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说什么,我们平安药铺怎么了,你们这两人,没瞎装瞎,还敢在这里口出狂言,你信不信,我们报官抓你。”

    “报就报,我还怕你不成。”

    “你们退下吧,这里交给我。”顾秋乔淡淡道,转而,看向平大夫,“既然这一场,间接算是小喜子选的,不是还有两场吗,你来选吧。”

    平大夫态度软了不少,笑呵呵的走过来,“顾大夫啊,我们也不是不相信你,而是这件事,实在太凑巧了是不,只要你下面两个人能够医好,我们平安药铺肯定俯首认输。”

    小石子还想说什么,顾秋乔给他使了一个眼色让他离开,小石子夫妻这才愤愤的离开。

    离开的时候,还朝着平大夫呸了一下,“不要脸,输不起就别睹。顾大夫,你医术高明,肯定不会输的,我们看好你。”

    “对,大和药铺肯定能赢的。”石娘子笑道,跟小石子一起离开擂台。

    “请吧。”顾秋乔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快下山了,若是不赶紧解决,只怕太阳落山前,都比不完。

    平大夫也不客气,连看都不看一眼人群,直接开口,“城东的张老伯腿脚不是一直不好吗?就他吧。”

    咝……

    场下又是倒抽口凉气的声音,纷纷震惊的看着平大夫。

    和大夫第一个发难,“姓平的,你故意找茬的吧,张老伯那腿脚都半年多了,怎么可能一朝一夕治好?你分明就是刁难。”

    小喜子使劲的点头,“对啊,张老伯的腿脚每天都疼得鬼哭狼嚎的,看了那么多大夫都没用,怎么可能一柱香就好了。”

    “咱们的规矩是,各选三人,谁医好的人多,那就谁赢了,你们刚刚也可以选张老伯啊,只不过你们不选罢了。”平大夫摊手,一脸无辜。

    和大夫气得直想解决这场比试,从头到底,他们平安药铺的人一直都在为难他们。

    刚刚顾小姐瞎子都能医好,难道他没有看到吗?

    顾秋乔不知张老伯的病,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似乎,那个张老伯的病挺严重的。

    “怎么,顾大夫怕了,这是要主动认输吗?”见顾秋乔没有说话,平大夫又笑道。

    “怎么会,那就请张老伯过来吧。”

    “听到没有,还不快去请张老伯。”

    “不用请不用请,我们来了。”底下忽然响起一道洪亮的声音,众人的眼睛齐刷刷的看过去。

    却见一个壮汉背着一个年迈的老伯在人群里艰难的挤着。

    此次比试医术是临时决定的,所以来的,基本都是镇子上的人,故而,不少人都认识张老伯与张老伯的儿子小张。

    平大夫等人也认了出来,马上让人开一条路,让小张背着他爹过来。

    “大夫,我爹的腿,又发作了,他天天喊疼,疼得生不如死,求求你们,救救我爹吧。”

    小张还没有,就哭着喊着求救了,而他背上的老父,更是疼得不断呻吟,冷汗直冒。

    和大夫知道顾秋乔不懂,赶紧凑近低声道,“张老伯的腿,疼了半年了,每天晚上都在呻吟,我们都束手无策,好多次疼得自杀,都被他儿子发现,拦了下来,不过,哎,也是生不如死,这病,根本没有办法治的。”

    “顾小姐,这场我们肯定输了,您都不知道,清水镇的沐大夫都束手无策了,那可是我们这里最厉害的大夫。”小喜子摇摇头,直接认输。

    “大夫,大夫,求求你,救救我爹,要是我爹能治好的话,我做牛做马报答您。”

    小张终于来到擂台了,将自己还在呻吟喊疼的老爹放在椅子上,自己则跪下,不断的磕着头。

    “我实在是无投无路了,我爹每天都疼得生不如死,本来,我们都绝望了,想放弃,忽然听闻,这里有医术大会,我才背着我爹过来的,要是再治不好,我们……我们……”

    小张泣不成声,那话语里的绝望,人人听了都想哭泣。

    张老伯疼得不断拍打着桌子,哭着喊着让他死吧。

    顾秋乔上前,搭住他的脉搏,“是哪儿疼?”

    “让我死吧,让我死吧,治不好了,根本治不好,疼,疼啊……”张老伯喃喃自语,疼得眼泪直打滚。

    小张赶紧道,“刚开始是左腿疼,后面臀部,腰部,现在一直喊头疼,大夫都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顾秋乔松开脉搏,摸了摸他的左下腿,稍微一碰,张老伯又疼得哇哇叫,甚至拿起茶杯,朝着顾秋乔砸了过去。

    如果不是常林眼疾手快拦住,只怕顾秋乔的脑袋已经被砸出血了。

    “你这人,真不知好歹,秋秋给你治病,你还恩将仇报。”

    “我不要治了,我不要治了,让我死吧,让我死吧。”

    顾秋乔松开手,淡淡道,“他这只是小病而已。”

    咝……

    所有人都吓到了。

    疼得这么厉害,竟然只是小病?那在她眼里,什么才是大病,他可是全身都疼的啊。

    “顾大夫,你可要看好了,这个病可是人人都束手无策的。”平大夫冷笑一声,根本不相信,他可以治得好。

    连沐大夫都治不好,她又算什么。

    小张仿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大夫,我爹的病真的可以治好吗?”

    常林得意的摇着扇子,理所当然道,“当然可以,我家秋秋一出手,任何疑难杂症,都能治好的。”

    “他只是神经痛,扩散了而已,这种病疼起来的时候,确实生不如死,你,还有小喜子,和大夫,你们帮忙压一下,别让他动。”

    众人一脸懵的看着顾秋乔,压什么,怎么压?

    “拿一个枕头过来,要高一点儿啊,让张老伯靠着枕头,背朝上,脸朝下,两个人各自按住他的左右两背,防止他的手乱动挣扎,还有一个,按住他的背,不能让他动。”

    众人更蒙了,不知她这是什么医人的办法。

    常林一甩眼色,小乐子赶紧去拿高枕头过来。

    众人还在呻吟的张老伯放在地上,按着顾秋乔说的按住张老伯。

    顾秋乔按了按他的左腿,疼得张老伯一阵阵嗷嗷惨叫,特别是按到某一处的时候,张老伯疼得差点晕了过去。

    小张心疼自己的老爹,眼泪都掉了下来,“大夫,怎么样了?”

    “差不多都摸到了。”

    何大夫凑近平大夫,不解的问道,“她在摸什么?难不成在摸骨?这世上,可没有几个会摸骨的呢。”

    “不知道,看一下再说吧。”

    张老伯依旧惨叫,可顾秋乔只是在他的小腿上不断按着,询问着,底下的人都替张老伯心疼。

    死就死吧,死前还得受这么多的罪,真是造孽。

    连小路子都替张老伯心疼了,“顾小姐到底在干嘛,为什么这么久了还不动手?我每天去布料店的时候,都得经过张老伯家,老板你都不知道,张老伯喊疼的声音,就像鬼在哭一样。”

    新老板撇了撇嘴,“我怎么不知道,每天都被他吵得睡不着,直接死了还干脆呢,省得受那么多的折磨。”

    “老板,您说刚刚那个的眼睛,到底是不是顾小姐治好的,如果是顾小姐治好的,那她未免也太厉害了吧。”

    新老板没有说话,不过,他心里却是相信,那瞎眼的女人,肯定就是顾小姐治好的。

    虽然他跟和大夫不合,不过和大夫的为人,他多少知道一些的,而且,之前也听店里的外地伙计说过,石家村有一个女人瞎眼了,丈夫带着她,四处求医,感情深厚,令人羡慕。

    顾秋乔的医术,未免也太厉害了吧。

    如果她开一家医馆,那医馆的生意,每天还不爆满。

    新老板对顾秋乔再一次升起敬佩之心。

    忽然间,好像听到台上的顾秋乔说了一句,“按住,我要开始了。”

    开始的话才刚说完,却见顾秋乔眼神一凛,双手一掰,将和大夫的左腿抬起,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而且张老伯则疼得仰天嘶吼,双目圆瞪。

    咝……

    新老板都吓到了。

    这声音未免也太响了吧。

    这得多疼啊,新老板简直不敢去看了。

    “爹……”小张悲吼一声,抱住自己的老爹,哭得泣不成声。

    平大夫满意的看着张老伯的惨状,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看顾秋乔这次还怎么治好张老伯。

    “把他扶好,坐在椅子上,我施针。”顾秋乔打开医箱,寻找合适的银针。

    和大夫赶紧依言想扶起张老伯,小张却紧紧抱着张老伯,怒声道,“你们到底会不会治病,你看我爹疼成这……”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张老伯忽然不再惨叫了,整个人轻松了很多,身上的各位疼痛,也缓和了不少。

    张老伯惊道,“没那么疼了,我好像好了。”

    “啊……”

    好了?

    怎么可能好了?

    就那么一掰就能好,这怎么可能?

    “真的,我的腿真的好了不少,脑袋也没那么疼了。”张老伯尝试着站起来,可走了不到两步,又倒了下去,疼得他直抽气。

    顾秋乔指了指椅子,“你疼得太久了,血气堵塞,得缓缓,先坐下吧,我给你行气活血,促进血液循环。”

    张老伯赶紧应上,爬着坐在椅子上,由着顾秋乔给他的小腿针灸。

    针灸完了,顾秋乔又让他掀开胸前的衣服,在他的心脏部位针灸,最后才在脖子后颈针灸。

    顾秋乔的动作很快,不过片刻功夫,就已经将银针扎在张老伯的各处穴位里,而且拿起茶水,轻轻抿了一口。

    直到这时,众人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张老伯不喊疼了,而且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这……

    他的腿不疼了吗?

    这怎么可能呢?

    小张吞了吞口水,结巴的问道,“爹,你的腿,还疼吗?你的头还疼吗?”

    “就刚刚掰正的时候疼,现在不疼了,好多了,而且是越来越不疼了,就是腿脚还有些麻,顾大神真是神医啊。”张老伯笑着极是开心,话也多了起来。

    小张欣喜若狂,捂着眼泪,强行不让它流下,自己又跪下磕了几个响头,“谢谢顾神医,谢谢顾神医,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小张以后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您。”

    “起来吧,虽然你爹现在好了许多,不过想要彻底根治,还得针灸几次,这几天我都会在大和药铺,你每天带他去那里找我针灸吧。”

    “谢谢顾神医,谢谢顾神医。”

    台下的众人都惊了。

    真的这么神?

    张老伯的腿疼了那么久,人人都束手无策,她那么轻易的就治好了?

    天啊,难道她真的是神医不成?

    “我们山沟镇可能真的出神医了,刚刚那个瞎子可能是造假的,但是张老伯的腿,不可能造假啊,他都疼了那么久了。”

    “对啊对啊,我们山沟镇出神医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啊,是不是以后我们有病,都可以去找她医治了。”

    “……”

    和大夫与小喜子狂喜的说不出话。

    顾小姐真的医好了。

    顾小姐还要留在大和药铺,那他们大和药铺的生意还愁不好吗?

    他们大和药铺以后要声名远扬了,老祖宗留下的药铺,终于可以在他手里发扬光大了。

    顾小姐……太厉害了。

    常林虽然对顾秋乔有信心,不过他也没有料到,顾秋乔竟然这么厉害。

    平大夫等人的脸色极是难看。

    本来想让顾秋乔以及大和药铺出丑,这才举办比医大会。

    如今……根本就是给他人做嫁衣。

    ------题外话------

    还有第三更哦,大概在一点左右的时候更新,么么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