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一十一) 尤央花苏
    我将右手搭在眉骨处打量前方,话说当神仙还是挺多福利的,起码眼力是很不错的,隔了十多丈的距离依旧能看清楚殿里闲坐在太师椅上的那名赤袍青年,正骚包地摇着一把折扇。

    那男人长得明艳妖孽,靡靡散着桃李芬芳,犹如骄阳一般夺目而炽烈,生生叫人引以膜拜。

    遥遥见他前额佩着一条镶嵌着鸽血红宝石抹额,一双凤眼半眯着,浓而黑的剑眉,此类眉与眼结合,无端勾缠出锐利艳色,挺直的鼻梁下的那两片嘴唇,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唇色瑰丽,线条干净犹如刀刻一般,上唇唇峰圆滑有型,中间的唇珠使得整体唇形如弓,只消轻轻一挑唇角便能勾人神魂。

    那名如火一般肆意明艳的男青年,正是不才在下的阿哥尤央。

    其实就算眼力不好,我光是闻着味,灵台中也会乍现他的面孔。

    我阿哥最喜至艳至纯的事物,为人处事放浪不羁,快意恩仇。他不信甚世俗,不拘甚庸理,自活成一套章法,赤诚而放浪。同他相处,你所有的扭捏徘徊都会消散,你会不自觉被他引导,绽放出内心深处那个最朝火的夙愿。

    我不止一次引以为豪,这样的人呐,他是爱我护我的血肉至亲,我是他独一无二的幺妹。

    我嘴角挂着笑:“喏,销魂殿正厅坐着的,便是我阿哥尤央。”

    梵色虚向前方扫了一眼,“话说,销魂殿这名字可有些……嗯,别致……”

    我有些惭愧,字句含蓄道:“还有件事,这销魂殿可是我阿哥许的殿名,帝君就算觉得这名字有些……特别什么的,也莫要多作评论,我阿哥这人,嗯……很有些较真。”

    梵色笑盈盈对着我,点头示意答应。

    一双狐狸眼弯弯的甚晶亮,晃得我一颗玲珑心也跟着鼓动。

    我紧着拍了拍胸口,转而又觉得心虚,白泽这关勉强过了,不知阿哥见着梵色又会作何表态,想来白梵那性子挺招人嫌的,不止白泽,阿哥也不待见他。

    现下梵色这张脸皮,不知又该起什么幺蛾子,只盼梵色不与他起争执才好。

    然则这阵子点背,事事皆出乎我的料想。

    阿哥见及梵色,竟然只是淡淡然瞧了梵色一眼,两人忒简洁明了地相互言语问候,毫无波澜。

    只是阿哥末了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转而抖着折扇一脸欣慰:“阿瑶出息了,出趟门就能领个男人回来,不错不错。”

    我干巴巴地笑了两声,仔细打量着阿哥,心道奇怪,怎么这骚包今儿个这么好打发,见他嘴角止不住笑意,我忽然灵光一闪:“见你今儿神采奕奕的,哟,这算日子,花苏差不多又该醒了。”

    阿哥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不错,正在我房里头,嚷着要想你,这不打发我出来招你去见他了。”

    我兄妹口中的花苏,便是我阿爹幼时在东荒一处山丘拾得的,言说让阿哥养出来当媳妇的那粒莲子。

    我真心觉得阿爹忒会捡漏,眼光忒精准!竟然捡着了颗五茎莲花子。

    这世上的五茎莲花几近灭绝,现今西方万佛之祖释迦牟尼佛,曾以五茎莲花供奉与燃灯古佛,佛祖自个屁股底下坐着的也正是株五茎莲花。

    昔时花苏还是颗小莲子时,阿哥将其种在门口的小池塘,却不慎被一只重明鸟给啄伤了灵根,阿哥便将花苏移至东皇钟。

    东皇钟的浩瀚灵气对着小花茎很是滋补,然则东皇钟原是上古金乌太一之伴生灵器,属性为火,而莲花却是属水的,长久之下不免与东皇钟的灵气相撞。

    待到阿哥想将花苏移出东皇钟之时,花苏却已扎根于内,强行移出又怕灵根之伤加剧。

    且另一方面东皇钟为上古神器,极难找到与之相匹配的器物将花苏移出,便只好这么一直拖着,花苏因为这个不足之症时常陷入沉眠,一年里十之八九的时间都在东皇钟里头睡觉。

    因此花苏虽为遗留下来的上古洪荒之神魔,却是鲜为人所知,阿哥护他护得跟个宝贝金蛋似的。

    我们三人进了六楼阿哥的厢房内,入眼便是一架四扇屏风,屏风的木框内的绢绫上瞄着莲花美人图,图上绘有成片的莲花,簇拥在池塘中,花丛中隐约见得一位白衫少年,半身浸在池中,唇红齿白,清秀绝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