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 第024章 今晚,事化不了小
    宋暖眯起眸子,往后退了五六步。她活了下手指,抖抖脚,扭扭脖子,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又退后几米,助跑后,身姿矫健的爬上院墙。

    砰!

    安全落地。

    温崇正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哎呀,进贼了,唔唔唔……”宋暖刚落地,突然就传来了李氏惊呼的声音,她手里还握着大木棒。

    宋暖眸子微眯,冷光迸射。

    皮痒打抽的,又上线了!

    她弯腰闪开,脚伸了出去,砰的一声,李氏趴到了一米外的地上,木棒甩出飞起。

    宋暖迅速拉开门闩,随即又关上。

    “回屋。”

    温崇正点头,二人骤步回房。

    砰!“哎哟……”

    木棒落下,正好砸在了李氏的头上,砸得她眼冒金星,七荤八素,耳边嗡嗡作响。

    宋暖只听着声音,便是一阵肉疼。

    活该!

    温崇正一手牵着她,一手紧提着麻袋,低头打量着她,“暖暖,你没事吧?”

    “有事的在外面趴着呢。”宋暖笑了笑,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快!咱们上去躺好,盖上被子。”

    她提过麻袋,随手扔进了床底下。

    麻利的跳上床,揭开被子,将怔愣着的温崇正扯到床上。温崇正的身子失去平衡,直直的朝她扑上去。

    呃!

    温崇正紧密无缝的压在宋暖身上,肋骨咯得宋暖痛得直吸冷气,一时没有将他拽下来。

    “痛啊……温崇正,你能不能轻一点?你这个……”

    宋暖还没吐槽完,就听到砰的一声,房门被人推开,黑漆漆的房间里立刻亮如白昼。

    “宋暖,你偷偷……”

    李氏带着人冲进来,看到床上正在打叠垒战的二人,所有人都傻眼了。这个……

    “啊……”宋暖尖叫一声,故意害羞的躲进了被子里,“崇正,他们这是做什么?我我我……我没脸见人了。”

    MMP!李氏真敢进来啊。

    不过,自己就等她进来呢。

    温崇正拉起被子,将二人的身子遮了起来。

    他满脸通红,眸光却瞬间凝结成千年寒冰,冷冷的射了过去,“你们这是做什么?”

    温月娥整个人都要炸了,眼前这一幕直刺她的心,她冲上去,指着床上的人,说话都不利索了。

    “你们……你们……你们居然……”

    “滚!”温崇正冷声喝斥。

    温月娥哇的一声哭了,“娘,你看看二哥,他他他……他这是什么态度?”

    “温月娥,滚出去嚎!”温崇正怒指着房门,“你们全部给我滚,这事我等一下出来跟你们算账。”

    温月娥捂脸,哭着跑了出去。

    她撞了一下李氏,李氏立刻回过神来,“宋暖,你半夜不睡,爬墙出去又偷偷摸摸的回来。你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吗?今天,我就让全家人都看清你的真面目。”

    宋暖探首出来,一张脸红扑扑的,“爬墙,这二字太严重了?你哪只眼睛看见了?我现在可是……”

    李氏不待她说完,冲上去怒揭开被子,“别以为你们这样做戏,便能瞒天过海,你们……呃……”

    被子里,二人只着里衣,衣整不齐。

    这完全不像是刚从外面回来的。

    砰!

    温崇正一脚将她踢飞,双目赤红的喝斥:“为老不尊,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脚起人飞,被子又盖了回去。

    温老大披着衣服跑进来,急急的去扶李氏。

    温月初倚在门口,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闹剧,“啧啧啧……果然是为老不尊,半夜来揭人家小夫妻的被子。大伯父,这是你满足不了她,还是她想学点新招式侍候你啊?”

    “月初,你?”温老大老脸都丢光了。

    “你们半夜不睡,在这里闹什么?”温老太披着衣服站在房门口,望了一眼床上受惊的小夫妻,又看向地上的李氏,“老大家的,你又闹什么?是不是我没罚你,你就没法没天了?”

    “娘,我被他们给害了啊。我亲眼看见宋暖爬墙出去,半夜才回来,可她却……”

    “大伯娘,我们夫妇正睡着呢,你踢门进来就揭我被子。你现在倒打一耙,你是什么意思?真当我温崇正是病猫?”

    温崇正看向温老太,“祖母,我和暖暖整理一下,马上就来。今晚这事,我不会这么就算了。”

    温老太点头,低头看向李氏,“还不起来?”

    李氏还要辩解:“娘,我真的看见宋暖爬……”

    “人家好好躺在夫君的怀里,真不知你是哪只眼看见她爬墙了?”温月初看向温老太,“祖母,我可以作证。”

    “温月初,你?”

    “难道还不让人说实话了?你眼睛看见的是真的,我们看见的都是假的?”

    “别吵了!你们跟我来!”温老太跺跺脚,转身就往堂屋走去。

    李氏扭头狠狠的剜了宋暖二人一眼。

    宋暖朝她做了个鬼脸,气得她差点倒仰。

    温崇正下去关上房门,抱歉的看着整理衣服的宋暖,“暖暖,对不起!”

    “又不是你的错,不过,刚才你很男人,一脚将她踢了出去。”宋暖朝他竖起大拇指。

    “我会努力的,以后,她再皮痒,有她好受的。”

    温崇正伸手捞起外袍,突然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咳咳……”一张俊脸都咳成猪肝红。

    宋暖连忙替他抚背,秀眉紧皱。

    刚才那一脚,又用尽所有力气了吧?

    “我也努力!”

    “啊?你说什么?”温崇正抬眼看向站在床上的她,“暖暖,你说什么?”

    “我说,我会努力治好你的。”宋暖拍胸膛保证,可太过豪气,一拍就皱成了苦瓜脸,“痛!被你一身的骨头咯得痛。”

    她改拍为揉,抱怨的语气更像是娇嗔。

    温崇正顺着她的手看去,一看眼都直了,两道温流从鼻子里流了下来。

    她居然当着他的面……揉……胸口。

    宋暖傻眼,直直的看着他的鼻血,不可思议的道:“温崇正,你完蛋了!你不仅身子差,你还肾、虚啊。”

    肾怎么了?……虚?

    温崇正的脸由红变白,再变青,最后是黑如锅底。

    他转身暴走。

    科科!

    这丫头,欠收拾!

    他不介意晚一点向她证明一下实力。

    “……”宋暖倒在床上,趴在被子里,闷声大笑,双手不停的捶床铺。

    哈哈哈!

    ……

    堂屋里,温崇正一身冰冷的进来。宋暖没来,她也没必要来。毕竟她是一个女的,这个时候该表现得脸皮薄一点。

    “阿正。”

    “祖母,今晚这事化不了小。”

    ------题外话------

    来晚了,来晚了!

    抱歉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