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女当家:带着萌娃去种田 > 第七十九章 被轰了出去
    和大夫越来越不耐烦了,特别是天色已经亮了,药铺里陆陆续续有很多病人来问诊,刘大夫一个人忙不过来,已经伙计催促他过去帮忙了。

    和大夫简单干脆的道,“十两银子我这里是没有,你们要嘛收拾一下,全部挑走,要嘛我给你们一文钱,这些杂草我帮你们处理掉。”

    “姓和的,我跟你没完了。”

    顾秋鸿暴怒,见旁边摆放着不少药材,一个气怒之下,全部都给杂了。

    不管他们态度怎么样,看在顾秋乔的面子上,他还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可是这些药材是他的命根子,砸他的药材,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

    和大夫怒了,马上让伙计拦住他们。

    伙计眼疾手快,顾秋鸿开始砸药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拦了,不过顾秋鸿情绪激动,他们根本拦不住,不少药材都被砸倒在地。

    和大夫看得肉疼,大吼道,“把他们给我轰出去,全部都给我轰出去,以后大和药铺再也不欢迎他们。”

    “放开我,你们都给我让开,姓和的,我告诉你,这些杂草,你今天必须买,要是不买,我让你的药铺都开不下去。”

    和大夫越听越怒,这个顾秋鸿,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耐性,他以为他们大和药铺那么好欺负的吗?

    就在和大夫即将发难的时候,张红红赶紧拦住顾秋鸿,低声道,“你做什么,咱们远近镇子只有两家药铺,要是得罪了和大夫,以后万一有个什么好歹,谁来给我们看病?”

    “不是还有另外一家药铺吗?我们可以去那里看,那里不给我们看,我们就去其它镇子看,可是今天这口气,我顾秋鸿咽不下去。”

    张红红想甩他耳光的心都有了。

    他怎么就听不明白呢?

    和大夫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大夫,但是他们镇上,来来去去也就只有两家医馆,和大夫救了多少人呀,得罪了和大夫,等于得罪了半个镇子的人,划得来吗?

    而且,谁不知道另外一家药铺贵得要命,除了有钱人,以及一些病得太重,实在无法排队的人才会去那里看,还有谁去那里看。

    还去其它镇子上看病,这附近镇子,还有什么医馆?几乎都没有了吧。

    “你赶紧住手,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好好商量。”

    张红红使劲拽着顾秋鸿,奈何顾秋鸿力气太大,她一个人根本拽不住。

    张红红朝着顾招子使了一个眼色,让顾招子过来帮忙。

    顾招子缩在一边,摇了摇头,不敢过去。

    张红红狠狠剐了他一眼。

    没用的东西,遇到事情,每次只会当缩头乌龟。

    “商量什么?我们那么大老远的跑过来,难道什么都没有得到就空手回去吗,我不干。”

    “你再不给我住手,我死给你看。”

    “娘。”

    张红红甩开顾秋鸿的手。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嫁的什么夫君,生的什么儿子,一个比一个蠢。

    顾不得生气,张红红赔笑道,“和大夫啊,都是一场误会,咱们有话慢慢说。”

    和大夫还没有开口,小喜子先开口了,怒道,“误会?你看看你把我们药材砸成什么样了,你知道这些药材有多贵吗?你们赔得起吗?”

    顾秋鸿还想开口,张红红瞪了他一眼,让他闭嘴,这才继续道,“是这样的,秋乔那丫头不是扛了很多杂草过来卖吗?怎么,那些难道不是杂草?”

    “你们脑子一个个都有病吧,顾小姐扛杂草过来干嘛?能当药材吗?我们老板脑子又没有不正常,收这些杂草做什么。”

    小喜子嗤笑一声,越看他们越不顺眼。

    张红红心里咯噔了一下。

    顾不得小喜子那句话出来后,顾秋鸿又跟他们打了起来。

    她终于明白了。

    顾秋乔卖的,根本不是杂草,而是货真价实的药材,他们卖的这些,才是真正的杂草。

    顾秋乔怎么会懂得那些药材的?

    是她自己采的,还是她从别的地方得到的。

    不,她不可能自己采,她又不懂药材。

    完了,他们没日没夜忙活那么久,全白搭了。

    这些根本就是一堆杂草,一文不值。

    “砰……”一声大响。

    顾秋鸿忽然摔倒在她面前,脸上鼻青脸肿的。

    张红红这才回过神来。

    抬头一看,院子里的药材被砸得乱七八糟,和大夫在那里歇斯底里的愤怒暴吼,“给我轰出去,马上轰出去,以后看一次,轰一次。”

    随着他这一声暴喝,不少伙计抄着家伙,追着顾秋鸿跑,顾秋鸿落荒而逃。

    而她丈夫,不知何时已经溜了出去,那速度之快,是她从未见过的。

    张红红脸色一阵难看,见伙计们连她都要揍,赶紧脚底一抹油,跟着大跑出去。

    她这是倒了什么霉?

    忙活那么多天,一文钱都没有赚到,还被人给打了出去。

    造孽啊。

    ------题外话------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广绫

    医学教授一觉醒来成为了爱慕虚荣,嫌贫爱富的小医女。

    家徒四壁,两袖皆空,一贫如洗。

    处境虽然不尽人意,好在有一技在手,种药田,开医馆,打算靠着医术发家致富。

    还没撸着袖子开干,惨遭退婚,被赶出村子。

    哪知,隔壁的穷酸书生说:“我愿娶姑娘,入我的户籍。”

    小夫妻两恩爱无双,日子越过越红火,引来极品亲戚一大筐。

    手撕极品,脚踹渣渣。

    商枝扛起锄头:夫君,犁地去。

    “好。”男人笑语浅淡,抱着她扔在床上,开荒犁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