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 第019章 谁抢,我就揍谁
    宋暖听着,烦躁的挖挖耳朵,伸手拉着温崇正就往外走,“走吧!别理这一家子的神经病。”

    温崇正点点头。

    他不喜欢宋家。

    村民让开了道,身后,宋老爷子喊住了宋暖,“死丫头,你不能这么走了。”

    “那请问我要怎么走?”顿足,宋暖转过身,不羁的看着他,“我是不是把东西放下就可以走了?”

    宋老爷子愣了一下,然后点头。

    “对!家宝受伤了,流了不少血,也要补补身子,你不会不愿意吧?另外那五百文,你准备一下,过几天送过来吧。听说赔了一两银子,两人受伤,各分一半,这并不过分。”

    宋暖冷冷的笑了,摇头,“做你的春秋大梦!”

    什么给家宝补身子?待会全进他们几个大人的肚子,宋家宝连口汤都不会有。

    “你?”宋老爷子一脸尴尬。

    “想吃,你们就自己去抓,别打我的主意。家宝又不是我打伤的,凭什么赖上我了?”宋暖自嘲的笑了笑,“我这么坏,老天都快要来收我了,我可不想做一个饿死鬼。谁抢,我就揍谁!”

    “你不坏!”耳边传来温崇正笃定的声音。

    宋暖看了他一眼,眼眶泛红。

    温崇正拍拍她的手背,反手将她的小手包在掌心里,“我们回家!”

    “好!”一股暖流趟过心头,宋暖翘起唇角,笑了。

    “大姐。”宋玲追了出来,抬头打量着她,眼眶泛红,“大姐,以后,你别回到这里来了,好好的跟大姐夫过日子。”

    “你?”宋暖惊讶的看着她。

    她是谁?为什么这么小的年纪就能说出如此成熟的话?

    “二妹,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你大姐。”温崇正不动声色的点明两人的关系。

    “嗯。”宋玲红着眼眶,不舍的看着宋暖,“大姐,再见。”

    宋暖点头。

    “走吧。”

    “好!”

    宋玲站在大门口,目送他们离开,身后,宋家院子里乱成一团。

    温家。

    温崇正急急的拉着宋暖进屋,上下打量着她,问:“受伤了没有?你还是不是女人啊?出去跟人打架怎么不叫我呢?”

    “女人怎么了?”宋暖白了他一眼,“女人打架就不铁定不赢?还果要你的亲亲表妹一样,无病呻吟?我可不是那样的女人。”

    小小的活动一下身手,至于吗?

    “起码也该喊上我啊。”

    “我是看明白了,不爽就打!以前再乖,不也天天被人打?人不能过分善良,毕竟有些人,真的挺不是人的。”宋暖不以为然的道。

    突然落入一个温暖的怀里,头顶传来爱怜的声音,“以后,我不会再让人打你。”

    “话别说早了,若是有人打上门,你能保护我?”

    温馨的气氛被宋暖大煞风景的话一扫而光,温崇正红着脸推开她,略微发恼,“我现在是不行,以后,我一定可以的。”

    他可以强大起来。

    第一次有了那么强烈的保护欲,这个女人却毫不领情。

    “拭目以待!”宋暖耸肩,端着陶盆往外走,“我去厨房了,想吃一顿肉,也是几经周折啊。”

    “怎么就一心想着吃这个?”他低头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怀抱,莫名失落。

    宋暖不理他,撂开门帘,来到院子里,“祖母。”

    “欸,暖暖回来了啊?”温老太眉眼俱欢,上下打量着她,“看样子吃亏的不是咱暖暖。好!好啊!”

    宋暖一听,乐了。

    这个温老太是真的好,忒合她的脾性。

    “祖母,那我去厨房了。”

    “嗯,去吧。”温老太点头,轻声道:“有你在,以后我就放心了。”

    “祖母,你说什么?”

    温老太笑眯眯的看着她,道:“我说啊,以后阿正身边有你,我就放心了。阿正娶了你,这是他的福气。我看着你也在意他,对不对?”

    一旁,刚从屋里出来的温崇正一听,不由的用期待目光看向宋暖。

    “祖母,这夫妻之间就是搭伙过日子,他身子不好,如果我也软弱,那日子不是很累?他不能做的,我做!反正,我不怕成了高山村第一悍妇。”

    “我懂了!”温老太点点头。

    宋暖端着东西进了厨房,温老太看向一旁若有所思的温崇正,意味深长的道:“总要给她一点时间缓缓的。”

    温崇正弯唇笑了下,“我可以等的。”

    温老太轻轻颔首。

    “祖母,我回屋了。”

    “好!去吧。”

    温崇正深深的看了厨房那边一眼,这才转身回屋。他从床底里拉出一个木箱子,上面是一层厚厚的灰尘。

    他找了抹布,将箱面上的灰尘抹干净。

    啪!

    开锁的一声脆响,他打开箱子门,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他的书和文房四宝。

    他从最底下抽出一本空白封面的书。

    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厨房那边,宋暖把别人给她的姜蒜切片,“月如,帮我烧火,行不行?”

    温月如点头,坐在灶膛前烧火。

    一切准备就绪,宋暖又问:“咱们家的油和盐呢?”她四下看了看,并没有看到貌似盐碗和油罐的东西。

    温月初起身去厨柜里取了一个盐罐,“只有盐,没有油。菜籽油,没有了。”

    宋暖愣了下,这才想起那碗水氽荠菜。

    这个家的确没有油。

    口水蛇,没得吃了。

    宋暖恹恹的道:“先不烧火,等一下。”她要想想办法,没油,该怎么办呢?

    香料不用油爆香的话,口水蛇就失了灵魂。

    有了!

    她双眼骤亮,看向温月如,问:“烧点热水吧,我去把那只野兔收拾了。”

    草药堆下还有一只从蛇嘴里抢下来的野兔,瞧着不瘦,以她的经验,应该有些板油。

    “好。”

    宋暖提着菜刀,风风火火出去扒出野兔,没多久就拾掇好了。果然,野兔不小,肚子里有两大块板油。

    “月如,烧火。今晚我给你做好吃的,今天多亏你了。”

    “我……我应该的。”温月如腼腆的摇头。从宋家回来后,她娘已经骂她了,不过,她并不后悔带路。

    尤其是现在还听到了宋暖的道谢。

    她趁着锅还不热,便手起刀落的将野兔剁块。不一会儿,锅热了,她将切块的兔板油搁进锅里。

    啪啪啪!

    锅里立刻冒气,油滋滋响,锅里已经有了油光。等油都炸出来了,宋暖盛出一半,然后将姜蒜搁进去。

    厨房里,立刻被香气萦绕。

    温月如用力吸气,咽了咽口水。

    香!还只是搁了姜蒜,就已经香气扑鼻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