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楚莫曾经在这里住过许久,对于屋子里的构造一清二楚,驾轻就熟的带着顾秋乔进了主屋。

    一到主屋,七具尸体纵横交错的躺在地上,或趴在桌上,那桌子上,还有一桌丰盛的饭菜,只不过被血水给溅了,染着不少血迹。

    顾秋乔一眼望去,这七具尸体有古稀老人,有身怀八甲的孕妇,也有四五岁的孩童,甚至还有一个尚在襁褓的孩子。

    楚莫骂了一句,“畜牲,连老人跟孩子都杀,早晚得下地狱。”

    顾秋乔蹲下身,发现在他们的伤口,全是被抹了脖子,一刀致命。

    只有一个人少年人,是被掐死的。

    顾秋乔紧紧盯着被掐死的少年。

    这脖子上,连一个掐痕都没有,反倒是脖子附近的骨头全部粉碎了,一看就是用内力震断。

    即便用内力震断,也会留下一些痕迹,可他什么都没有,足以见得对方的速度,快准狠,甚至熟练性的掐断别人脖子。

    “乔乔,这些人都是被一刀抹了脖子,到底是谁跟他有那么大的深仇大恨,居然把他们全家都给杀了,实在太狠了。”

    楚莫心里跳得很是厉害。

    如果他没有把房子给卖了,是不是今天死的,就是他跟阳阳了。

    常林一双魅惑的眼睛,不断打量着,听到楚莫的话,不禁笑出了声,“真的是跟张老伯有仇吗?别是张老伯替某人做了替死鬼。”

    “什么意思?”

    “你个傻子,说你傻,你还真的傻,张老伯虽然经济还可以,但也不是富贵人家,只能说中等,他们全家也是老实本份的人,不应该得罪什么人的,这些人,为什么要千里迢迢跑来杏花村杀他们全家呢。”

    常林无语的撇了一眼楚莫。

    真不知道顾秋乔怎么会看上他那个傻子。

    “依常公子的推测测,他们为什么要杀张老伯呢?”尾随而来的顾爷爷心里隐隐有一个答案,却不敢肯定,只能问道。

    常林摇摇扇子,一副置身事外,“我又不是那些凶手,我怎么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杀张老伯。”

    “乔丫头,你怎么看?”顾爷爷又看向顾秋乔。

    顾秋乔进去的时候,眼神就一直打量着周围。

    见楚莫期待的盯着她,沉咳了一下问道,“这些门窗有人动过吗?是谁发现他们的?”

    “门窗都没有动过,我怕会破坏凶杀现场,所以第一时间,就让人封锁这里,发现惨案的,是狗子,狗子,你来跟她说。”

    狗子是被顾爷爷拉进来的。

    自从进了这个屋子,他的身子就抖个不停,紧紧攥着顾爷爷的衣裳,脸上一片惶恐害怕。

    “别怕,你老实把事情发生的经过原原本本告诉他们就好。”

    顾爷爷拍了拍他的后背。

    任是谁,一下子看到七具尸体,都会害怕的吧。

    狗子的腿依然抖着,哆嗦的颤声道,“我……我跟张老伯一家关系都很好,又是亲戚,早上的时候,张老伯说,今年晚上一起去他们家吃年夜饭,还说他儿子儿媳都回来了,我……拒绝了。”

    顾秋乔静静等着他把话说完。

    “下午的时候,张老伯又喊了几次,他儿子也来我家喊了好多次,说难得回来一趟,一定要过去一起吃一下年夜饭,好聚聚,我想着,他们都喊了那么多次了,不去也不好意思,所以我……我家刚吃完年夜饭,我就摸着路去他家了。”

    “我敲了好久的门,里面都没有任何反应,喊了也没有人应声,可是灯明明还亮着的,你们看啊,他们都喊我过来吃年夜饭喊了那么多次,没有理由把我拒之门外啊,所以我隐隐感觉事情不大对劲,我就撞门了。”

    “哪知道撞了门以后,我……我就发现他们全死了……呜呜……”

    狗子说着说着,捂脸哭了起来,“张老伯待人一向和善的,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心这么狠,连孩子都不放过。”

    “你发现他们全死了以后,你又做了什么?可有看到什么人影?”

    “没有啊,除这七具尸体,我什么都没有看到,随后,我就跑出去外面大喊杀人了,然后就有不少人围过来了。”

    狗子说着说着,直接颓坐在地上,捂着脸,闷声痛哭。

    “乔乔,有没有什么新发现?”楚莫赶紧问道,不能让张老伯死得那么冤枉的。

    顾秋乔点了点头,走近狗子,又问了一句,“你仔细想想,你真的没有看到什么,或者听到什么?”

    狗子抬起泪眼婆娑的脸,陷入回忆中。

    众人识趣的不去打扰。

    “我……我没有看到什么……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等等,我……我好像听到一个倒地的声音,对,就是倒地的声音。”

    顾秋乔豁然看向被掐断脖子的少年。

    这些人里,甚至都是歪坐在地上死的,只有他一个人倒在地上。

    “怎么样,有线索吗?”

    顾爷爷,楚莫,以及在场汉壮,全部看向顾秋乔。

    顾秋乔扫了一下众人,淡淡道,“这屋子里的摆设整整齐齐,不像被翻过的样子,来人应该不是为财,这些窗子都关得严严实实的,狗子也说大门是从里面反锁的,所以,来人也不是从门窗进来的。”

    众人同意她的第一句话,这帮人,不可能是为财。

    但是第二句就……

    狗子哆嗦着问道,“不是从门窗进来的,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

    “没错,就是掉下来的,不过,不是天上掉的,是通过天窗跳的。”

    众人纷纷抬头找天窗,赫然发现,果然,头顶有一个天窗。

    只不过那天窗很小,离地又远,凶手就算跳得下来,也很难爬回去吧。

    顾来子跟顾秋鸿不知何时,也来了这里,讽刺道,“开什么玩笑,他们怎么爬回去,这里又没有用凳子搭过的痕迹。”

    “对,他们上去的时候,没有借力爬上去,因为他们是用钢丝借力上去的。”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用钢丝出去的?”

    顾秋乔指了指天窗旁一条微弱的线条划迹,“这天窗,一般人,应该很少有人会去碰,即便碰,也不可能只有那里出现一条划迹,并且那痕迹,还是新的,看,木板的碎屑凸出一角了,证明是最近才划的。”

    众人抬头仔细观察。

    果然,天窗旁确实有一条划痕。

    顾爷爷隐隐心惊。

    自己的孙女观察的也太仔细了吧。

    顾秋鸿不客气的问了一句,“靠一条铁丝,根本不可能爬上去,你在逗我们是不是?”

    “普通人当然爬不上去,关键他们不是普通人,你们看他们脖子上的刀伤,伤口宽度既薄又深,再看长度,足足有有两寸,证明凶手,手里的刀,并不小。”

    “你怎么知道他们的刀不小?”

    “从伤口自然就可以推演出来,这些人皆是一刀毙命,连婴儿都是脖子上一刀毙命,大人还好说,你们看看这孩子。”

    众人愣愣的看着孩子,不明白孩子的伤口有什么特别之处。

    “现在是大冬天,大家穿的都多,特别是孩子,大人都怕孩子冷,有多少衣服全部给孩子穿了下去,他也不例外,他的全身包得严严实实的,伤口又怎么可能跟大人一模一样呢?明显这些人训练有素,长期杀人,所以手法熟练。”

    丝……

    众人都吓了一大跳。

    如果像她说的那么厉害,那他们还有谁会是他们的对手啊?

    以后他们想杀谁,就可以杀谁了不是吗?

    “那狗子听到的倒地声又是怎么回事?”顾爷爷问。

    顾秋乔站到少年死者旁边,缓缓开口,“我们做一个假设,张老伯一家人正其乐融融的吃着年夜饭,凶手忽然从天窗下来,二话不说,直接一刀抹了脖子,只留下这位少年当活口询问一些问题。”

    “可能是这个少年回答的问题,不如他们的意,又或者狗子忽然敲门,所以那些凶手,直接掐断他的脖子,再借铁丝从天窗离开。”

    除了一个天窗,其他的门窗都关得紧紧的,应该也不是跳窗进来的

    ------题外话------

    亲爱的,这是8号的第三更哈,好像超过十二点了,嗷嗷。

    上面那章,后面几句是错误的,本来想写那个剧情,后来临时变动了剧情。

    就是黑衣人跑到顾拐子家,想杀楚阳那几十个字。

    我想删除,没有办法删除,只能十二点以后才能删,所以大家看得懂就好哈,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