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四) 旧人归
    “是呢,听闻君上降生时,东方无尽意菩萨就曾亲自为其预言,道是君上深具慧根,大有可为,日后必定不凡。前任青丘帝君子嗣单薄,夫妇俩人得了这么个资质奇佳的独子,欢喜厚爱得很。连着君上的称谓也是嵌了其青丘始祖名讳中的一梵字,以表夫妇两人对其的厚泽与期望,一降世便享了如此恩泽,到现今如斯荣耀,当真丝毫不负青丘国那尊上古神抵的名讳。”

    我把玩酒杯的手指顿住了一会儿。

    众女仙们纷纷望向女仙乙,一女仙丁道:“姐姐知道的可真精细,可还知晓其他?”

    女仙乙见状悠悠啜了口酒,又压低了语气说话:“妄论上神可是要受雷霆之邢,今日诸位仔细别张扬出去,不知是否因着君上的这个称谓上嵌了字梵,我听闻君上的相貌也承了大半那青丘始祖的。君上生的实着,实着俊俏,俊俏。诶诶那位仙友,怎跑了……”

    我也不知自己怎么跑了,索性今日不是顶着销魂殿的名头到此,不用有所顾忌,坐不住就跑了。

    数万年下来,我一直觉得自己将情殇养得很好,却连怂包得连听到闲人谈论起他都会心口都会堵着难受。

    我乱跑一通,等回神的时候,发觉自己竟然站在一棵庞大年长得连树须都埋入土里,足够十人合抱的菩提树下。

    我方圆顾了几眼,除了这棵菩提树,其余的花草瞧着都很新鲜规整,显然是处新搭的庭院。

    乖乖,我不是跑滑溜了,顺进四梵宫的后院里了吧?

    正在乱想之际,陡然耳尖听到对面有脚步声,忙着眼望去。

    隔着菩提树长短繁复的树须,前方隐约透出了个墨发白衣的人影,一阵细风拂过树须,人影又明朗了几分,是个青年男子模样。

    步伐不紧不慢的穿过重重支须直走向我这边,宽大的袖摆迎风拂动,袖口边沿拿银丝绣了圈繁琐的图纹。

    随着袖口浮动,断断续续露出一双白净修长的手,左手握了卷经书,再细瞧书上刻着的几字梵文,书着《愣伽阿跋多罗宝经》。

    我胸口处鼓动得厉害,双脚愣直着木在那边,两只眼珠子随着那摆动的衣袖瞧得真切。

    那个人披着的一头鸦发被支须零散勾起,左侧脸有一缕青丝横在鼻尖上,我以前曾经夸过他的鼻子,犹如雪峰堆成。

    我努力将眼睛往上挪,终于对上了他的眼眸,那是我记忆中见过最好看的一双眼睛,瞳眼深邃,美得就像幽林中的古谭,看着你时,你会误以为他要将你看入心底,偏偏眼尾微微上挑,眼睛的弧形却是妖娆无双。

    哪怕我如何情殇如何不愿面对那桩往事,我心头仍刻着那一双眼睛,在我懵懂青葱的年纪里如何的勾着我满腔热血不管不顾地妄图将那令诸多上古神魔甘为下臣的青丘始祖拉入万丈红尘。

    我挣扎又彷徨,眼睁睁看着那道身影走到我跟前,伸出手指轻缓地挑下我脸上的帕子,两只眼珠直将望着我,我看到他的唇在张合。

    “姑娘可是三十三天青瑶帝姬?”

    ……

    在他开口的那一瞬间,我的心境变化万千,胸腔里的七窍玲珑心在躁郁、沸腾、鼓舞,悲戚,然后最终,归于平静。

    我活了这么久,称呼无数。

    阿爹为我取名青瑶,洪荒时长辈叫我小夭、阿瑶,外头同阶位的神仙尊我一声帝姬,小辈神仙们敬我一声青女娘娘不等,楞是没人唤我过一声“姑娘”。

    我缓慢做着深呼吸,瞪着眼前这张活色生香的脸皮暗自摇头,他不是白梵,我十几万年前就已经深刻地清楚一件事,白梵没有了,不会再回来了。

    我强制将神识拉回。

    “正是,不知尊驾是……”

    “青丘国新任帝君梵色,恭候帝姬多时。”

    声音似过十万亿佛土隔了迷绕万年的梵音般浮沉,却一字不落的钻进了我的灵台。

    原是青丘的那位小帝君,席上那些女仙们的传言有误,哪里是与白梵长得相似,分明是同一张脸皮。

    他的的一双眼珠仍旧绞在我身上,我才发现他的右眼尾下方微近眼睑处落了颗赤色的泪痣,衬着那双狐狸眼妖孽又无邪,愈发勾人,似乎只消一眼便能将人拉入万丈红尘。

    白梵脸上白白净净的,果然不是同一人。

    我暗自吐了口气。

    仙界倒是出现过小辈返祖承了同族长祖的面貌亦或术能,许是返祖现象让他承了白梵的面相,修道之人讲究一个大彻大悟的极致之路,面相不过栖身皮囊。

    我伸手摸了摸下唇道:“哟,好说好说。”

    一团细风在树须打了个回转,带了许些菩提叶的馥苦清香。

    一时无话。

    梵色看我的眼神隐约带着深意,我颇不自在,主动开口找话:“你眼尾的泪痣挺好看的,初遇的时候你还是只小狐狸,那时被皮毛遮住我都没发觉?”

    梵色微曲着手指指在右眼角处,忽然眯着眸眼朝我笑,弧形妖娆的狐狸眼笑得纯良无害,骤地冲撞出一股子无邪魅色。

    “帝姬说这个,这倒不是一出生就有的,是前阵渡了上神的雷霆天劫之后显现出来的,倒不知因为什么。”

    本帝姬素来钟意美色,美人尤甚。当即被他那笑容给打晃眼了,也无空理他在我面前的自称,赶紧在心中默念清心咒。

    转而努力让自己笑得慈和一些:“哟,说来还未向帝君道喜,昔时见你时还是只小娃娃,如今此等年少有为,本帝姬瞧着宽慰得紧,宽慰得紧。”

    梵色忽然皱了一下眉头,好像不习惯我这样的口气:“有劳帝姬挂心,帝姬可记得昔年钟郢山初见帝姬,我向帝姬求娶之时帝姬提的条件。”

    该来的总是躲不过,我将两只手的袖口拢在一起,挺起胸脯做好被当成肥羊宰的准备:“自然记着,你只管开口提便成。”

    “我不负帝姬所望,先了尤央帝君昔时的年数修成上神位阶,青丘国立于洪荒,虽比不上九重天,但我身为青丘帝君,在九重天的地位总不算差。九尾狐族生来就在面相上占了不少便宜,我这皮相在外也拿得出手。”

    梵色说着又贴近了一步。

    拿着那双狐狸眼望着我的,眼尾处的泪痣透了点引诱的意味,两片淡色的唇瓣缓缓张合,话里音色微带着一丝沙哑。

    “在青丘除了宫抵,我还另外在一处清净幽僻的地方筑了竹舍,住着清净闲适,帝姬若是觉得乏淡了,这四梵宫倒也富丽堂皇,帝姬若是刚开始不习惯,不若迁去三十三天销魂殿处也成。我的一双父母心性随和,青丘族民十分仰敬帝姬美名,族中长老也好打发。”

    他顿了顿,以一种更为缓慢的音调讲道,“帝姬看我如何?”

    我的灵台回转了两回天,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这个“意思”有点凶猛呐,本帝姬觉得头有点晕:“你……你这意思,你……你可是要娶本帝姬我?哦,许是我听错了,对,听错了。”

    “帝姬没听错,我在向帝姬请婚。”梵色嘴角微勾,两只眼珠贼晶亮地挂着笑,分明生出几分春花秋月的勾引意味来。

    我能感觉到脑子现在在打轰雷的声音,感情这青丘的小帝君跨越了岁月的鸿沟瞧上了足够岁数当他祖宗的本帝姬我了。

    五万年前梵色向我求娶我只当他是孩子心性,如今五万年过去了,这执念还不消停,莫不是到了凡界所说的青春叛逆期,一定要将我娶上一娶才肯罢休。

    “我以为那是你幼时戏言,不做数的。”

    “字字真心,不曾戏言。”

    “然我同你又不熟识,你想啊,论夫妻相处,脾性上的互补是很重要的,我这人坏毛病一堆的。”

    梵色丝毫不为所动,“我让着你便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比你大了一十三万岁。”

    “哦,我不嫌这个。”

    我顿时被哽住了,娘的,这是你嫌不嫌的问题吗,我几岁还用你嫌?

    我就不信治不了你。

    本帝姬凝起精气神缓缓吐了口气,面上端得一派肃然,道:“无论如何,我都不能与你成婚的。”

    “为什么?”

    我瞟了一眼他左手广袖下的书着《愣伽阿跋多罗宝经》的经书,一字一顿道:“因为本帝姬这一生最不喜的便是狐狸,尤其是修佛的狐狸。”

    梵色料是如何也想不及我会有此作答,竟给愣住了。

    本帝姬趁着他愣神的功夫做了一件丢脸面的事,本帝姬遁了,转身趁其不备掐诀瞬移溜得没踪影。

    想来今天真没个体面活儿,连着遁了两次,让阿哥知晓了必定又要笑话我。

    一十七天不大,然而宿在这里的神仙也不多,总共只有两处宫抵,一南一北,南方正是新建的四梵宫,至于北边的,是为我前方的那处仙泽团绕的宫殿。

    我这一通乱跑竟跑来这儿了。

    九重天人人皆知,一十七天有个境玊宫,里头住了位避世清修轻易不得晤面的西方太极勾陈上宫天皇大帝。

    勾陈帝君煮得一手好茶,我今日跑了这么大半天也有些渴了,便打定主意爬去山头讨茶喝。

    到了宫门口也不敲门,两下直接翻了墙进去。

    如我所料,偌大的宫殿,人却很少,我在里头转了一圈,才叫揪出一位在墙角打瞌睡的小侍童。

    这位小侍童我认得,圆眼睛包子脸,清秀可爱得不得了,叫做菊生,是勾陈帝君的随侍。

    菊生见着来者是我倒不显得多讶异,只揉了眼皮,转而笑盈盈朝我拱手道:“青女娘娘可好些日子不来镜玊宫了,莫不是手头有事,忙得脱不开身哟?”

    我笑骂回去:“许久不见你倒又滑头了不少,娘娘我能有甚事儿忙,要是能轮到我忙起来,九重天可不得出大事,话说你家主子呢?”

    “后院小山坡上的紫薇今日开得很盛,主子在那儿赏花呢,菊生这就领娘娘过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