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新老板一惊,“顾小姐,您是不是说错了,这么好的衣服,怎么可以给一个青楼头牌也呢,这也太浪费了吧。”

    “知道什么叫蝴蝶效应吗?”

    “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么好的衣服,不亏天价就是傻子,现在的官太太,大多都喜欢攀比。

    “现在哪里来来往往的人最多,青楼对吧,我们把衣服免费送给青楼头牌,她只要穿出来轻舞一曲,清水镇半个镇子的人都知道。”

    “啊……”

    “只要她穿出去了,定能吸引到人,衣服来自你阿新布料店的事,也会传得人人皆知。”

    “可是一旦给青楼头牌穿,岂不是降低了衣服的价格吗?连一个青楼头牌都能穿得起。”新老板撇撇嘴,不明白她怎么会想出这个点子。

    “那你把它送给达官贵的妻子,效果能有多少呢,最多在那几个圈子里流传吧。”

    “慢慢的不就是打响名气了吗?”让贵夫人穿,效果才是最好的。

    “那速度太慢了,咱们山沟镇,清水镇,以及附近的镇子,只要名气比较旺的贵夫人,你都送一些给她们,记住,每件图纹都不能一样,衣服款式也不能一样,如此一来,可以卖他们一个人情,也可以给自己打广告。”

    新老板肉疼。

    这么好的衣服,要免费送那么多人吗?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咬牙忍忍吧,就当放一些鱼饵。

    送给贵夫人他还舍得,可是送给青楼头牌,他是真的舍不得。

    小路子一样也舍不得,小心的问道,“顾小姐,那青楼头牌真的不会拉低我们衣服的价格与贵重吗?”

    “你不也说了她是头牌,既然是头牌,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又不是普通的青楼妓子,我们不仅要送,还要多送几件,每件的款式都得独特。”

    “咝……”

    “送这么多……”别说新老板舍不得,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舍不得。

    “对,新老板你跟那头牌尽量打好关系吧,以后我们加盟店想要发展下去,还是靠她呢。”

    “好吧,听你的准没错。”新老板咬咬牙。

    “另外,阿新布料店的名字也改一下吧,叫阿新专卖店。”

    “专卖店?这个不错,以后就叫阿新专卖店,只有我们一家能卖的店。”新老板拍手叫好。

    “你去吧,记得多染一些出来,图纹的话有待加强,不要再染出这种失败的晕色图纹了,配方也记得保管好。”

    “好好好,我马上就回去弄,你们两人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新老板看向大牛与三瓜,生意想要做大,必须重用他们两人。

    大牛摇摇头,“我们明天再去吧,今天我们想留在这里保护顾小姐。”

    新老板会意,刚刚他来的时候,就听到落老大的声音了,只不过他不想正面跟他起冲突,所以没有进来。

    “那行吧,明天你们记得来我店里,顾小姐,那我先走了。”

    新老板笑着带小路子离开,手里依然宝贝似的捧着布匹。

    快走到门边的时候,新老板忽然回过头来,笑道,“阳阳小姐,你又调皮了是不是,衣服的纽扣都掉了,新叔叔身上刚好带了一颗,这颗纽扣可是独一无二的,全天下只有两件衣服有,一件就是你的,一件是平大夫的女儿的,这颗纽扣可是最后一颗了哦,给你,不许再弄丢了,小路子,咱们走。”

    顾秋乔偏头,看向楚阳那件红白交加的小马褂,那上衣的一颗纽扣确实少了一颗。

    “你的纽扣呢?”

    “我不知道啊,昨天明明还在的,今天就不见了,我跟爹爹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爹还说,明天用其它纽扣帮我缝上呢。”

    顾秋乔蹙眉,会不会是掉在仓库了。

    和大夫马上插嘴道,“顾小姐,您跟他合作真的好吗?新老板他为人奸诈,我怕你到时候会吃亏。”

    小喜子点点头,“对啊,到时候赚的钱都在他的手上,他说多少就是多少,咱们也没有办法啊,顾小姐,您那么厉害,大可自己去开呢。”

    “放心吧,我自有办法,他不敢私吞得太厉害的,扩大连锁加盟店,也不是我想要的。”

    “娘亲,那衣服好漂亮,阳阳好喜欢。”

    “等娘亲有空的时候,亲手帮你染一件独一无二的布料出来,再亲手做给你穿好不好?”

    “真的吗?”楚阳简直不敢相信,她的娘亲会亲手做衣服给她穿。

    “当然是真的。”

    “咚咚咚咚……”又一阵敲门声,只不过这次的敲门声比刚刚急了不少,也粗鲁了不少。

    不等和大夫去开门,大门砰的一声直接被踹掉。

    落老大等一行人,拿着斧头,浩浩荡荡的又来了。

    一进门,他的视线就放在楚阳的身上少了一颗的纽扣上。

    落老大的脸上,满是怒气,张嘴就破口大骂道,“呸,你个小贱人,把老子耍得团团转,你真以为戏弄老子是那么舒服的事吗?老子让你后悔活在世上,操,从来都没人敢这么耍我。”

    “你再敢骂一句试试看。”楚莫怒道,上前就想打人。

    顾秋乔拽住他的手,示意他不要乱动,笑道,“落老大生这么大的气做什么?不知我哪里骗了你。”

    “放火烧我仓库的,就是这个丫头。”

    噗嗤……

    不少人笑了出来。

    顾秋乔的也笑了,反问道,“落老大,你确定不是在说笑吗?她五岁不到,如何去烧你重重守卫的仓库。”

    落老大自己也知道凭她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怒道,“难道她就不能跟别人一起动手吗?肯定是有人带着她一起行动的。”

    “既然有心要烧你的仓库,为什么要带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呢,难道他们不怕失败了,一起命丧在那里呢。”

    落老大一怔。

    她这么说,也是有道理的,但是……

    “她身上的纽扣呢,那颗纽扣就是最好的证据,看,这是我在仓库发现的。”新老大从怀里拿出一颗纽扣,那颗纽扣跟楚阳的一模一样,半丝差别都没有。

    “如果跟这孩子没有关系,仓库现场又怎么会发现这颗纽扣?”落老大又问,直接认定,跟楚阳有关系。

    楚阳摸了摸自己身上缺少的纽扣。

    那颗,可不正就是她的吗?怎么会在他的手里了。

    楚莫护住楚阳与顾秋乔,随时做好拼架的打算。

    和大夫等人也有些着急。

    顾秋乔眼神一闪,“落老大凭一颗纽扣就认定是我们放火的吗?一颗纽扣罢了,应该很多人都有的吧。”

    “你错了,这纽扣是从番帮传来的,别说山沟镇,哪怕普天之下,都没有几个人有,顾秋乔,你别再抵赖了,我知道你口才很好,但是人证物证都在,你抵赖不了。”

    “人证?人证又是谁?”

    落老大的身后,马上出现一个人,恭敬的抱拳道,“老大,今天清上,我在仓库里巡逻的时候,被人打昏了,昏迷之前,有看到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好像就是这个孩子。”

    “好像?也就是你不确定了?”

    那人低下头,很快又抬起,“就是她,那小孩就是她。”

    “你胡说,阳阳一天到晚都在家里,哪儿也没有去,怎么可能去放火呢。”楚阳否认。

    落老大更火了,不想跟他们纠缠不清,敢放火烧了他的仓库,他跟他们没完。

    “人证物证都在,居然还敢抵债,来人啊,把他们全部都给我带走。”落老大怒喝。

    顾秋乔从怀里拿出一颗纽扣,摊开在众人面前,“落老大,你说的纽扣,是这颗吧。”

    落老大瞪大眼睛,“你……你怎么也有这颗纽扣?”

    “落老大真的说笑,阳阳调皮,把纽扣给弄丢了,我自然要捡起来,重新给他缝上。”

    “这……”落老大有些迷茫了。

    不说楚阳身上只有三颗纽扣吗?

    她三颗都在啊,那他手里的这颗又是怎么来的?

    顾秋乔笑了笑,算是给他一个台阶下,“落老大,你说这纽扣是番帮传的,普天之下很少见,阳阳的衣服是新老板卖给我们的,你不妨去问问新老板,看看他还把衣服的纽扣卖给谁了。”

    落老大无奈,只能一招手,让人去阿新布料店查。

    虽然阿新那里有纽扣,不过他从未怀疑过他。

    因为他跟阿新已经合作很多年了。

    里面不少布料也是他订的,他没有理由去烧他的仓库。

    下人马上去查。

    顾秋乔指了指桌椅,笑道,“不如坐下喝杯茶,慢慢等吧。”

    “你这个女人,嘴巴真的很厉害,不过,一旦查出跟你有关,就算你长得再美,我也不会放过你,我落老大绝不容许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

    顾秋乔慢条斯理的倒了杯茶水给落老大,一脸无所畏惧,坦坦荡荡,“不是我口才好,而是我们本来就没有做过,自然不怕。”

    和大夫等人彻底佩服顾秋乔。

    明明就是他们放的火,被揭穿后,居然脸不红气不喘的。

    如果他们是落老大,也要以为她是被冤枉的。

    没多久,几个下人匆忙回来,禀告道,“老大,新老板说,他总的只有六颗纽扣,三颗给顾秋乔的女儿,三颗给平大夫的女儿,而且,整个楚国,不出意外,也只有六颗纽扣,因为那个商人,已经去世了,生前只留下六颗,都给新老板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呜呜,这几天家里过节,邀请了很多朋友,昨天喝到两点。

    然后飘了,早上起不来,呜呜,我正在努力调整时间,今天还是四更哦,就是更晚了,实在抱歉了。

    另外,有人说我作者话太多了。

    那啥,题外是不用钱的,么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