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对。”

    “顾小姐,我跟你想法一样,前期走高端的好,这旗袍看起来好漂亮,可以把女人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的体现出来,顾小姐,你是怎么想到这些创意的,是不是你以前也学过裁缝。”

    新老板捧着图纸,越看越觉得满意,特别是这些图像看起来特别立体,仿佛展现在他面前一样。

    顾小姐随便一个想法,都足以惊艳世人,为什么他手里的师傅就没顾小姐那么厉害呢。

    “没有。”顾秋乔想也不想,直接否认。

    她确实不懂那些,不过画画她倒是挺擅长的,以前还得过许多奖。

    “厉害啊,不过顾小姐,这旗袍一个款式只有一件,我们也没有那么多的样图啊,而且,如今就有六家加盟店了,如果一个款式只有一件,咱们不仅不够卖,也费时费力啊。”

    “你不是还请了很多师傅吗,让他们多做一些,不过一个款式,依然不能超过十件,旗袍不需要太多,物以稀为贵。”

    新老板一点就通。

    这个法子还真不错。

    他们目前暂时只收十家加盟店,一个款式十件成品衣,也就是一个加盟店最多只能有 一件款式的衣服,你想再买也没有,他们依然可以卖高价。

    甚至于,还可以炒衣,这边买了这个款式的衣服,没得买了,自然会去其它加盟店高价抢购,啧啧啧……

    等等……

    顾小姐好像说了,价格必须统一一致,这……

    这不是很亏吗?

    “顾小姐,我觉得,他们价格按我们规定的卖,但是如果有要加价抢衣服,我们也不管,你看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做生意以诚信为主,只有这样,别人才会跟你合作。”

    新老板的喜悦冲淡了不少。

    顾秋乔悠悠又说了一句,“但是我们明面上的不行,背地里却可以,推波助澜加一些价格,倒是无伤大雅。”

    新老板双眼陡然又亮了起来,一脸奸笑的嘿嘿嘿。

    一直默默等着顾秋乔的楚莫如远山之黛的墨眉紧紧拧在一起。

    为什么他感觉新老板笑得很贼。

    “顾小姐,您看一下,这是一千八百两的存单,只要到任何一家大通钱庄,都可以取出来。”

    新老板也算是老实,主动把银子取了出来,递给顾秋乔,当时也说好了平分的。

    顾秋乔拿起存单,满意的点头,“现在生意正在起步阶段,以后所赚的银两,除去开支后,拿出一半的银子做为扩展资金,其他的就存入钱庄吧,每个月头一天,我们再结算上个月的账。”

    “好好好,当然好,顾小姐说什么就什么。”

    “你筹划一下,我们自己也开一个钱庄。”

    “啊……”新老板差点吓得栽倒。

    开钱庄……

    这……

    这得需要很多资金啊,还得需要不少人脉呢。

    “顾小姐,您不是在开玩笑的吧,怎么会突然间想到开钱庄了呢。”

    “钱庄不好赚吗?”

    “好赚,当然好赚。”如果能够开一家钱庄,利用他们存入的银子去扩展生意,可能赚的更多,而且也不愁什么资金,虽然他们目前也不需要太多的资金。

    “那就开,不仅要开,而且全国各地都要开。”

    新老板脚步一歪,若不是扶着椅子,只怕他早就栽倒了。

    新老板哆嗦的看着顾秋乔,想看她到底是不是在开玩笑,可她脸上风轻云淡,仿佛这些话只是随口胡说,又像是势在必行。

    一时间,他也不知顾小姐到底在想些什么。

    她明明不会热衷钱财势力的,否则,她又怎么可能到现在还穿那件破破烂烂的衣服。

    可她为什么又要大肆开分店,钱庄……

    难道她想利用经济搅动天下?

    新老板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

    不,绝不可能的。

    顾小姐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野心,就算有,她也做不到。

    “很晚了,我们先回去,具体怎么做,我时候会再通知你,你记得培养一些信得过的又伶牙俐齿的,到时候去分店帮忙。”

    “好好好,我知道,我会办好的,顾小姐您请放心。都已经这么晚了,要不,今晚上就在这里歇息,我让人安排上等的厢房。”

    楚莫摇摇头,“才不要,阳阳还在家里睡觉呢,我们已经耽误好长时间了,乔乔,我们走。”

    “好。”

    新老板无奈,只能一路陪送到他们到门口。

    他还想送他们到大和药铺,不过顾秋乔两人坚持不用,他也不好意思再送。

    回到家,天色已经快亮了,阳阳还在熟睡中,顾秋乔这才放心。

    经过这么一折腾,顾秋乔没有多少睡意,加上即便睡,也睡不了多久,直接去外堂看诊。

    楚莫帮不上忙,只能去厨房做一些早饭给顾秋乔吃。

    和大夫起来的时候,看到顾秋乔在看诊,也赶紧喊起小喜子,准备开工。

    不知道是临近过年,又或者比较早开工,到下午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病人。

    顾秋乔带着楚莫父女,找了个驴夫,带着满满一车的年货回杏花村。

    一路上楚阳都在哼着童谣,满心期待着回到家里。

    “娘亲,你说爷爷看到我们买这么多的年货回家,会不会很开心呀。”

    “应该的吧。”虽然昨晚一整晚都没歇息,不过顾秋乔一点儿也不疲惫。

    离家几天,忽然她也有些想家了。

    “娘亲,你说,我给莹姨买的糖人,她会不会喜欢。”

    “应该会很喜欢的。”

    “娘亲,我好想现在就在家里,我好想爷爷跟莹姨了。”

    楚莫捂住她的嘴巴,训道,“你娘亲一晚上都没有歇息,让她睡一下,不要打扰她。”

    “没事,晚上早点儿睡就好了,反正也快到杏花村了。”

    顾秋乔看向外面,深山里的空气备加清新,闻了让人心旷神怡,特别那种属于农村专属的土壤味,乍然间,闻得很是亲切。

    尤其是远处那烟囱升起的滚滚白雾以及阡陌纵横的小土屋。

    “娘亲,我们到村头啦,马上就到家了。”楚阳指着前方欣喜的叫道。

    楚莫也赶紧探出头眺望着,一张俊美的脸上绽放一抹诱人的笑容。

    很快,他的笑容就沉了下去。

    顾秋乔一怔,“怎么了?”

    “爹跟莹莹在跟人吵架。”

    顾秋乔的好心情瞬间消失,喊道,“车夫,麻烦你快一些。”

    “好咧。”

    “爹,是谁在欺负爷爷啊。”

    “好像是三婶……”

    “怎么又是她,她好讨厌,娘亲,咱们回去以后,好好教训她。”楚阳嘟嘴,满脸不悦。

    楚莫耳朵一动,嘴里喃喃自语着,“还有三叔,二叔,呀,还有四叔,四婶也在。”

    “这么多人?那帮极品亲戚又上门来干嘛。”

    “乔乔,他们好像是针对四婶来的。”

    顾秋乔眼神一冷。

    那个四叔,上次差点把四婶给气死。

    这次又回来干嘛。

    “车夫,再快一些。”

    “到了到了,马上就到了,您看一下是不是那里?”车夫指了指前方。

    顾秋乔隐隐也看到自己的家了,他的家里里三层外三层,围着不少村民们,根本看不到里面到底是怎么样的。

    只能隐隐听到他们吵架的声音。

    “盼子,这屋子真不是咱们的,咱们回去吧。”四婶的声音带着哭腔,苦苦乞求着。顾盼子狠狠将她推倒,也不顾及她的身子还很虚弱,“顾秋乔已经把房子送给你了不是,既然送给你了,那就是咱们的,这间房子,我卖定了。”

    “乔丫头没有把房子给我,她只是看我可怜,暂时让我住在这里的。”

    “既然给你住,那就是你的了,你的也是我的,我现在要卖这房子,有什么错,你个贱女人,赶紧给我滚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盼子,乔丫头一家对我有救命之恩,她已经帮了我们够多的了,不能再要这房子。”

    “呸,你这个女人,几天不挨揍,我看你是皮痒了。”

    “四弟,你做什么了,赶紧住手,四弟妹身子还没全好呢,你这么打,会把她打死的。”顾拐子急急劝道。

    “四叔,你快住手,不要再打了。”顾秋莹推开顾盼子,但力量悬殊,却怎么也推不开,反而被甩了出去。

    顾拐子急得团团转,一个气愤之下,拐杖狠狠的打过去,却被顾盼子反打回去。

    “你……你连大哥跟妻子还有侄女都打,顾盼子,你还有没有人性。”

    “我打婆娘,关你们什么事,再敢拦着,别怪我不客气。”

    四婶哭泣道,“你打吧,就算你把我打死,你敢别想把那间房子给卖了。”

    “你个臭婆娘,你以为我真不敢打死你,操,要不是你装死,老子至于去外面躲那么多天吗?你知道老子这些日子是怎么过的吗?”

    “啊……”四婶惨叫一声。

    顾拐子自己帮不上,只能求其他的亲戚帮忙。

    哪知道二房一家悠悠说了一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四弟妹嫁过来,自然得听四弟的。”

    三房说了一句,“人家夫妻吵架,我们掺和什么,即便要帮,也得帮自己的亲弟弟啊。”

    顾秋乔等人听到这里,气得脸色都绿了,恨不得马上到他们面前。

    奈何虽然看得到他们的屋子,但要到家里,还有一段距离。

    “我去看看。”

    楚莫脸色铁青,从驴车上跳了下来,拔腿,风一般的朝着家里疾驰而去。

    ------题外话------

    第一更。

    第二更,大概十二点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