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路子一边赶驴,一边夸夸其谈,主动找着话题儿,也不管顾秋乔有没有回她。

    “不就是四两银子,以顾小姐的本事,肯定很快就能赚到的。小路子虽然是个下人,也能看得出来,顾小姐气质卓然,咱们镇子上很多富贵人家的女眷虽然气质高贵,可跟您站在一起,那就是云泥之别。”

    这句话他倒没巴结,顾秋乔的气质,确实是他见过最好的,只须一眼,就无端感觉她是高高在上的上等人,他们连仰望的资格也没有。

    顾秋乔并没有回话,而是靠着药材,坐在驴车上,欣赏着杏花村的美景,微风吹在她的脸上,让她阵阵舒服。

    昨夜一夜未睡,此时驴车一震一震轱辘轱辘的响起,顾秋乔困意袭来,闭上眼睛休息,这一闭上,竟沉沉的睡了过去。

    小路子原本还有一肚子的话想要巴结讨好,见她睡了,也不再多言,使劲催赶驴车,希望顾秋乔一个欢喜,赏他一些铜板。

    想到有赏钱,小路子又来劲了,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原本起码也要午后才能到镇子上,他们竟然在中午的时候,就到了镇上。

    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嘈杂,顾秋乔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这才发现,已经到了镇子上。

    镇子跟以前一样,并不是很大,两边都是商贩叫卖的吆喝声。

    “顾小姐,我们已经到镇上,咱们直接到大和药铺吗?”小路子笑着道。

    “现在什么时辰了?”

    “快午时了。”

    快午时了?

    这么快,比她想像中的还要快上一两个时辰。

    镇子上虽吵,顾秋乔还是听到小路子饥肠辘辘的声音,那声音挺大,像打雷似的,即便有意遮掩,也遮掩不住。

    见前面有一个面馆,又是正午,顾秋乔让小路子在面馆边上停下来,点了三碗面,两碗给小路子,一碗自己吃。

    小路子惶恐了。

    他一个下人,哪配得起吃两碗面呀。

    而且,这面也不便宜,他一会自己随便买个黑面馒头啃一下也就是了。

    顾秋乔见他踌躇不敢,指了指桌摊上的桌子,“我请你的,坐吧,一会还要赶路回去杏花村,驴子也得休息一下,吃点儿东西。”

    小路子见她没有嫌弃的意思,甚至也没有把他当成低人一等的下人,心里忽然升起一抹亲切感,忐忑不安的坐了下来。

    “顾小姐,您人真好,一般的富贵人家根本看不起我们这些下人,不是吆三喝四,就是非打即骂。”小路子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

    顾秋乔莞尔一笑,周围瞬间染上一层和煦,仿佛冰雪融化,万物复苏,让人沉沦,“我不是富贵人家,我也只是一个穷人。”

    小路子一时间看得有些醉了,不好意思的笑道,“您哪里是穷人,在小路子心里,您比富贵人家还大方呢,很多有钱人,抠得紧。”

    顾秋乔敛了敛眉,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接过摊主递来的面条。

    一看到面,顾秋乔就没有多少胃口。

    这根本就是清汤面,里面除了两根青菜以外,什么都没有,清清淡淡的。

    小路子看到面来了,哈喇子都快流了出来,他都好久没有吃过一碗面了,闻着这味道,肯定很香的吧。

    小路子正要捧过面,准备开吃,冷不防,手里的面被顾秋乔抢了去。

    “老板,这几碗面里,都加一颗鸡蛋跟瘦肉,青菜也多加一些。”

    “好咧,不过客官,这是要额外加钱的。”

    “你尽管加,银子好说。”

    小路子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顾小姐,有一碗面吃,我就已经非常感谢了,您还给了我两碗,而且……而且还加这么多料,其实真的不用的,这太贵了。”

    从来都没有一个金主对人这么好,这么大方。

    “没事,清清淡淡的,不好吃。”顾秋乔淡淡道,拿过老板重新加料的面,动作优雅的吃了起来。

    如果是以前,小路子肯定会拿起面狼吞虎咽,可现在,他是真的感动。

    顾小姐比他们老板好多了,他们老板抠门得要命,就光是今天这两碗面,都抵他好几天的工资了。

    有多久,他都没有闻到肉香味的,好像还是去年过年的时候吃的肉。

    现在腊月都快过了,快一年了呢。

    顾秋乔见小路子只吃面,不吃肉,也不吃蛋,不禁问道,“怎么,不合胃口?”

    小路子赶紧摇头,“没有没有,很好吃,不过家里的老娘也很久没有吃蛋跟肉了,我想攒起来给她吃,可以吗?”

    顾秋乔一时间有些动容,这个小路子,看来也是个孝顺的人。

    人一旦孝顺了,再坏也坏不到哪儿去。

    微微点头,“随你吧。”

    小路子一喜,尽管饿得很,还是把另外一碗面以及抠下来的肉跟鸡蛋拿给老板,让老板晚些时候回家,顺便送到他家去。

    自己则嘿嘿笑道,“这个面摊老板离我家不是很远,他会送到我家的。”

    “饱了吗?”

    “饱了饱了,很饱了,谢谢顾小姐,顾小姐,您人可真好,以后您一定会好人有好报的。”小路子满脸欢喜,把顾秋乔当成贵人一样。

    只怕说出去,没有人会相信他碰到这么好的金主吧。

    “那我们继续启程吧。”

    “好咧好咧。”

    小路子更加用心了,一路上一直介绍着镇子里风俗习惯,以及各家摊贩的趣事儿。

    没多久,大和药铺就到了。

    顾秋乔下驴车,直接进去,小路子不敢进去,留在外面看守药材,万一药材丢了,把他全家卖了,他都赔不起。

    大和药铺比上次来的时候,生意要好得多,药铺里面密密麻麻都是等待看诊的病人。

    顾秋乔进去的时候,都得用挤的。

    用挤的还有人将她给拦住了,“你谁啊,怎么插队,赶紧后面慢慢排,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能插队不能插队,还有人这么不要脸的挤进来。”

    顾秋乔秀眉微微拧了下来。

    她并不认识这个伙计,上次来的时候,似乎也没有这个人。

    “你们掌柜的呢,把他叫出来一下,我有事找他。”

    店伙计一听,讽刺的笑了,围着顾秋乔上下打量,眼里尽是不屑。

    “你还真以为你是谁啊,我们掌柜的也是你说见就能见的,哪来的赶紧滚哪去。”别以为他看不出来,这个女人全身上下除那件棉衣外,破破烂烂的,到处打着补丁,还洗得发白,一看就是穷苦人家。

    来这里装什么装呢,以为披了一件棉衣,就是大爷吗?

    呸,他以前在员外家当家丁,镇子上的有钱人家,他可都熟记了下来,从来都见过她的。

    “你是新来的吧,掌柜的就是让你这么接客的?”顾秋乔对他的态度极度不满,特别是他三番两次暗示她给些好处费。

    别说她是来找和大夫谈生意的,就算是来看病的,也不应该这种态度,顾客至上,他难道没有听过吗?

    “要看病就慢慢排,不看病就滚滚滚,少在这里碍眼,你还有很多活要干呢。”店伙计越来越不耐烦了。

    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想要插队,也得给他一些好处费不是,他的手都伸了好几遍了,这人愣是没有看到。

    她到底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

    顾秋乔压下心里的不悦,朝着正在忙忙碌碌结账的和大夫大喊一声,“和大夫。”

    和大夫正心烦间,听到一声清脆的悦耳的声音有些眼熟,特别是这声音虽然冷冷淡淡的,却如清泉叮咚一样,可以安抚人心。

    和大夫疑惑的抬头,这一抬头,他马上眼尖的发现挤在人群中的顾秋乔。

    他欣喜若狂,赶紧放下算盘,挤了出去,嘴里大喊着,“顾小姐,顾小姐,您老怎么有空过来我这药铺了,赶紧里面请里面请。”

    店伙计蒙了。

    这女人谁呀,老板怎么对她那么客气?

    镇子上的有钱员外爷来了,也没有见老板这么热情啊?

    眼看着老板亲自开了一条路,毕恭毕敬的将她请进内堂,店伙计心里咯噔了下。

    完了完了,他是不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