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女当家:带着萌娃去种田 > 第190章 儿孙都死了
    “爹,村长有几个儿子,几个孙子?”

    顾拐子纳闷,自己的女儿,是真的失忆了吗?

    怎么村长有几个儿子,几个孙子都不知道。

    四婶也有些疑惑。

    这全村的人,都知道的呀。

    顾秋乔轻咳了一下,“上次撞到脑子,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难怪……乔乔啊,你没事吧?上次撞的,还疼吗?”顾拐子心疼,当初的事,都怪他没用。

    “没事了,就是有些事情老是记不住,让爹担心了。”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胡话,是爹对不起你才对。村长有四个儿子,第一个儿子外出,不知因为什么事,死在外面了,另外三个儿子,也被强盗给杀了,还有一个女儿,不过村长的女儿消失很多年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儿,大家都说,她死在外面了,不知也不可能这么多年都没有回来。”

    “这么多年是多少年了?”

    “六年多了。”

    “六年多……在他三个儿子出事的前一年……”

    “那他大儿子什么时候死的?”

    “六年多年前死的,哎,村长也是命苦的,生了那么多儿子,却……”顾拐子又是一声叹息。

    四婶有些难受的接道,“可不是嘛,他的儿女全死了,只留下两个孙女,最惨的是,他的大儿子也死了,如今只剩下一个小孙子跟小孙媳妇,还好,他的小孙子,又给他生了一个曾孙,希望他们好人平安,千万不要再多灾多难了才好。”

    “大孙子也死了?他的大孙子又是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

    “死了有五年了吧,他的儿子们刚死没多久,他的孙子就被火给烧死了,连尸体都没留下呢,那把火烧得很是奇怪,到现在案子都没破。不,应该说破了,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那个凶手根本就是替死鬼罢了。”

    “替死鬼?”

    “可不是,案子迟迟破不了,村长一直去衙门找县官,县官他实在破不出来啊,后来随便指了一个死囚,说是那个死囚临死前,为了钱财,把村长的孙子活活给烧死了。”

    “是在哪个屋子烧死他的孙子?”

    “就是村长盖在山上的小房里,村长在山上种了很多果树,有时候嫌上下山不方便,所以在山上盖了一个小房子,哪知道出了那事,现在那小房子,都没有人敢去了,大家都说,那里晚上的时候会闹鬼。”

    顾秋乔骨节分明的手,无意识的敲着桌子。

    一个女儿失踪了,四个儿子死了,一个孙子也死了……

    死亡的日子,全是五六年前……

    楚莫也是五六年前来杏花村的。

    村长关心楚莫与楚阳,多过于自己的孙子……

    这世上,哪有这么凑巧的事……

    那几个儿子孙女的死因,怕没有那么凑巧吧……

    五六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些人,为什么会死……

    村长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

    他为什么对楚莫父女那么好?

    他跟楚叔又是什么关系?

    楚莫的身世,他应该是知道的吧……

    顾秋乔有一堆的疑问。

    但不得不否认,这个村长肯定有问题。

    想要解开楚莫的身世,看来,只能从村长下手了。

    “娘亲,爹爹,村长爷爷好可怜,呜呜……以后我们对他好点好吗?”

    楚阳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楚莫赶紧抱住她,不断轻哄着。

    四婶也哽咽道,“那一两年,村长真的失去很多,他其实真的很可怜。”

    顾拐子赶紧叮嘱,“村长对咱们家有大恩,咱们一定要好好报答人家。”

    顾秋乔点点头。

    对楚莫他们不知道有没有恩。

    但是对她,肯定是没有的。

    当年他维护她,没的揭开是她无意中指路害了他的三个儿子,应该是在掩护某个真相,或者某个的吧。

    村长掩护的,是不是楚莫?

    顾秋乔现在不是很明白,只能找机会,再好好探查清楚了。

    “阳阳,这件事,你就当作不知道,千万不能说出去,知道吗,楚莫,你也不一样。”顾秋乔忽然严肃警告。

    楚阳讷讷道,“为什么?”

    楚莫恍然大悟,“是不是如果说出来,村子里的人,会说是你害了村长的三个儿子?”

    顾秋乔一怔。

    楚莫这什么脑子,怎么会想到那里去?

    她有什么好怕人议论的,她是怕村长好不容易掩藏的秘密一旦传出去,会害了楚莫他们,也害了村长。

    不过,既然他这么说,她也不解释了,跟他解释也解释不清楚。

    楚阳也懂了,“原来是这样,那阳阳肯定不说,阳阳不会让村子里人说娘亲坏话的。”

    “真乖,记住,不管任何人,都不可以说,知道吗,还有村子的女儿,大儿子,大孙子的事,也不可以说。”

    “乔乔放心吧,我们都不会说的,我们就当作不知道,对吧,阳阳。”楚莫信誓旦旦。

    楚阳也跟着发誓,“娘亲放心吧,阳阳打死不说的。”

    “真乖。”顾秋乔捏了捏她的小脸,笑道。

    四婶有些不安,“刚刚我说了村长的三个儿子,是因为你……才死的,常林就坐在那里,他肯定也听到了,怎么办?”

    顾秋乔嘴角微抿,风轻云淡的道,“不用管他,以后不说就好。”

    相信,他也不会那么多嘴,去说这些无聊的事。

    倒是怕他去追查这些陈年往事,到时候会对村长跟楚莫不利。

    “娘亲,我吃完饭了,我们要不要去村长家里,阳阳想村长爷爷了。”

    顾拐子笑道,“阳阳要是过去,村长肯定很开心的,村长一直都很喜欢小孩,村子里的小孩子啊,他一个个都像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疼着。”

    “才不是呢,村长爷爷最疼我了,村长爷爷对我最好的。”

    “哈哈……”屋子难得气氛放松了些。

    “乔丫头啊,咱家里不是还有一些猪肉吗,一会给村长带一些过去。”

    “好。”

    顾秋乔笑道,拿了些年货,跟着楚莫与楚阳一起前往村长家里。

    出门没多久,顾秋乔隐隐就看到几个捕快抓了顾秋鸿,将他押出村子。

    顾秋鸿嘴里一直撕吼的大喊,“我不是凶手,他们不是我杀的,你们要相信我,他们真的不是我杀的,爹,娘,爷爷,你们要救救我呀,我真的没有杀他们。”

    “走,废话那么多,再敢大吼大叫,小心我抽死你。”

    捕快不耐烦的吼了一声,粗鲁的将他押走。

    顾秋鸿哭着叫着,即便被押出许远,依然不断的解释,“我求求你们了,你们放了我吧,我真的不是凶手啊,我真的不是啊,爹娘,你们一定要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顾招子与张红红哭得撕心裂肺,想冲上去拦住他们抓走儿子,却被另外几个捕快挡住,无法前进。

    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越走越远,张红红干脆跪在捕快面前,求饶道,“官爷,求求你了,你放了我的儿子吧,我的儿子从没有杀过人,他不敢杀人的。”

    “证据确凿,不是他还有谁,你们再敢反抗,别怪我把你们一起抓了。”

    张红红怎么肯放手呢。

    她就只有那么一个儿子,要是秋鸿出了什么事,她也不想活了。

    “官爷,求你们明察,我的儿子不可能杀人的,他虽然平时纨绔狂妄了些,但他连一只鸡都不敢杀,又怎么敢杀人呢,就算他杀人,也没有办法在同一时间杀那么多人呀,官爷,求求你,求求你明察秋毫。”

    捕快不客气的踹开张红红,怒道,“到县衙一对质,不就清清楚楚了吗,你爷我现在不正在明察,再敢反抗,我把你一并治罪了。”

    顾招子哆嗦着哭道,“官爷,县衙去不得啊,那里的酷刑那么残忍,没罪也会打出有罪的。”

    官差怒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屈打成招?”

    顾招子赶紧摇头解释,“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的意思是我的儿子怕痛,只要一打,他就会胡说八道的。”

    “他要是没有杀人,他怕什么,你们又怕什么,我看张老伯一家,就是他们杀的,你们身为他的父母,肯定也跟这事儿脱不了干系,一并抓起来。”

    “不不不,我们跟这件事没有关系啊,官爷,官爷,您行行好,不要抓我们。”

    “是啊,我们一把老骨头了,真的受不了,官爷,求求您了。”

    “废话那么多做什么,马上抓起来。”

    ------题外话------

    这是第二更哈,么么哒,第三更,大概在三点的时候,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