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以白梵昏厥,身边没有其可托付信任并且修成霸道的人可不行,更遑论将他的事宣扬出去了。

    白梵过了今晚再不醒,青瑶便真要去招回岑柩宁兮二人了。

    白梵边听边支起身体坐在床沿,检查身体伸展四肢,闻言笑道:“唔,是一边吃食一边想招他二人回来的法子麽?”

    青瑶一阵心虚,不满哼哼道:“那我都照看你一整日了,吃点东西不行啊。”

    白梵挑眉,招招手道:“靠近点。”

    青瑶向前蹭蹭两步,白梵迎面伸出左手,青瑶惊吓几欲闭眼,最后却是用指尖轻点前额,拂开细细绒绒的碎发,难得透出点亲昵温润。

    嘉奖道:“做得很好。”

    你这一身伤还是我整的,可不得认真给你料理善后麽。

    青瑶嗫嚅道:“谢谢君上。”

    心虚得不行,伸手要摸下唇,中途却横过来一截食指。

    白梵将她伸向下唇的手挑开,盯着下巴又皱起眉,“吃得满嘴泛油,手还往上凑?去擦掉。”

    青瑶连忙操起袖子三下二除五抹干净。

    白梵额上青筋一绷,抿着唇肩膀骤然提起,最后无可奈何道:“衣服也换了,唔,去旁边的衣柜挑拣挑拣,先行替换一件,我有话问你。”

    哎呦喂,自己跑前跑后忙活了那么久,全顾着给白梵擦汗清洁,他倒好,反嫌弃起自个儿来,青瑶拉起领口嗅了嗅,不满道:“不就一点汗味。”

    想当年她学术法可都是从泥地里来回滚的,囫囵弄个清洁术凑合一下不就好了,不能等问完话她出门了再清理么?

    毛病,青瑶满脸不乐意,自己洁癖还强迫别人也瞎讲究。

    结果白梵眼尾一挑,瞄到青瑶沾染油渍的袖口,锃亮锃亮的狐狸眼带着股不怒自威,“去换。”

    “哎呦,我去我去!”

    青瑶立马怂了,转头奔向侧边的衣橱。

    翻开衣橱一打量,呃,白梵的衣橱有一半是素白衣裳,一半暗色的黑灰,放眼全是清冷的色调,青瑶翻来翻去,勉强找了件藏青色的常服。

    手边刚抽开腰带,才后知觉反应过来自己女扮男装的身份。

    侧头看向床榻方向,两人之间的阻隔物只有衣橱跟前的这一架绢丝屏风,透过轻薄坚韧的绢丝,依晰可见白梵正倚靠着床柱,眼皮低垂不知在思索什么。

    只要他一抬眼,青瑶无遗等同在他面前换衣裳。

    不行,白梵非同常人,万一要是不小心叫他察觉出端倪可不好。

    “那什么,君上啊……”青瑶支支吾吾,“那我换衣服时,你别看过来啊。”

    担心白梵嘲笑自己扭捏,七嘴八舌补充道:“哎!虽说咱都是大老爷们,赤身裸体相见也未不可,然只有我脱你干看那了太吃亏……呃!不是这意思,唔,我是说我这人内敛,换衣服时不习惯被人盯着……”

    说到一半白梵便起身背对着她,踱步走向窗边探看屋外景象,并未做理会。

    是以青瑶讲到最后干巴巴消了音,暗自吐着舌头,暗道白梵又在闲自己聒噪,却也放心快手快脚换起衣裳。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