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大家都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了。”顾秋乔喊道。

    什么时候她们家里都成杂技团了,隔三差五总能有一堆的村民围过来看热闹。

    不少村民们都不大愿意走,依然想继续看戏,因为顾秋乔跟顾招子,顾来子一家不合,几乎是全村子都知道的事情。

    顾秋乔也懒得搭理他们,拿过药箱,先帮四婶包扎伤口。

    看到她浑身纵横遍布的伤痕,顾秋乔再一次深深厌恶顾盼子。

    她生平最看不起的,就是打老婆的男人。

    怎么说也是结发妻子,下这么重的手,也不怕把她给打死了。

    “咝……”四婶吃痛,一双泪眸紧紧拧在一起。

    “四婶婆不痛,阳阳帮你吹吹,以后就不疼了。”楚阳说着,小跑过来帮她吹气。

    四婶一滴滚烫的泪水终于滑了下来。

    盼子把牛棚都给卖了,以后他要是回来,可得住哪?

    难道也住这间屋子吗?这可是秋乔的新房子。

    还有她呢,以后又该住在哪里。

    “四婶,人善被人欺,该还手的时候,还是得要还手的。”顾秋乔心疼的劝道。

    顾招子指着顾秋乔,对着一大堆的村民们挑拨离间,“大家看看,这就是亲侄女儿啊,居然让四婶打四叔,你们说,还有没有天理了。”

    何清跟着点头,“对,她就是故意挑拨离间老四夫妻的感情,哪有人劝坏不劝好的。”

    “顾秋乔的心思最是恶毒,整天尽欺负我们跟老三家,大家都以为我们多么无理,多么心狠手辣,可这一切还不都是她逼的吗?”

    “对,看她女儿把我女儿咬得奄奄一息就知道了。”

    顾招子与何清一搭一唱的,声声句句都是受她欺负折磨。

    顾秋乔砰的一声,盖上药箱,冷冷瞪向顾招子与何清,“怎么,你们两家今天存心跟我过不去是不,要吵还是要打,来吧,我奉陪。”

    听到药箱重重合上的声音,顾招子缩了缩脑袋,有些害怕。

    他的妻子张红红还没有回来,他吵不过她,更打不过楚莫,碰硬碰,他肯定输。

    何清本来想跟顾招子联手干倒她,可顾招子那怂样,分明就欺软怕恶,指望他,还不如靠自己呢。

    特别是顾来子也拉住她,低声说了一句,“先看看情况再说,咱们的女儿想要嫁给常林,还需要她帮忙呢。”

    何清根本不指望她能帮忙,她要是有那么好的心就好了。

    不过凭她一个,确实对付不了伶牙俐齿的顾秋乔,只能讽刺道。

    “都大年二十九了,居然连个对联也没有,更别说是年货了,你顾秋乔不是很有钱吗?我看就根本就是装阔的。”

    王寡妇似笑非笑的说着,“原以来今年过年,你们家会是村里最阔气的,没想到,呵……明天吃年夜饭的时候,可别流口水啊。”

    何清不喜欢王寡妇,这个女人太骚了,专门勾搭男人。今天,是她唯一一次不那么讨厌。

    “你们说,今年都大年二十九了,家家户户都往来送礼,可是他们呢,据我所知,他们家到现在,都没有人送过任何东西呢,呵。”

    “可不是嘛,别人送就算了。他们家现在啊,别说肉,连米都快没得吃了,哈哈。”

    何清跟王寡妇一搭一唱的。

    杏花村的村民们个个很是疑惑。

    前几天顾秋乔不是出手很阔绰吗?

    怎么……

    怎么这才几天居然这么穷了……

    穷得连饭都吃不起了?

    顾秋莹插腰道,“谁说没有人送东西给我们了,二娃子他娘就送了两颗鸡蛋给我们,只不过我们不想要而已。”

    “哈哈哈……那不也一样什么都没有吗?”王寡妇笑得花枝乱颤,魅惑的眼里,尽是不屑。

    村子里的村民们不少也看着笑话,乐得看到顾秋乔家里打回原型,越穷越好。

    毕竟她们富裕了,对他们也没什么好处,还会拉低贫富之间的明显差距。

    何清得意的笑道,“我今年可是收到鸡蛋一蓝,桂鱼一条,花生两斤呢。”

    “我家也收到五斤咸菜,两斤豆子。”

    “我家今年收的更多呢,有好几对对联啊,还有一匹布呢,都可以做一套衣服了。”

    “这么多啊,是谁出手那么大方,竟然送了整整一匹布。”

    “当然是我娘的人送的了。”

    “你娘家真有钱,出手真大方啊。”

    “……”

    顾秋乔简直想塞起耳朵。

    都是一些芝麻大点儿的东西,至于在这里显摆吗?

    说得好像他们家有多不济似的。

    顾秋乔不想搭理他们,扶着四婶就想进屋。

    然而楚阳却出不了这口恶气,指着远处的车夫大声道,“你还不快把我们的年货卸下来。”

    “哦,好的好的。”车夫应了一声,看了半天都不明白她们在吵什么,又在攀比什么。

    车夫只能从驴车里搬出一箱箱的东西送到顾秋乔家里。

    自从楚阳指向车夫,不少人都吓到了。

    要是顾秋乔真的混的那么糟糕,又怎么会有钱雇佣驴车呢。

    特别是看到车夫搬着一箱箱的东西进屋,所有人眼睛都看直了,不少人还流着哈喇子。

    那猪肉怎么买那么多,都有七八斤了吧,还有那鱼,居然有五六条呢,还有对联,剪纸,干货,香菇,蔬菜,糕点等等……

    这么多……

    他们一家能吃得了那么多东西吗?

    车夫来回都跑了好几十趟了吧。

    顾招子吞了吞口水。

    这才出去一趟,顾秋乔不会又发达了吧……

    靠,这么多的年货,一整个春节都吃不完的吧,她又成了村子里最阔绰的人了。

    顾秋乔将众人或惊讶,或嫉妒,或开心的笑容都一一记在心里。

    最后看向正笑得一脸得意的楚阳,她有些哭笑不得。

    顾秋莹与顾拐子直接傻眼了。

    这些日子以来,村子里的人没少骂她们,也没少取笑过他们人品失败,连送年货的人也没有。

    现在,秋乔居然带回这么多的年货,这完全就是把所有人都给压了下去啊。

    “怎么样,我们的东西,不比你们少吧。”楚阳得意的看向王寡妇与何清。

    哼,想跟她们比,慢慢想吧。

    娘亲那么能赚钱,这些又算什么,娘亲想买随时都可以买。

    何清与王寡妇面色难看。

    只后只能酸溜溜的道,“是很多,不过这些都是你们花钱买的吧,也没有人送年货给你们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