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劲装侍卫阿轩当时刚查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也是吓了一大跳。

    杏花村根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村长更是从小土生土长生活在村子里的,他的儿孙们,哪来那么高的武功?

    村长他到底在隐藏着什么秘密?

    那些伤痕,又快又准还深,光是看那些尸骨,他都可以想像得出来,他们临死前,到底经历过什么搏杀。

    “主子,村长的大儿子,是在落英山死的,掉下悬崖,属下去崖下找到了他的尸体,身上有三十多处刀伤,死法跟他的弟弟儿子,一模一样。”

    “属下继续深入调查,但是一直查不到到底是因为什么被人残杀在那里,背后有一股力量,一直在阻止属下,属下只能查到,当时他是为了保护一个人,而战死落英崖的。”

    常林魅惑的眼神一眯,“保护一个人,战死了……三十多刀呢……死前,到底在挣扎什么?又在保护什么人?楚莫是五年多前来到杏花村的,跟他有关吗?”

    “哦,对了,主子,除了村长大儿子的尸体外,旁边还有好几具尸体,死状都很惨,穿的衣服都是统一的黑衣劲装,除了他们外,还有几十具尸体,基本都是一刀毙命,穿的,也是黑衣劲装,只不过衣服款式不一样。”

    “那就是有一伙人,在保护一个人了。死的那几十具尸体又是什么人?杀村长大儿子的人?能够一刀毙命,杀死数十个高手,这个人武功深不可测啊。”

    “应该是。属下查不出来村长的女儿为什么失踪,又是因为什么失踪,背后阻拦的力量太强大了,属下无能。”

    “村长呢?”

    “主子,村长这些年来,暗地里对楚莫跟楚阳都多有照顾,不过他对村子里的其他人也很好,属下发现,村长这些日子一直在镇子上等人,但具体不知道等谁。”

    “村长表面上,查不出任何问题,他是出生在杏花村的,从小生活在杏花村,除了他年轻的时候出去过一年,再也查不出什么了,出去的那一年里,他也只是给有钱人家做下人,那户人家,属下查了很多遍,没有任何问题。”

    “没有任何问题,才是真的有问题,调动暗卫,发起一切力量调查村长。”

    “是。”阿轩领命。

    主子想查什么事,从来都没有查不到的,但是这次,他们查了那么久,却是什么也查不出来。

    “楚莫的身份查出来了吗?”

    一听到这句,阿轩愧疚的低下头,“暂时还没有查出来。”

    常林啪的一声合上扇子,一张谪仙的脸上,出现一丝怒意,“查,继续查,无论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把他的身世,完完整整的查出来,要是查不出来,你也不用回来见我了。”

    “是。”阿轩一惊,赶紧领命。

    好一会,阿轩才问道,“阿新专卖店崛起的很快,要不要打压?”

    “不用,让它崛起吧,我倒要看看,她还能创出多少新意。”

    常林的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脚步一动,朝着村长而去。

    阿轩抹了一把冷汗。

    不过是一个小小村子里的人,发动了那么多暗卫,居然也没能查出什么,杏花村的水,到底有多深?

    主子的伤,又是怎么来了?

    什么人,能把主子打成这样?

    阿轩满心都是疑惑,最后只能脚步轻点,离开村子,继续追查楚莫与村长的事。

    村长的家里,楚阳玩得不亦乐乎。

    楚莫自觉得的帮村长打扫房子。

    村长吓得身子一抖,赶紧阻止。

    楚莫最后只能去帮村长做饭。

    村长同样不敢让他下触,折腾许久,耐不过他们父女的软磨硬泡,最后只能同意,只是依然惶恐。

    顾秋乔一直打量着村长,不知道是不是她一直盯着,村长最后只能讪讪的笑着,“让楚莫做饭,我……我怎么好意思?”

    “无妨,楚莫在家也做习惯了。”

    顾秋乔淡淡道,敏感的捕捉到村长的笑脸上,有一瞬间的停顿,很快又扬起笑容,“是吗,楚莫这孩子就是这样,很勤快,以前每次来我家的时候,也争着帮我打扫屋子呢。”

    “村长跟楚莫很熟?”

    “还行,楚莫这孩子心地好,人又踏实,谁看了都会喜欢的,顾小姐应该不会嫌弃他脑子不好使吧。”

    村长一边倒茶给她,一边状似无意的笑着问道。

    顾秋乔知道他在套她的话,微微笑道,“当然不会,现在的日子挺好的,就怕楚莫万一恢复记忆,所有的一切都会改变的。”

    “顾小姐放心,楚莫这辈子都不会恢复记忆,生活也不会变动太多的。”

    顾秋乔挑眉,讶异道,“村长怎么知道的?”

    村长放下茶杯,满目慈祥的笑道,“楚莫要是能够恢复记忆,早就恢复了,又怎么可能会等这么多年呢,而且他心地善良,人又踏实,不可能变心的,楚莫这孩子,其实真的挺好。”

    “村长跟楚叔关系很好吗?”

    “还行吧,楚叔懂一些医术,之前救了我孙子一命,我们全家都很感激他,所以对楚莫跟阳阳,我也就多了一些疼爱。”

    只是因为楚叔救了他的孙子一命吗?

    怎么看,都不像的吧……

    “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也是缘分缘分,当年楚老带着楚莫逃难,逃到杏花村,我看他们可怜,就收留了他们,哪知道楚老当晚啊,就救了我重病的孙子了,再然后,我就让他们住在村子里,其实说起来,他们也是挺可怜的,家乡闹蝗灾,几乎饿死了全村子的人,还好他们命大,没有饿死。”

    村长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异常,有的只有一股祥和与追忆。

    如果不是知道村长不简单,顾秋乔差点以为,村长只是一个普通的村长罢了。

    蝗灾,逃难来到杏花村?

    “村长,那你知道楚莫他们是从哪个地方逃难来的吗?”

    “听说是从北方的楚家村逃难来的,谁知道呢,我也没去问那么多,顾小姐好像对他们的事情特别感兴趣?”村长意味深长的笑着。

    顾秋乔摇摇头,风轻云淡的概括过去,“只是一时好奇,随便问问罢了。”

    “楚莫这孩子,你多跟他相处相处就知道,他人真的很不错,如果你嫁给他,以后肯定也会很幸福的,顾小姐可以考虑考虑。”

    顾秋乔的手忽然被村长握到,她似乎能感觉得到,村长的心跳有些加快。

    正想抽回来,忽然又摸到村长的粗糙的大手,那里食指与拇指之间,长了不少茧子,应该是长年握刀剑留下的。

    他怎么会那么长茧?

    难道……

    他会武功?

    顾秋乔心里疑惑更深。

    “我会考虑的,谢谢村长关心,对了,你的孙子呢,没有回来吗?”

    “哦,孙媳女刚刚生了一个曾孙,留在镇子里坐月子呢,估计要过阵子才能回来了,等他回来,再让他去你家里坐坐,你也好久没有看到他了吧。”

    “是啊。村子里死了七个人,村长不追查清楚吗?”

    听到顾秋乔这句话,村长心情陡然沉重了下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咕噜一下喝了下去,好半晌,都没有说话。

    就在顾秋乔以为他不会说的时候,村长忽然开口,“大过年的,发生这种事,实在是……哎……张老伯一家,真的死得好冤。”

    顾秋乔紧紧抓住了他的后半句,“死得好冤?怎么说,村长知道是谁杀了他们?”

    村长赶紧摇头,“我要是知道谁杀了他们就好了,一家七口莫名其妙被杀,凶手还在逍遥法外,你不觉得太冤枉了吗?”

    “确实挺冤的,那些人,估计是来杀楚莫的吧。”顾秋乔紧紧盯着村长的一举一动。

    却见村长右手手指动了动,心跳也加速许多,脸上却是讶异道,“杀楚莫的?这怎么可能呢,楚莫不是住在你家吗?”

    顾秋乔心里冷笑一声。

    村长果然知道是谁要杀楚莫。

    如果他不知道,又何必紧张呢。

    ------题外话------

    亲爱的,今天先更两章哦,明天再加更。嗷嗷,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