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女当家:带着萌娃去种田 > 第197章 你吃什么飞醋
    他们很想询问他到底怎么样,能不能救活。

    可是他们不敢问出口,怕到时候得到的回复是不好的。

    终于。

    顾秋乔放下手里的纱布,洗了洗带血的纤手,优雅的擦干。

    云乐心里扑通扑通的,紧张的问道,“风大哥怎么样了?能活吗?”

    “他命大,暂时死不了,不过他身体长期亏空得厉害,得好好休养休养,特别是得补血。”

    听到这句话,曾清跟云乐都松了一口紧绷的心,赶紧围在受伤男子面前。

    曾清直接跪了下去,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多谢神医,你救了少主一命,我曾清欠你一条命,以后只要你有吩咐,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在所不辞。”

    云乐虽然没有跪下,却是激动的感谢,“我以为……我以为风大哥伤得那么严重,已经没救了,你医术好高啊,比我们那里的都高,谢谢你啊,你就是我云乐的救命恩人。”

    和大夫也没有料到,顾小姐居然真的把人救活了,这个人可是身中数十刀啊,而且好几刀都在致命的地方。

    和大夫炫耀的开口,“我们顾小姐,可是这里的神医,任何疑难杂症都能医好的,这点伤,算不得什么。”

    云乐笑道,“你就吹吧,刚刚是谁还说治不好了,老头,你怎么说,也一把年纪了,医术连个小姑娘都比不上,你也不觉得丢人,我看你有耍嘴皮的时间,还是赶紧学学医术吧,省得丢人现眼。”

    “你……你这孩子,你才几岁,就敢这么跟我说话。”

    和大夫脸上一红,有些不自在的斥道。

    云乐心情大好的笑了起来,一张稚嫩的脸上,满是疲惫。

    和大夫不知道他们这些人,到底赶了多少路,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一个个气空力尽,风尘仆仆,满脸倦容。

    看到云乐胳膊带在出血,慈祥的拿起药箱,温声道,“你的胳膊还在流血,我帮你止止血。”

    云乐无所谓的甩着胳膊,“没事儿,一点小伤,这一年多来,我每次受的伤,都比这个严重多了。”

    顾秋乔秀眉微蹙。

    一年多来……

    经常受伤吗?

    这三个人是什么身份?

    这两人明显气息不稳,应该身上也受了不少内伤。

    还有床上的受伤男人。

    身上纵横交叉的,全是伤口,密密麻麻的也不知多少处。

    这些伤口有的是陈年旧伤,但是大部份,应该都是这一两年才受的新伤吧。

    一般的人,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伤口?

    曾清瞪了云乐一眼。

    云乐陡然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赶紧住嘴。

    和大夫有些心疼的叹了口气,“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子,这要让你爹娘知道了,该多心疼呢,快坐下,我先帮你上药。”

    云乐嘴里无所谓的说着,脸上一脸不领情,却是乖巧的坐了下去,“我又没有爹娘,没人会心疼的。”

    “没爹?”和大夫又是一阵心疼,上药的动作放到最轻,安慰道,“没事,我三岁的时候,爹就去世了,有爹跟没爹都一样,要是不嫌弃的话,把这里当成你家吧。”

    云乐眼眶微红,心里感动,却是傲娇的收起自己的胳膊,昂首道,“我才不稀罕呢,小爷我自由自在习惯了,要亲人做什么。”

    曾清宠溺的笑着,解释道,“我们是跟随主人回乡探亲的,主子回乡的时候,带了不少银子,所以一路一直遭到土匪的拦杀,身上才或多或少,受了些许伤。”

    顾秋乔淡淡笑道,“理解。”

    遭到土匪劫杀?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一般土匪能对付得了他们?

    “大夫,刚刚……刚刚你用针线缝他伤口,为什么……”曾清踌躇着问道。

    顾秋乔扫了他一眼,“你是想问,为什么他没有多少知觉是吗?”

    “是的。”

    “我刚刚给他上了一些麻药,让他不至于那么疼,中了那么多刀,清醒着处理伤口,怕是不好受。”

    “麻药?姐姐,什么是麻药?是不是受伤了,涂一点儿,就不疼了?”云乐直接蹦了起来。

    楚莫将云乐挡住,禁止他靠近顾秋乔。

    姐姐……

    叫得那么亲热,难道想跟常林一起抢乔乔?

    想都别想,乔乔是他一个人的。

    顾秋乔对于楚莫的动作,一点儿也不反感,反而丝丝甜蜜。

    点点头,“差不多吧,这是止疼药,等他醒了,给他吃一些,可以缓解疼痛,一会我再开一些药,你们按时给他煎服,再好好休息一阵子就没事了,但是一定要记得,绝对不可以动武,或者劳累了。”

    曾清心里闪过一丝沉重。

    云乐却是眨了眨骨碌骨碌的眼睛,笑嘻嘻伸手,“姐姐,止疼药是不是就是麻药了?你可以多给我一些吗,以后要是受伤了,我也不会那么疼了。”

    “止疼药止血药还有不少,你们要的话,可以买,麻药的话,很抱歉,数量有限,概不外卖。”

    “啊……那止疼药效果好吗?还有止血药。”

    “我们家卖的药,当然是最好了,你大可以去城里打听打听。”和大夫插嘴夸道。

    曾清直接放下五两银子在桌上,“谢谢几位大恩,虽然银子不多,也是一些心意,以后我们会报答几位的,能不能麻烦大夫帮我们多开一些药,特别是止血的药,我们急用。”

    和大夫吓了一跳,“不需要这么多银子,五两太多了,你赶紧收起来吧。”

    云乐笑道,“只要我风大哥没事,别说五两银子,五十两,五百两我都心甘情愿。”“真的不用那么多,最多几百文钱就够了。”

    “大夫,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开一些药,我们急着离开。”曾清再一次催促。

    和大夫惊到了,“离开,你们还要去哪里?他伤得那么重,起码得卧床半个月以上。”

    曾清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也想留下。

    可如果他们留下,仇家早晚有一天,会找到这里来,到时候,他们这些人,都会被连累的。

    这一路上,他们已经连累了太多人,不能再连累他们了。

    顾秋乔淡淡开口,“和大夫,既然他们急要,你就先开给他们吧,外面也还有很多病人等着看诊。”

    和大人还想说些什么,看到顾秋乔给他使了一个眼色,到嘴的话,咽了下去。

    叹了口气,离开里屋前去抓药。

    真不知道他们那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伤得那么严重,也不知道好好休息。

    自己离开就算了,还带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

    顾秋乔拿起五两银子,还给曾清,“留着吧,我知道你们不缺钱,也知道你们的诚意,但是出门在外,身上带些银子,多少还是比较方便的。”

    曾清握着手里的五两银子倍觉沉重。

    看着顾秋乔那双睿智的眼睛,以及精致的秀脸,重重的点头,“多谢姑娘,大恩大德,改日再报。”

    “姐姐,你人真好,我云乐欠你一个人情,你随时都可以找我要的哦,等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办好了,我再来找姐姐。”

    楚莫瞪了云乐一眼,“你们该干嘛就干嘛去,不用再来了。”

    “你吃什么飞醋,我又不跟你抢女人,看你笨头笨脑的,你到底是姐姐的什么人啊。”

    “男人。”

    “噗……得了吧,瞧你那傻样,姐姐怎么可能看得上你。”

    “她更不会看上你。”

    “云乐,我们该走了。”曾清插嘴喊道。

    云乐撇撇嘴,不舍的看了一眼顾秋乔,留恋道,“姐姐,我以后再来看你。”

    顾秋乔但笑不语,看着曾清背起床上的受伤男子,拿好药材,跟着云乐从正院离开,一眨眼已消失。

    ------题外话------

    明天一万二补上,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