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二百六十八) 换床
    因为逍遥醉,本帝姬与小公狐狸的第一次争吵,莫名其妙地就结束了。

    大半夜地喝起酒来,小公狐狸以醉酒为名,最后赖在我房里不肯走。

    不才在下拿他没法子,最后从善如流,将醉得连身形都直不起的狐狸拖到床上,然后双手一拍,起身往门口挪去。

    小公狐狸在后面可怜巴巴,“阿瑶你去哪儿?”

    我没好气,“你大爷的,我请不动你,自个儿走总行了吧?”

    话说本帝姬对东厢房的床不满意很久了,这回正好去曾梵色正房里软绵绵的大床。狐狸欸,这回可怪不得我,是你自己放着自己的大床不睡跑来挤我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是。

    本帝姬没给狐狸机会说话,利索抬脚跨过门槛然后将门一甩,蹦跶蹦跶奔去梵色的房间了。

    呐,小公狐狸果然是正房待遇的,里头的摆件家具比我宿的东厢房还要精致,虽然说本帝姬淡泊名利,看不惯这些花哨物件,但是,梵色房里的浴池和大床简直令人眼红呐。

    本帝姬幸福地往小公狐狸的床上一扑,心满意足地在的大床上翻身来来回回打了好多个滚,折腾累了才肯入眠。

    临睡前迷迷糊糊决定了一件事。

    不管了,以后本帝姬就宿在这间了,再也不回以前的小破床了。

    对嘛,早该跟梵色换房子了。

    第二天迷迷糊糊在卯时转醒,挣开了一下眼皮,发现床头立了一道人影。

    我四肢摊开,就地慢腾腾地伸着懒腰,然后一手拽着锦被往头上一包,同时翻身滚到床内,嘴里咕哝,“你昨晚不是喝多了,起这么早做什么,回去睡回去睡,别打搅我。”

    梵色声音低靡,带出慵懒愉悦之意,“喔,我认床,睡不惯你房里的,所以决定回自己的床补觉。”

    本帝姬猛然一睁眼皮,立马嗅出危险气息,在梵色没有扑下来之前狠了把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咻”地一下从床上弹跳起来。

    “那你睡你睡,我起来了。”

    欸!起来才发现梵色穿戴整齐,浑身精神抖擞的,哪里是没睡醒要补觉的模样。

    我指着他,“好哇,你又炸我!你明明很早就回房了,连衣服都换好了。”

    梵色笑意狡黠,“不这样娘子怎么可能乖乖起床。”

    我“砰”地一声又躺下去,气呼呼地耍无赖,“我又睡着啦,你赶紧给我去做早饭,没做好别找我。”

    “已经做好了。”

    我又坐立起来,语气和悦,“真棒!以后这种事情要早说,你先出去等我,我洗漱一下很快出去。”

    “好。”

    早晨花园的景致最佳,清新怡人,所以梵色一直将早膳安排在小凉亭里食用。

    昨天跟梵色怄气,结果基本没吃什么东西,梵色也留意到这一点,所以今儿个早膳准备得比往常丰盛许多,我看着吃的,看梵色的眼神就没昨儿个那么嫉恶如仇了,和善许多。

    算了,本帝姬堂堂一上古神女,跟只小公狐狸计较什么,反正梵色也阻止不了本帝姬勾搭美人。

    再者说了,不才在下那是一正宗的有色心没色胆,平时也就喜好近距离观赏美人,再摸摸小手揩揩小油什么的,其他的也没有了好么?小公狐狸居然连这都要管,简直过分!本帝姬要是不喜好美色能垂涎上你么,哼哼,到头来还得被你立规矩。

    我边吃边思量对策。

    唔,不行,看来以后在梵色面前还是收敛一点好了,省得他给我捣腾出什么幺蛾子。

    我气嘟嘟吞了一粒包子,将脑袋一向园子里新开的芍药。

    我顿时想到一件事,“梵色,昨天没吃完的酒呢,你存好了么?”

    “自然,用小瓶子分成四份密封记起来了。”

    我顿时赞许,“做得好,不然一次也吃不完,岂不浪费。”

    “酒一旦开封,再封存也存不了多久,得赶紧吃完才成。”

    “我还没问你呢,你说逍遥醉是你在园子里挖坑挖来的,那你没事闲得无聊挖什么坑呀,你又不知道地底埋着好酒?”

    梵色下箸的手一顿,末了抬头,意味深长地看着我,笃定道:“这是直觉,我觉得那里有好东西,所以就挖了。”

    我嘴里的水晶饺差点没吐出来,“你唬谁呢!还直觉,你跟我是你的狗鼻子闻出来的我还信些。”

    结果话一出口,小公狐狸不高兴了,正经严肃道:“我是九尾白狐。”

    本帝姬满不在乎,“不都一样。”

    狐狸皱起浓眉,觉得这是在侮辱人,眼神很不善,眼皮眯起危险弧线,“不一样。”

    哎呀,你还较起真来了。

    我一只手掩着嘴偷笑,另一只连忙摆手,恶趣味道:“好好好,九尾狐九尾狐,你是最厉害的九尾狐了,獒犬这等牲畜哪里能跟你比啊。”

    梵色哪里可能听不出我话里我嘲讽之意,果然见他倾身往前,来势汹汹。

    我连忙就着拿筷着的手往前一档,连连道:“诶诶诶!打住打住,我有一正事要说,不开玩笑不开玩笑!”

    梵色这才收回架势,然而依旧来势汹汹的模样,仿佛本帝姬要是答不出一件“正事”来,他就要将我吃了一般。

    我缩了缩脖子,“那什么,真是正事,你还记得前几天我们去狩猎的那片密林么?”

    梵色眼皮一动,终于收敛掉方才凶神恶煞的模样,话里一针见血,“你怀疑那条小河与重睛族长有牵扯?”

    我点头,“不错。我甚至怀疑那条河附近某一地方,就是历任重睛族长所谓的闭关禁地。”

    “唔,那地方过于古怪,其必定掩盖着某样见不得物什,只怕就是重止所要寻找之所。不过……”梵色话锋一转,“阿瑶,你向来不喜管闲事的,怎么这回这么有兴致?”

    哟,这么这会子还醋着呢?

    我咬了口芙蓉酥,“别误会啊,狐狸,我可不是为了重止,他一外人,哪能跟你比啊,你对我多重要多重要,我肯定不会因为外人的事让你百般辛苦不是,我这回另有原因。”

    梵色舒了舒眉眼,“继续。”

    唔,小公狐狸心情一好什么话都好说,我再接再厉,“其实那天有一件事我没说,那条河应该不止跟亮亮君一人有牵扯,我那天除了发现亮亮君的迷幻咒术,还感应到另外一种十分熟悉的灵气,但那灵气太缥缈不定,我分辨不出出自哪里。”

    梵色回想,“你这么一说,那天确实有除迷幻咒术之外的灵气飘荡,然而气息太过淡薄,我便不以为意。那片密林位置不错,山中生出精灵之气也不奇怪,你确定那抹灵气异于其他?”

    我摸摸下唇,“嘿嘿,不太确定。”

    梵色岔气,看着我但笑不语。

    我连忙顶嘴,“那我这是直觉,女人的直觉错不了的好么,万一我蒙对了呢?”

    梵色拿我没办法,“成,那我们挑一天再去一趟密林。”

    我比了一个非也的手势,“不不,是你一个人去。”

    梵色挑眉,“原因。”

    我分析利弊,“首先,我俩肯定是不能同时去的,一来我们是暗中调查,不得让重睛族人发觉,两个人去动静太大,而来总得有人看着檀柘居呀不是,万一离开太久有人来这里窜门了,岂不是露馅了,所以只能一人去。”

    我边说边看狐狸眼色,见他没有明显反对,当即再接再厉。

    “再者,便是我俩人谁去的问题了。这个好决定呀,这件事情速战速决最佳,拖得越酒对我们越不利,需要一个脑子机灵的,你比本帝姬聪明多了,是时候发挥发挥聪明才智攻克敌人。”

    梵色道:“然我并没有你了解迷幻咒术,且之前未曾亲身接触过,恐另生事端。”

    “呀,你这话里的意思,是以为去一次就保妥了么?”我拍拍小公狐狸的肩膀,“你误会了,我是要你连着多去几趟,慢慢摸索试探,以免万一,最后摸清楚对方底细了,我们再一齐去探究。”

    所以嘛,刚开始几趟不过就是为了要查探虚实而已,是项无聊的体力活,当然得甩给小公狐狸做了。

    我心底存了猫腻,见梵色要开口,想都没想就给制止住了,“停停,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你去。”

    想了想又忍不住叮嘱,“狐狸,我跟你说,你是我钟意上的男人,所以这种抛头露面的活就交给你了,以后自己自觉点啊,不能再有异议。”

    梵色肩膀上下舒缓了一下,总算没再有旁音,笑盈盈地心情大好的模样,“唔,我去。”

    我赞许,“那好,那记得如果万一有什么危机,就变成原身溜走,千万不能让重睛族发觉,我们不好与他们撕破脸,强龙不压地头蛇。”

    梵色不置可否,径直打断我,“阿瑶。”

    “嗯?”

    “你说我得负责外出抛头露面,那你呢?”

    我一愣,转瞬反应过来。

    原来梵色在开心我刚刚不经意的一句话。

    不才在下看着小公狐狸闪闪亮的狐狸眼,两手撑着下巴作风情万种状,娇憨道:“嘿嘿,本帝姬当然是在家负责貌美如花呀,难道不是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