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二)简直萌的小狐狸
    白泽自打我们搬上九重天起嘴角,此刻服帖地顺着我的手势将头往我身上挨了挨,浅笑道:“帝君在为新殿提名,帝姬不去瞧瞧?”

    我的眉头下意识地抖了两抖,脸色堪堪有些难看。

    想来白泽为了应付我阿哥不计较他私自觅窝转而请他提笔殿名的这个马屁,拍得够狠呐。

    我幼时阿哥堪堪是个快意恩仇的热血好汉,如今这世道太平下来他便是越来越闲散,这闲散下来难免要捣腾点新乐趣,不知怎么兴起舞文弄墨,自命风流得紧。

    我边嚼着从白泽处新摸来的杏脯边踱步到一楼正厅,正瞧见阿哥捏着笔兼毫甚豪迈地书了“销魂殿”三字。

    我嚼到喉头的杏脯哽了一哽,连素来以博古通今淡泊雅致安宁温润处事不躁自居集细腻素养品格姿容于一体的白泽,嘴角都几不察觉地抽了一抽。

    自命风流的阿哥果然还是取了个下流殿名。

    阿哥见着我俩,颇自得地道了句:“你们瞧瞧这如何。”

    我顾着咽杏脯没搭话,白泽神色诚恳地答应了一句:“帝君文采向来风流不羁。”

    呃……本帝姬终于噎着了。

    辗转几万年过来了,在三十三天的日子过得越发滋润。

    昨晚窗帘子没掩好,日光顺着缝隙洒在床被上,其中一条精准地钻过重重锦被覆在我眼上。

    我滚了几滚,慢腾腾地做了个伸展,懒散眯开眼皮。

    正好瞧见一抹黑色衣角,白泽捧着盆热水踱进来招呼我洗漱。

    “帝姬该起了,今日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菊花糕。”

    本帝姬是个有起床气的,又磨蹭了一盏茶才起身。

    白泽站在梳妆镜前为我梳头时递了封请帖给我。

    “帝姬可还记得在钟郢山时,有只青丘的小狐狸迷路跑进山撞见了帝姬你,说长大要娶帝姬的一桩事么?”

    我接请帖的手指将顿住。

    我性子向来迷糊,然回想起来却是能理得清那桩往事。

    那要追溯到五万年前的那个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午后,本帝姬缩在离殇湖畔的一棵樟子松上打盹。

    迷糊间摸到一团物什,触手滑溜温暖又柔软的深得我心,没多想顺手就给抱在怀里。

    等本帝姬悠悠转醒,发现怀里竟抱着团雪白雪白的小狐狸,一颗狐狸脑袋正枕在本帝姬的胸口,瞪着狐狸眼直勾勾地将望着我。

    我的浑浑睡意被着这眼神给惊得一抖,失手将小狐狸给抖了出去。

    那小狐狸在树干弹了几弹,顺势滚到草地上,滚得有些蒙了,屁股上的尾巴卷成一团毛球,撑起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晃了晃,继续坚持不懈地看着我。

    小狐狸浑身雪白无杂质,两只三角耳极大,衬出脸面又尖又小,毛茸茸的直勾我想伸手去摸一摸,然而最招眼的,要数它的眼睛,一只蓝色一只青色,异常漂亮夺目。

    钟郢山没有狐狸,白泽知道我喜欢毛茸动物,结果那只善妒的灵宠就把山里圆毛的动物全弄走了,连只耗子都没留,这小狐狸不向是没人管的,该是哪里走丢过来了。

    我被望得有点心虚,想来是我在睡梦迷糊中抓了他陪睡,小狐狸瞧着挺有灵气,该是能将我挣开,然却如此乖巧稳当地窝着给我当抱枕。

    现在我睡醒了却将他抖掉,委实有些过河拆桥。

    本帝姬跳下树试图要凑近小狐狸,见他只是一直看我,并无防备心,便伸手抱起他,趁机狠狠地摸了一把狐狸毛。

    面色甚慈和地问他:“小狐狸,你从哪里来哟?”

    小狐狸巴眨了下狐狸眼,忽然做了个扭捏状往我怀里蹭了蹭,崩出句话:“你同我睡一处了,你放心,我会负责的。”

    声音如同男童一般,清脆稚嫩,却我脸面慈和的笑容凝固住。

    唔,是不是我刚睡醒灵台混沌给听岔了,我端正脸色问了句:“啥?”

    小狐狸摆出一种狐狸专用一本正经脸色,一蓝一青的狐狸眼煞有其事地对着我的:“我现在还未及冠,待到我长大了,一定架着大红轿捻来娶你。”

    我的混沌灵台一下给拍正了,乖乖,一个半点大的娃子已经懂得什么是嫁娶了。

    我摸了摸他的头:“乖娃,其实只是抱在一处而已,你还小,不打紧的。”

    小狐狸那两只极漂亮的眸子当即蒙了一层水泽,凄凄切切道:“我听人说嫁娶是件严肃的事,我还听人说男女授受不亲,睡了就要成亲,怎能说算就算,你是不是不喜欢跟我一起,所以搪塞于我,你讨厌我是不是,我不招人喜欢吗。”

    一只毛茸茸的小灵狐泪眼汪汪地问你说他是不是不招人喜欢,语毕还作了一个扁嘴的姿势,一副我一拒绝便哭给我看的作态。

    本帝姬觉得自己的心肝有些受不住。

    我试图作个深呼吸平复一下,然撞见他两只狐狸眼水汪汪的,委实漂亮真诚得紧,本帝姬脑发昏地应了声:“我挺喜欢你的。”

    小狐狸眸眼弯弯,欢乐地咧出小白牙,憨态可掬:“那你喜欢我,就是愿意同我一处了。”

    本帝姬继续脑发昏:“嗯,你说的是。”

    小狐狸再接再厉道:“那你愿意同我一处,就是愿意嫁给我了。”

    “嗯……诶不对,这不一样。”

    庆而我的灵台斗转清明急急将调掐断,好险,差点被一个半大点的小娃子给绕过去了,本帝姬英明何在?

    小狐狸一瞧我要反驳当即又扁了嘴。

    “诶诶,你听我说,我的阿哥是尤央帝君,诶,尤央你知道吗?他在五万九千余岁之时修成上神,自洪荒以来无人进阶的速度能快得过他。”

    本帝姬急转清明的灵台再接再厉又闪了个灵光。

    “我有个鸿愿,将来娶我的人要比我阿哥厉害,要在三界有名望地位,品貌还要是三界内顶好看的。你瞧瞧我要求这么多,这样你娶我是不是觉得很辛苦,是不是也没有那么想娶我?”

    小狐狸又做得一副沉思状,转而伸出爪子作握拳状,道:“那娘子你等我,我一定努力修炼,努力长成惊天动地的美人,将来踏着七色祥云风风光光地把你娶回去。”

    “我……”

    我顿了顿,瞧着小狐狸那一派坚决向往的形容,自觉不该打击他尚且天真美好的一颗童心。

    便给了他一副嘉勉的眼神,转而唤了白泽将小祖宗送走了。

    这桩事虽特别了点,然让我印象深刻记忆犹新的不是因为特别,亦不是我天性喜爱圆毛动物而那只狐狸恰好生了顶好看的一身皮毛。

    而是白泽将这桩事打发完善了之后告诉我,那小狐狸原来是青丘狐王的独子,九尾帝后带着他到离钟郢山二百里的竹锺山访友,他却不知怎地跑来闹了这一番事。

    额……诚然这也无甚稀奇的,关键是他来自青丘,本帝姬不才,同他祖宗青丘始祖白梵有过一段情事纠葛。

    洪荒时居住在青丘的飞禽走兽杂七杂八,连带着常有杂七杂八的祸事争执。

    那是个尚武豪阔的年代,谁瞧不惯谁就干上一架。

    青丘是个福地,刚开始还不叫青丘国,多的是一些会打架的翘楚要争夺青丘,白梵就是在翘楚中脱颖而出成为青丘狐君。

    阿爹曾这么夸过白梵:“青丘是个乱处,能将此地治理成国,那白梵全拼着实打实的能奈。瞧瞧那身资质真真顶好,只是怎么好好的一只狐狸会喜好佛理。”

    是了,神魔十八境以姿容媚事出挑的九尾狐族,出了白梵这样一位色即是空的人才。

    此事一出在洪荒生了些不大不小的旁音,都道白梵君上不过图个新奇。

    然而并不是,此后数万年白梵得空便窝在燃灯佛处,同燃灯佛作了伴,成日地探讨佛法,一副远离十丈红尘诚心向佛的阵仗。

    叫多少怀春少女咬牙跺脚哟,本帝姬惭愧,正是其中一员。

    是以我年少时一头热火地追着白梵,终是撞得满身情殇苦果。

    我阿哥一直骂我居然为了个男人连命都不要了。

    那时白梵被困壶山,我怕他有危险,溜进壶山他,结果自己倒差点没命了,心脉被损,养了上万年才将养好心脉。

    那会儿情殇加病痛,一开始缩了几百年不问世事,出来后却是听到了数及个版本的白梵凐灭消无的传说。

    阿爹阿娘没少我谋划过终身,我却再无上心,无心情事。

    正胡思乱想,忽然头皮一痛。

    昨晚因为睡姿不佳导致发丝杂乱无章的,白泽正俯着身要理顺头发,刚刚下手忒重了些,扯着头皮将我的灵台给扭正回来。

    我嚷了几声疼,摸了摸下唇道:“记着,想来那只小狐狸也该长壮了。怎么扯到这遭?”

    “近来出了桩大事。”

    白泽悠悠叙述,他的声音清润而有磁性,我一直以为这是我肯定他说教的最大原因。

    “如今仙界的小辈,修为精进大都不如以往洪荒众神,天君常以此为忧。然那青丘九尾一族出了个新秀,区区不过五万一千四百一十七岁,修为便已及上神位阶,先了昔时尤央帝君晋升上神的年岁。其父君是为青丘前任帝君岑枢,为表嘉勉,将青丘狐王之位传于他。天君更是大喜,特在一十七天筑了座宫殿赐予新任帝君,一来贺其大喜,二来青丘在九重天有处府邸,日后青丘国民上九重天时过夜寻住处也方便些。这不,此番宫抵落成,便开了宴席广布请帖,特地拿了张递到三十三天。”

    “确然是件大事。”我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然后呢?”

    白泽将我一处乱发理好,另抓了一把梳理:“哦,五万年前钟郢山的那只小狐狸,正是如今的青丘帝君。”

    我张着嘴顿了个字:“这个……”

    白泽道:“那小狐狸嚷嚷着要娶你时,帝姬可还记得同他提了什么条件。”

    “……我记性不大好。”

    白泽的手指开始在我头顶穿梭着绾发。

    “帝姬同他说娶帝姬之人要先于帝君修成上神尊位,在三界有名望地位的,面相也要拔尖的。哦,九尾一族在皮相上向来占得不少便宜,我听闻那青丘帝君长了副顶好的皮相。”

    “这个……”

    大早上的受这些惊吓真心不好。

    白泽唔了声道:“那位青丘帝君特地命他的一位贴身侍童唤作持清的,一早就送来请帖,里头特地另添了一行字讲述昔时钟郢山之事,表明自己多年未曾忘怀,特地请帝姬定要赴宴。想来他也忒本事了,能完成帝姬这么些苛刻的条件,帝姬……以为如何呢。”

    我默了半响,深刻地觉得来者不善。

    顿时萧瑟觉悟自个儿造的孽,终得自个儿赴一赴宴将这段因果给圆满了。

    我出门时白泽甚悠哉地抱着块白布巾站在离殇湖畔的一棵柳树下同我招手,一副看好戏的形容。

    “前儿个帝君去往容夙殿下处吃酒,至今还未回来,摸约又喝个烂醉,帝姬完事了记得将帝君捎回来。”

    我凶猛地朝他龇了口小虎牙。

    近五万年未出来闲逛了,好在九重天的路向来不大变化。在一十七天绕了一通,总算见着了帖子上书的地点。

    四梵宫。

    恩,不愧是天君送的,果真气派得紧,宏伟得紧。

    我望着往来热闹的宫门,站定在离门口百来步的一颗紫薇树下严肃地思索着。

    凡事皆逃不过这因果二字。

    但凡脱了肉体凡胎的神仙都忌讳着自个的言行。就有如凡界里越有名望地位的,越会为了自个的名声而做到言行相致。

    神仙不单是名声这支,更是因着有凡人所不能及的无上神力,这便有天谴约束着。

    因此这神仙们怕天谴大都很守承若,这久了竟成了个风俗,谁被发觉了那简直是千夫所指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