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然可以,就看你会不会种,能不能种得活。”

    “如果药材能用种的,我们多种一些,以后岂不是可以卖?”顾秋莹眼里顿时放光。

    “差不多吧。药好了,秋莹你给四婶送过去,这几贴药,让她按时煎服。”

    顾秋乔配了几贴药,又亲自熬了一贴,这一贴药里,只有她自己知道,用了多少补药,这次去山上采的上好药材,几乎都在这一碗药里了。

    “好咧。”

    “饭也做好了,要不要先吃完饭后再去呀。”楚莫一边端菜,一边笑着问。

    “我去一趟四婶家,很快就回来,你们先吃。”顾秋莹拔腿就往四婶家跑去,在山里忙活那么久,她也快饿趴了。

    “吃饭咯,阳阳好饿啊,娘亲,我们要等姨姨回来再一起吃吗?”

    “不用了,吃吧。”顾秋乔说着,一边给楚阳盛了一碗饭。

    顾拐子一看到楚莫又做了白米饭,心又在痛了。

    怎么最近天天都白米饭?这也太浪费了些。

    还……还炒了两个菜。

    “大家都饿了,先吃吧,有什么事吃完再说。”

    顾秋乔知道顾拐子又想说什么,她也知道,她爹的思想很难改变。

    顾拐子见大家饥饿的模样,到嘴的话终是吞了下去。

    罢了罢了,吃完以后再说吧,大家也又饿又累了。

    “姐姐,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顾秋乔才刚吃了半碗饭,顾秋莹就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眼里尽是焦急之色。

    顾秋乔心里咯噔了一下。

    不会是四婶出了什么事情吧?

    “姐姐,秋锦她……她……她快不行了。”

    “砰”的一声,顾拐子手里的碗都吓得掉了下去,碎成无数片。

    “快不行了?怎么会这样?前两天不是还好好的吗?”顾拐子急道,拄着拐杖,马上往老三家走去。

    “她发烧,烧了很久,一直没有看大夫,所以这才越来越严重的,今天去看的时候,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顾秋莹虽然很不喜欢顾秋锦,可毕竟亲戚一场,真看到她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她心里也不好受。

    “老三他们呢?”顾拐子一边走,一边问。

    顾秋莹摇摇头,“不知道,听村民们说,好像是去镇子上了。”

    “去镇子上?去镇子上做什么?锦儿都病得那么严重了,他们怎么当爹娘的?”顾拐子一路骂骂咧咧。

    楚阳睁着咕噜咕噜的大眼睛,不大明白状部。

    楚莫也同样摸不着状况。

    顾秋乔继续吃饭,夹了一块肉给楚阳。

    顾拐子走到一半,又折了回来,“乔丫头,你也去看看吧,她可是你的妹妹。”

    顾秋乔不大想去,想看到自己爹爹眼里的恳求,再加上毕竟人命一条,最终还是放下碗筷,拿起医药箱,跟着顾拐子而去。

    楚莫一见,也赶紧放下碗筷,叮嘱楚阳好好呆在家里,自己也追了过去。

    顾来子家也不是很好,只有三间矮土房,一个小院子,院子里,还堆放着不少杂草。

    村子里有不少人围在里面,远远的,还能听得到顾爷爷焦急的声音。

    “锦儿,快醒醒,怎么会烧得这么严重呢,你们有谁可以帮忙背着锦儿去镇子上看大夫吗?辛苦费,我给你们。”

    村民们一个个都摇头,谁敢背她去镇子上,万一路上撑不过,死了呢?

    到时候顾来子他们一家,岂不是把所有责任都算在她们身上?

    “顾老,不是我们见死不救,而是秋锦这丫头,根本救不活了,你看看她,连呼吸都快没了。”一个胆子稍大的村民劝道。

    顾爷爷面色难看,咬咬牙,亲自将顾秋锦扶了起来,意欲亲自往镇子上背去。

    顾秋乔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那一幕。

    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的爷爷重男轻女,秋锦也是女的,她的爷爷却愿意背着她去镇子求医。

    而她们姐妹呢……

    她的爷爷不管不顾,为了那几两银子,甚至不顾她们的意愿,要将她们都给卖了。

    “爹,锦丫头怎么样了?”顾拐子焦急道。

    顾爷爷看到顾拐子来了,脸上一喜,“你赶紧让楚莫背着她去镇子上,他脚程快,也许还能来得及。”

    “爷爷,您让姐姐看一下,也许姐姐有办法救秋锦姐姐的。”

    顾秋莹忽然插话,顾爷爷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让顾秋乔看?

    她能看什么?她又不懂医术,还是以为,她卖了些药材,又侥幸救了二娃,她就是神医了吗?

    顾爷爷不悦道,“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赶紧一边站去,没看到你秋锦姐姐快不行了吗?”

    顾拐子有些迟疑道,“爹,要不,您就让乔丫头看看吧。”乔丫头自从醒来后,就变了很多,也许真有办法也说不定。

    从这里到镇子上,少说也得一天的路程,她病得那么重,只怕撑不了那么久。

    顾爷爷根本不相信顾秋乔会医术。

    不过,他们说的也没错,这里到镇子上,确实太远了,只怕还没到镇子,她就不行了。

    “你好好给她看看,看仔细了,要是不会,就趁早说。”

    顾秋乔眼神敛了敛,不去计较他的态度,只是冷冷让他把人放下,又让他们退远一些,这才放下药箱,搭上她的脉搏。

    这一搭上,顾秋乔脸色不大好看。

    伸手,又摸了摸她的额头,她的额头滚烫滚烫的,连她都不敢放太久。

    这烧,起码也到四十度以上了。

    “怎么样?”顾拐子急问道。

    顾秋乔打开药箱,拿出银针,对着她天池穴上扎去,她的态度认真,手法娴熟,围观的人纷纷有些奇怪。

    瞧她下针的手法,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新人啊?

    难道顾秋乔真的有医术?

    这怎么可能呢,他们从小看着顾秋乔长大,顾秋乔有几分本事,难道他们还不知道吗?

    她连村子都很少离开,更不要说有医术。

    “她烧了很久了,情况不大乐观,你们谁有烈酒,拿一壶过来,越快越好。”

    村民们你看我,我看你,皆不动作。

    开玩笑,他们吃的都没有了,更不要说酒。

    就算有,他们也不可能拿出来。

    “乔乔,咱们家好像有,不过那酒不烈,也只有一点点,我们家没人喝酒,需要我去拿过来吗?”楚莫道。

    “姐姐,三叔家好像有酒。”顾秋莹眼尖的捧了壶酒过来。

    顾秋乔接过,打开瓶塞,顾拐子赶紧拦住,“乔乔啊,老三一家的脾气你知道的,万一……万一他们要是怪罪呢?”

    “人命重要,还是酒重要。”顾秋乔抽回手,倒出一些,涂在顾秋锦的脸上,脖子上,胳膊上,腿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