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六) 九重上黎宫
    清晨是在勾陈为我空着的南厢房中醒来的,我酒量比不得勾陈,该是他将我扛回房歇息。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竟然难得不会宿醉。

    我推开门是菊生正好站门口。

    “早啊。”

    菊生满脸笑吟吟,两团脸颊红扑扑,都被他笑咧成圆润的包子脸,讨喜得紧,向我拱手道:“娘娘早,这回白泽神君不在,菊生伺候娘娘晨起洗漱事宜。”

    “有劳,唉,勾陈呢?”

    “尊上在听香水榭处,正等着娘娘一同用早膳呢。”

    待我过去听香亭时,正好见着勾陈手里包着个茶杯在开吃了,显然菊生那字“等”只是在安抚我。

    我踱过去捏了块芙蓉糕放进嘴里,声音含糊问他道了声早。

    勾陈颇有些嫌弃我的吃相,拿了杯茶递到我跟前,“知道你一来就要顺点茶叶回去,我前阵子囤了点毛尖,刚好你带走。”

    我矜持地给笑纳了,用完早膳便要告辞。

    出了镜玊宫,我合计着该去容夙那里领阿哥回三十三天,便直接架了团祥云腾去第九天上黎宫。

    天分三十六重,每重疏密宿着各色神仙。

    仙界天家便是宿在第九天,加之九天上宿着的神仙最多,往来也密集些,平素有甚政要宴会也打都会在第九重天处理,因着天界也称作九重天。

    容夙便是天君独子,九重天的太子殿下。

    我比容夙早了九千年诞世,容夙刚出生时我阿娘曾领着我去看望,我瞧着他长得跟个粉团子似的漂亮极了,十分喜欢。

    可漂亮的粉团子打记事起就直将一张玉雪可爱的脸硬绷得年少老成,牙牙学语时还会亲切地唤我一声阿瑶姐姐,记事后便胆肥地直唤我阿瑶。

    我义正言辞地教他改回原来的唤姐姐,他那两只扑闪的眼珠子慢吞吞地打量了我一眼,又慢吞吞地转走了。

    将我的话当耳风,给无视掉了。

    他看我时带着藐视,我顿时有种自己的智商被他鄙视了的即视感,很是激愤,奈何阿爹教育我不能以大欺小,我便寻思耍点把戏令他吃点苦头好让自己立威。

    然这小子虽瞧着面无神色,脑袋却很得灵光,瞧出我企图捉弄他的把戏,我不信他每次都能逃过我的捉弄,因此越战越勇,仗着有勾陈时不时的提点,坚持不懈地同他斗了许多年。

    昨儿个在四梵宫宴席上竟然稀奇地捕捉到容夙的八卦,我听得雀跃,十分想去瞧一瞧那位住在九黎宫的小公主。

    因此尽管到了九重天之后,上黎宫门前的小侍童毕恭毕敬地告知我阿哥已然酒醒离去的消息,本帝姬我仍旧慈和地表示:“久不见你们太子殿下,甚为念想,此番既然已至殿门,自然要见上你们殿下一面,有劳你在前为我领下路。”

    那小侍童边领我进去边满脸崇敬地望着我道:“青女娘娘不愧为我们殿下的发小,这般记挂殿下,殿下见着了您想必也会十分欢喜,近日真真是贵客盈门。”

    贵客盈门?

    哦,这“贵客”自然是指我同阿哥。

    本帝姬宝相端庄地踱进宫中,将近正厅时眼尖的瞄见里头座上有白色身影,脑袋打了个激灵,顿时反应过来那道白影的正主,下一瞬便后悔没多嘴问清楚这“贵客盈门”的意思。

    容夙一身墨青龙腾刺绣玄服,正坐在正厅里头,他旁边落座着一白衣鸦发的小青年,正是昨儿个同本帝姬我求娶的青丘新任帝君梵色。

    娘欸,我这不明摆着自己往枪口上撞了。

    怎么梵色会在此处,这会儿碰面可要精彩了。

    唔,我暗自抚额寻思着该不该趁着他们未发觉再接再厉地遁一次。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身旁的小侍童先我一步传唤起声:“太子殿下,青女娘娘来访。”

    这下正厅里的两人齐齐将视线扭过来,四只眼珠不偏不低刚好对着我的脸面。

    “呃……哟容殿,近来安好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