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一百七十八) 狐狸的气质
    一般来说,唔,是按阿哥与素卿的话来说,不才在下一睡了就跟死了一样,雷打不动风吹不倒,睡眠质量特棒。

    在青丘碧水湖畔的第一夜,虽然半夜突兀梦魇,但是好赖我醒来之后精神不错。

    昨夜将屋内的窗帘拉开了,所以天刚一亮,日光径直滑溜进来,都不用梵色叫我起床,我自个儿便自动自发捣腾起床了。

    我精神不错,然而肉体没能跟上灵魂,起来时四肢酸软乏力,跟睡之前打了仗似的。

    唔,估计是睡觉时睡相不好又压到手啊脚啊的,遂也没什么兴致梳理一头及腰长发,随意拿发带拢了拢鸦发便算了事。

    两手推开门,边跨出门槛边伸展四肢做懒腰,然后不幸的是对门书房,梵色竟然也开门了,然后本帝姬就这般毫无形象地贸贸然与他对上了眼。

    必须声明一点,小公狐狸早就打理整齐,穿得人模人样儿的。

    见他领口边沿用银丝刺绣成莲花形状,规规矩矩紧密束着,素色长衫加身,显得分外斯文清俊,最可气的是,明明他的头发也如我一般,一齐松垮地束在后背,但怎么我这般打量他浑身,却有一种懒散又自持的……嗯,气质!

    我不开心了,下意识就不屑地扯了扯唇畔露出小虎牙。

    梵色推开门见到我,楞了一下神,然后下一瞬,这只狐狸便笑得活色生香,“阿瑶,早啊。”

    我面无表情地放下举起来的双手,心底开始后悔了,娘的!早知道刚刚就应该打理好身上的行头再出门。

    我没好气道:“早。”

    “我正要叫你起床呢,没想你自个儿倒肯自行起了。”

    “咳……是么。”我含糊道,然后转身走向木梯口,“我下去转转。”

    梵色见我下楼梯,亦然一道随我下来,我俩刚走到半道的转角处,便闻见一股清淡的荷叶香。

    嗯,这味道闻着……简直心旷神怡啊。

    我开心起来,扭头问跟后梵色,道:“你跟持清说了早饭煮荷叶粥的事?”

    梵色点头,“一早便说了。”

    我听罢,一脸欢快地快步踱下木梯,“持清欸!”

    两下便踱至外堂,果然正中位置的矮木桌上,一紫砂锅正端端正正地摆上面,锅盖置放在一旁,清淡碧绿的荷叶粥萦萦绕着热气。

    持清听到我叫喊,从膳房钻出来。

    见他两手还端着一小碟子,在晨光中笑得十分俊秀爽朗,“帝姬,君上!小仙给二位尊上请个早。”

    我就着拉梵色坐上蒲团,一边朝持清摆摆手,“好说好说,本帝姬闻着味就饿了,紧着过来吃了。”

    持清听罢却不走过来,朝我拘了礼示意,转身又钻进膳房,我料想他可能是还有菜未端出来,便也不再问他。

    梵色一直未说话,满面淡然,主动拿起桌上的小瓷碗,就着盛了三碗荷叶粥,推过来一碗给我。

    我也不客气,接过来便吃,持清转头就出来了,这回手上直接端着一方托盘,我眼尖瞄到托盘上有四盘小碟。

    持清利索凑近矮桌,一碟一碟将托盘上的吃食放置上桌,“二位尊上,我还备了紫薯糕,藕粉桂花糕,醋溜鱼片,拍黄瓜,佐着粥正好开胃。”

    嗯,本帝姬越看持清这孩子越中意。

    我捻起一块紫薯糕吞了,“难为你上心,你家君上能有你这么个能干的侍童,当真是积了个大福报。”

    我这般断言,梵色还未有反应搭话呢,持清便就急匆匆摆出正色,双手恭谨作揖回道:“帝姬言重!小仙本就是君上唤来与二位打理日常起居,此乃持清分内事宜。”

    我面色摆得愈加慈和。

    “对了,我倒惊喜一件,你梵色君上不喜吃食的,怎么你却这般精通厨技,是不是以往没跟梵色之前,你就已经很会煮饭了么?”

    持清摇头,满面正经肃穆,虔诚地看着梵色,“君上不喜有闲人跟着,除了小仙也再没有其他贴身的侍童了,是以身为君上的首席侍童,无论君上需要与否,这必备的本事,那可一样都不能少的。”

    我听罢,眸子转了转,不忘喝一口荷叶粥,末了将空碗递给梵色,梵色淡然接过,悠悠又盛满一碗给我。

    我一把接过,嘴对着碗沿一滑溜,顿时又吞了大半碗,末了豪迈将碗放下,忽然转念想到万能执事白泽神兽,顿时对持清的话深以为然。

    我忍不住赞赏,就差没对持清竖大拇指了,我道,“本帝姬很欣赏你。”

    持清小兄弟害羞了,含蓄道:“这是小仙应该要做的,帝姬抬举。”

    “唔,阿瑶说得是。”

    正要再夸他两句呢,对面倏然响起梵色的话语,音色清冷,不紧不慢。

    “如此说来,你这差值当真做得劳心尽力,难怪阿瑶昨儿个一直在说我刻薄你,看来本君确实要好好犒劳你才是。唔,前一阵太上道祖赠了我几粒灵丹,可滋补修为灵根,我正想着哪天差你跑一趟九尾宫抵,将灵丹转赠给我母妃,但到底也不

    嗯?这两位又是在演哪一出?我没得搭话,便默默地伸手捏了一块藕粉桂花糕。

    能忘了身边伺候的人,唔,回头匀给你一颗,以示嘉勉。”

    梵色这一番说得和颜悦色,竟然难得透露出那么一丁点儿人情味出来,然而持清却一脸惊吓,眼巴巴看着梵色,巍巍颤颤道:“君君……君上,您这是?”

    梵色笑得高贵冷艳,“持清啊,真是辛苦你了。”

    持清惶恐道:“小仙不辛苦,不辛苦!”

    梵色继续问持清,悠悠道:“吃饱了么?”

    “饱了。”持清立马领会,“哟!二位尊上,小仙另行有事须得打理,二位先请吃着,小仙先行退下。”

    呃,持清刚一说完,然后就马不停蹄地滚了,我真没夸张,这小伙子连转身起步都不用,直接腾起一下“咻”地滑溜了几尺远。

    我继续默不作声,不动声色地看着梵色,怎么着我刚刚跟持清谈话有说到什么让他不高兴的么?

    我两三下将手上的糕点卷干净,灵台运行了一回天,总算悟了。

    欸,感情这只狐狸是在傲娇我刚刚只跟持清说话,没搭理他呢。

    啧,我的错,苦了持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