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楚傻子,我们顾家跟你有仇吗,你非得这么折磨我们家秋鸿。”

    “你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过我们的独木桥,只要你别来惹我,我也不会对你们怎么样,但是你们敢伤害乔乔,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张红红气得脸色发绿,最后只能委屈的看向顾老爷子。

    不知是不是最近发生的变故太多,又或者他的身子不佳,顾爷爷不断咳嗽,似要把肺都咳出来。

    张红红与顾招子浑然不管他咳得到底有多严重,依然哭诉道,“爹,您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秋鸿被抓,生死不明,他们到现在欺负我们,我们真的活不下去了。”

    “是啊,爹,秋鸿还那么年轻,他不能死的,他要是死了,我们就成顾家的大罪人了。”

    “咳咳……”

    顾爷爷咳得肩膀不断抖动着,最后咳出一摊血迹。

    村长赶紧将摇摇欲坠的顾爷爷扶了起来,坐在椅子上,叹气道,“你说你,身子都虚成这样了,还出来做什么,儿孙自有儿孙福的。”

    “秋……秋鸿不能死的……咳咳……”顾爷爷咳得越来越严重,让人忍不住怀疑会不会挂掉。

    顾秋乔眼神一凛,终是看不下去,搭住他的脉搏诊了起来。

    刚一搭上他的脉搏,顾秋乔眼皮就是一跳。

    “他感染风寒还没有好,又受了太大的刺激,导致身子亏空得很是厉害,这些日子不能再操劳了,得多休息休息,一会我给你开一些药。”

    说着,顾秋乔从怀里拿出几枚银针,帮他针灸起来。

    村长惊讶,“你什么时候学会医术的?”

    “一个偶然的机会。”顾秋乔不想说太多。

    张红红与顾招子对视一眼。

    原来,顾秋乔真的会医术……

    这个贱女人,到底哪来的际遇。

    顾老爷子才缓过一口气就紧紧拽住顾秋乔的袖子,吐字不清的道,“救……救秋鸿……”

    顾秋乔抽了抽,却抽不回自己的袖子。

    顾老爷子虽然病得厉害,但那股救人的信念却是很深。

    顾秋乔嘴角动了动,终于还是答应了,“我试试看,尽力保住他。”

    顾老爷子听到这句话,苍白的脸上终于绽放一抹笑意,嘴角动了动,彻底昏迷过去。

    虽然他的话没有说出来,可顾秋乔从他的嘴型可以看得出来,他说的是谢谢。

    张红红与顾招子一听,赶紧开口道,“顾秋乔,这可是你说的,你既然答应要把秋鸿救出来,就一定要救出来。”

    “对对对,要是秋鸿救不出来,我们……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楚阳砰的一声,从凳子上跳了下来,怒道,“娘亲,咱们不要救他的儿子,他们都是坏人。”

    “我们怎么是坏人了,我们是好人。”

    “不管娘亲能不能救下你儿子,你都要感恩,而不是找我娘麻烦,你们不是好人。”

    张红红踹了顾招子一腿,低喝道,“让你胡说八道。”

    顾招子一脸无辜。

    他也只是想要顾秋乔尽力救儿子而已啊,他有什么错。

    对于这帮极品亲戚,顾秋乔早就无力吐槽了。

    带着楚莫跟楚阳跟村长告辞,警告常林与张红红不能再跟。

    张红红自然不会跟她,她也怕把顾秋乔给逼急了。

    可楚莫却像狗皮膏药一样,又开始继续跟着他。

    大年初一,顾秋乔驾着驴子,带着楚莫与楚阳离开村子。

    常林不知从哪里弄了一条驴子,也跟着一起离开杏花村。

    到了镇子,顾秋乔直接去了大和药铺了。

    大和药铺依然人满为患,和大夫一个人又是把脉,又是抓药,又是收账,忙得焦头烂额。

    顾秋乔看不下去,帮他坐诊看病。

    病人们看到顾秋乔来了,一个个笑得合不拢嘴。

    和大夫又是激动,又是惊讶,“顾小姐,真的是你,我以为我眼花了呢,今天是初一,您怎么会来这里?”

    “出来办些事,怎么药铺就只有你一个人?”

    “过年了嘛,婶子跟小喜子都回去过年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店里,我想着反正也没有什么事做,就坐诊吧,顾小姐,我以为你以后不会再来了呢。”

    和大夫殷勤的帮她倒了杯水。

    “还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来这里坐诊,以后再看看吧。”

    和大夫脸上的喜悦之色马上沉重了起来。

    楚阳嘿嘿笑道,“娘亲就算没在这里坐诊,也可以经常过来看你呀,你也可以来看我们的。”

    “你这孩子,真的会说话,来,这个红包给你的,希望我们的小阳阳能够平安长大。”

    和大夫捏一捏她的小脸,塞了一包红包给他,又拿了一包给楚莫。

    楚莫惊喜,“我也有红包吗?”

    “当然有,你还不算真正成家,你也还是孩子嘛,虽然红包不大,也算是一点儿小心意。”

    楚莫使劲的点点头。

    他都好多年没有收到红包了。

    这还是他今年收到的第一个红包呢。

    “爹,那个讨厌鬼不见了,他是不是回家去了。”

    楚莫知道她说的讨厌鬼是常林,无所谓的道,“管他呢,反正只要不跟着咱们就好了。”

    “让开让开。”药铺外,响起几声焦急的大喊。

    随后,两个黑衣人抬着一个黑衣人急急忙忙的跑进药铺,嘴里大喊着,“大夫呢,大夫在哪里。”

    顾秋乔抬头,却见这两个黑衣男子,不过二十初头,一身劲装,步履如风,手持佩剑,一看就是练家子。

    而他们抬的男人身受不少刀伤,许多地方正在冉冉流着鲜血。

    苍白的脸上,一点儿血色也没有,连嘴唇都干涩得裂出血痕。

    “你是大夫吗,赶紧帮我们救救他。”

    顾秋乔虽然疑惑这些人到底是哪里来的。

    为什么一个个形色匆匆,风尘仆仆。

    不过那受伤男子奄奄一息,她也顾不得想太多,马上帮他查看伤势。

    不查看还好,这一看,饶是见过不少伤者的顾秋乔,也吓到了。

    这全身起码有十几处刀伤吧,每一处都深可入骨,不知他是怎么撑下来的,居然还能吊着一口气。

    “赶紧,把他带到里屋,楚莫,去把我的药箱拿过来,和大夫,你来帮忙。”

    “是是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