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二百二十七) 铜铃流苏
    青铜鸾车这会子已经在正常行驶了,车厢里的动静惊动了外头的重止,重止的询问声随即包着策马腾空的呼啦声传进来。

    我着急看向梵色。

    小公狐狸犹自安然阖着双眼,语气十分淡定地答应出声,“无碍。阿玄胆子小,有些惊悸了,我正安抚她,有劳仙君挂问。”

    “那便好!马儿野性难驯,二位可要坐稳当了!”

    重止闻言哈笑出声,之后便专心驾马。

    我松了口气,然后卡壳了有一会儿才悟出来梵色口中的“阿玄”是为何物,可不正是我方才信口拈来的化名。

    阿玄你妹!我冷哼,说得跟真的一样。

    自顾忿忿靠着车窗坐着,冷静下来才发觉自己两颊脸皮烧得紧,索拿手将竹帘掀开,脑袋对着外头吹风。

    旋风顿时涌进车厢,窗沿的红色流苏被吹鼓得摇曳不止,耳尖不知怎地钻进一声极为清灵的铃声,我忍不住寻觅声源,注意到窗沿下垂着的流苏,嘴里轻轻呀了一声,原来流苏的绑头上箍着一圈绿豆大小的铜铃,铜铃上面还篆刻有万字佛印。

    我顿时欢喜,伸手把玩起一串来。

    迎面凉风鼓舞,我长吐了口气泽,脑袋清明不少,这才发觉四面皆是谷壁,显然鸾车往下至谷心,正去往谷底。

    先前跟着重止一齐过来的重睛族人,整齐分成两队并排跟在车辇后头,掐着仙术腾空凌跃,烈马嘶吼,銮铃声起,这阵仗,好赖也配得起九尾狐王。

    重睛是为上古遗族,礼法方便做得甚足。

    正吹着风,身旁的座垫下榻,贴了个人过来。

    “阿瑶……”小公狐狸音色可怜巴巴。

    我一面恼他犯错,一面又觉得没甚脸皮看他,直接梗着脖子装死。

    “阿瑶,我错了,你看我一眼。”

    哎呦喂,这语气忒委屈,活像被吃豆腐的是他一般。

    我回头横了他一眼,却见小公狐狸一副做错事的形容,见我肯回头,双眼一亮,复又满面无措,眼巴巴地看着我。

    “阿瑶,这次我真不是故意的,真是意外,你别生气。”

    我微愕然。

    梵色年少老成,平日里没少一副老头的语气同我说教,令我一度怀疑着自个儿的脑袋瓜里缺了一跟智慧筋,今日倒难得见他低声下气地跟我服软。

    我正恼着,蓦然见他这般,心头没有来一阵微妙,再待回神要开口训斥,却怎么也提不起气愤来。

    我训道:“平日见你稳重,怎么今日这么毛糙?”

    梵色没应声,而是手伸上去窗沿,将就着我在手中把玩的那一串流苏给硬扯下来。

    我楞了一下,下意思缩回手,却发现迟了,梵色已经拽下来了,又将着塞给我,窗沿上那一排整整齐齐的流苏顿时缺了一角。

    “这个给你,充当赔罪。”

    流苏长不过三寸,铜铃小且精致,安分躺在我手心。

    我咋舌,“给我干嘛?”

    “你不是喜欢么?”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辆车辇很贵诶,一看就是常年被细心保养着的,重睛族念旧,指不定马车的岁数都比你的大,我们初来乍到,怎么能在人家的地盘上搞破坏呢?”

    “唔,阿瑶说的对。”

    梵色做认真思考模样听我说完,然后左手手指一勾,划出一道灵光投向窗沿,补那缺失的一角,灵光消散之后,就见那一排流苏整齐了。

    我问:“你用障眼法将流苏补上?是不是太敷衍了?”

    梵色摇头,安慰我道:“不会,他们修成都不如我,看不出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