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五) 勾陈
    如今的天界,只剩下三清六御仍存留于世,鸿钧老祖伏羲女娲等先圣已殁,只能在仙界史册中寻得神迹仙姿供小辈神仙们瞻仰。

    三清是为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

    六御有统御万天的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统御万雷的西方太极勾陈上宫天皇大帝、统御万星的中天紫微北极大帝、统御万类的东极妙严青华大帝、统御万灵的南极长生大帝、统御万地的承天效法后土皇只。

    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司了统御万天之职任了天君,而听老君讲天君初时乃是鸿钧老祖元阳宫中的一名小侍童,经得我阿爹提点方展露了锋芒,因着这缘由天君对着阿爹阿娘留下的这一双子女尤为礼遇。

    六御中的尊神个个都很宝相端庄,唯独这勾陈帝君,啧,堪称败笔呀。

    勾陈的一双桃花眼生得中看,不笑时很有些清雅庄重,笑起来却总蓄了几分风流邪气。

    女子大概都吃他这套,被迷得不成样,在洪荒时不知惹了多少桃花劫。

    如今大概自觉一大把年纪了,没好意思再去勾搭小姑娘,甚安分地窝在自个的镜玊宫,非九重天有大劫难请不得。

    我幼时好玩,很有些野性子,没少干过摸鱼掏鸟蛋的事迹。

    然阿哥被爹娘操练着,白泽虽充当了奶妈子常伴于我左右,却一直矜持地当着个博识清雅的美男子,坚决不肯陪我做掏鸟蛋之类,本帝姬觉得很是寂寞。

    赶巧那时勾陈帝君到我家做客,我第一次与他见他,便从他染了戏谑洒脱的桃花眼中相悟出了几分英雄相见恨晚惺惺相惜之情。

    勾陈帝君算是我阿爹的同辈,那会儿我勉强得唤上他一声师叔,他却嫌我将他千万年如一日的风华绝代给硬生生叫老了,让我改唤他一声勾陈哥哥,我为他的厚脸皮深刻地打了个哆嗦,怎么也叫不出口,便折衷直接胆肥起唤他一声勾陈。

    自从认识了勾陈,我的玩发直接升级到上深海荒山打捉怪兽奇珍不等,我深刻以为之前那些摸鱼掏鸟蛋的玩法简直弱爆了。

    勾陈明面上拿腔拿得很是个宝相端庄,转头却教了我不少损招祸害人,我仗着有他同白泽善后,祸害很心安理得。

    菊生领我在回廊踱步,回廊末处便是后院,镜玊宫的后院很开阔,回廊尽头不远处刚好就是种着紫薇树的小山坡。

    我一眼便望见勾陈捏了一粒黑子低头望着放置在跟前的棋盘,背后靠着紫薇树,紫薇花开得盛,他穿着紫衣,身上又落了一身的紫薇花瓣,那头披散的鸦发便很有些显眼。

    闻得脚步声,那团显眼的鸦发向上移了移,刚好露出一双桃花眼来,眸子犹如星辰璀璨,睿智又风流,然而鼻子却是挺而直,犹如刀刻一般,给人一种坚毅儒雅的感觉。

    一见着我,当即染上笑意,唇角细致勾起:“哟,小阿瑶。今儿个来了位贵客呀,上万年不见你了,过来让哥哥瞧瞧是不是又变漂亮了。”

    说完就着捏棋子的手招我过去,那身形容,将和蔼与风骚融合得恰到好处。

    我见到勾陈总是开心的。

    第一勾陈比我老多了,也一直几十万年如一日地将我当成初见时,那位红衫稚女。第二勾陈不服老,一直自诩乃是堂堂一位风流俊俏的上神,而且还装扮得很成功,这点我十分有必要多学习。

    本帝姬心底里,其实一直励志于当一位青春热血的美少女,奈何在一干小辈面前,总要辛苦摆出端庄老成的模样,但毕竟没有哪个母的喜欢当老人家不是?是以我看到勾陈会心生欢喜,很大一点是因为在他面前,不才在下无论表里内里,都尤其活泼可爱。

    我活泼可爱地朝勾陈扯出一抹笑,两三下蹦跶至他跟前,“你近来过得挺滋润的。”

    “日子倒也凑活,紧着你今日来了,刚好陪我下盘棋。”

    我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要不要,你回回都赢我,我今日是来讨茶喝的。”

    勾陈下棋下得好,且不是单纯的单好,还是变态好。所谓变态就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明明可以赢得轻易却又爱玩猫捉耗子,每每跟他下棋都是要走苟延残喘模式。

    菊生这孩子尤其贴心,这会儿已经来回取了茶具连同佐茶的糕点摆放好了,我冲他使了个眼色,菊生走时又贴心地将棋盘拾掇拾掇也一并顺走了。

    我甚满意。

    勾陈见状也不阻止,只笑骂了一句:“哟,仗着阿瑶护着长本事了,不怕本尊治你个大不敬?”

    菊生连头也不回:“尊上,你平日里祸害宫里人也就算了,青女娘娘难得来一趟,你正经些,别吓跑人家。”

    勾陈挑了眉,一脸不可置信问我:“你勾陈哥哥我很不正经?”

    人艰不拆,我咽了口唾沫,左右摇头安慰他:“怎么会!”

    勾陈很满意:“今日怎么一个人出来,白泽没跟着?”

    “哦,这不跟腻了,我就自个儿出来溜达。”

    勾陈往烧水的炉子添了几块碳,悠悠道:“你方才见过青丘那位小帝君了。”

    我惊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的。”

    “四梵宫今日摆宴,瞧你这样该是去了。怎么,同那小帝君讲了什么。”

    我顿时语塞,愣是没好意思讲出那番事来,唔,还真不能讲,不若勾陈那副看戏不嫌事大的性子不知又会捣腾出什么来。

    “你终是见着他了。”见我不语,勾陈居然叹了口气自顾开口。

    “嗯?”我扭头疑疑惑地瞧向他。

    “梵色降生时我曾被岑枢叫去为他家小娘子护法,那小子折腾了他母亲七日才出来,那日一同在位的无尽意菩萨就有为他断言道梵色不凡,我瞧着他身上带着的灵气有些熟识,就暗自捏咒探了他的灵识,竟察觉他有着几分白梵的气息,估摸着岑柩也察觉了,所以才为那小子取名梵色。”

    “梵色如此该是返祖现象,有几分微弱的气息作不得什么,昔时你阿爹既向你断言白梵神魄已散,你便该死心。”

    勾陈说着伸出一只手来贴我的头。

    “今日瞧你神色不对,然你为那几分气息较什么真。”

    我忽而一阵默然,呆呆望着前方回廊下净透的流水,等到开口时,口气微有干涩。

    “我知道的,我这样不过是瞧见梵色承了白梵的面相……然也仅此……我都知道。”

    勾陈贴在我头上的手微顿了顿,半响叹道:“劝人劝几不过一样的话,终究是个情字害人。”

    上头的紫薇花开得正盛,周遭都撒着飘落的花瓣。

    紫薇花香向来淡薄,我用力嗅了嗅,肺腑里总算攒了些香味。

    “我今日找你可是馋着你的茶来的,这水都沸了。”

    勾陈的茶跟他的棋艺一般,无人能比。昔时跟勾陈呆得热乎了,便逐渐欢喜上吃茶,我现今喜好不多,吃茶算是最风雅的一项了。

    “你上万年才来瞧我一次,竟只是为我煮的茶,你半点大高时可是天天围着我转的,果然女大不中留,青丫头真真是没心肝的,真真叫我痛心。”

    勾陈语气很有些忧伤,若不是手上已然摸着茶具,估摸就要作捧心状了,我嫌他又在耍无赖,没搭理他。

    二人捧了茶杯扯着这上万年落下的闲话,直到日下西头,勾陈兴致不减反增,唤菊生抱了几坛上好的桃花醉,说要无醉不归,我这才想起出门前白泽提醒我要去九重天领阿哥回去的事来。

    便要作势要起辞,勾陈却快手快脚地拍开了酒坛口,一股馥郁酒香钻入我的鼻腔,好酒哟!

    我顿时又觉得让阿哥在容夙那里多呆个一晚也不大要紧,便重新端好架势要豪饮。

    等到地上陆续堆起了空坛,我捧着满肚子的酒水茶水歪歪起身,头晕脑胀地摇晃了两下身形,唔,果然是吃到瓶颈,上头了,于是乎心满意足地闭眼倒地了。

    阖上眼的一瞬我恍惚看到白梵的脸,他望我的神色似要将我生生缚住,他深情地对着我感叹呢喃。

    “终于抓住你了。”

    我在醉梦中嗤笑,果真醉得不轻,白梵怎可能这般情深模样将我言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