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二百六十六) 命为媒介
    唔,现在的气氛不才在下很满意。

    我跟小公狐狸相互表达了心迹,所有一切水到渠成,两心相悦,连之后的事情都商定下来了。

    本帝姬含情脉脉地看着小公狐狸。

    梵色难得不嫌肉麻,一双狐狸眼犹如清流,目极之处清润无双,将我笼罩在其中。

    梵色伸手过来,拢着我双肩将我抱在怀里,下巴抵在我肩胛骨上,不带任何情欲,亲吻细密落在我鸦发之上。

    我亦然动情地回抱住梵色的腰。

    “唔,阿梵,你放心,本帝姬轻易不喜欢人,一旦钟意了就一定会喜欢上好久好久的。”

    梵色闻言却摇头,“不,我要你今后这一辈子。”

    不等我反应,又开始盘算道:“唔,得要尽快离开这度厄谷了,唔,之后先送你回三十三天,我再去九尾宫抵找我父君母妃,征求得我母妃同意,届时奉上聘礼,去往销魂殿求得你阿哥点头将你许与我。”

    我抱着梵色僵了僵,顿时又扭了扭身形,将挣开梵色。

    “欸,能不能别在这档口提起宁兮。”

    梵色不解,“但我娶你这件事,母妃必定得要参与其中,家里的事都是由母妃做主的,且母妃跟尤央帝君私交不错,有她出面必定事半功倍。”

    我开始忧伤起来。

    对了,要是让宁兮知道我垂涎上他儿子的美色,将主意打到梵色身上……

    啧啧,她会不会把我剁成好多块?

    我郑重看着梵色,“狐狸欸,你听着,回去之后我就先不见宁兮了,等你说服宁兮了再说,我若要见宁兮,那肯定是在喜堂上敬茶的时候,不然要是提前见到她,我一定会被她剥皮。”

    梵色目不转睛地看着我说完话,我等了他一个会儿,却见他眸子含着笑意,一眼不眨地盯着我,我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摸了摸下唇,“你做什么一直看着我?回话呀。”

    梵色满腔欢喜,“阿瑶,你说得当真,等见到我母妃时,一定是你我拜堂之日。”

    欸,对喔。

    我做什么要说喜堂,上赶着嫁人呢这是……

    本帝姬索性把心一横,蛮横道:“是啊!不是你出去后就安排要来我三十三天求亲的么,怎么要反悔?”

    梵色笑意盈盈,“自然不会,阿瑶说得是,我一定照办,你只管放宽心。”

    我哼哼,“且先信着你,要是让我发现你说谎,定饶不了你的。”

    梵色扑哧一笑,探头作势又要亲过来,我灵巧躲开。

    “欸,你烦不烦呐,亲亲亲!我要去吃早饭了!”

    一边嘟哝一边紧着翻身下榻。

    娘欸,不过才几刻钟的功夫,本帝姬就稀里糊涂答应梵色嫁给他了,防不胜防啊简直是,赶紧走,不走的话再跟梵色腻歪下去家底都要被他骗没了。

    之后这几日我与狐狸过得十分腻歪,梵色特地去问重止借了几本菜谱,一日有大半的功夫缩在厨房捣腾,唔,不才在下坐享其成。

    三五时会有重睛族之人上来檀柘居拜访,一来二去梵色也烦了,索性闭门谢客,大家伙吃了两次闭门羹便也识趣,知晓青丘狐君性情冷淡,不喜热闹,渐渐都没敢再行打扰。

    除了重止会天天过来小坐。

    梵色之所以同意重止进来串门,其原因主要是为了要通过重止察探外面的口风,想知晓那位能解开度厄谷结界的族长什么时候出关。

    一日,梵色又在问重止。

    “重三公子,你们族长什么时候出关?”

    重止正全神贯注地在跟我对弈,闻言顿时摆出苦瓜脸,“青丘帝君,族长什么时候出关可不是由我说得算,再者有一点在下很好奇,你们二人来此不过短短六日,那么急着要出去做什么?莫不是嫌我度厄谷地方狭小偏僻,太过寡淡了。”

    我与重止在小亭中对弈,梵色就坐在我旁边,另外搬了一个小茶桌煮茶,桌边还堆着四本《阿含经》,茶煮好后悠悠给我倒了一杯。复又递出一杯给重止。

    梵色道:“你在族中大大小小的事物也管了不少,贵族族长若有出关的消息,你定然是首先知晓的,本君不问你问谁?”

    重止目不转睛地盯着棋盘,唯恐疏忽大意。

    “帝君抬举小仙了,我不过是个小辈,族中之事哪里是我能插手的,从洪荒开始,但凡继位我族族长者,历来皆要不定期闭关修行,修缮其身,每次族长闭关的时间都不一样,叫我等小辈如何揣摩。”

    我惊奇道:“哟,你们族长挺有上进心的嘛。”

    重睛族寿命不过区区几千余年,是以对修习仙术位阶倒无十分热枕,族人大都是只顾着及时行乐,因此度厄谷虽然是上古遗留至今,仍可觅得其古朴厚重之气息,但民风大都奢靡,喜爱快意。

    倒是难得重睛族历任以来的族长们都这般勤奋上进呐。

    重止闻言,指尖捏着的棋子却差点没掉落,清咳两句道:“唔,玄仙儿说得忒有些……呃,忒实诚了些,我重睛族族长肩负全族兴盛,自然要愈加勤勉自持,不可敷衍怠慢。”

    我一面盯着棋盘,一面咕哝道:“我倒开始有点好奇起,你们族长是长什么样的了。”

    “不着急,总能碰面。”

    “喔。”梵色一手捧着茶,一手从桌上抄起一本经书,“你们族长是在那处闭关修习呢?”

    重止摇头,“我并不知晓。”

    梵色悠悠啜着茶,“连三公子都不知晓?难道闭关的场所只有族长一人得以知晓。”

    “正是。”重止落下一只后放心抬眸,“传闻族长的闭关之所是在一个特定的神秘之境,四周设有禁制,寻常族人发觉不了,亦不知从何找起,且闭关之所里藏有至宝,每次新继任的族长必会在老族长的指引之下去往秘境闭关,出来之时术法修成皆极快速增长了数十陪。”

    “喔,有这等宝物。”梵色总算生出点兴趣,“三公子这般随意便就对本君说了,不担心本君生起觊觎,抢了你族至宝么?”

    “哈哈,帝君玩笑,依帝君如今的修为,哪里需要仰仗那些劳什子宝物。”

    重止笑完,顿时又作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不过在下话里之意并未言尽。唔,老族长带新任族长去往秘境闭关,这每一次闭关之后,出来的便只有新任族长一人,老族长却再未出现了,大家都只言道那件宝物若要开启,须得以命祭之,老族长为了增长新任族长之修为,舍己性命,保其大全,实属可嘉。”

    “以血肉为媒介?”梵色皱眉,“那岂非妖魔之物?”

    重止耸肩,“谁知道呢。这件事族中并非秘密,大家伙心知肚明,然而愣是没人对此发出异议,族长最大,凭他一人颠倒黑白。”

    “嗤,三公子这话说得倒是实诚。”梵色随手翻了一页纸,“听你这话里语气,似乎不甚喜爱贵族族长?”

    “不满帝君,我确实难以对族长生出尊崇之意,也谈不上为何。”重止皱着眉,“族长之位每千年更替一次,今年便是竞选的年份了,我有信心,定会拔得头筹。”

    “喔,三公子可要想清楚了,你既当任族长,千年之后新一轮继任候选,选出新族长,你便要赴前辈后尘,以命为媒介。”

    “并不。”重止却摇头,“我之所以要担任族长之位,就是为了要探知那秘境中的宝物所谓何物,我重睛族人寿命不过区区数千年,却要为了一己修为而折进去一条人命,数十万年来也不见有哪一任族长对此提出异议,族人更是事不关己不予深究,荒唐!我定要将着件陋习连根拔除不可。”

    重止越说越愤慨,显然这对于件事他心中不满已久,然而苦于无人理解,无可诉说,今日刚一开了个腔,随即便忍不住跟我与梵色说了。

    我不着边轻笑了一句,“真棒!”

    梵色顺了顺我的鸦发,“那你不怕那宝物的力量太过诱人,届时忍不住吸取了他的力量。”

    重止嗤之以鼻,“再强大的力量也不够在下这条命矜贵。”

    “喔,怎么说?”

    “我一直在暗中调查秘境里那宝物的秘密,打探到一件,似乎但凡吸取了宝物力量之人,修为确实会翻倍上涨,然而代价便是要折损寿命,等到油尽灯枯之时,再以自己血肉之躯为媒介开启宝物,让下一任族长获得力量。”

    啧啧,越听越邪煞,这哪里是什么宝物哟。

    重止沉重舒了口气便继续道:“什么东西比命珍贵的,获得力量又如何,神魂消散之后不是又得重头来过,我就不信了,重睛族之族长没有那宝物所赐予的力量就不能成事了。”

    我在一旁默不作声,在重止唏嘘声中运筹帷幄,轻轻落下一粒白子。

    拍手道:“嘿嘿!三公子,我赢了。”

    重止被我这声拉回来,回神仔细盯着棋盘。

    惊愕道:“这才不过一炷香的时辰,你就赢了。”

    我得意地抬头,“那可不是,我都说了我棋艺精湛了,你还不信,嘿嘿!”

    ------题外话------

    请支持正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