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前传(一) 凶猛的诱惑
    亮亮说,南海鲛人所织的鲛绡,面隐莹光,轻薄质透,他特地请了南海织女将鲛绡制成衣裙,穿在身上如覆蝉翼。

    我们家阿瑶是个美人胚,肤白貌美又窝心的,穿上这鲛绡裙往白梵床上一躺,保管那只公狐狸春心荡漾色令智昏,到时看他还如何自持甚么一心向佛。

    我被亮亮说得很心动,一时迷了心窍,收下了鲛绡纱裙。

    收了裙子直接就想去往青丘,转念一想,现下不过未时,勾引这回事要趁月黑风高,脑筋转了三圈,打定主意先回丹穴山,在自家老窝里先试一试这件鲛绡裙。

    不知道是不是心怀不轨,回个家跟做贼似的,两三下咻咻将溜进自己屋里,径直吞了杯茶水定定心神。

    再而摊开衣裙就要试,身上的衣服扒拉到一半又觉得不行。自己一路这么风尘仆仆的肯定沾了不少灰尘,勾引白梵那是多神圣又任重的事呀,不能这般草率地就将战甲弄脏。

    于是乎又偷偷摸出去弄了洗澡水,将自个儿身上扒拉干净,又把簪子拔了,披头散发地就缩进木桶里,庄严肃穆地泡了个花瓣澡。

    这才轻手轻脚地套上鲛绡裙。

    唔,亮亮说得没错,裙子穿着轻盈舒适,就是布料少了点,勉强就个肚兜裘裤能遮身,外衣只有一层,质地又透的根本遮不住肉。

    且布料是赤色的,我那时跟亮亮说白梵说我穿青色的好看,亮亮瞪圆眼珠子训我:“我堂堂遁神,还会晃悠你不成,那只狐狸平日道貌岸然,扯这种胡话你也信?勾引这回事博大精深,不用点凶猛的颜色怎么钓那只狐狸?”

    我觉得他说得不靠谱,但是难得见他为了我的事这般尽心劳力,为了增强我扑倒白梵的自信心连那么难的成语都用上了,便索性破罐子破摔将信了他。

    我对着水棱镜照了全身,衣裙的颜色艳红如血,我肤色偏象牙白,这般被布料一衬又透了几分,反而是脸面,被映得两腮酡红。

    镜中少女一身红裙,眼眸弯弯的细致笑成月牙形状,将将露出小虎牙以及左腮的梨涡,浓眉大眼,齿如瓠犀,一张脸纯然无暇,生出几分跳脱娇俏,满头鸦发还未全干,披散在肩头,至黑至红冲撞出一股子浑然媚色。

    唔,亮亮说人靠衣装,果然不错。

    娘的,老子是个母的都在垂涎自个儿了,白梵要是敢没点惊艳老子也没辙了,直接压上去办了他。

    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屋门口出了声响。

    我还没来得及叫上一声糟糕,就见门口赫然立着一位赤袍青年,身形颀长,一双丹凤眼正将梭巡到我杵着的地方。

    来者生得精致,一双丹凤眼勾魂似的,浑身透着一股妖娆且清雅的气息来,唔,对了。

    世上的男子,唯一且只有这只能将妖娆与清雅两种极端混合成极致,正是不才在下的兄长尤央。

    “大白天的你这关甚门……”阿哥话里尾音还没落下,手中的折扇就掉地上了。

    扇子落地时传出一声“吧嗒”声响,连着我的心也跟着跳了一下,慌得一下也不知如何掩饰。

    阿哥脑筋转得比我快,甩手就将门关上,两三下移到我面前,一手掐诀把我床上的锦被隔空抽过来,直接将我包成肉粽。

    “你这是闹哪出,怎么穿成这样?”

    我嘘了一声:“你细点声,别把阿爹阿娘跟白泽全招来。”

    我脑筋又转了几转,想及从小到大编纂了这么多谎话都没能瞒过阿哥,这次不交代清楚了阿哥定然不会让我轻易蒙混过去。

    底气不足地缩在锦被里,被子将声音压得沉闷,也掩不住底子里那股子娇俏。

    “你都不关心我,连我有心上人都不清楚,我当然只好自个儿出马了。”

    阿哥难得被我愣住,满脸讶然,下意识接口问我:“怎么出马?”

    “我要直接跑人床上勾引来着。”

    “哟,你要真瞧上眼了只管跟阿哥说呀!”阿哥一副怒我不争的模样,“我直接打包到你床上不就成了,哪用费这周折。”

    我立即脑补了白梵玉体横陈地躺在我床上的景象……

    啧啧!这感觉有点美好啊。

    我心潮澎湃又强作矜持:“当真!你不骗我?”

    “说,那小子是谁。”

    “他不小了,好像比你要大点。”

    阿哥身形一顿,蓦然语气有些阴测测:“这是要老牛吃嫩草呢,打主意打到我这来了。”

    “他才不老呢,他长得可好看了,跟你比还呃……”我想起阿哥最在意他那张脸了,“是有比你差一点呐。”

    觉得这样说对白梵不公平,不死心又重复说:“才只一点点,一点点而已哟。”

    阿哥挑眉:“那人到底是谁?”

    我面露羞赫,两眼亮晶晶地看向阿哥,说:“你认识的,他叫白梵。”

    阿哥面色隐约难看起来:“你是指青丘狐君。”

    “就是他,你能把白梵弄到我床上?”

    “我又打不过那个变态。且问题是你怎么瞧上的他,青丘九尾那几位个个都是硬茬,不好对付。”

    “不会。我先前请了勾陈帮忙混进青丘宫抵,同岑枢宁兮混得很熟,他们可喜欢我了。”

    “喜欢你?”

    话里怀疑之意溢出于表。

    “你妹妹我活泼可爱又讨喜,怎么就不招人待见了,欸你办不了就直说,天色也不早了,白梵戌时回屋,我要在那之前去青丘。”

    阿哥若有所思了半刻:“我在想要不要做那跟打鸳鸯的棒槌。”

    我当即炸毛:“你要是敢对我下毒手,我就对花苏下毒手。”

    “诶诶,你别想不开……”

    天色已然暗下,我当真要抓紧。

    “诶诶对了,花苏!”

    我灵光一闪,抱着锦被吭哧吭哧挪近阿哥,狗腿道:“阿哥……你用东皇钟把我传送过去青丘。”

    阿哥不同意:“花苏还在里头睡着呢。”

    “睡让他睡呀,你轻一点,不吵醒他。”我抱着棉被直接一坨往阿哥身上腻歪,“不若我这个模样怎么出去,你别摆出一副白泽的老妈子脸嘛,阿哥你最疼我了,这事儿事关重大,可千万要帮我哟。”

    这法子对阿哥最管用,阿哥拗不过我,几下耳根子就软了。

    我见他肯松口,立马摊开锦被,扯了屏风上挂着的月色斗篷裹在身上:“赶紧的。”

    阿哥行事素来不羁,打定主意帮我之后也不犹豫,径直召出东皇钟,顿时房里金光乍现,几下将我包住,光泽明亮炙热,刺得我睁不开眼,只隐约听阿哥叫唤。

    “记得啊,莫要给你阿哥丢脸,那家伙不上钩你硬压着也要把他上喽。”

    我心说我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你还担心这茬,然喉腔被着东皇钟的神泽压制得发不出声,只得胡乱摆了摆手。

    浑浑过了半刻,身上的压制蓦然消失。

    我睁开眼皮,左手边是紫檀木桌,上头置着套素釉茶具,右手边是一面墙壁,墙壁前排着一列书架,往前点还有个书案,白梵睡前最爱坐在那处看书。

    当了他近四月的书童,白梵身上有几根头发丝我都晓得。阿哥忒上道,竟一下就把我送到白梵寝屋里了。

    我做贼心虚地四处扫了几眼,屋里一片静逸,显然无人,正好办事。

    我解开斗篷,仔细捋平衣裳上的褶皱,又跑去菱镜前照了照,特地摸出一把象牙梳将梳整齐一头鸦发。

    末了左右又照了一圈,觉得挑不出毛病了就往白梵床上一钻,将着床幔放下。

    白梵一般无事戌时早回,若是事务繁忙,最晚不过亥时,现下酉时将要过去,白梵早些的话,差不多就要回来了。

    我在床上绞尽脑汁地摆弄姿势,床上的锦被被我扭得皱皱巴巴,力图要让白梵在撩开床幔的第一眼就瞧见一副袅娜娉婷妖娆无暇的美人侧卧图。

    戌时过半,白梵还未回屋,嗯,他今晚定被公务绊住脚。

    ……亥时又过了一刻,还不见屋门口有声响。

    唔,我自个儿倒是等得乏了,眼皮子越发沉重,半睡半醒间不知过了多久,听得屋里渐渐起了声响,我陡然睁眼。

    那道于我心头千呼万唤的脚步声响,终于传入我耳畔,我睡得有些迷糊,然身体却先作出反映,胸腔一鼓一鼓地震得我脑子发懵,心跳从未有过的发出大幅度振动。

    纱幔淬不及防探进一只手,骨节分明,犹如玉骨而成,修长有力,我顿时屏住气息盯着,手脚慌张得不知放哪。

    白梵上半身就直接钻进来了,紧接着翻身上床,整身横躺在榻,随之扑面而来一阵浓醇酒气。

    窗台外的月牙高挂在树梢,月色铺在纱幔上,星星点点透进床榻里,显然已至夜半,他怎么现在才回来?

    四遭很安逸,我谨慎瞧了白梵,下眼睑处阖着排浓密的睫毛,犹如两片鸦羽,再闻及整床的酒气,显然已经醉死。

    我内心顿时咆哮起,娘的老子精心准备了这么久就等着你献身了,你居然给我吃醉酒。

    我不死心,伸了手指打算戳他脸,眼瞧着就要靠近了,白梵不知如何猛然窜出左手将抓住我的,过程中甚至都没睁眼。

    我本就意图不轨,当即惊吓住,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一股猛力扯过去,霎时天旋地转,接着后脑勺甩在床板。下意识要起身反抗,惊觉双腿被压制住,失力砸回榻上,白梵附身压下来,我两只手顺势一并被压在头顶上。

    我撞得脑袋发昏,刚眯开眼皮紧着心口顿闪出一道冷意,白梵空出的另一只手横劈直下,眸眼里分明含了杀意,我蓦然瞪圆眼珠对向他的,脱口而出。

    “白梵!”

    声音惊惧急促,总算起了效果,那只手生生顿在我的脖颈处。然而掌风留有后劲,伤了喉腔,我一口气没提上去,急促咳了起来,凶猛得连眼眶都红了,眼泪直迸出来。

    白梵松了手脚上的劲道,我却脱力一般,脊背上全是冷意,连翻身从他身底下钻出来的力气都没有,只将力气攒在喘息上。

    刚刚那一瞬,若他收手在晚一分,我就真要死在他手里了,他杀人也不先看一眼,就不怕错手好人?

    我顿时起了怒火,泪眼朦胧地蹬向始作俑者。

    月光打在纱幔上,渗透进床榻的光泽勉强照清那颗活色生香的脑袋,一双狐狸眼半眯着,眼眸被着睫毛隐住,瞧不出深浅,我这么从下往上瞧着他,正中的鼻梁当真犹如雪峰堆成,清俊无双,我时常爱盯着他的侧脸。

    方才光顾着紧张,没怎么注意他的脸色,现下才发觉不对劲,他的嘴唇平素里是淡色,如今竟乍现出妖异的血色来,双颊微泛上血气,似乎正在打量我。

    浑身散着热气,全无了平素里那股子清华冷艳。

    我有些怪异,这景象倒不似醉酒的模样。

    唔,白梵这身形容倒有点要吃人的架势,而我好死不死就是被他盯上的猎物。

    我有些忐忑。

    “君上。”

    白梵身形动了一下,我正要再开口,下一瞬嘴巴就被咬住了。

    娘的真是用咬的,那架势,就像力量到了瓶颈,终于找到一个突破口爆发。

    白梵整身压下来,他的嘴里满是酒香,我都能吃到桑落酒的味道,我的舌头被他允得发麻,又被压得不能动弹,上不得下不了,只好往旁边扭,我跟白梵唇舌纠结间勾缠出津液,白梵嘴巴一下滑溜至腮边。

    他倒也不挑,逮哪咬哪,脑袋直在我肩窝处拱着,一手沿着胸口摸索至后腰,将我抵向他。

    他浑身滚烫,偎得我甚难受,就要反抗,冷不防被着他咬住耳垂,我惊呼出声,身子一软,又服帖了。

    白梵的嘴巴渐渐愈亲愈下,一直压制住我双手的右臂松开,转下就要扯我衣服,刚刚那一番动静之下,衣裙早就松垮,甚方便上手,白梵没甚耐心解衣结,不耐烦硬扯了两下,我这纱裙裙由鲛绡而成,哪那般容易扯坏。

    白梵顿时下了狠劲,衣裳“撕拉”一声便被扯成两块,外衣形容可怜的挂在我身上,白梵仰视着我,我看到他两只眼充血一般,似乎对自己的恶行所造成的景象很满意,附下身寻着我的嘴唇又亲,整只直在我身上磨蹭。

    我身上没多少布料裹身,肌肤被他磨得有点疼,见他衣服穿得倒齐全,顿时觉得不公平,记得出门前阿哥嘱咐过不能给他丢脸,我现在这般被压在下面显得忒弱了。

    索性把心一横,趁其不备猛地用力翻身,反将他跨坐在身下,二话不说直接开撕。

    话说我撕衣服天赋不错,两三就将外袍中衣扯掉,正对着里衣下手呢没留神又被白梵反压回去,我惊呼一声,手指勾到他的发带。

    白梵径直又将我双手按压在头顶,发带被我扯落,浓密的鸦发四处散开,有不少垂到我锁骨周遭,触感刺痒。

    白梵附身在我脖颈处仔细舔舐着,转而慢慢移到我肚兜的系带上,试图用牙齿啃咬。

    我忽而想起脖颈处的伤,刚才差一点就要死在他手里了,这一刻两人却如此形容缱绻,顿时委屈心起,心窝堵着一团气。

    我微哽咽。

    “你干嘛要杀我……”

    ……

    “我是好人呢。”

    白梵咬开我的系带,直接又咬起肚兜侧脸甩至一旁,再一眼回眸,带出倾城颜色,唇畔勾得妖异,脸面凑过来,两手将捧住我两颊,细吻密密麻麻落在我脸上,意为安抚。

    我听他呢喃:“美梦……”

    我惊愕。

    转手就要推他,他犹如火炉一般,浑身肌理紧绷,灼灼直要将人燃尽,无论我怎么拍打踢闹都没用。

    我岂甘心,捞起他的一只臂膀就咬。

    “白梵,你看清楚,你看清楚……看清楚我,不是梦!”

    ------题外话------

    大修文,感谢看我文的朋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