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喜子都惊到了。

    和大夫在镇子里,那可是有名的神医,居然拜顾秋乔为师,他比顾小姐都大了好几十岁呢。

    “我不收徒。”顾秋乔又重复了一遍。

    和大夫呵呵笑着,就怕顾秋乔对他反感,“师傅,您不用刻意教我医术,只要您让我喊您一声师傅,看诊的时候,能让我在旁看一下就好了。”

    楚阳咯咯笑着,为自己的娘亲自豪。

    楚莫也笑着点头,“乔乔,我觉得有人叫你师傅,也很拉风,要不就让和大夫叫吧。”

    拉风?

    他什么时候学会这个词儿了。

    “睡觉去,养好精神,明天下午回家。”

    “阳阳想家了,阳阳想爷爷跟莹姨了,阳阳都想现在回去了。”

    顾秋乔笑了笑,带着楚阳回屋,直到把她哄睡了,这才跟楚莫亲自去新老板的染坊拜访。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穿着不好,新老板的看门家丁直接把他给拦住了,任他们如何说,都不肯让他们进去。

    楚莫再一次解释道,“我们真的是新老板的朋友,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让新老板出来,他认识乔乔的。”

    “去去去,顾神医是什么人,岂是你们可以假冒的,你们这两个乡巴佬,分明是看我们阿新染坊最近生意好,所以才来混水摸鱼的对不对,也不看看你们是什么德性。”

    楚莫还想再说,顾秋乔拉住,脸色不大好看,“你们是无论如何都不让我们进去了是不是?”

    “我们老板说了,染坊必须重重守卫,任何人都不许放进来,你们赶紧走吧。”家丁越看顾秋乔与楚莫越是不爽。

    进出他们新府的,哪个不是达高贵人,锦衣华服,这两个穿得破破烂烂的,那身衣服也不知穿多少年,连原本的颜色都看不出来了,布料也是最便宜的麻衣。

    就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是新老板的朋友。

    虽然这对男女长得不错看,特别是那女的,气质出众,可依然改不了他们是穷光蛋。

    “你们也不会进去通报是不是?”顾秋乔又问道。

    两个家丁讽刺的笑着,“对,我们就是不进去通报,想让我们进去通报的时候,先把钱赚了。”

    “哈哈哈,瞧他们那酸样,再这十年都赚不到钱,指望他们,西北风都没得喝。”

    楚莫怒道,“你们嘴巴放干净点儿,否则,我让新老板炒了你。”

    “你是什么东西?看你脑子也不大灵光,是个傻子吧,新老板会炒我们,真是笑话,赶紧给我滚出去,有多远滚多远。”

    楚莫拳头握得咯吱咯吱直响着。

    他的女儿一个人还在家里睡觉,他们是抽空过来的,还得赶着时间回去,可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人,真是可恨。

    真想一拳抡过去,忽然听到和大夫惊呼的声音。

    “顾小姐,楚公子,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新老板很是惊讶。

    这几天忙着染坊的事,忙得焦头烂额,一直没空去找顾秋乔。

    想不到居然会在这里碰到。

    新老板又惊又喜。

    楚莫的脸色不大好看,指了指两个震惊的家丁,“新老板,你的下人骂我。”

    新老板马上翻脸,“什么,他们居然敢骂你,你们两个,马上给我滚,以后我们这里不需要你们了。”

    两个家丁吓得脸色都惨白了,赶紧扑通一声跪下,哀求哭泣。

    “老爷,求求您,不要赶我们走,要是失去这份活,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是啊,我上有老下有小,都靠我养活,求求你您了,小的再也不敢了,小的知错了,求求老爷不要赶我们走。”

    “我把你们赶走都是轻的,你们知道他们是我什么人吗?我告诉你们,他们是我阿新这辈子最大的恩人,你们得罪谁不好,偏要得罪他们,滚,马上给我滚出去,再不滚,我让人乱棍把你们打出去。”

    两个家丁更慌了,眼泪啪哒啪哒而下。

    他们怎么知道这两个穿着破破烂烂的穷光蛋,居然会是新老板的恩人。

    并且新老板对他们那么恭敬。

    还想再哀求,新老板已经让人拿着棍子把他们给打出去了。

    两人家丁赶紧逃也似的离开,心里千千万万个后悔。

    家丁走后,新老板谄媚的赔笑,“顾小姐,楚公子,我这些恶怒不懂事,你们千万不要跟他们计较,我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

    楚莫的脸色这才好看一些。

    “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这两位以后就是我阿新贵客了,只要他们想来新府,想去染坊,都不可以拦着,知道不。”阿新的扫了扫自己的一众家丁,严重警告。

    “是。”

    闻讯而来的家丁,个个都低着头,不敢轻视穿着破烂的两人,反而默默把他们的容貌给记下,以后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他们。

    新老板收起威严十足的脸色,一转眼,狗腿似的弯腰,讨好道,“顾小姐,楚公子,快快里面请,小心台阶。你们几个快去准备上等的茶叶,把最好的都拿出来。”

    “是。”

    下人们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不过看新老板那么恭敬的模样,想来,来头也是不小的。

    真不明白他们这些有钱人,为什么喜欢穿穷苦人家的衣服,是他们心里有问题吗?

    顾秋乔与楚莫并肩光明正大的进入新老板的家里。

    穿越到古代,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富贵人家的房子。

    虽然新老板的府邸也不是特别豪华,但在山沟镇,已经算是数一数二了。

    房子是三进三出的,周围还有假山凉亭,小桥流水,院子里种着不少姹紫嫣红的百花。

    虽是深冬,依然盛开不少。

    顾秋乔笑道,“新老板,看来这些年来,你赚的不错。”

    新老板嘿嘿一笑,谄媚道,“哪呢,这不是顾小姐让着我,否则,我只怕连饭都吃不起。”

    顾秋乔笑了笑,由着新老板把她带到正厅。

    这里一般只会见身份尊贵的客人,顾秋乔与楚莫一身破破烂烂,新老板却毕恭毕敬的,府里的下人都在议论纷纷,不知他们是哪尊大神。

    “顾小姐,您能来我这里,真是令我蓬荜生辉……”

    “行了,马屁不用拍了,那个加盟商确定好了吗?”

    顾秋乔直接打断,她时间宝贵着呢,阳阳一个人在家里睡觉,也不知中途会不会醒过来找爹娘。

    新老板收起一堆夸赞的话。提起这个,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顾小姐真是神机妙算,您知道吗,自从把那舞衣送给仙乐后,也不知他们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纷纷跑来找我合作,他们几乎人人都愿意加盟我们的专卖店,还急不可切的把加盟费转给我,整整有六个啊,我看行情那么好,把加盟费提高到三百两银子,顾小姐,您知道吗,我们现在光是加盟费,就收了一千八百两了。”

    这一千八百两,要是以前,他不知得赚多少年,如今不过靠着一件舞衣就赚到这么多了。

    “现在刚开始,加盟商不要收太多,再收四个就好了,最多十家。”

    “啊……为什么……反正都是一样卖成品衣,又是统一管理,为什么不让他们多盟一些。”

    顾秋乔翻了一个白眼,“那么多加盟商,你衣服做得出来吗?扎染又能染得出来吗?”

    新老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他确实贪心了些。

    就他们六家订的衣服,都不知道得做多久了。

    新老板嘿嘿笑着,“我已经让小路子连夜去找靠谱的人了,我打算把染坊扩大,顾小姐,您放心,您教我的配方,没有任何人知道的。”

    顾秋乔从怀里拿出一叠纸扔在他面前,淡声道,“教你的技术比较单一,只要别人有心想学,一样可以学得会,这些配方,不许告诉任何人,加盟店能不能长久的做下去,这个配方很重要。”

    新老板上下左右的看,愣愣的道,“顾小姐,这是什么符号,为什么我都看不懂。”“英文,另外一张纸有注释,你自己记下,看完把文字的配方烧了。”

    “哦……那……这个配方是……”

    “你这些颜色,都不行,不够鲜艳,也不够持久,你按我的配方,染出的颜色,既鲜艳,又不容易褪色。”

    “哦……这些……都是从植物里面提起的色素?”

    “嗯。”

    “有了这个配方,再配合我们现在的染色技术,以后布料行业,还不唯我们独尊。”

    顾秋乔撇撇嘴,“上次教你的是绞染,也就是扎染,等到我们的衣服在市场上广泛流传以后,肯定会有人混进来学我们的技术。”

    “顾小姐,你放心,我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新老板保证。

    “凡事都有万一,所以我们得不断创新,到时候我再教你蜡染跟夹缬。”

    新老板摸了摸脑袋,不明白她说的到底是什么。

    顾秋乔又从怀里拿了一叠纸扔在新老板面前。

    新老板一看,眼睛都看直了,颤抖的道,“这衣服……这衣服……”

    “旗袍,可以很完美的展现出身材,加盟店想要打响,前面的衣服必须得要有特色,我考虑了一下,现在大家都没有染布技术,所以我们走高端的。”

    “高端?就是只有有钱人家的贵夫人才能穿得起的对不对?”

    ------题外话------

    迟来的四更,么么么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