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二百八十五)挤不出章 名请随意
    梵色手疾眼快,顺着我的指示利落又劈了一道,顿时玄光四盛,墙壁整面掀开,碎屑横飞,一时叫看不清内里景象。

    便听梵色沉声道:“出来。”

    屋内所有的烛火已经全数撞落在地上,就着地上的绸布碎块燃起,屋里火光忽闪忽明。

    不才在下还未开口,身后重妧惊呼一声,一手愕然指向我正前方,“君上……前面!”

    梵色掀掉的墙面后头原来隐藏着一间密室。

    我眯了眯眼,密室里四面空旷,并不见其他物什,只有正中央置放着一坛墨黑色的石缸。

    缸里头正是梵色先前所说的墨黑石莲,莲花姿态娉婷,周身缠绕着浑浊黑气,不甚能瞧得清细致构造如何,倒是莲蓬中心有一缕精灵气泽,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其散出的纯正灵泽。

    未等我上前探视,石缸周围蓦然闪现出一道人影,身着赤袍披头散发,眉眼阴霾,扫视过来的时候显出凶狠之态,正是昨日方见过一面的重喻。

    此刻重喻周身煞气隐隐浮现,将隐在面皮下的杀戮之色全数浮现出来,原本尚算清雅的面皮此刻尤其狰狞难堪,那两只重睛瞳眸血丝毕现,显然有魔化迹象。

    重喻闪身护在石缸前,显然十分在意那株石莲,一脸狠意,“我苦心经营了近二十万年,等了近二十万年,明明就要成功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过来搅局?”

    重止抢先道:“你这妖人!所做之事皆违背人伦天道,这是天不容你,天意叫青丘狐君到此而来,今日……”

    重止说得一副咬牙切齿,“今日定要你命丧于此,以偿你手上所血染的……那些不计其数的重睛亡魂!”

    重妧躲在重止身后,经不住也红了眼眶,“便是你害死我双亲,祸乱重睛,今日非你不除!”

    重喻仰头狂笑,眼眶乍现猩红,“谁能阻我!”

    话音未落,便见重喻面起杀意,一手凝聚玄术以雷霆之势袭向重止重妧。

    玄光蕴涵着浑厚灵力火速翻滚而来,重喻这招实打实下了杀机,重止重妧犹自沉浸在悲痛之中,重止回过神要躲时已经来不及,危急间二人面前骤闪现一道白影,转手捏了道结界抵挡。

    玄光即刻与刚生成的界层碰撞,两股灵力迸发出凌厉气流。

    重喻收回手势,阴毒晦暗的眸眼注视着梵色,“青丘帝君,度厄谷早在洪荒便隔绝三界之外,此事乃我重睛族内政,帝君若肯收手,不日我功成之时,定少不了帝君的好处。”

    “喔……”梵色似笑非笑地挑了眉,“如何好处,道来听听。”

    重喻眸色一亮,“美人稀珍,任君择选。”

    梵色眸色闲散,“就这些?”

    重喻眸眼飞快转动,转而向前挪步,“在下愚钝了,青丘位理可比我这度厄谷来得富庶福泽,帝君年少有成,身居高位,自然看不上这些俗物,这……青丘虽好,也只是一方称霸,帝君若肯助我,他日帝君举戈扩张权土之时,在下必当会是帝君座下第一把手,帝君以为如何?”

    梵色神情散漫,丝毫未有心动之态,重喻捉摸不定,正犹豫要再劝说,本帝姬在后头悠悠张口堵住重喻。

    “不如何。”

    重喻察觉不对,面色骤变,猛然扭头看向我这边,“你什么时候到那里的?”

    “呐,在你高谈论阔的档口。”

    重喻分神跟梵色对峙,脚步偏离了先前紧张看护的石莲花,我此时正站墨色石莲跟前,两眼专注打量着。

    石缸里盛着清水,清晰可见莲花根须茎叶漂浮其中,石莲形貌姿态娉婷,生命力尤其盎然,却犹如染上墨水一般,通体呈现墨黑色,茎叶微显透明,肉眼可见莲蓬中心有一粒类似莲子一般大小的灵珠,徐徐散出灵泽。

    我凑过去闻了闻,一手食指轻挑莲花瓣,重喻急声低吼,“不许碰它!”

    本帝姬充耳不闻,自顾将灵气注入小灵珠内试探。

    重喻急忙蓄力朝我袭来,未等我有回应,便见梵色出掌制止。

    “阿梵,你拦住他。”

    重喻一心要抢夺莲花,招式漏洞百出,梵色也不着急将其制服,旨在绊住对方脚步,一边扭头吩咐重止。

    “你二人出去守着,勿叫旁人进来插足。”

    重止重妧远不敌临界成神的重喻,这会儿靠近交锋中心反而有危险。

    重止只得点头,忧心忡忡地看了我一眼,“我俩在外守着,帝君小心看护玄仙儿。”

    言罢便领着重妧往后方撤退。

    我全神贯注于灵珠,少顷眯了眯眼,握住花茎一手将其拔起,拎着莲花转身看向重喻,“我问你,这颗灵珠哪里来的?”

    “你管这作甚?”重喻眼见我将其拔起,呲目欲裂几欲暴动,若不是有梵色压制,只怕这会儿已要将我弑杀,他显然看待这株石莲犹如命脉。

    我却没理会重喻,兀自打量莲花,末了伸出空着的另一只手,对着莲花中心的灵珠虚空一抓,灵珠从莲蓬中脱离出来,落入我掌心之中。

    石莲没了灵珠支撑,眨眼间化作裔粉。

    灵珠不过珍珠大小,质地清透犹如水滴一般,通体散出白色莲华,我手指无意识颤动了一瞬,胸腔的七窍玲珑心跟着漂浮不定,脑海中隐隐有一股念头呼之欲出。

    随即闭上眼皮,五指收拢紧握灵珠,果然感应到一股熟悉的纯灵气泽直撼心神。

    我浑身一抖,骤然又睁眼,顿时想到另外一种可能性,将睨向重喻,眸色冰冷。

    “重喻,这珠子并非邪祟之物,其周身却浊气萦绕不止,连附身的莲花都被染成墨色,唔,你在借由这个灵珠修炼妖邪之术。”

    梵色掐诀造出禁制隔绝重喻,自个儿移至我身前,重喻两眼勾勾盯着灵珠,又苦于不能抢夺,“与你何干!”

    “与我何干?”我冷哼,身形半掩在梵色身后,眸眼酝酿风云,沉声道:“我瞧着,小珠子是由精灵之气聚凝生成,唔……这股灵气单叫人闻着便心旷神怡,可畏宝物啊。”

    重喻试图劝说,“归还灵珠,一切都好商量,度厄谷里要挑拣几件像样的珍宝也不难,权当给二位做见面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