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销魂殿(一)
    楔子

    西海之上东六百八十里,有一处猨翼山。

    山里头多怪木多怪石多怪兽,连着水里也尽出怪鱼,总之你没点奇形怪状的都不好意思杵在这儿。

    这是处生人勿近的怪山,荒芜得很。然山腹里有一处空地,高八丈宽六十余丈。

    洞里头零落吊着几颗夜明珠,中间置了张羊脂玉床,面上趟着个人。

    整张床周遭团着上百条魂丝,散出腾腾神魄瑞气,只能勉强瞧得出床上躺着的是位墨发白衣的男子。

    ——

    她在睡觉,她在吃饭,她在发呆,她在修习,她在冥思,她在抚曲,她在睡觉,她在吃饭,她在跳舞,嗯……她跳的很受看,她只在跳舞时穿红衣,平时都着浅碧色的衣裙,瞧着有些素然。

    她在做梦,什么样的梦让她这么难过,她唤的名字是谁。在她身边跟着的是谁,同她那么亲密,真真碍眼。

    我是谁,她又是谁?

    为什么一直在她身边,她看不到我,我这一身形容像是个魂体。

    我要让她知道我。

    正文?三十三天销魂殿

    人言三十三重离恨天,这里确实是天界最寡淡恬静的地方了。

    昔日我同阿哥兼宠物白泽住的钟郢山,在我厉劫时砸下的八十一道天雷给糟蹋得满山焦土。

    要说有完好的,就只剩阿哥在我历劫时为我护法护住的所在地,钟郢山离殇湖尚算完整。

    我兄妹二人形容狼狈地杵在湖畔将望着对比鲜明了些许的钟郢山,我觉得很内疚。

    阿哥拿手贴了贴我的头安慰我:“不打紧,你能招个渡上神的劫数来实属不易,不过区区住处,招白泽回来再找便有了。”

    面对这种略带嘲笑的安慰,我竟然只能点头称是。

    确然,我敢拿阿哥最注重的皮相发誓我绝对是遗留着的上古神魔中最不上进的一位了,一十三万年高龄才堪堪修得上神尊位。

    不多日,离殇湖上空架了团祥云,上头站着两道人影,我就着吃杏脯的手在眉骨搭了个凉棚向上望去。一人粗布玄衣一人黄色道袍。

    两人满头皆银丝,瞧着感觉都是眼熟亲近的,那着身着道袍的不仅头发,连着眉毛胡须都是银色,是个鹤发童颜的模样。

    另一个虽穿着黑衣,却是生得一幅白玉清俊模样,有着直而英挺的鼻子,眸若星辰,唇角微勾,时常带着温润笑意,生生将玄色穿出了儒雅的味道,让人一瞧便生出喜爱。

    最为招眼的是那满头银丝,长得几乎要垂至地面,犹如瀑布半垂空中,滑爽柔顺,浓密耀眼得直叫人感叹,却生生被一条赤色发带拢住张扬。

    他并不将银发披散,用发带散散在背后扎绑住。

    正是月前留了纸信条说自己外出办事的白泽,携着九重天太上老君瑞气腾腾地架到离殇湖畔。

    老君跟我兄妹二人相识甚有些历史了,向来有些为老不尊。

    这次一来竟有模有样地理了理原本就挺整齐的衣襟,肃着脸色,顺带捏了把嗓子:“九重天道德天尊承天君委任,知青女即位上神,无上喜事本该要极大庆贺一番,奈何二位殿下之住所于此番雷霆化作焦土,为二位寻觅住处才是最要紧的,玉帝敬娲皇青帝之恩泽,嘉其子嗣昔日助其之功德,特赐予天界第三十三重天,请娲皇青帝之子尤央青瑶二位殿下飞升三十三天入住。”

    我向来不喜这些繁文缛节,听得有些不灵敏。

    阿哥不知从哪摸出一把折扇,也不摊开,拿扇尾抵着下巴半阖眼皮道:“白泽越来越精明能干了,事事考虑在先。”

    白泽上前甚规矩地做了个揖,语气颇有些情深意重:“小神前阵子卦到帝姬历劫在即,料想到时钟郢山定然满目疮痍,重觅个住所是最紧要的。小神想及三十三天至鸿钧圣人殁了之后便一直空着,遥记得二位殿下幼时常去鸿钧道主处玩耍,那处又是个清净所在,离九重天脚程也比钟郢山近些,想是最称二位殿下心意的住处了,便事先求了老君向天君请旨,如若帝姬历劫,钟郢山毁,便将三十三天予与二位殿下。”

    我看着白泽两片睫毛纤长浓密,此刻呈示好状低垂着。

    “小神此番先斩后奏,是因为怕扰了帝姬历劫之心神,实在是个无奈之举,望二位殿下谅解。”

    我的灵台转了两个回天,总算缓回神来。感情这厮是提前外出觅窝了,给我们兄妹来了个先斩后奏。

    他现下领着老君如此恭谨地左一个殿下右一句帝姬地忠心为主着想,本帝姬不他娘的谅解他还真过不去。

    我兄妹二人惫懒,日常起居应酬皆由白泽担任。

    白泽原是我阿娘身边的一头神兽,我长到三百岁时,阿爹阿娘没甚时间陪我,带我长大的阿哥又正逢被操练的好时候,于是阿娘便将白泽送给我作伴。

    我的原身是颗牙,然则此牙那可不是一般的牙,乃是上古创世娲皇的一颗小虎牙。

    阿娘当时跟凶兽梼杌大战时脸面不慎被其八尺长尾扫伤咳了口血,那鲜红的血液里正好掺了我这一颗雪白晶莹的小虎牙。

    后来阿娘弄了个镂空的名唤沉锌的金属,将我放在里面,悬于颈上,一挂就挂了十万多年。

    我本就是阿娘身上掉下来的,阿娘身上流溢的浩瀚灵气便不经意的往我身上窜,再后来有一天,阿娘终于发现自己脖颈上的小石头因吸食她的灵气而有了自己的神识。

    夫妻俩想来还缺个女儿,阿爹便用自身的心头血又养了我百年,为我塑骨血,造神魂,终于成功把我养成一只白白胖胖的小女娃。

    阿娘赐我白泽时曾有言:“你们倒是有缘分,当年我途经昆仑,正赶上一只梼杌在猎杀白泽,当时白泽只是只幼兽无力还击。我瞧着不忍心,与那凶兽打起来,小幺你正是那时落下的,我原本无杀意,不料那梼杌忒不识好歹,便将其收拾了,白泽就跟我回了丹穴山。”

    尽管我阿娘还会再长出新的小虎牙,但女人对容貌的怨念是很强大的,更何况还是位女神,怨念感那是刷刷地翻倍呢,那只梼杌也该要安息了。

    “我见着小幺你如此小巧精细白润有光泽的,是颗顶漂亮的小虎牙呢,便一并带了回去。想来小白泽通万物,懂礼数,性温和,如今赐予小幺做灵宠,亦是望其能多多教育管束于你,虽为宠兽,但你亦不能轻慢。”

    白泽不愧是阿娘挑中的,不单单只通万物懂礼数这么些本事。

    自从跟了我,便开始学起当了宠物,先生,奶妈子,伙夫,管事不等职务。真真是只可观赏可实用居家旅行必不可缺的灵宠哟。

    于我眼里,白泽便并着万能,我脑子抽搭了轻慢他。

    此番我稍稍回忆了一下往昔,老君已经在那磕叨开了:“话说这事既已定,踌躇也无用,上天同小老儿做个伴也不错。你们住那三十三天甚适合,如我师尊同女娲伏羲两位尊神有知,想来也会十分宽慰欣忭的。再话说白泽做事忒周至细到了,知你们不喜太空荡的屋子,便舍了我师尊的元阳宫,另择了一处新筑了栋小殿。”

    白泽又做了个揖,继续情深意切:“想来新舍初成,一些细致的物件还需二位殿下多多拿捏添置。再则帝君文采风流,这新殿非帝君出面提字挂匾不成。”

    我心想白泽跟了我果然是吃苦了,瞧瞧多清润出尘的一位谦谦公子,竟然学会拍马屁了。

    这马屁拍得阿哥甚舒坦,抖开折扇装模作样沉吟了两下道:“辛苦你连日奔波,也罢,所幸这山也毁了,修整起来不甚容易,便去那三十三天。”

    我端着架子张了张嘴,也想似阿哥这般拿个腔,转个念又想到钟郢山此番大变还是我招来的劫数,似乎没甚话语权。

    只好顺着张嘴的姿势吸了口离殇湖的水泽,闭嘴了。

    这番便敲锣打鼓地拾掇物什移窝,然则这天雷忒敬业地打得钟郢山连片小绿叶都不留。

    好在阿爹留给我的伏羲琴我一直随身带着,其他倒无甚要紧。

    阿哥的东皇钟也留着阿哥身边,他只要东皇钟里头种着的心头肉还在就成,不挑。

    阿哥同白泽琢磨了一下,觉得在钟郢山住了几万年了,该带点念想,便将唯一完好的离殇湖搬上三十三天。

    太上老君爱高调,大摆摆地广布四极我们搬了。

    大小神仙们热烈盈眶,搬了,终于搬了,尤央帝君同青女娘娘终于不窝在那南方小角了!

    那架势搞得像凡界里未婚配的老姑娘,其爹娘终于盼得好夫家将其嫁了一般热泪盈眶。

    再说这白泽忒贤惠,七重高的新殿盖得忒得我心。

    素朴细致不大不小,房屋长宽方位布列得井井有条,我跟着白泽上五楼打量他为我准备的屋子,瞄到那张约摸二丈长宽的床,甚嘉赏地伸出手顺了顺他的银发。

    本帝姬活了这么久,做得最成功最坚持不懈的事便是吃睡。

    白泽的厨艺经过我多年的鉴赏调教,那可是个登峰造极。

    在钟郢山时我贪好九重天杏仙子种的杏果,那杏仙儿因为先前我提她飞升之事一直感恩于心,隔三差五便送杏果到钟郢山。

    九重天离钟郢山有些脚程,我觉得让一个娇滴滴的小仙娥如此来回有些不忍,便让白泽承了这门差事。

    是以此番白泽将新居选在三十三天,本帝姬深刻怀疑他有偷懒的嫌疑。

    ------题外话------

    下章就是正文了,开文的几张有点沉闷,是为了伏笔跟构图,请相信欢喜对第一部小说的心意,绝对精彩不俗套。

    对于喜欢我的文的读者们,我只想说对对对亲爱的你真是太特么有眼光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