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几个捕快身子一动,正要抓人,一个头发斑白,年过六旬的老人站了出来,不知道跟官差说了些什么,官差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把人给放了。

    楚阳拉了拉顾秋乔的衣服,喜滋滋的笑着,“娘亲,你看,那就是村长爷爷。”

    顾秋乔仔细打量了那老人。

    却见这老人跟其他老人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他慈眉善目,一看就是亲切随和的人。

    “乔乔,那些官差都走了,咱们要过去吗?”楚莫问道。

    “走吧。”顾秋乔拉起楚阳的手。

    楚莫却松开,小跑着奔向村长,嘴里甜甜的大喊,“村长爷爷,村长爷爷……”

    顾秋乔手里握了个空,有些不习惯。

    以前每次牵着她的手,她都会紧紧握着的,看来阳阳跟村长的感情确实好。

    楚莫温润一笑,“阳阳每次都这样,看到村长,连我都不要了。”

    “是吗,咱们也走吧。”能让阳阳喜欢的,想必,也坏不到哪儿去的吧。

    楚阳跑得很快,直接扑到村长的怀里,村长被她扑得一个趔趄,差点栽倒。

    待一看到是阳阳,马上蹲下身,欣喜的揉了揉眼睛,“阳阳,你是阳阳,几个月不见,你又长高啦,好像也长胖长白了,爷爷想死你了。”

    “爷爷,阳阳也好想你。”楚阳抱住他的大腿,贪婪的吸吮着属于他身上的味道。

    以前看到村长爷爷,她只是开心,早上爷爷跟四婶婆说了村长爷爷的故事,她开始心疼村长爷爷了。

    “乖孩子,快告诉爷爷,最近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你。”

    “没有,有娘亲在,没有人敢欺负我的。”

    “娘亲?”村长一怔。

    阳阳什么时候有娘亲了。

    “她就是我的娘亲,娘亲,你看,这就是村长爷爷。”楚阳一指村长。

    村长看到是顾秋乔,有些疑惑,“秋乔……”

    这是顾家丫头吗?怎么变成阳阳的娘亲了?

    她跟楚莫成亲了吗?

    “村长。”楚莫开心的喊了一句。

    村长眼眶一红,强忍着激动,欣喜道,“楚莫,好久不见,最近过得好吗?自从你楚叔去世后没多久,我就去镇子里了,也不知你们过得怎么样。”

    “谢谢村长关心,我们都很好。”

    顾秋乔虽然安之若素,脸上看不出什么异常,却是一直打量着村长。

    楚阳扑向他的时候,虽然他差点栽倒,下盘的脚步却是稳如泰山,即便楚阳撞得再用力,他也不可能轻易倒下去的。

    可他的上半身却摇摇欲坠,这不是一般人该有的表现。

    看到楚莫时,他的心跳快了几拍,想来应该是很欣喜激动的。

    他想看楚莫是否不适,却又不敢靠近,也不敢正眼看他的脸,骨子里透着一缕若有若无的卑微。

    这不像一个高高在上的村长,对一个普通村民的表现。

    反倒是一个属下对上司的尊敬。

    如果之前是怀疑,那么现在,她已经可以肯定了。

    这个村长,百分之两百有问题。

    “你们什么时候成亲的,怎么也不通知我一下。”村长笑着道,看着顾秋乔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柔和。

    楚莫脸上一红,有些尴尬的笑道,“我们还没有成亲呢,等成亲的时候,会告诉村长的。”

    “哈哈哈,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村长替你们做主,你们先把婚事给办了。”

    楚莫红着脸,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既不同意,也不否认,更不说话。

    他当然希望婚事能够赶紧办,但是乔乔现在还不是很想嫁给他,他也还没有那个能力,风风光光的让乔乔嫁给他,所以现在不办婚事,也是好的。

    他一定要努力赚钱,风风光光的把乔乔娶回家,他要一辈子疼着她。

    楚莫那害羞的劲儿,别说是村长,就算是普通人,也能看得出来,他对顾秋乔有意思的。

    顾秋乔礼貌性的客套了句,“多谢村长关心,不过我们婚事的话,可以先缓缓。”

    “先缓缓?”村长有些错愕,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朗笑道,“好好好,那就先缓缓,等你们两啊,都准备好了后,我马上替你们办婚事。”

    村长说完后,有些好奇的看着顾秋乔,慈祥道,“秋乔啊,你看起来,似乎跟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她总是低着头,仿佛低人一等。

    如今她的背脊挺得笔直,身上也有一股无法忽视的尊贵,那股尊贵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让人不敢小看了她。

    奇怪,她身上的气质,怎么变化这么大?

    “可能是死过一次,所以有些蜕变了吧。”顾秋乔淡淡道,大方的任他打量。

    张红红与顾招子气得直打哆嗦。

    都什么时候了,他们还在这里认亲,村子里可是出了七条人命啊。

    他们的儿子也被抓走了啊,他们的儿子怎么可能是凶手呢,这分明就是栽脏陷害。

    张红红忍下心里的怒气,哀求道,“村长,求求你,救救我的儿子吧,我的儿子不可能杀人的,昨天晚上,秋乔都说了,那凶手是从天窗下来杀人的,也是通过铁丝从天窗逃走的,我儿子哪有那么快的身手呀。”

    顾招子抹了一把泪,跟着求道,“村长,要是你不救我儿子,就真的没有人能救得了了,我爹因为这件事,气得都病倒在床上,到现在还昏迷不醒,他现在是没有办法去县衙救我儿子了。”

    村子叹了口气,有些无奈,“我只能尽力,老张一家死得实在是太惨了,我估计县衙很难放人的。”

    “可是我儿子明明没有杀人,他们凭什么不放人,村长,你跟县官有些交情,要不,你帮我跟他求一下情好不好?”

    “现在最主要的,是人证物证都在,我也是无能为力啊,我最多只能让县官好好查案,替他说一些好话。”

    张红红与顾招子脸色一白。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也没有办法救秋鸿了吗?

    他们家就一个儿子,要是他出事了,他们可怎么办?

    顾家的香火也会断的呀。

    “您是村长,您怎么会救不了呢,只要你出面,县官也会给你面子的是不是?”

    “你想太多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村长,他们是官府的人,怎么可能会给我太多面子呢,你们啊,也把心放平了,这件事,只能看后面能不能找到凶手了,要是找不到的话,我怕你们的儿子,实在是很难出来。”

    张红红怒气上涌。

    放平?

    怎么放平?

    如何放平?

    被抓的又不是他儿子。

    那县官,谁都知道,是个贪官,杏花村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要是不破案,只怕责任也免不了。

    找不到凶手的情况下,他们……

    他们很有可能让鸿儿顶罪的啊……

    张红红与顾招子还想求村长,村长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你们找我,我也实在无能为力,如果你们真想救出秋鸿那孩子,除非能够抓住凶手。”

    张红红哭道,“我们去哪儿找凶手,我们都不知道凶手是谁。”

    顾招子吓得发抖,“就算知道了,我们也抓不住啊,他们那么残忍,还随身携带刀子,只怕人没抓到,我们的小命也会丢的。”

    张红红惨白的脸上,一片无助。

    忽然看到顾秋乔盯着张老伯家方向思考着,张红红马上跑到顾秋乔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哀求道。

    “乔乔,二婶求求你了,你救救秋鸿吧,他怎么说,也是你的堂哥,以前是二婶不懂事,老是处处针对你,二婶答应你,只要你救出秋鸿,以后我再也不会找你麻烦了好不好?”

    顾招子没有想到,自己的媳妇对顾秋乔那么痛恨,居然还会去求她。

    不过爹跟村长都没有办法,也许顾秋乔有办法也说不定。

    自从她死而复生以后,变得那么厉害,也许真的能救得了秋鸿。

    儿子只有一个,哪怕再怎么讨厌顾秋乔,顾招子也跟着扑通跪了下去,“乔乔,二叔也求求你了,你救救你堂哥吧,只要你把她救起来,以后你想怎么样,我们都随你。”

    顾秋乔脸色一黑。

    他们跪她做什么?

    她不是早跟他们断绝亲戚关系了吗?

    要救儿子,不会自己救?

    这么跪着她,是在逼着她救人吗?

    顾秋乔抬头一看,果然,村子里围了不少村民,个个都在议论纷纷,讨论着顾秋乔会不会出手相助。

    ------题外话------

    亲爱的,今天可能只有三更了哦。

    大家猜猜,村长的真实身份是啥,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