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还没中举吗,先挑三择四上了?”温老太剜了她一眼,“再说了,人家姑娘哪里不好了?也就你们眼长头顶,目中无人。”

    李氏听着,焦急争辩:“这不是迟早的事吗?她哪里好了?”

    “得了!这一两银我记住了,暖暖这些日子的活由月娥顶上。你去吧,我想静静。”温老太直接赶她回房,省得被她吵得心烦。

    不省心的娘们。

    真是操碎了心!

    看着李氏回了房,温老太才来到厨房门口,“别理她!该用的柴就用,有事就找我。”

    “谢谢老太……祖母。”宋暖还没叫顺口。

    温崇正见她难得的红了下脸,嘴角不由的轻轻翘起。

    温老太瞧着,笑了笑,“得了!你们洗了早点睡,我回房了。”

    “好!”

    厨房只剩下他们小夫妻二人,一时面面相觑。

    宋暖看着锅里的水,想着等一下烧了,还得抬到房里,洗了,还得挑水出去,真的很麻烦。

    “不如不烧了,等晚一点,我们去河边。反正由你守着,一定没事的。”

    “不行!”

    “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黑灯瞎火的,你在岸边守着,谁能看到啊?我这一身粘乎乎的,头发也打结了,我……”

    “你还有伤,不能洗头发。”

    “可是都打结了,我……我忍不了。”说着,她还挠挠头,表示很痒。

    温崇正没得商量的摇头,“不行!你再忍几天,等伤口结痂了。伤口碰了水,溃烂了怎么办?”

    宋暖自己就懂医术,自然也知这道理,不过,真的难受。想想还是算了,再忍几天吧。

    “回房去,等一下,我给你提水进去。”

    “好!”

    宋暖出了厨房,西厢房前,温月娥倚在门边,恨恨的瞪着她,“不要脸,让男人给你烧洗澡水。”

    “这是我的福气。你羡慕了,也别说出来,人家会误会,传出去了对你不好。”宋暖好心提醒,话里却是嘲讽。

    “你?”

    “我头还疼着呢,没空跟你斗嘴。”

    “不要……”

    砰,宋暖关上房门。

    温月娥瞪大双眼,愤愤的呸了一口,“呸!有什么了不起的,小麻子脸。”

    宋暖回到房里,想看看自己的脸,看看自己的伤口。四下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镜子。

    她怕温崇正一个人太累了,又去厨房找他,“你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温崇正连忙把裤脚放下,扭头看着她,“你怎么不在屋里等着?水很快就热了,我等一下就提过去。”

    “我看看。”宋暖上前蹲在他面前,伸手拉起他的裤脚,露出膝盖上的伤口,“伤成这样,怎么不吱声?”

    “没事!”只不过天太黑,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

    “家里有跌打药酒吗?”

    “没了!”

    半瓶药酒,这几天就给宋暖用完了。

    宋暖转了转眸子,动手扎了个火把,往灶膛里点着,举着就往外走,“我出去寻点草药回来,你烧水。”

    “宋暖……外面天黑,你别去。”

    “你先用帕子捂着伤口,我很快回来,不会走远。”宋暖说着就往外走。

    温崇正立刻起身跟了出去,“我陪你去。”

    宋暖点点头,两人出了院门。

    四周黑漆漆的,宋暖问:“河边往哪走?不然,你带个路吧,那种草药一般长在潮湿的地方。”

    温崇正不由的蹙了蹙眉头,“你认识草药?”

    啊?这个……她能说吗?

    会不会太突然?

    宋暖咽了咽口水,幸好光线不太好,她低头就能隐瞒住自己的情绪,“应该认识吧,我看到你的伤口,我就想到了几种草药,可能以前也经常受伤,所以知道一些止血的药。”

    这话合情合理。

    宋暖在宋家受人欺,成天干活,过得比牛都苦,后来还被抢了亲,退了婚,名声也没了。

    他好歹还有温老太护着长。

    黑暗中,温崇正的神色不清,默了默,道:“走吧,这边。”

    “哦,好。”宋暖点点头,两人并肩去河边,很快就找齐了几味药,这些药,她也能用。

    正好。

    “够了,明天我再来拨。”

    “好!回吧!水应该热了,回去你先洗洗,头发是一定不能洗的。”温崇正说着又提及洗头发的事,就怕宋暖不听话。

    宋暖闻言,笑着打趣,“你还真像是一个啰嗦小太公,你这么关心我,是不是看上姐了?”

    “不害臊!”温崇正说着低下头,不让人看清他的表情。

    “不过就是一个人家不要的小麻子脸,你倒是稀罕。”宋暖自我调侃,有点自嘲的意思。

    温崇正顿足,眉头皱得紧紧的,“别再这么说,我不爱听。”

    夫妻一体,温崇正是个有责任感的人,娶了宋暖,便会诚心待她。

    “温崇正,我问你,你真不在意我是你大哥不要的人?”宋暖虽不在意那渣男,但还是想知道温崇正是怎么想的?

    闻言,温崇正的眉头皱成川字,“你什么意思?”

    “就是想知道你的真实想法。”宋暖迎上他的目光,火把印在她的眸中,像是有两把火在跳跃。

    “你是忘不了他,还是在意我?”

    “在意你!”宋暖没有一丝犹豫,“我们成亲了,将来是要一起生活的。我们得了解对方,有什么事情摊开说,不要相互猜疑。那个人我都不记得了,他又那么渣,我不会有什么余情未了的可能。”

    宋暖也是务实的人,自知回不去了,也清楚二人已成亲。如今她人生地不熟,只能跟着他,走一步是一步。

    期间,温崇正的眸子不自觉的亮了下。

    心莫名的安了。

    “你都不在意了,我为什么要在意?那些事对你是伤害,我如果在意,也是在意你曾经被伤过。”

    宋暖仰首定定的看着他,倏地弯唇笑了,一双眸中仿若星辰,澄清黑亮。

    “走吧!”

    温崇正怔愣住了,瞬间像是胸口被什么击中了一般。

    “好!”

    两人回到家里,温崇正先去了厨房,揭开锅盖后傻眼了。锅里空空的,他烧的水没有了。

    宋暖进来找可以捶药的工具,见他站在灶前发愣,上前一看也是傻了眼。

    “水呢?”

    哗啦一声响,仿佛是在回应她一般。

    ------题外话------

    剧情猜测和讨论的奖赏活动还在进行中,不过,因为文文还未签约,目前后台没有奖赏的权力,所以,我一并打上精评,后面再一并奖币币。

    谢谢大家的支持。

    么么哒。

    爱你们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