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二百八十七)昆仑天机镜
    我微微一愣,回神之时梵色已收回探视。

    重止重妧正站在身旁为其护法,这处离天雷太近,要撤离却来不及了,梵色布施这么大的结界保护人群,只怕得跟着吃几道雷劈。

    我摸了摸下唇,却没有过去,隔着一层透明光层注视前方重方举动。

    好在捆仙绳尚算稳固,重方在地面上打了好几个翻滚,丝毫未见绳索松动。

    “轰!”

    雷声愈演愈烈,雷劫终于要降临,重方发髻松散,面皮生硬煞白,在皮相上浮着魂体此刻异常狰狞可怖,接连叫骂诅咒,声音自魂体发出,带着濒死的恐惧怨毒,叫人听着头皮直发麻。

    甚至已想要摒弃肉身逃窜,奈何我早有防备,绳索上追加了一道缚灵术。

    我一眼不眨,只冷眼盯着,没半分表示,身后不少人却被此景惊吓,接连尖叫,瞧瞧,好奇心害死猫,看热闹也是得有代价的。

    先别说重方此刻的骇人模样了,就说重睛族天性短命,修为虽然普遍不低,但也没有几个真正高位阶的,因此度厄谷内只怕从未经历过什么大阵仗的雷劫,现下杵在雷电中心,还不给吓软了。

    “仙子……玄,玄仙……”

    身旁有人哆哆嗦嗦地扯了扯我的衣裙。

    “嗯?”我皱着眉扭头。

    来者衣着鲜丽,周身脂粉味香气扑鼻,说话的居然是重华,这娇小姐怎么在这儿?

    “何事?”

    重华微微矮了矮身,眼神闪烁,“不曾想仙子术法竟这般超然……这,仙子你瞧,与其族长在众目睽睽之下痛苦难堪,仙子何不给直接他个痛快?”

    本帝姬觉得这女的脑子有毛病,忒智障,翻了翻眼皮没理她。

    重华没想我如此,顿时岔气,又顾忌着缓慢起伏了肩膀,朗声道:“我等既修正道,便不该存有害人之心,族长已无反击之力,在地上翻滚挣扎,叫人闻之不忍,难道仙子心肠竟这般硬,要看着活人生生被雷劫折磨至死么?”

    重华声音不轻不重,刚好足够结界内的族人听着,原本嘈杂的人群蓦地安静,探究目光随之聚集而来。

    “重二小姐。”

    我心里暗自翻了个白眼,面上却带着笑意。

    “第一,想必方才重三已同你等言明事实,那里头宿着的并非你们族长,而是祸害尔族的妖人。唔,打量你的态度,再依着眼下外头你口中所谓族长的周身形容,想必你定然十分认同重三所言。是重三请的我与梵色诛灭妖物,只要目的达到了,过程如何便轮不着旁人指教。”

    “第二,重二小姐本末倒置了,佛道因果报应,重方遭此下场是他命里该有所报,罪有应得。”

    重华不例外也一副狼狈惊吓之态却偏偏勉力压着,自以为沉着,本帝姬只当她傻,不理会便是,然你装腔作势来指教本帝姬那就搞笑了。

    “第三,重二小姐若真对一位祸害尔族的妖人起了劳什子怜悯之心,大可自行出了这界层,顶着天威轰雷,前去给你那族长一个痛快。”

    我话至一半,重华随之越来难看,恰巧这时有一道雷电打偏撞到了界层顶层,众人齐齐惊呼,重华跟着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在我面前窦然抱头下蹲。

    我挑了眉,好整以暇地打量着她。

    待重华反应过来,抱着头的双手一阵尴尬,顿时面皮青一阵白一阵。

    周围渐渐生起旁音。

    “重华小姐怎么替那妖人说话?”

    “就是,妖人差点要颠覆我族,恶性昭昭,有此下场罪有应得……这次得亏有青丘的……”

    本帝姬没再搭理她,专注外面。

    重方早前怕身份暴露,预制自己的修成一直没渡劫,现在正好一锅端齐活了,

    加之自身业障重重,看这天象,是天道不肯容他。

    云端之上的那位勾陈大帝必定会道道劈足分量。

    世间因果有报,万物有根,谓之天道。

    此刻天象早已完全颠覆,狂风哀鸣,团云压得极低,天雷正如火如荼进行着,不时还有几个打偏了砸到结界,耳边除了身后重睛人不时的惊呼声,便是重方凄厉的哀嚎嘶吼声。

    没意外重方这遭准要落得个魂魂飞魄散的下场,可惜了,没能亲手了结他,勾陈这雷劈得不是时候呀。

    重方四肢被绳索束缚连个防护诀都运用不得,毫无抵抗地遭受雷击。

    他的魂体同肉身已不再契合,喉腔发不出声,原本一直用灵力合成发声,方才原本一直在叫嚣,砸中几道雷之后就渐渐没了声响,看模样却还未放弃挣扎。

    雷鸣之威夹带电闪,生生将上空撕成两半,一道雷劈下,直接轰炸到重方。

    啧,隔着阶层都仿佛能闻到肉焦味。

    忽然见重方挣开双手,迅速打几个翻滚至不远处的石洞之中。

    捆仙绳终于支撑不住雷击断裂了。

    我凝神盯着。

    现在重方元气大伤,就算没有捆仙绳束缚手脚,凭他现存的功力也难逃一劫。

    天雷已劈下大半,重方连喘息都来不及,连滚带爬接连换了好几个地方,雷电紧追不舍,重方兀自在碎石中翻滚,慌乱中一直在破碎的衣襟里摸索。

    半响摸出一物甩手向上抛,那物什霎时发出玄光,漂浮在重方上方,劈下的雷电均数被挡下。

    我惊愕,能抵抗雷鸣威力的宝器位阶必然不低,重方竟留有后招。

    我连忙将凝神探向那神器,模样是一块玄冰菱镜,镜片为深邃的幽蓝色,有如水晶晶一般莹润剔透,镶嵌在极寒玄冰雕刻而成图腾外壳里,镜面却凹凸不平,有棱有角地布满了不规则的菱形面。

    唔,居然是件上古神器!

    有神器护体,确实能熬过这遭天雷,看来这是重方早早就为这次渡劫准备好了的。

    我蹙眉,看这神器十分眼熟。

    是了,昆仑天机镜!

    洪荒那会儿本帝姬经白泽之手曾见过此物,为昆仑雪山灵墟圣地至宝,可卜凶卦吉窥视天机。

    早先白泽在昆仑山时一直守着此神器,后来离开跟随我阿娘身边修习,长本事了,便折回昆仑将菱镜收服认主,给从昆仑顺走了。

    再后来白泽不走运跟了本帝姬,我摸了他的镜子出来玩,却差点没被里面的玄冰之气反噬,得亏我阿哥发觉赶来消事。

    阿哥发怒,指着我好一顿训斥,白泽无辜也跟着我遭罪,痛定思痛,尔后竟自己加持了道封印,又将菱镜放回昆仑山秘藏。

    白泽说担心我不长教训又偷摸出来玩,是以不将神器留在身边了,只待日后有需要时再来取。

    不过过了很久,等到白泽想起故地的神器时,天机镜却消踪匿迹了。

    起初还以为是旁人盗走了,然一直未再现世过,连白泽也搜索不到其位置,按说天机镜已认主,若有人强行易主白泽必有感应,但却诡异地一丁点声响都没有。

    若非今日得见,就该以为这件上古神器已经消散四极了。

    重方也是能耐,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搞到这神器。

    但显然天机镜没有易其为主,镜子被重方所激发出的神力连白泽使用时的一半都没达到。

    天劫接近尾声,重方稍作喘息,不顾肉身残败,双手嘎吱作响强自缔结玄术,然而手脚却抖得不行,试了一次没成功,反倒自己呕了口鲜血。

    重方浑不在意,着紧重试。

    我垂了垂眼睫,蓦然反应过来重方的意图,暗道不好,身形一闪冲出结界。

    所有上古神器皆有一特性,便是可催发其灵气缔结阶层,穿透阶层可瞬移至另一个异地,但这一功法须由其主施法。

    然这一点天机镜却为例外。

    白泽有言,天机镜含有大千世界的莫测玄机,能诱人入诡谲幻世,除其主能根据自身意志自主掌控,旁人触碰极易被卷入不知名的乱世去。

    讲白点就是其他神器得主人三催四请才得瞬移,天机镜却要主动令你易世,且是未知的异世。

    重方拼命都要催发镜子,显然要逃。

    左右躲避雷霆瞬移至重方面前,二话不说出招攻击,直接将重方踹飞出去。

    重方躲避不及,情急之下将天机镜捞至怀中,打了几个翻滚远离。

    算来约莫还剩有五六道天雷,周遭碎石横飞,地裂难行,重方身手十分诡谲,左闪右避试图引我替他挡雷,我的追杀十分受制。

    我凝起眉,得速战速决。

    收手停下攻击稍稍往后几步,同时一道天雷劈下,重方惊骇,连激发天机镜的灵气都来不及,想也不想举起菱镜遮挡在头顶,我早有预料,看准时机发动攻击一道杀诀直击重方心口。

    重方胸膛顿时出现一口血窟窿,双眼瞪眼,顿显死灰,我正打算再接再厉捏碎他的魂根,同时间天雷正好劈到镜子,顿生突变。

    天机镜遭遇雷击发出剥裂声音,我暗道不好,连忙将镜子抢过来,岂料镜子自个儿炸毛了,我刚捏稳天机镜,手就被镜子发出的玄光攻击了。

    又有天雷下来,倒霉催地直接将我跟倒在脚下的重方一道给劈了。

    我晃了晃脑袋,嘴巴已尝到血腥味,手中的神器犹自不停在攻击,整条手臂几被震麻,手心震裂,鲜血黏糊。

    我抬起空着的右手,要施法压制,冷不防看见左手腕上套着的玉髓镯,镯身沾染上鲜血,内里游荡的那一抹紫气陡然变浓,镯子滢滢发出光泽,手心的鲜血竟然被镯子给吸食了。

    怎么回事?

    我疑惑的念头刚生出来,灵台窦然乍现出素卿春纯良又妖靡的面皮来。

    “挑个好时辰,将血注入镯子中,会发生有趣的事儿来……”

    “镯子里存了段往事……”

    我心头一跳。

    呀!玉髓镯是素卿送我的,他说他往里存了段秘事,镯子吃我的血便会开启。

    头疼!偏生在这个时候。

    又有一道雷劈下,我下意识闪身躲了天雷,再要施法压制玉髓镯和天机镜,却来不及了。

    一切几乎发生在眨眼之间,镯子中的那抹紫气迅速充盈整个镯身,续而散发出来,紫气妖异诡谲,连天机镜都被激发一般玄气更甚,发出细微的嗡鸣声。

    我灵台骤变混沌,连手脚都不听使唤了,耳边犹自传来一声新的轰雷声,我却没了意识躲避。

    娘的,素卿怎么整这么大发,早知道就不收玉髓镯了,本帝姬不是很愿意无辜挨雷劈呐。

    念头正起,冷不防腰身向后一缩,下一瞬骤然跌入一个柔和有力的怀抱之中。

    “阿瑶……”

    馥苦清香弥漫在鼻息之间,我的身体五感开始迟钝,来不及知会一声便彻底彻底坠入暗色。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