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色无边 > 青衣小童
    那狐狸描绘得栩栩如生,犹如活物栖身于肌理表皮一般,虽只露出小半身形,然已是神态魅惑,慑人神魂。

    青瑶喃喃:“这是?”

    “喔,你说这个。”宁兮微收拢了下左脚,“这是岑柩用九尾秘法帮我刺的。”

    “刺身怎么还要甚秘法?”

    “喔,我们三人收复青丘那会儿,有一回我落单吃了亏,岑柩赶过来时我状况已是不佳,险要堕魔。岑柩设法为我祛魔气,然强行运作恐伤心脉,最后便用秘法在我身上刺了我原身的模样,以此为媒介将魔障藏匿其中。这般来,魔障不用强自抽离,亦不担心其扰我心神。”

    “哇,岑柩还懂这个!”

    青瑶看得入神,不由自主凑近,一只手已朝宁兮左腿伸去,伸到一半生生停住,跃跃欲试,“那个……我可以撩一下你的裙子吗?”

    宁兮朱唇一勾,还未做回应便被岑柩抱住,护犊似得往怀里带,白玉团子似的面皮皱着,“小阿瑶,你不是冲白梵来的,做什么调戏我娘子?”

    宁兮反手勾住岑柩,将其脑袋掰过来将亲了一口,却把脚缩进去了。

    “这刺青有迷幻效果,小姑娘就不要看了。”

    青瑶悻悻摸了下唇,“那好吧。”

    转瞬又打起精神,“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君上?”

    宁兮附身打量她,似乎想到什么,末了挑起一抹笑意,食指轻挠了她的面颊,容色潋滟,“明儿一早。”

    青丘笼统不过三位正主,宫抵虽大,宫人却不多。

    翌日,青丘鸦青正殿小庭院里,渐起渐落传出的琴声伴随岑柩快意清冽的嗓音传出。

    “白梵,我与娘子新婚燕尔,决定外出云游过活一阵二人时光,这段时日青丘便要你一人多劳心些。”

    操琴的青年男子容色未变,话意凉凉,“你们成婚之时正值青丘战乱,还是我在军帐里为你们操办的婚事,现下青丘已平定上百年,你有脸跟我借口新婚燕尔?”

    昭然嗤笑岑柩睁眼说瞎话,“再且我记得,这是你们第七次外出游玩了。”

    岑柩半分不见心虚,含蓄地摸了摸鼻子,“唔,我与娘子缱绻情深,百年如一日。”

    宁兮抢声道,“白狐狸,你且安心,我俩体贴你辛苦,特地为你选了位近身侍童,供你使唤平日事务。”

    “喔?”某狐狸眼皮抬了抬,意味深长,“你们每回外出都是招呼不打便溜得没影了,怎么这回良心发现给我送人?”

    宁兮堆着笑,极力夸赞缩在她身后的青衣小童。

    “这叫阿玄,是我殿里司书理卷的小书童,我原先可怜他无父无母,给带在身边亲自调教,心思细巧手脚又勤快的,现下割爱给你做个书童正合适。你瞧这孩子生的这机灵劲儿,必能为你分忧。”

    宁兮穿了件烟水色的绣衫罗裙,灵动缥缈,衣摆一角正被一直秀致的小手拽着。

    小手的主人正是青瑶,穿了棉布青衣短打,鸦发捆成一束,团在头顶总了个包,女扮男装一身书童打扮。

    岑寂加持了禁忌,此刻青瑶浑然一副秀丽清新的少年模样。

    小青瑶情绪激昂,脸颊充血似的燥红,眸眼冒着星光,直往琴几处飘忽。

    琴几上置着一架桐木琴,有一双苍劲修长的手在抚弄琴弦,再往上,尤可见其主盘腿坐于蒲团之上,素色中衣外披一件藏青色大氅,一头黑长鸦发束在后背,衣着随意,冷艳散漫。

    青瑶轻轻“呀”了一声。

    青年男子脑袋上竟露出一双雪白色的狐耳,再对上他的脸面,五官依旧精致绝伦,然而眸眼妖冶,眼皮处泛出重青黛色的妖痕,姿态一如上古外传,青丘九尾白梵魅色皮囊可倾覆天下。

    但是,却未见其身上有半点初见时的浩然正气。

    青瑶惊疑。

    怎么见他有点要魔化的趋势?上回见他不是这样的呐。

    再偷偷往下瞄。

    娘欸!白梵大氅下不知何时露出一大团尾巴出来!

    毛茸茸挤满一片,方才打晃眼了还以为那是毛毯。

    岑柩适时解惑,“阿玄,白梵君上前日刚吃了顿雷劫,元气有损,是以人身时多少会显现出本体模样,唔,还有脾气也不大好,你要细心照料。”

    青瑶羞赧揪着宁兮的裙角,脚尖蹭着地板,“诺。”

    顿了顿似乎想起什么,连忙行了个礼,“小仙阿玄,见过君上。”

    白梵一脸老大不愿,如岑柩所言一般情绪不佳,只不重不轻地哼出一句,“免礼。”

    宁兮转手拍了拍青瑶的脑袋,训斥道:“从今起你便是白梵的人了,揪我的衣角作甚?去!揪白梵的。”

    青瑶一脸小娇羞地松了手磨蹭过去,跟着白梵一齐跪坐在地板上,最后小娇羞地伸出小手,慢腾腾,慢腾腾揪住白梵的一诀衣角,眼皮偷偷眯成月牙。

    白梵身形一动,鼻翼微耸,眸眼闪过惊疑,紧接着骤变成兴奋,伏在木板上的九尾蓦地四处张扬,一尾甚至勾住青瑶腰际。

    正欲动作,然神识却在转瞬间恢复清明,陡然又松开禁锢。

    唔,白梵心思暗转,一时没明白岑柩宁兮打着什么歪念头。

    眼前这所谓的“阿玄”分明身份不凡,其周身骨血散出的味道醇厚如神丹灵药,竟连自己方才都差点没忍住露出妖性。

    白梵拿眼睨向岑柩,后者一脸高深莫测笑得十分欠揍。

    宁兮却不满了,“白狐狸,尾巴给我收一收,别惊着小阿玄,我俩回来要是见她少块皮肉,就拿你的补上。”

    白梵敛了心思,“人你们也送完了,你们俩若无事便可离开。”

    “娘子,我们回去罢。”

    岑柩挨过去搂过宁兮的腰,宁兮转身前堪堪冲青瑶使了个勉励的眼色,青瑶笑意满满龇着小虎牙回应。

    回神之时正好撞上白梵的,那狐狸轻飘飘一眼扫过,一脸不耐地抖了抖狐狸耳,正欲集中精神收拢九尾,冷不防青瑶“噗嗤”一声,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白梵眯了眯眼皮,身上常年沉浸于杀戮场上的血腥气魄弥漫而出,青瑶不以为惧,眸眼冒光指着他的耳朵。

    “君上,你的耳朵特别可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