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四婶本来想说,要不,就给她,她好好洗一下,还是很好用的。

    不过,一想到顾秋乔离她那么近,少不得有时候也去她那里吃饭,还是做罢了。

    顾拐子依旧一脸心疼,“要不,我们把他放在后山,要是有人要的话,自然就捡回去了,不然打碎扔了,实在是可惜。”

    “行吧。”顾秋乔点点头,跟着楚阳再去张罗另一桌。

    顾拐子与楚莫则收拾烂摊子。

    折腾了许,终于折腾好了。

    楚莫一阵开心,还好乔乔有先见之明,让他准备了两份年夜饭,不然今天他们都要饿肚子了。

    楚阳拍着手,笑得咯咯作响,“这才是年夜饭嘛,我们一家人坐在一起,多好呀。”

    顾秋莹心情也好转了起来,“如果他们不来的话,今年的年夜饭,是我最喜欢的,就是可惜,娘不在了。”

    本来带着笑容的众人,忽然沉了下去。

    顾秋乔心里一阵唏嘘,虽然她一穿越,她娘就去了,不过昏迷前,她娘说的话,依然让她动容。

    她应该很疼两个孩子的吧。

    楚莫以为顾秋乔在伤心,握住她的纤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坚定道,“乔乔,你放心,以后我会照顾你的。”

    被宽厚的大手握住,顾秋乔只觉得这双大手既温暖又坚强,仿佛只要有他的大手保护,她什么都不害怕了。

    “都怪我没用,她生前的时候,从没有让她过过一天的好日子。”

    顾拐子自责,做为一个丈夫,一个爹,他真的很不称职。

    “爹,这不怪你。”

    顾秋莹眼眶一红。

    虽然以前她也怨过他,怨他每次都软弱,任由二房三房四房的人欺负他们。

    不过爹的性子就是这样,她能有什么办法。

    至少爹对她们还是很疼爱的。

    “这样吧,我去添一副碗筷,就当作咱娘跟咱一起吃。”

    顾秋乔说着,又取了一副碗筷过来,夹了些饭菜放在碗里,又留了一个空位出来。

    顾秋莹眼眶一红,热泪汹涌而出,却被她强行忍了下去。

    今天是除夕夜,应该是一家人开开心心,高高兴兴的日子,怎么能哭呢。

    四婶低下头。

    年夜饭……

    大家都是一家人围在一起团圆饭的。

    只有她一个人……

    “吃吧,祝我们新的一年,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顾秋乔笑道。

    众人抛开刚刚心里的不愉快,开始动筷。

    顾秋乔的筷子伸到一半,忽然想起他们刚刚吃饭的不雅动作,忽然觉得没胃口。

    见他们一家人有说有笑的吃着,顾秋乔也只能忍了。

    她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跟他们一块吃饭,简直倒胃口。

    楚莫全程几乎都在夹菜给顾秋乔,“乔乔,吃鱼肉,这个有营养。”

    “乔乔,鱼肉的刺我都挑出来了,你放心吃吧。”

    “乔乔,我帮你盛汤。”

    “……”

    楚阳难得不吃醋,咯咯笑道,“爹,你好偏心啊,只夹给娘亲,都不夹给我们。”

    楚莫脸上一脸,轻轻敲了她的头,低斥道,“胡说八道什么,爹只是还没有帮你们夹而已。”

    众人哈哈大笑。

    顾秋乔指了指自己碗里堆得比山还高的菜,笑道,“这么多,我吃不完的,你自己多吃一些。”

    “秋秋,你对我真好,知道我饿了,所以让我多吃的。”

    楚莫还没有应声的时候,忽然一个白衣俊美的男子摇着折扇进来了,一进来就不客气的找了个空位,甚至想拿起桌上的饭碗来吃。

    忽然想到什么,白衣男子自来熟的进屋拿了一副碗筷,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去,自顾自的夹起猪肉,放在嘴里,优雅的吃着,时不时还夸赞道,“好吃,秋秋家的饭菜就是香。”

    众人都怔住了。

    这个白衣男子不就是常林吗?

    他怎么又来了?

    楚莫脸上的笑容瞬间拉了下来,一把意欲抢过他手里的饭碗。

    常林一闪,险险闪了过去,心里一个惊讶。

    这傻子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一个念头刚过,楚莫又一个擒拿手过来,速度既快又准,饶是他,也几次差点被他抢了饭碗。

    常林又是一惊,百指飞扬,拈花一笑,扣玄功……

    他怎么懂这么多的失传的绝招?

    楚莫到底是谁?

    一个不注意间,常林手里的饭碗被他抢了去。

    楚莫依旧气呼呼的。

    常林忍下心里的震惊,委屈的哭诉,“乔乔,这个傻子不让我吃饭。”

    楚莫骂道,“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滚,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你可以不欢迎我啊,但是乔乔跟顾伯伯欢迎我就可以了,顾伯伯,你应该很欢迎我的吧。”

    常林说着,一张绝世的俊颜凑近顾拐子面前,笑得单纯无害,宛如一只小白兔。

    顾拐子呃了一声……

    有些为难的看着顾秋乔……

    他怎么敢轰他出去呢,毕竟他的身份那么高贵……

    但是楚莫……

    乔乔好像更喜欢楚莫。

    虽然他的条件比楚莫好了千万倍……

    顾拐子有些尴尬的笑道,“常公子真会开玩笑,这……大除夕的,你不在家吃年夜饭,怎么跑这里来了?”

    “因为我跟秋秋才是一家人啊,她是我的未婚妻,我当然得来这里吃年夜饭。”

    “什么未婚妻,乔乔才是我的未婚妻,你马上给我滚出这里,再不滚出去,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楚莫砰的一声站了起来。

    只要看到这个妖孽男人,他就没有好心情。

    常林拍了拍自己受惊的小心脏,“你这么凶做什么,会吓到我的,也会吓到我家秋秋的。”

    “你还说。”楚莫恨不得将他轰出去。

    常林拿起手里仅存的筷子,自来熟的夹着桌上的佳肴,啧啧有声,“好吃,比一品堂的饭菜还香,秋秋,我看干脆以后我每天都来这里住得了。”

    楚莫手里的筷子一挡,挡住他的筷子,阻止他夹菜。

    常林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反手一挡,敲开楚莫的筷子,继续夹。

    哪知道楚莫的筷子如影随形,生生压得他没有空隙再去夹菜。

    顾秋乔看不到他们的筷子到底是怎么动作,只能看到一个筷影。

    如果说心里不震惊,那绝对是假的。

    刚刚楚莫抢他手里的碗,她就已经惊到了。

    常林不仅是探花,且武功高强,以前几届状元都不是他的对手,身法自然是迅速的。

    可楚莫居然能抢了他的碗。

    那速度,可一点儿也不亚于常林。

    楚莫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砰……”

    一盘子的菜,因为他们的斗武,盘子变成粉末,那些菜也尽数都倒在桌上。

    再看他们两人手里的筷子,却是完好无缺。

    “咝……”

    顾拐子等人倒抽一口凉气。

    好好的一个盘子,怎么就变成粉末了呢?

    这……

    他们到底是怎么比试的?

    顾秋乔眼里震惊之色同样一闪而过。

    这算是内力吗?

    常林可惜的看着与粉末融为一体的菜,摇摇头,惋惜道,“真是可惜了一盘好菜,就这么被你给毁了,真是浪费啊。”

    “你胡说,是你自己用力,我才跟着用力的,你是不用力的话,我自然也不会去使力的。”

    “你不拦着我夹菜,我能用力吗?再说了,有你这样的待客之道吗?”

    常林嘴里说着,心里却是震惊。

    用力……

    他把内力说成用力?

    他是以为,那股内力,仅仅只是用力过度吗?

    他是真傻,还是装傻?

    真傻的话,哪来的一身磅礴内力?

    装傻的话,也特么的太像了吧。

    “常少爷,今年是除夕夜,我们一家人团团圆圆的日子,恕不接待外客,你请吧。”

    顾秋乔冷冷下了逐客令。

    楚莫赶紧附和,把一家人咬重,“对,我们一家人吃年夜饭,不请外人,你赶紧滚蛋吧。”

    常林直接忽然他们嘴里咬重的话,一脸委屈的道,“除了你们这里,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今年大年三十,我都还没有吃上一口饭呢,你们真的忍心把我赶走吗?”

    楚阳插腰,奶声奶气的声音充满气愤,“你胡说八道,你们家里那么有钱,怎么可能吃不上饭,我告诉你,娘亲是爹爹的,谁也不能跟爹爹抢,不然,我……我的牙齿对他不会客气的。”

    “那要不,我也当你爹,你让你娘嫁给我,以后我天天送书给你,我还教你读书识字画画,怎么样?”

    “我才不要,我爹也识字,也会画画,我不需要你教,你真是一个坏人,不就是送了我一本书嘛,我把书还给你就是了。”

    楚阳跳下凳子,跑进房里,捧着一本书出来。

    她的小眼睛里,尽是纠结与不舍,几次深深的看着怀里的书,终于,还是咬咬牙,将书还给常林。

    “不就是一本书,我爹也会买给我的,拿着你的书,赶紧离开。”

    常林没有去接他的书,反而笑道,“这样吧,你让我在你们家吃一些东西,这本书就送给你,我不要了,如何?你看,我肚子也实在饿得厉害,都咕噜咕噜的叫着呢。”

    楚阳仔细听着。

    听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听到。

    “哪有什么咕噜声,根本没有,你骗我。”

    “有的有的,你再仔细听听。”常林催动内力,让肚子咕噜叫了几声。

    楚阳脸色有些难看。

    真的在咕噜咕噜的叫。

    难道他真的很久没有吃饭了吗?

    只要让他吃一些饭,这本书就是她的吗?

    要不,让他吃吧,反正他们一家人也吃不完。

    纠结了许久,楚阳直接将书扔给常林,奶声奶气道,“虽然我很喜欢你的书,但是娘亲只有一个,爹爹不能没有娘亲,你以后不要再跟我爹争了,不然以后阳阳也不跟你玩了。”

    顾秋乔摸了摸楚阳的秀发,有些好笑。

    傻瓜,她又不是玩具,岂是别人想抢就能抢得走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