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 第014章 脸这东西,你有吗?
    “他没伤着,伤的是我的人。”宋暖推着他绕过温崇正,上下打量着崔氏,“我的人让你儿子打伤了,这事不能轻了。你来得正好,咱们一起去找朱大夫谈谈关于药钱和利息的事。”

    崔氏一听,骂道:“宋暖,你放了我儿子。”

    “到了你家,我就放。”

    “你?”崔氏抡起木棍,耍泼,“你不放人,我就动手了。”

    “动啊,如果你想让你儿子受伤的话。”宋暖凑近朱子聪耳边,阴沉沉的道:“走不走啊?再不走,我就又动手了。”

    “你?”朱子聪的脸唰的一下,火烧火燎起来,“不要脸!”

    “脸这东西,你有吗?”

    “我来押着他。”温崇正面色不善,额头上的血还在流。宋暖看了一眼,摇头,“我来,你按着伤口,前面带路。”

    说完,她摸出一个尖竹片在朱子聪面前晃了晃,“这竹片尖着呢,惹火了我,我可能会往你脸上划去。到时候,你成了大花猫,可不能怪我。”

    朱子聪被推着往前走。

    崔氏定睛一看,吓得脸色全变,话都说不利索了。

    “宋暖,你你你……你敢这么对我儿子?”

    “你们没动旁的心思,我的竹片就不会伤他。你再大声吼我,我会一抖,结果你是清楚的。”说着,她故意手抖了几下。

    “啊……”崔氏只啊了一声,立刻捂紧自己的嘴巴,惊恐的摇头。

    宋暖暗笑不已,担心温崇正和宋家宝的伤,便道:“走快点!”

    崔氏忙不迭地往前走,不时回头看一眼。

    很快,他们就到了朱大夫家。

    崔氏先跑了进去,拖着朱大夫出来,“当家的,你瞧瞧,这些可都是白眼狼啊。你半夜给他们出诊,还给赊药钱,可他们却打我们的儿子。”

    有了靠山,立刻就恶人先告状。

    温崇正看向朱大夫,解释,“朱大夫,事情不是这样的,你家子聪打伤了家宝,宋暖这才教育了一子聪。她没有打子聪,不信的话,你可以问子聪。”

    村里爱凑热闹的人听到动静,三五成群的围了过来。

    这时,朱子聪更不可能说自己被宋暖打屁股了。

    宋暖松开他,看向朱大夫,道:“朱大夫,我也是迫于无奈才用这种方式上门。相信朱大夫也清楚自家儿子在外面的事,所以,我也就不多说了。”

    不多说了?不是要算利息吗?

    朱子聪走到崔氏身旁,皱眉看着宋暖。

    他不是不想算账,碍于人多,这账不好算。

    一时,只能吃了‘哑巴亏’。

    朱大夫点了点头,看了温崇正和宋家宝一眼。

    宋暖又道:“朱大夫,家宝和崇正被你儿子打伤了,血还流着呢。朱大夫,不会就这么看着吧?”

    “进来吧,我给他们上药。”朱大夫率先进屋。

    宋暖牵过宋家宝的手,“走吧,咱们进去。”

    温崇正看着她背上的竹篓,道:“你挖这些草做什么?重不重,要不先放下来吧?”说着,便要动手替她放下竹篓。

    这些野草有什么用?

    满山遍野都是,平时都没人要。

    宋暖摇摇头,看了一眼朱子聪,“不了。”

    朱子聪立刻明白她这一眼的意思,不屑的道:“我才不稀罕这些破玩意,谁要呢。”嘴上这么说着,可眼睛却一直瞄着宋暖的竹篓。

    宋暖终还是把竹篓放在药房门旁。

    “朱大夫,你先给家宝上药,我可以等一下。”温崇正把宋家宝推到朱大夫面前,低头看着宋家宝的手腕,问:“家宝,等一下洗伤口会有点疼,你忍忍,要是实在忍不住,你就哭吧。”

    “我才不哭!”宋家宝抬头气鼓鼓的道:“我一个男的才不哭鼻子。”

    宋暖立刻想到了在槐树下抹眼泪的他,正巧,宋家宝也抬头看过来,姐弟二人四目相触,他立刻低头红着脸。

    “你过来!”宋暖走过去,轻扯了下温崇正,“我给你上药。”

    宋暖走到朱大夫身旁,拧了帕子,举手想清洗伤口。温崇正长得高,足有一米八以上,而宋暖是个娇小身板,估计一米六左右,两人身高悬殊,她有点费劲。

    “你弯腰。”

    “哦。”温崇正半蹲着身子,不可避免的与她面对面,视线落在她脸上,看着她专注的神情,心里竟有点怪怪的感觉在发酵。

    宋暖熟练的给他清洗伤口,上药,包扎,比崔大夫还要快。

    “可以了。”

    温崇正望着她没回神。

    宋暖蹙眉,又道:“我说已经包扎好了,你可以站起来了。”

    这小子是怎么回事?这么看着她做什么?

    “宋暖。”温崇正皱着眉头唤了一声。

    “什么事?”

    “我的脚麻了。”温崇正尴尬。

    “你?”宋暖不悦,想要吐槽他,可见他那样子,又生生忍住了。她伸手扶着他,“你站起来,跺跺脚,活动一下。”

    “啊……有蛇,有蛇啊……”外面传来朱子聪惊恐的尖叫声,宋暖想起自己的竹篓里的蛇,连忙松开温崇正跑了出去。

    靠!就知道朱子聪会去动她的竹篓,没想真是使坏。

    那不过是死蛇,他吓成这样,难不成又活了?

    不!不可能!

    “欸,外面有蛇,你别跑出去啊。”温崇正在后面急喊。

    朱大夫听着自家儿子的尖叫声,放下东西,撒腿就往外走,“小家宝,你先等一下,我马上回来给你包扎。”

    宋暖跑出药房,定睛一看,竹篓倒在地上,那条大蛇滑了出来,草药也散落一地。看见大蛇了无生息,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有蛇,有蛇……”朱子聪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苍白。

    崔氏从厨房里跑出来,看到滑出竹篓的大蛇,也险些吓晕了过去,“宋暖,你居然背着一条蛇来我家里,你到底安了什么心?”

    因为太惊悚了,她也没看清蛇是生是死。

    宋暖朝朱子聪露出讥讽一笑,弯腰将竹篓扶起,大蛇顺势又滑进了竹篓里,“朱子聪,欺负人的时候,你胆子不是挺大的吗?胆子现在是被蛇吃了吗?”

    “你你你……”朱子聪被呛得满面涨红,话都说不出来。

    宋暖伸手从竹篓里捞出大蛇提在手上,一步一步的走过去,“这蛇是我从山上抓的,一点都不吓人,我拿过去给你瞧瞧?”

    ------题外话------

    上一章中,说是挖了竹笋,结果大妞妞想了一下,我去!大秋天呢,哪来竹笋?于是为了改BUG,我将竹笋改成黄芩和他们的外伤草药。

    以后,如果有BUG,欢迎留言告诉大妞妞啊。

    爱你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