    盖房子得需要多少钱,村子里的人,有多少穷其一生,都没有能力盖一间房子。

    乔丫头死而复生后,也不知该说她好,还是该说她不好了。

    拄着拐杖,一拐一拐的走到窗边,对秋乔她娘的牌位上了一柱香,保佑她们都能够平平安安。

    顾秋乔见顾拐子闷闷不乐的,思虑了片刻,还是放下手里的药材,擦了擦手,走到顾拐子身边,也跟着给她娘上了一柱清香,嘴里淡淡道。

    “爹,你在担心妹妹吗?你不用担心妹妹,以妹妹脚程,一天的时间,足以到了镇子上,只要她到阿新布料店,那里的人,都会帮她安排好一切的,我之前询问过秋莹了,她以前也经常跟娘一起去镇子上,所以对那条路,很熟悉。”

    而且去镇子只有那条路,她们杏花村的村民,每天也都有人走那条路,甚至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如果什么都怕的话,秋莹又怎么可能成长呢?

    总要自己承担面对一些事情。

    “阿新布料店的人跟她非亲非故,为什么会帮她呢?难道就因为我们跟他们买了一些布料吗?”想到这里,他就痛心。

    ------题外话------

    第二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