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一百零九) 借花献佛
    本帝姬还没从这秒变的氛围中缓回神呢,骊姬小美人就已经情深意切兼之含嗔带喜地叫盼出声。

    “尃郎!”

    我正在揉眼皮呢,闻言赶紧收手,这时梵色忒贴心,我刚一表示动作,便知我心中所想,先我一步伸手抓住骊姬手中的乌木食盒,避免食盒落地的灾难。

    我顿时松了口气,对小公狐狸投了个赞赏的眼神,得到鼓励的狐狸显然十分沾沾自喜,献宝似的把食盒递到我跟前,我忍不住拿手往食盒里摸出两块糕点。

    嗯,摸出的是红枣糕。

    素卿喜甜,所以魔宫膳房里火夫们,对于在甜品上的造诣,堪称一绝。

    鉴于小公狐狸的两只手,都在我拎那足有三尺长宽的食盒,空不出手,我慰劳他,特豪气地分出一块递到梵色他嘴边。

    梵色皱着眉盯着眼前的糕团,狐狸眼里充满嫌弃,显然糕点对他而言,乃是一种甜腻的软泥状腻味物什,难以下咽,小公狐狸表示不肯接受。

    哎呀!我一脸不善,本帝姬难得好心亲自喂你吃的,你居然敢嫌弃。

    迫于我的淫威,梵色还是默默地张开口,默默地一口把红枣糕包进嘴里,再默默地吞咽进去了。

    我甚满意,便扭头将注意力转向尃机与骊姬那对久别重逢的小鸳鸯跟上,决定先不打扰他二人。

    尃机小青年早早就在门口候着,见到我一行回来,满面喜不自禁,都顾不上礼数,急忙忙就冲向骊姬。

    骊姬一到遗桑谷就在打眼四处瞧,乍一看到尃机,立即杏眼含情,又几欲流泪一般,不管不顾就奔赴过去,两人抱作一团。

    唔,我悠悠吃着糕点在旁看戏。

    这般景象,跟老君杜撰的戏本子里头,那些酸得人牙疼的大团圆结尾尤其相似,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戏码果然是十分喜庆感人的哟。

    “咳!”

    欸!我左手旁的这位白衣狐狸君显然不怎么能体会得到其中情意之绵绵,一声清咳,硬生生叫给破坏了氛围。

    小鸳鸯们当即面露窘色,悻悻然松开双手。

    尃机一手牵着骊姬,两人面向我同梵色,双膝下浮,那架势,显然是又要铮铮然给我们磕上几个响头。

    我连忙拿手捏诀,将二人的膝盖骨提溜起来。

    尃机见我不肯受拜,抱拳道:“帝姬与帝君两位对我二人的莫大恩德,尃机没齿难忘,万死难还大恩,还请二位受我二人跪拜之礼。”

    梵色倒一脸淡然,倒没什么表示,本帝姬我只能出面充当外交。

    于是满面慈和且气派大度地摆着手,道:“本帝姬向来不喜这些虚礼,且也不差你俩这一拜,这些矫情话矫情事便免了,保不齐你俩又要磕得冒血喽,这般喜庆的日子见红可不好。”

    两人连连称是,便只改成俯首拜谢,嘴里却忍不住扯出一长窜诸如感恩的话语,我打量这对小鸳鸯心意甚为诚恳,便也笑纳了。

    转而又觉得我既成全了这桩美事,理当要赐予他俩个信物表示表示。

    奈何身无长物,自己身上除了月牙帕就是玉髓镯,一个是人自家师傅的东西,一个是素变态刚送的,哪样都出不了手。

    我摸索了一下身上,将主意打到小公狐狸身上。

    然后一脸不轨地从上到下扫描了梵色一通,瞄到他腰间系着一块碧色的双环玉佩,成色品相极佳。

    梵色还没缓明白怎么回事呢,我爪子就已经伸向他腰际,一把拽下玉佩出来,递给尃机二人。

    道貌岸然道:“你们此番造化,我与梵色算得上是大半个媒人,这次出门也没曾料想有此美事,二人身上就这么块石头能拿出手的,便赠予你二人作个成婚贺礼,望莫嫌弃。”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